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随喜随欢
楼主: 轻言

随喜随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7 16:27 |显示全部楼层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6-8-30 17:06
列巴单吃不好吃,酸不拉几的,但佐以俄式红菜汤或牛肉汤,绝配。若再加一点俄式酸黄瓜,就更好了。

版主对吃好有研究。我吃的列巴是新疆产的,里面有核桃仁葡萄干,味道很好,俄罗斯列巴后天到,据说不用这么麻烦,应该是改良版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7 16:29 |显示全部楼层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6-8-30 17:16
不得不说的是,我们已经忘了自己是如何成长的,或者,对自己的成长留有过多的遗憾。否则,怎么会花钱请人 ...

陪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蛮难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7 16:30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6-8-30 17:42
这算认识了不?可惜也带了小琵琶

花开,来了记得帮我把照片编辑掉,或者告诉我怎么操作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7 16: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6-9-12 16:12 编辑

最近小二惹人爱。

从北京回来那晚,与某人不同机,因飞机误点,我和小二先回。开电源水源,想开煤气烧水消毒水杯,硬点不了火。小二拉我到生活阳台,指着那个煤气开关说,那个要打上去。果真是关了。某人后来说,关气时小二不在场,他是什么时候学到的呢。

前几天,房间床头灯坏了。某人拉了总闸换灯。灯装得高,在角柜三层板上面。我打手电,他踮脚站在凳子上换,小二在一边看。不一会,说,爸爸,我看你很累吧,要梯子吗?某人一笑,谢谢,你能帮我拿来吗?可是梯子很重啊,我努力试试。小梯子在书房,过会,他真拖过来了。

这日,洗完澡,陪床上看他翻书。平时洗完澡就休息,都开小灯。这日时间早,就开了大灯。许是新奇,他让我坐床边上,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不久开始感慨,真美啊,象月光一样美。忍不住就亲了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2 16:16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女儿,看着你瘦弱的背影独自走向远方,妈妈感慨万千!生你育你我无怨无悔,四年前你不能选择,现在的路也不是你选,希望你不要怪你父母,要爱他们。”这是朋友在女儿上幼儿园第一天发的微信。2012年,朋友赶上赴港产子未班车,孩子顺理成章被唤为“双非港童”。

一张出生纸,入定香港户口。香港教育水平高,社会福利好,朋友何以有苦难言状?

其实她一年前己开始头疼孩子上学一事。深圳公立学校不招港童,只能上私立。去香港上学,麻烦在路上,一天大概有三小时耗在路上。别说三岁多的孩子,就是成人也累。权衡再三,还是去香港,迟早要融入那边,总有一疼。朋友孩子比前一两年出生的孩子幸运,因接近政策尾声,跨境港童少,申请到全日班幼稚园。港车早上六点伍十到小区门口接孩子,下午三点半送回。幼儿园不提供早餐,她六点不到起床做早餐,六点二十叫醒孩子,时间己经紧巴巴。很多时候,女儿没醒,上小学的儿子倒被叫醒,弄得她好生过意不去。

二胎政策放开后,她去咨询过派出所,结果港童不能上户。如果可以,她愿意放弃香港户籍。香港说是民主社会,对“双非港童”并非绝对民主。比如好些的幼儿园,就申请不到。上小学后想补习功课也是个难题,去哪补呢。两孩子,一个深圳户口一个香港户口,以后会不会怪父母偏心?总之不堪想,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3 11:18 |显示全部楼层
晚饭后,某人建议去散步,吃撑了。泊好车,从地库出来,绕小区后面未开工的工地一圈。

