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晏语莺声
楼主: 晏晏

晏语莺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4 16:01 |显示全部楼层
    雨水围绕着小城,不离不弃。东边,西边,南边,北边,各有各的时节,各有各的雨声。走在路上,一夕万变,真个是东边日出西边雨。


   母亲家的工程已经结束,只剩下刮大白事项。眼见得父母的脸上日日轻松,我的心里也逐渐安定下来。


   收工宴是我的大厨。还好,顺利完成。那日,母亲看到我走进家门开始忙碌之后,便悄然失踪。待我去看时,发现她已经安静地躺在炕上休息。这一刻,我的心里无比温暖,安定,所有的漂泊与磨难都有了圆满的结局。


   这几日,心里琢磨着《土匪系列》,竟有许多想法。但总有人来相扰,无法成章。走出去之后,日子显见得忙碌多姿了些,心情也开朗许多。但仍是把持着一个度,朋友宁缺毋滥,拒绝负面人物与负面情绪出现,也一直提醒自己,不做负面人。


   昨日,看一篇文章时,忽然想起一个人来。想起人生许多错过。


   人的一生中,总难免有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陪在你身边的,才是真正的朋友。有的人,会冠冕堂皇地忽略这样的时刻,然后在你恢复光彩时再回头寻你。他会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等你恢复好了再来。这样的人,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带给自己快乐的工具,不会真正去爱别人。


   磨难是人一生必须要经历的。从这些磨难中走出之后,我们会逐渐懂得:爱一个人之前,必须弄明白,你是被人需要,还是被人来爱的。这是个很微妙的话题,也是个很容易被人混淆的现象。


   爱一个人,是心疼。看到你受苦,ta的心会更疼;看到你快乐,ta会由衷替你高兴。但需要你不同,ta也会有行动来表达对你的关注,区别是在他各方面都十分健康乐观的前提下。因为,ta最先关注的,不是你,而是自身的一切,然后才是你。


   总而言之,爱是需要慢慢体会,一点点浸润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22:37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8-14 16:01
雨水围绕着小城,不离不弃。东边,西边,南边,北边,各有各的时节,各有各的雨声。走在路上,一夕万变 ...

爱是糊涂,分不清楚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6:16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7-8-14 22:37
爱是糊涂,分不清楚才对

最近,我脑袋有些糊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7:07 |显示全部楼层
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7-8-14 22:37
爱是糊涂,分不清楚才对

糊涂的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7:08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8-16 16:16
最近,我脑袋有些糊涂。

脑袋糊涂,爱不糊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9 17:24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城腹地出发,寻迹菜市场与小吃。中午的阳光不是很热烈,风也几乎没有,我的帽子好端端地待在脑袋上。

       半路上,丁的信息寻踪而至。看了一眼,笑了一笑,把手机揣进包里,心回归原点,继续行程。

       生命总会有交集与分岔。我们在某一处红灯时遇见某一人,然后在绿灯后又匆匆道别,各自珍重,各自天涯。我不知道,明天的明天,谁会路过我的人生,谁又会多看我一眼。但我知道,自逃离围城之后,能够抓住我的人怕是没有了。

       总有那么一个时刻,想要抓住某个人,或者是一种温度。错过时机,我的心灵之门便会重新落锁。我仍旧揣着自己无羁的灵魂,游走在书籍与生活中。偶尔清欢,偶尔小醉。

      我是从生活的亮光中剥离而出的蛾。从今而后,只向着自心而飞。我将抛弃天真与幻想,为着心中逐渐清晰的人生规划飞去。

      回家时,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上楼,钥匙叼在嘴巴上。这一霎,我感觉自己热血又沸腾起来,整个人年轻又健康。

      她又在劝我。但我目的明确。成功也罢,失败也好,我总是要拼上一回的。男人不喜欢莬丝子,也不会真正爱上一个只懂得唯唯诺诺的女人。女人必须自立,并且有一定的实力与生活抗衡。你有多优秀,你相处的对象就会有多优秀。

      即使失败又如何?大不了安分守己重新上班去,无非是手里的闲钱又少了些。

      我能活着,已是万分感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9 17:40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仍旧揣着自己无羁的灵魂,游走在书籍与生活中。偶尔清欢,偶尔小醉。
————————————————————————————————————
清淡,闲适,也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9 17:4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时,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上楼,钥匙叼在嘴巴上。这一霎,我感觉自己热血又沸腾起来,整个人年轻又健康。
——————————————————————————————————————————————
其实,时不时的,也需要有这样的感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9 20:05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能活着,已是万分感恩。”

同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0 12:45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8-19 17:24
从小城腹地出发,寻迹菜市场与小吃。中午的阳光不是很热烈,风也几乎没有,我的帽子好端端地待在脑 ...

逃离围城,找到自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4 08: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晏晏 于 2017-8-29 20:48 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4 08:41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的精神世界过于强大或者自我,便会失去求索的乐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我有点疑惑,呵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08:15 |显示全部楼层
      该说啥呢?似乎许多事儿,似乎没有事儿。

      时常盯着一个小说看,从头看到尾,然后鼠标滑动,再从尾滑回来。心里竟是一点感触都生不出。

      这让我感觉颓唐。想起以前,无论多烂的文,我都有话可说,有感可受,有评可写。

      是思维生锈了?

