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北斗六星论坛 六星书房 中篇知青文学连载 《青青白杨树》(更新中)
查看: 5929|回复: 525

中篇知青文学连载 《青青白杨树》(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4 11: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翰林探花 于 2017-7-17 18:01 编辑

微信截图_20170614102711.jpg



微信截图_20170614102738.jpg



作者简介


    塔希提,男,1954年6月出生,大学学习机械制造专业,高级工程师,已退休。1968年12月插队淮北农村当知青,历时两年;后回城当工人六年;大学毕业后,从事电大教学工作四年,后从事工程技术工作和企业管理工作三十多年,直到退休。爱好文字,喜欢花木,经常将自己的往事和旅游心得感受写成文字,连同拍摄的图片,在网络上与人分享。

    从2008年起,塔希提先后在QQ空间、新浪博客、夕阳红论坛、离退休论坛、九月论坛和执手天涯网等多家网站、论坛发表过游记散文、短篇小说、纪实文学等文学作品20万字以上,也发表过《青青白杨树》、《酸葡萄》、《第二次插队》等中长篇文学作品近30万字。

    由于经历过文革这样的特殊年代,塔希提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初高中教育,而是通过自学和上补习班等方式,给自己强行补中学课程。大学期间也只是接受了工科的机械专业教育,因此语文基础较弱,没有扎实的文科基础,这些都给写作带来困难。好在几十年的技术和管理工作中,塔希提一直都在与文字打交道,通过多年来起草制定了数百份技术文件、标准,同时在国家级CN刊物发表了十余篇论文,也给自己语文方面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加上喜爱文学创作,八十年代后期便尝试着写了《人之将去》、《酸葡萄》、《圆与缺》等短中篇文学作品,在多写多练之后,又与其他文学爱好者切磋交流,才有了今天的收获,也形成自己独特的文字风格。






序言


    《青青白杨树》,是我根据自己四十多年前的上山下乡经历,从个人的视角出发,描写出曾与同学们共同经历的知青岁月的一部中篇知青文学,共计七万多字。

    本文以第一人称叙述,以1968年底到1970年底这两年插队中所经历的故事为素材,以小说的形式而写出,其中对一些故事情节作了虚构处理,小说中的人物姓名亦为虚拟化,旨在追忆那段难忘的青春时光,追思那缕剪不断的知青情结,了却自己多年来的人生夙愿,以及寄托自己对同学们的深厚情感。

    对于中国曾经发生的上山下乡运动,每位知青都有着各自的感受和感悟,主流社会也对其作了适当的评价,在我们这些亲历者看,或许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至于将来会对此作什么样的历史定论,只能由后人评说了。或许,我们的责任,是应该客观地描述当年发生在身边的故事,让后人尽可能历史地、唯物地看待在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社会背景下的事物,我想,这才是一种理性的选择。

    既然是小说,就无需去刻意地对号入座,只希望每一位知青朋友能够在文字里找到曾经的感觉,引发出深切的共鸣。如果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便可以对自己说:这篇文字没有白写。


                                                                                                                             塔希提
                                                          2016年4月12日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塔希提 于 2017-6-14 11:15 编辑





题记


        白杨树,又名银白杨,杨柳科杨属,落叶乔木。白杨树是一种极普通的树种,它的特点是坚贞不屈,生命力极强。只要有土壤,便有它的生存。白杨树的性情,是平民化,既可以当柴烧,也可以制作简单农具,但它毕竟高大挺拔,所以树干亦是栋梁之材。
                    