后面工地,自我们搬来,就要动工的样子,靠新安路那边大概打桩挖了很深的坑。后面不知怎么就停了。年深日久,坑积雨水,变成一方塘。水草在塘边蔓延,野鸭在草丛筑巢。修路那会,围着工地的矮墙倒了,小区老人靠着勤劳的本性,在塘边巴掌大巴掌大地垦荒种菜。那段时间,邻居老人们见面的口头禅是“种地没?”。菜地渐成规模,围观人群又有新发现,塘里有鱼。周未便多了垂钓的人。垂钓的人不再限于老人,周未,年轻的爸爸带着孩子,孩子牵着妈妈,有时妈妈又带着朋友。一时,这片工地成为闹市少有的农庄。瓜结它的果子,鱼咬他的钓,孩子一旁静静地看。美好的事物总不长久。据说有人投诉,菜地粪臭味飘谁家阳台去了,又有人说是菜地分配不均遭人嫉。总之,工地的围墙重新竖起来。那阵子,老人怀念菜地,男人怀念鱼塘,就绕着围墙转,转到对接不严的墙边就往里看。这情形过了一两年。

最近,工地似乎真要开工了,围墙筑高,重新换了带广告的墙纸。

才下过雨,空气湿漉漉的,路上行人不多。我们走在通往地铁那一段。微弱的光芒从新安四路的路灯照下来,夜色朦胧。

突然,什么东西一闪,又一闪。萤火虫!某人兴奋地叫。不可能。一闪而过的光在脚边草丛消失。拿出手机在草丛找,什么也没有。我们不死心,站在原地等。不一会,一闪一闪的光从后面飞起来。真的是萤火虫,就一只。它朝高高的围墙飞去,消失在夜色。

萤火虫搅乱了夜色。童年渗进来,那些屋子,屋子里的人,人的笑。就象一场飘渺的梦。这闹市的精灵,它是来点一盏灯,又迅速将之吹灭。我知道我将再见不到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4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某人出差回来,睡不着,闲聊。
”今天在高铁上一女孩硬要亲我。“
”谁呀?“心一紧。
”她奶奶不同意,很漂亮的小女孩。“
”去死。“狠狠踢了一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4 16:15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小子与我说,妈妈,你要有心理准备,初二我可能会变坏,比如恋爱,抽烟,纹身。。。。。
开学半个月,虽然还没有这些症状,一张嘴真叫人顶不住。

那日,水杯被人吐了口水。孩子开始抱怨,周围同学都不好,张某某怎样李某某又怎样。水杯被人吐口水是够恶心,也还得安慰他,要出污泥不染。什么污泥,简直就是水泥,沾身上洗都洗不掉,迟早受影响。被憋得说不出话来。

那日,语文老师布置写读后感。写完给我看,《读王守仁》,直接被这标题打倒。通篇旁征博引,气势不凡。断定不是他写的。
哪抄来的?
他一听抄眼泪就流下来,你不相信我,为什么我不可能自己写?
好好,是你自己写,参考的什么书?
只摘了《中国哲学史》里面几句。
某人也说,看见孩子写的,好象没抄。不死心,拿手机查,感谢百度,一查就有结果,基本就是《明朝那些事儿》里关于王阳明观点。
但我没有抄啊,我只是背得。
那也不是你的,这样叫剽窃,整一台高清复印机。
那学霸都是复印机。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4 16:34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6-9-14 16:15
去年,小子与我说,妈妈,你要有心理准备,初二我可能会变坏,比如恋爱,抽烟,纹身。。。。。
开学半个月 ...

这个要鼓励为主,那叫参考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4 16:38 |显示全部楼层
重磅企鹅 发表于 2016-9-14 16:34
这个要鼓励为主,那叫参考嘛

是么,最近头疼,说不过他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8 11:25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那晚,给婆婆电话。她说还没吃月饼,药收到了。一时后悔,怎不寄盒月饼,以前总想着农村,时间久怕坏。如今想来,即便坏了,心也是暖的吧。婆婆关心小子学习,每次电话,免不了问这问那。这次,她说队里今年出了三个大学生,交待孩子一定要好好学习。我婆婆,三代单传,村里唯一的异姓。农村讲究人多势众,年轻的婆婆如何在强势的王姓家族里站住脚,站得男人一般威武,自有一段传说。婆婆终究老了,她的不服输便转成对后代的期望。

中秋节,给母亲电话。视频见她情绪不错,便放心了。姐妹用视频发了在母亲身边团圆的情形,堂妹在上海发她做的戚风蛋糕庆祝,侄女在广州发了中餐,我也发了。离散的人,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团聚。借着节日,都见了照片,都在好好生活,就踏实了。