      八月与酒结缘。但庆幸的是,一直保持在薄醉的限度内。酒量倒是突飞猛涨,不知是心情还是身体健康了的缘故。

      论坛里,发生了两次编辑后丢了文字的情况。

      生活中,又胖了些,气色也恢复了些。喜欢骑着电瓶车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穿行,看生活百态,看人间冷暖。有时候,会跟着某一个流浪汉身边,细细揣摩他们的心思与从前。

     小堂哥的儿子要结婚了,喜帖送到母亲家,给我的那个帖子上,我自己一个人的名字倔强地立着。这是一种无声的说明。我尽量隐瞒自己当下的信息,还是没瞒下去。

     一个人的消失,先是气味,接着是名字,再后来便是记忆。

     我已经不再悲伤,开始疼爱自己。慢慢地,学习做一个精致的女人,从内及外。

     江湖朋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09:07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经不再悲伤,开始疼爱自己。慢慢地,学习做一个精致的女人,从内及外

-----------------------------------------------------------------------------------------------------------------
这样就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09:08 |显示全部楼层
致以诚挚的问候!一切安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0:44 |显示全部楼层
来你家坐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0:49 |显示全部楼层

代为欢迎,呵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0:50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7-9-1 10:49
代为欢迎,呵呵!

谢谢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0:53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0:58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7-9-1 09:08
致以诚挚的问候!一切安好!!

谢谢井冈!遥祝你万事如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1:00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帅锅多,而且深谙待客之道。希望晚妹子常来常往才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1:20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9-1 10:58
谢谢井冈!遥祝你万事如意!

谢谢,也祝你万事如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1:21 |显示全部楼层
晏晏 发表于 2017-9-1 11:00
我家帅锅多,而且深谙待客之道。希望晚妹子常来常往才是。

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0:36 |显示全部楼层
          旧菜刀没磨,用起来钝了些。于是想起雪藏两年的新菜刀来。


   果然锋利。可惜我一直对重量之类的没有概念,东西买的太多,以至于收拾了一个中午都没利落。等到一切都收拾得差不多时,感觉食指根部刺痛。张开手一看,一个被挤破的血泡还有一串褪掉的皮。这一看,才感觉痛得钻心。奇怪的是,忙碌了近两个小时,当时竟不觉得。


   傍晚儿子电话过来,六点回家。我一看手机,已经五点。于是迅速套上衣服,往楼下飞奔。去了超市,买了馒头和翅中,迅速回家。六点十分,红烧翅中和油炸花生米已经上桌,两瓶凉度适中的啤酒各据桌子一角,夕阳登堂入室,绿植郁郁葱葱。而我,舒适地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


   如今是越来越喜欢厨房了。出去吃时,总感觉人家的口味不好,放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调味品进去,将原料的原汁原味完全盖住,好像浓妆艳抹的女孩子。


   两天没更新土匪系列了。我正在为土匪和我找一条通往人间的路。爱情是人生的点缀,却不应该占据整个主题。人性往深里究,还是孤独的。


   这几天又忙又乱。小城的农贸市场被我转了个遍。最喜欢的是南巷那里,有古董和旧货出卖。还有旧书。每次去那里,都会耽误我的行程。书于我,即使路过,也会生出满心欢喜。不过,最近几日还是淘来了一本黄山书社出版的《红楼梦》,虽然知道没有收藏价值,可看到封页上的盖章与购书留念,心里便心花朵朵。


   任何一种带有光阴印记的东西,都让我着迷。我能够闻出它们身上久远的故事味道。


   我更着迷的,是流浪在小城里的两个流浪汉。一个在夜里与我擦肩,头上扎着一个髻,身形消瘦,眼睛不看人,只盯着路边。当时我就喜欢上了。扭着脑袋看了他许久,直到夜色彻底吞没他。


   另一个是在博物馆那条街上。时而睡人行道上,时而睡在某个店铺外的台阶上。他的身边总是有矿泉水和食物,他睡觉的时候状态十分放松,天当被地当床不说,还会翘着二郎腿,仿佛这么大的地方都是他们家似的,他正睡在自己舒适宽敞的大床上。


   除去不安全的因素,流浪汉这种自由自在而又毫无顾忌的生活方式真让人向往。


   他们是流动在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隐者。他们是大隐,连自己的过去与思想都一起退化了。


   如此,他们走过的世上的每一处,都是他们自个的终南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0:36 |显示全部楼层
          旧菜刀没磨,用起来钝了些。于是想起雪藏两年的新菜刀来。


   果然锋利。可惜我一直对重量之类的没有概念,东西买的太多,以至于收拾了一个中午都没利落。等到一切都收拾得差不多时,感觉食指根部刺痛。张开手一看,一个被挤破的血泡还有一串褪掉的皮。这一看,才感觉痛得钻心。奇怪的是,忙碌了近两个小时,当时竟不觉得。