                 ——谨以本文献给我同时代的知青朋友




1

    天色渐渐灰暗下来。
    破旧的跃进牌敞棚卡车,沿着长年失修的公路,颠簸了一天,终于停在了淮河边。
    车上十五名男女知青,在工宣队刘队长和队员老何的带领下,从早上六点钟出发,冒着满天的牛毛细雨,现在是又冷又饿。大家纷纷跳下车,好奇地望着暮色中的渡口。大坝内车水马龙,人流不息。
    我不是第一次看见淮河,可此刻的淮河却让我感受到人生的召唤。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曾经期待的那种时刻。眼前的滔滔白浪,只能让我幻想着生活的脚步渐渐走近,就像高尔基走向人间那样。
    渡船一次只能搭乘十人。大家携带好行李,分两船摆渡过河。船老大娴熟地摇着撸,身体协调有致地一扭一摆,撸浆发出咿呀咿呀的声响,配合着水浪拍打着船身。第一次乘船者不免会有些紧张,船身的摇晃使人联想到是否会翻到水里。遇到浪头稍大,浪花溅到身上时,胆小的女同学还发出尖叫,弄得本来就紧张的气氛格外紧张。
    大约二十分钟,渡船到达对岸。岸上有人递过来一条长长的跳板,一头搭在船头,另一头落在沙滩上。所有乘客都得从这一走一晃的跳板上经过,才能上得了岸。
    来接知青的架子车有五辆。五个生产队各来一人。我所在的后邵生产队来的是陈国良,这名字也是路上才知道的。
    翻过大坝,便是一望无边的淮北大平原,看惯了丘陵地带的人,陡然间感到耳目一新。此刻的我,才真正领会到什么叫“一马平川”!
    冬季的新麦刚刚发出嫩芽,在暮色里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青绿。架子车走的道路是这里最宽敞的一条路,这是条地地道道的土路。但这里的土路与南方的不同,属于沙土性质,踩在脚下,感到十分松软。
    淮北这地方有点封建,临离校时,工宣队就给大家介绍过。考虑到这里的民俗民风,在分配插队小组时,不能男女生搭配,而是男归男,女归女。我们四个男生一队,而相邻的后陈生产队就是四个女生。后邵知青小组除我外,还有刘思文、程佳如和成俊生,刘思文是组长;后陈知青小组先来两人,褚友贞和徐有莺,还有陈霞和樊五一暂时未到。陈霞是刘思文姐姐的好友,由于不愿跟学校插队,找到刘思文,冒充是他的表妹。跟表哥一起插队,顺理成章,在政策上是允许的。而樊五一又是陈霞的闺蜜,也就一并冒了“表妹”的名份过来。
    有人开刘思文的玩笑,说:“你小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俩表妹,能不能匀一个给别人?”
    把个刘思文弄得满脸通红,只会说:“去,去,去!”
    我在知青中年龄最小,大家都亲切地管我叫“老小”;与我同班的成俊生倒数第二,所以也喊他叫“二老小”;而程佳如年纪最大,自然“老大”非他莫属。刘思文、褚友贞、徐有莺都与程佳如同届,年龄相仿,后邵和后陈又同属一个邵圩大队,而且离得最近,往后两边往来相互照顾的事一定少不了。
    剩下的人则属于李圩大队,分后朱、李黄和西黄三个知青组。后朱四个男知青,除组长西国安外,还有蔡清和、汪冀中和柴席文;李黄三个男知青是章本午、于红岭、鲁志明,鲁志明是组长;西黄知青组四个女知青是黎宏梅、庞慧敏,还有过几天才能来的章芝惠和万斯琴,黎宏梅是组长。
    因为是两个大队,自然就形成两群。后陈与后邵相邻,架子车也是一前一后,我们四男两女知青自然也走在一起,此外同行的还有工宣队老何。刘队长跟李圩大队那群人马一路。
    一路走着,陈国良对我们说:“知道不?你们这些学生来俺们这,算是掉到福窝里啦!”
    大家茫然相对。
    “没听说过?走千走万,不如俺淮河两岸哪!”老陈在那里侃侃而谈,说不完,道不尽,一个劲地夸当地怎么怎么好。
    我自然而然想起电影《红日》插曲,看来真是“谁不夸俺家乡好”了。
    成俊生估计走了个把小时了,就问:“天都黑透了,我们还要走多远才到?”
    老陈甩口一句:“快了,十八里路已经走了十里了。”
    一句话唬得褚、徐两女生停住不走了。徐有莺说:“哎呀,我的妈,脚都起泡了,还有八里路啊!走不动了,走不动了!”
    成俊生便吓唬她们:“不走啊,你们有没有看见那边的麦田里有个黑影?”
    两个女生又哇地叫起来,立马跑得比兔子还快。
    说着说着,李圩的人马赶了上来,两群人合成一群,大家的话更多起来。走夜路时,就希望人多些,你一句,他一句,可以赶走黑暗产生的恐惧和孤独,同时也会把时间打发得更快。这队人马中,只有刘队长和老何有手表。看看时间,差不多都八点了。
    大路一转弯,就是后陈和后邵,我们邵圩的人终于到达目的地。李圩的还要赶两里路。刘队长跟着后朱知青组走,老何则留在了后邵。
    后邵和后陈两个村庄相距约百米,中间隔着一块大麦田。一条南北向的土路通往后邵,贯穿整个小村庄。路东和路西各有一长溜排列不太整齐的土坯草房,住着村里人,屋里透着昏暗的灯光。再往北走几十米,是队里的仓库。听陈国良说,由于知青的到来,仓库被分出一半,改建成知青屋。
    终于看见了。哦,那就是我们即将开始的插队生活小窝了!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14 |显示全部楼层