去爬大南山,依旧是三男人走前,我垫后。他们己不见踪影,听着自己的心跳,250级,400级,我没停下。身体真是好些了,想起第一次,在250级处眼一黑心一紧,差点晕倒。听着后面急促的喘息声,调整呼吸,暗暗为自己加劲,争取在山顶亭子里与他们会合。

健身会所打来电话,停卡己到期,该去健身了。说来惭愧,六月份停卡时,除了天气热,想着要一口气把《约翰克利斯朵夫》读完。事往往不如人愿。忙乱的心总静不下来。前几天给小二借书,顺便给自己带了几本。其中有陈升的《一朝醒来是歌星》。无事翻翻,令人轻松,就象吃惯了饭偶尔一顿粥,也是不错的。说起陈升,不由想起奶茶,他跟她说过一句话,就象父亲对女儿说的,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如果这样,你拿什么留给你未来的丈夫呢。若我有女儿,一定也要这样说与她听。

昨晚出去吃饭,同车的小哥哥比他大一岁,还有一怀孕亲戚。有人开玩笑,问孩子阿姨肚子是弟弟还是妹妹。哥哥利索,脱口而出是弟弟,一会改口说妹妹。问小二,说宝宝在肚子里,我怎么知道呢,我又没有专门的设备,硬是不肯说。后来,有人又问两孩子,自己吃饭还是喂。哥哥当然是自己吃,小二就不敢理直气壮了,因为有时还要喂几口,于是答不告诉你们。那人怂恿他说自己吃,我才不说,小孩子撒谎是不对的。听了他的话不由想,这样的童真他还能保持多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8 20:23 |显示全部楼层
萤火虫搅乱了夜色。童年渗进来,那些屋子,屋子里的人,人的笑。就象一场飘渺的梦
----------------------------------------------------------------------------------------------------------

确实是童年里才有萤火虫,说来真是很奇怪,为啥长大后几乎再没看见萤火虫?是因为不到江堤了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9 16:26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6-9-18 20:23
萤火虫搅乱了夜色。童年渗进来,那些屋子,屋子里的人,人的笑。就象一场飘渺的梦
---------------------- ...

应该是环境影响吧,现在农村也不多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8 16: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6-9-28 16:38 编辑

某人买回一提大 闸蟹。

虽不是第一回做,但今天刚从商场售货员那得到一套烹饪方法,特交待按步骤来。先用清水刷,再用50度热水将蟹烫晕,解开捆绑的绳子, 里里外外再刷遍。将蟹翻过来放盘,紫苏叶包象茶叶包样放进蒸锅的水里蒸十五分钟。

洗蟹时,小二叫‘我要洗我要洗“,螃蟹给他却不敢拿。
小子说:”妈妈,放掉两只吧,好可怜。“
”那你吃不吃?“
”吃“
”放了拿什么给你吃?“

清水洗好处理,50度热水却概念不明。烧水壶上有牛奶40度绿茶70度按键,打到绿茶位置,以为只烧到70,结果直接沸腾。用盆目测兑冷水,管它多少度,赶紧把蟹扔水里。蟹冒了会泡泡,就不动了。

掐着点关火。以为万无一失,结果吃时,别人说老了。

还一半在冰箱,第二天又蒸。
烧了四十度的水,结果螃蟹不肯晕,爪子把盆刮得霍霍响,还一只被小子解开了绑绳要验明正身,金爪白肚青盖都不行,非让在玻璃上爬。正宗阳澄糊大闸蟹。松绑这只当然没敢清水刷,盆里不肯晕的也不敢再洗了,直接翻过来放盘里蒸。

吃时某人直说好。我在心里笑,好好,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9 16:11 |显示全部楼层
天干气燥,煲银耳汤。将银耳泡在水里,几分钟便软了。果然是上等,某人买的,我在市场的一包,做过一次后仍了,怎么泡怎么煮也不软。泡软的银耳去了黄根,撕成小块,加红枣,添足水放高压锅煲。

其间二姐来电话,说又梦见母亲,身体好了,能站起来了。她每晚祷告,希望母亲康复。我说是好些了,前两天通话,大姐在视频里举起母亲的手臂,能伸直了。母亲还在电话里嘱咐我,回家时带两瓶黄道益活络油。

银耳快好时,熄火放气,加入鲜莲、枸杞和黄冰糖,再煲十几分钟就行了。将煲好的银耳盛到小碗里,红白相间,煞是好看。尝尝,味道还是差了些。一直想煲出母亲的银耳汤味道,小朵小朵的银耳珍珠般浸在水里,圆润饱满入口即化。当时在农村的母亲是怎么煲出那么好的银耳汤,我问过她,她也没说出个理由。柴灶,瓦罐和一段童年,这大概就是我缺少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30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6-10-11 15:42 编辑

天突然就凉了。昨晚第一次没开空调,早上起来,穿短袖己觉冷。天要阴不阴要晴不晴,送完小二,只觉闷气,便出去转。

刚出小区遇见一人,她望我我望她,都有印象但己叫不出名。对视几秒,想起来了,不同栋的邻居,她孩子与小子同年级。太久不见,她不知道我家小二己快五岁,而她也生了女儿,刚十个月。这是城市令人绝望的邻里关系。每扇门保障了绝对私瘾,又彻底冷漠。你走你的他走他的,若没机缘,即便同一个大门,亦是永不相见。孩子都读初二,就聊了会孩子。她为儿子每晚作业到十一二点烦,我为孩子每晚早早完成作业无所事事担心。分别时互留了电话微信。

熙龙湾楼下的东苑王府关门了。来喝过几次早茶,小子特别喜欢这里的杨枝甘露。门口大木框里的花草还在,大门两边各立三个半人高的瓦缸,有一只破了,黄土从缸里要滚不滚,花草好久没收捡的样子。败落大约如此。

前海湾人很少。地铁临海站,空空地立在那。出口对面草坪上麻雀很多,一大群在草丛里叫,偶尔飞出一两只,有时又不知得了什么信号,一大群飞到树上,叽喳一会,又飞回草丛。中秋节那晚,我们带了吃的铺了垫子来赏月。人多得不得了。也许,明天,这个站口又是人满为患。

许是受台风影响,棕榈树叶都只剩顶子,新栽的紫荆花树还小,用铁架子撑着。有一种叫不出名字的花开了,红艳艳的象小刺球,但不是刺,是象针样细的一条条一条条,柔柔软软。摘了托在手上,低下的小针立马软下去。

海堤边的围栏,铁索很粗,无数次来这里,也无数次感慨。眼前的它那么结实,往远望去,渐渐变小变细直延伸到尽头消失。它一定是在的,只是己看不见。多象远去的时间,和伴时间消失不见的人。

海水涨了很多。远处的大铲湾码头排满了船只。沿江高速上车子疾飞。一艘小艇从远处冲过来,正在我站的位置停下,下来俩个拿着工具的人,大概是测绘人员。交待船人二十分钟后来接。船人没有离开,把小艇歇在海里任它流。浪来了,极小的浪,打在海墙有清脆的响声。

一位爷爷牵着孙子在堤边走,小手袋里音响开得很大,孩子跟着节奏在跳。一对牵手的情侣,把带来的东西放在草坪,坐了下来。

无事来海边吹吹风,心便开阔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1 16:14 |显示全部楼层
回深圳当晚,去稻香吃饭。某人泊好车走前面,我牵了孩子落后几步。我推门进永旺又退出来,里面有空调,洗过的头发还有些湿,想在外吹干些再进。永旺位于地铁中心站出口,人流正急。就在一进一退间,小二挣开我跑向某人,我被一女人叫住。

“姐姐,能帮帮我吗,我们是来旅游的,钱包被人偷了。小孩饿想吃东西,能买点面包给他吗?”
沿着她手指的方向,几步开外,一个高大的男人推着一部童车,里面坐着两三岁的男孩。我问她吃什么,她说随便。永旺进门是麦当劳。我推门进去,让她替孩子选。她替孩子选了鸡肉套餐,然后给自己和男人各选一份,总共八十元。