2


    我们一行五人,跟在陈国良的架子车后面,步履有些沉重。穿过村庄,老远就看见,知青屋里灯光闪呼,人头攒动。谢天谢地,总算还有电。走到跟前,可以微微闻到烟草气味混合着饭菜香。架子车停在了门口,从屋里呼啦出来好几个人,帮助卸车搬行李。
    进屋后,这才看清,烟雾缭绕中,十几个男人,清一色的黑袄黑裤,个个手里端着杆旱烟袋,有顺墙根蹲在地上的,有靠在床架边上的,嘴里冒出阵阵带有浓烈焦油味的烟雾,闲着的手还没忘抓着本小红书。
    正对大门靠墙砌了座宝书台,一尊毛主席石膏像端端正正地摆放在一块红布上,旁边还有一套崭新的毛选和几本塑料皮小红书。门后有个灶台,有人正蹲在灶门口呼啦呼啦地拉着风箱,一大一小两口铁锅热气腾腾,饭菜香味的发源地就在那儿。
    由于中午差不多都是胡乱吃了点干粮,到现在八、九个小时没吃没喝,一闻到这饭香,立刻诱出我们的大馋虫。可按照文革惯例,吃饭前还要做个必须的功课——向毛主席晚汇报,这一节没过,谁也甭想吃。
    老何代表知青跟大队书记邵春启和老队长邵春祥打着招呼,大家也互相介绍招呼问候。邵书记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瘦长脸,尖下巴,高鼻梁,给人以精明且稳重的感觉。老队长六十多岁的人,典型北方庄稼汉的身板,满头花白头发,一脸树皮皱纹,面相慈祥,笑容可掬,一看就是个德高望众的老人。
    老何拉着邵书记和老队长的手说:“我可是把四个知青交给你们了。他们来就是接受你们贫下中农再教育的,都还是学生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尽管批评,尽管教育,就当自己的孩子。”
    邵书记呵呵一笑:“哪里哪里,还是你们教育好啊,大家接受教育,大家接受教育!”
    老队长也笑着说:“没啥,没啥,今后都是一家人了!”
    我们几个也掺合着客气,弄得满屋人都跟着哄笑。
    我觉得有点累,便顺势坐在了架子床边。屋里共有四张架子床,未打开的行李堆放其上。所谓架子床,也就是一些歪歪斜斜的树干和树棍拼凑的没有床板的空床架子。这床怎么睡人呢,我一下琢磨不出。但不管怎么说,总算到了新家,等会儿吃饱肚子,怎样也能凑合着睡他一觉吧。
    终于有了开饭的转机。老队长一声吆喝,屋里人全都集中在宝书台前,大家人手一本毛主席语录。老何带着知青们站在前排,右手紧握红宝书,将其贴在心前,在邵书记的发话下,统一将握住红宝书的手反复地从胸前举到头额上方,口中念着:“敬祝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晚汇报结束,晚饭开始。刚才拉风箱烧饭的老人,正在往方桌上端菜。啊呀,可真丰盛:一碗红烧肉,一碗炒青菜,一碗炖粉丝,一碗烩豆饼,五碗香喷喷的白米饭。老何还跟邵书记、老队长他们谦让了下,我们四个则管不了那么多礼节,狼吞虎咽,短短数分钟内,几大碗饭菜便席卷而空。
    老队长端着烟袋,笑眯眯地说:“吃啊,锅里还有,多吃点啊,吃饱了不想家!”
    我已经吃了两大碗,肚子很饱了。接下来的倒是想睡觉了。可看来一时半会恐怕还睡不成,因为我怎么都觉得今晚还有什么活动。
    果然,桌子收拾干净后,邵书记发话了。
    “大家伙静一静呵,”屋里闹哄哄的说话声渐渐小下来。“俺们今天开个会,欢迎省里来的知青工作组,来俺们队蹲点。下面,欢迎何组长讲话,大家鼓掌!”
    我一听就懵了。这是哪跟哪啊!
    老何立刻站起来跟大家解释:“刚才邵书记的话,可能有点误会了。我们是从省城来,但我是代表学校工宣队,把他们四个知青送到这里的。我们不是什么知青工作组,他们四个知青,是响应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号召,到农村这片广阔的天地来,接受你们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
    屋内一片哗然。
   “我可能过段时间就会回去,因为我有工作单位,还要上班,但他们四个这次来了,是不会回去的。”老何点燃一支烟,接着对大家说。“不信,你们问问公社里。”
     邵书记笑笑:“何组长,你客气了,俺们知道的。”
    “是啊,俺们这里来过好几次工作组,刚来都是这么说的。”老队长接过话。
   “这次肯定不是。这次知青上山下乡是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之一,是毛主席亲自号召的。我也不是组长,我是他们学校工宣队的,组长是他,他才是知青组的组长。”老何指着刘思文,努力地解释道:“不信,你们明天就去公社问问。”
    我真想帮老何说几句,可又觉得不该由我出头,所以呆在一边,看刘思文他们有什么反应。
    还是老大程佳如说了话,而且还一本正经:“老书记,老队长,贫下中农同志们,我们老何师傅说的不错,我们真的是响应毛主席号召,到这里来接受你们再教育的,而且来了就不走了!”
    二老小成俊生接上去说:“我们这次来是要在农村这片广阔天地里,滚一身泥巴,练一颗红心,干一辈子革命的!”