她给自己选东西时,我重重地看了她一眼。很时尚的女子,白衫,长发及腰,画着流行的粗眉。她小声对我说,请给她一点面子,不要声张。小男孩跑过来,女子让他谢谢我。推车男人一直与我们保持适当的距离。买好单,女人带着孩子在等,我去三楼稻香。男人在位上等,高大的男人,也穿白衫,头略微低着。

餐桌上,我把短短几分钟的遭遇告诉某人。某人一脸不屑,骗子,你看不出呀,随后又说,也许,是在拍微电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1 20:22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6-9-28 16:37
某人买回一提大 闸蟹。

虽不是第一回做,但今天刚从商场售货员那得到一套烹饪方法,特交待按步骤来。先 ...

螃蟹也桑拿的节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1 20:29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6-9-30 16:49
天突然就凉了。昨晚第一次没开空调,早上起来,穿短袖己觉冷。天要阴不阴要晴不晴,送完小二,只觉闷气,便 ...

无事来读读轻言文字,心便清水涟漪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1 20:32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6-10-11 16:14
回深圳当晚,去稻香吃饭。某人泊好车走前面,我牵了孩子落后几步。我推门进永旺又退出来,里面有空调,洗过 ...

微电影:乐善好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2 16:43 |显示全部楼层
在老家,颈椎病犯了。上高铁时拿了妹妹的颈枕,全程无事。回来好象又严重了。先前群里有人感秋,“一阵老伤损痛到天明  我看见明镜里秋天的影子从眼角  皱褶开始很久了”。

说起老伤,颈椎病算是吧。第一次痛,是三姐夫去世,两年多前。太突然了。直接去殡仪馆,三天两夜没合眼。回深后颈疼得要断掉,上班走路都得扶着头。因了这无缘无故的去世,一度以为自己也己病入膏盲。疼了一个多月,竟好了。

下个月是父亲三周年。在老家时,姐妹们说,趁我在家,把这事办了。无非就是写包烧包。现在的冥纸也与时俱进,有港币美元,面值均大得离谱。很多年不写冥包,格式己记不真切。妹妹很熟手,我只认真写了署有自己名字的。 在操场靠里间的一个角落烧的。干枯的梧桐叶落了满地,大姐拿着火钳把叶子堆拢,然后按仪式把火钳放在一个装着饭与茶的胶碗上。风有些大,冥包又厚又多。一直等到烧完烧透才离开。晚上,以为会梦见父亲,结果没有。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看到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回忆是一种病,伤感是终身难以治愈的残疾。曾经当作个人签名,现在,无需签名,它己印在心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2 16:44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叫这名,叫哪个傻瓜来上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2 16:45 |显示全部楼层
重磅企鹅 发表于 2016-10-11 20:29
无事来读读轻言文字,心便清水涟漪了

有时也读得心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2 20:41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6-10-12 16:45
有时也读得心烦

烦了复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3 15:36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不是圣经,哪堪复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4 16:04 |显示全部楼层
网上续借时,才发现有三本书己过期,无法续。把书清理好,明天去还,七本孩子的,自己三本。《父后七日》己来不及看完,躺床上看了第一篇,父后七日。没想到,作者那么年轻,八零后。父亲刚走那会,在网上读过它。人就是这样,有时,刻意逃避,有时,又故意扒开。在别人的参照里,体验自己的疼痛,或在别人的疼痛,减钝自己的感觉。

今天看它,又是另一种体验。作者说去世的父亲托梦,我便在记忆里,搜梦中的父亲。那会梦见父亲,会立即打电话回老家,与姐妹们分享,带着悲伤的兴奋。父亲第四天下葬,按家乡习俗,亲人要么当日离开,要么守完头七。我们当天就回来了。第二晚,梦见父亲在打扫院子,很大的院子黄土飞扬。醒来想很久,那场景有些熟又不真切。电话告诉大姐,不正是父亲的新坟地?背靠高地,前面一片倾斜的田土。第三晚,梦见父亲搬家,漂亮的楼房,我们一起帮他选花。姐姐又说,刚给父亲烧了屋,两层楼呢。那段时间,有关父亲的梦异常密集。姐妹们梦见他,穿着打扮及在那边的生活,诩诩如生。第二年清明节,回家当晚,梦见父亲。他穿着风衣,远远的站在房门口。我叫爸爸,他应声就走了。我一下坐起来,眼泪就出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8 16:25 |显示全部楼层
颈椎还是不舒服。周未路过社康,正好中医院在做义疹。医生用手按住后颈,问我头疼不麻不,换一个地方,又问手臂麻不,皆没症状。我心急地问医生,颈椎病严重吗。他温和的纠正,还达不到颈椎病的程度,只是颈部劳损,去社康针灸拔罐理疗就够了,平时多运动。

晚上,将这番话说与某人听。他一时兴起,要给我拔罐。两个小玻璃罐,不记得什么时候买的。圆圆的罐子,很有质感,没真正拿来拔过,倒是有一次我拿它们养了莲子,放到鞋柜上。莲叶从瓶底慢慢往上长,长到瓶口羞羞地往外探。那芊细、娇弱,仿佛一口气便可将它们刮跑。一天,被调皮的小二灌满水,莲子发白溃烂,罐子便被我束之高阁。

老练地倒了酒精,用剪刀夹了纸巾要点火,却没找到火机。便将我拉到厨房,不知怎么弄的,总之罐一下就吸在了我右颈。为了保护劳动成果,他小心护罐,将我扶到客厅沙发坐下。过会,叫我把另只也拔上,立马起身去厨房。刚进厨房,只听“啪”一声碎响,颈上的罐掉下来。不知是受了刺激,还是踩了狗屎运,另只罐死活拔不上去。他自言自语,难道我功力只能拔一只罐?试了好久不成功,只好作罢。整晚两个人都在回味那只摔碎的罐子。

昨天,去社康针灸推拿,除脖子有些硬,舒服不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8 16: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6-10-20 17:11 编辑

昨晚,小二把自己衣服上的扣子剪掉,拿了扣子来向我请功,妈妈,我捡到扣子,在书房捡的。为防扣子遗失,赶紧拿针线缝上。穿针时,小二叫我来我来,硬将穿好的针线拆了。很认真地穿,总进不去,一会说,这个洞太小,一会说,妈妈,等线出来一点点,你就帮我拉住。攒住劲要帮他拉,他却不耐烦了,只好帮他。

钉扣子时,又叫我来我来。一边钉还一边说:压下去,翻上来,再压下去,再翻上来。这句话,不是他自己创出来的,是前一天看的绘本《篮子月亮》里的一句话。

小二现在看书,己不满足于简短的句子,柔美的画面,开始追求情节和故事。这本书是他在图书馆挑的,当时让我读给他听,读着读着自己也被感动。故事讲一个乡村小男孩,从小看父亲编篮子,他的梦想就是能象父亲一样编篮子,他一直盼望自己长大,陪父亲一起去城里卖篮子。八岁半时,父亲终于同意带他去城里。结果,他在城里听到的是别人对他们的轻蔑与侮辱。是乔大叔帮小男孩去掉了心理的阴影,他说:听到风说的话,有的人把它唱出来,变成音乐;有的人把它写出来,变成诗。而风教我们把它说的话编成篮子。梦碎梦圆,有时只需一句话。

这样的小故事,很洗心。柔美的力量,令单调的生活充满诗意。即维护了初心,又扩展了胸怀,象一个田园的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8 21:00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6-10-11 16:14
回深圳当晚,去稻香吃饭。某人泊好车走前面,我牵了孩子落后几步。我推门进永旺又退出来,里面有空调,洗过 ...

轻言絮语,不时透出秀美心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8 21:04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6-10-18 16:56
昨晚,小二把自己衣服上的扣子剪掉,拿了扣子来向我请功,妈妈,我捡到扣子了,在书房捡的。为防扣子遗失, ...

“听到风说的话,有的人把它唱出来,变成音乐;有的人把它写出来,变成诗。而风教我们把它说的话编成篮子。”
真是洗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