    下面乱哄哄,大多数人都将信将疑。
    我着急了:“真的,不信你们看着嘛,由时间来证明我们的决心!”
    憨厚的刘思文终于也表了态:“大家不要怀疑刚才老何师傅和他们几个的话。我们确实是到农村来插队落户,到这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们的户口都迁过来了。我们就要在这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一片笑声。
    有位胆大调皮的说了句:“结果?是不是结个儿子啊!”
    一句俏皮话引来轰堂大笑。
    程佳如到底年龄大些,嘴不饶人:“结儿子就结儿子,你们哪家的闺女看上我们,不就能结儿子啦!”
    大概还是那位:“俺们这里的侬孩子(方言:女孩子)自己都不够分,彩礼也重哩!刚才我哥哥说,你们还来了女学生,不就中了嘛,叫毛主席多派点过来,给俺们也结结果!”
    又是哄堂大笑。
    说话的是陈国良的弟弟,叫陈国斗,三十多岁了,还是个寡汉条子,正在领头起哄,但此人立刻被邵书记呵斥下去。屋里笑声也渐渐平息。到底是不是“知青工作组”,除了我们五人外,其他一屋子人到最后都还没弄明白,只好让他们当晚带着这个疑问,进入梦乡。
    这天夜里,我美美地睡了一大觉。因为老何没有床,刘思文就把他和程佳如的床并在一起,三人挤着睡,照顾我们两个老小。看不出那架子床,垫上层高粱秸编的芭条,再铺上晒透的新稻草,竟然那么软和,那么温暖。我睡得很沉,几乎不记得有没有做过梦。
    这温暖舒适的夜,是我离家后的第一夜,也是我走向人生的第一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40 |显示全部楼层
使劲儿算了算塔塔跟我的年龄、阅历,连同其他差距,足以睥睨我N多次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45 |显示全部楼层
塔塔,新浪博客的地址给我,回头我找你去~~·刚搜索没找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47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貌似找到了。刚才的方法没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50 |显示全部楼层
昨儿有个人跟我说:你做我粉丝好不好?我正眼都没看,丫滴,太无耻了。今儿倒是很认真说:塔塔,我做你粉丝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53 |显示全部楼层
先吃饭去。回头得空了,慢慢来读。塔塔,中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1:57 |显示全部楼层
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6:28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我们的责任,是应该客观地描述当年发生在身边的故事,让后人尽可能历史地、唯物地看待在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社会背景下的事物,我想,这才是一种理性的选择。
===========
“后人”对号入座一下下~~~其实我对那个时代一直好奇,看多了影视作品都麻木了,很想从亲历者那里了解些什么。所以,这篇是我特别感兴趣的~~~谢塔塔分享~~~
茶1.pn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6:32 |显示全部楼层
  白杨树,又名银白杨,杨柳科杨属,落叶乔木。白杨树是一种极普通的树种,它的特点是坚贞不屈,生命力极强。只要有土壤,便有它的生存。白杨树的性情,是平民化,既可以当柴烧,也可以制作简单农具,但它毕竟高大挺拔,所以树干亦是栋梁之材。
=========
你这图片倒是很有点“银白杨”的味道,树干是银白色的,是吧?可我们这边好像也有白杨树,树干却不是这个样子的,难道我们这的不是真正意义的白杨吗?我是在矛盾的《白杨礼赞》那篇文字里,第一次接触到白杨树就迷恋了的,还以为就是我身边的这种,难道我又自作多情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9:24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要慢慢读,先问好,辛苦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09:53 |显示全部楼层
风花 发表于 2017-6-14 19:24
这个要慢慢读,先问好,辛苦了


嗯,我先顶起来,今儿继续读下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1: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需要极大的耐心,赞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01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43 |显示全部楼层
金豆豆 发表于 2017-6-14 11:40
使劲儿算了算塔塔跟我的年龄、阅历,连同其他差距,足以睥睨我N多次了~~~

算出来啦?算术学得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45 |显示全部楼层
金豆豆 发表于 2017-6-14 11:45
塔塔,新浪博客的地址给我,回头我找你去~~·刚搜索没找到~~~~

可惜啊,我已经没法再登录自己的新浪博客、微博、邮箱了。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登不上,不是说用户名错,就说密码错,利用找回密码,不但要提供身份证,还要一系列什么什么的,干脆舍弃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46 |显示全部楼层
金豆豆 发表于 2017-6-14 11:50
昨儿有个人跟我说:你做我粉丝好不好?我正眼都没看,丫滴,太无耻了。今儿倒是很认真说:塔塔,我做你粉丝 ...

不会吧,首版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48 |显示全部楼层
金豆豆 发表于 2017-6-14 11:53
先吃饭去。回头得空了,慢慢来读。塔塔,中午好~~~

没关系,明天有空我再更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49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50 |显示全部楼层
金豆豆 发表于 2017-6-14 16:28
或许,我们的责任,是应该客观地描述当年发生在身边的故事,让后人尽可能历史地、唯物地看待在那个特殊年代 ...

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也许我们同时代的朋友、同学不一定同意,但我就是这么想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53 |显示全部楼层
金豆豆 发表于 2017-6-14 16:32
白杨树,又名银白杨,杨柳科杨属,落叶乔木。白杨树是一种极普通的树种,它的特点是坚贞不屈,生命力极强 ...

其实白杨树都是一种,只是生长地域不同会造成外表略有差别,北方的白杨树偏银白,而南方的就不那么明显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53 |显示全部楼层
风花 发表于 2017-6-14 19:24
这个要慢慢读,先问好,辛苦了

谢谢朋友支持,我会继续更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55 |显示全部楼层
琳琅 发表于 2017-6-15 11:41
长篇小说需要极大的耐心,赞了

是的,网络上的中长篇,往往就是因为读者没那么多时间去读,才显得有些可惜。谢谢朋友点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3:56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4:29 |显示全部楼层
塔希提 发表于 2017-6-15 13:45
可惜啊,我已经没法再登录自己的新浪博客、微博、邮箱了。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登不上,不是说用户名错 ...


可惜了。你还有哪里库存,可以集中阅读文字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4:36 |显示全部楼层
塔希提 发表于 2017-6-15 13:48
没关系,明天有空我再更新。

嗯啦。塔塔你随意就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14:38 |显示全部楼层
塔希提 发表于 2017-6-15 13:53
其实白杨树都是一种,只是生长地域不同会造成外表略有差别,北方的白杨树偏银白,而南方的就不那么明显了 ...


这个银白只是“偏白”,而不是类似白桦树的那种白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20:05 |显示全部楼层
在工宣队刘队长和队员老何的带领下,
——
工宣队是干嘛的?我记得我父亲说过,他参加四清运动,也是什么宣的,有没有关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20:05 |显示全部楼层
在工宣队刘队长和队员老何的带领下,
——
工宣队是干嘛的?我记得我父亲说过,他参加四清运动,也是什么宣的,有没有关联?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