   傍晚儿子电话过来,六点回家。我一看手机,已经五点。于是迅速套上衣服,往楼下飞奔。去了超市,买了馒头和翅中,迅速回家。六点十分,红烧翅中和油炸花生米已经上桌,两瓶凉度适中的啤酒各据桌子一角,夕阳登堂入室,绿植郁郁葱葱。而我,舒适地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


   如今是越来越喜欢厨房了。出去吃时,总感觉人家的口味不好,放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调味品进去,将原料的原汁原味完全盖住,好像浓妆艳抹的女孩子。


   两天没更新土匪系列了。我正在为土匪和我找一条通往人间的路。爱情是人生的点缀,却不应该占据整个主题。人性往深里究,还是孤独的。


   这几天又忙又乱。小城的农贸市场被我转了个遍。最喜欢的是南巷那里,有古董和旧货出卖。还有旧书。每次去那里,都会耽误我的行程。书于我,即使路过,也会生出满心欢喜。不过,最近几日还是淘来了一本黄山书社出版的《红楼梦》,虽然知道没有收藏价值,可看到封页上的盖章与购书留念,心里便心花朵朵。


   任何一种带有光阴印记的东西,都让我着迷。我能够闻出它们身上久远的故事味道。


   我更着迷的,是流浪在小城里的两个流浪汉。一个在夜里与我擦肩,头上扎着一个髻,身形消瘦,眼睛不看人,只盯着路边。当时我就喜欢上了。扭着脑袋看了他许久,直到夜色彻底吞没他。


   另一个是在博物馆那条街上。时而睡人行道上,时而睡在某个店铺外的台阶上。他的身边总是有矿泉水和食物,他睡觉的时候状态十分放松,天当被地当床不说,还会翘着二郎腿,仿佛这么大的地方都是他们家似的,他正睡在自己舒适宽敞的大床上。


   除去不安全的因素,流浪汉这种自由自在而又毫无顾忌的生活方式真让人向往。


   他们是流动在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隐者。他们是大隐,连自己的过去与思想都一起退化了。


   如此,他们走过的世上的每一处,都是他们自个的终南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0:36 |显示全部楼层
          旧菜刀没磨,用起来钝了些。于是想起雪藏两年的新菜刀来。


   果然锋利。可惜我一直对重量之类的没有概念,东西买的太多,以至于收拾了一个中午都没利落。等到一切都收拾得差不多时,感觉食指根部刺痛。张开手一看,一个被挤破的血泡还有一串褪掉的皮。这一看,才感觉痛得钻心。奇怪的是,忙碌了近两个小时,当时竟不觉得。


   傍晚儿子电话过来,六点回家。我一看手机,已经五点。于是迅速套上衣服,往楼下飞奔。去了超市,买了馒头和翅中,迅速回家。六点十分,红烧翅中和油炸花生米已经上桌,两瓶凉度适中的啤酒各据桌子一角,夕阳登堂入室,绿植郁郁葱葱。而我,舒适地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


   如今是越来越喜欢厨房了。出去吃时,总感觉人家的口味不好,放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调味品进去,将原料的原汁原味完全盖住,好像浓妆艳抹的女孩子。


   两天没更新土匪系列了。我正在为土匪和我找一条通往人间的路。爱情是人生的点缀,却不应该占据整个主题。人性往深里究,还是孤独的。


   这几天又忙又乱。小城的农贸市场被我转了个遍。最喜欢的是南巷那里,有古董和旧货出卖。还有旧书。每次去那里,都会耽误我的行程。书于我,即使路过,也会生出满心欢喜。不过,最近几日还是淘来了一本黄山书社出版的《红楼梦》,虽然知道没有收藏价值,可看到封页上的盖章与购书留念,心里便心花朵朵。


   任何一种带有光阴印记的东西,都让我着迷。我能够闻出它们身上久远的故事味道。


   我更着迷的,是流浪在小城里的两个流浪汉。一个在夜里与我擦肩,头上扎着一个髻,身形消瘦,眼睛不看人,只盯着路边。当时我就喜欢上了。扭着脑袋看了他许久,直到夜色彻底吞没他。


   另一个是在博物馆那条街上。时而睡人行道上,时而睡在某个店铺外的台阶上。他的身边总是有矿泉水和食物,他睡觉的时候状态十分放松,天当被地当床不说,还会翘着二郎腿,仿佛这么大的地方都是他们家似的,他正睡在自己舒适宽敞的大床上。


   除去不安全的因素,流浪汉这种自由自在而又毫无顾忌的生活方式真让人向往。


   他们是流动在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隐者。他们是大隐,连自己的过去与思想都一起退化了。


   如此,他们走过的世上的每一处,都是他们自个的终南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0:36 |显示全部楼层
          旧菜刀没磨,用起来钝了些。于是想起雪藏两年的新菜刀来。


   果然锋利。可惜我一直对重量之类的没有概念,东西买的太多,以至于收拾了一个中午都没利落。等到一切都收拾得差不多时,感觉食指根部刺痛。张开手一看,一个被挤破的血泡还有一串褪掉的皮。这一看,才感觉痛得钻心。奇怪的是,忙碌了近两个小时,当时竟不觉得。


   傍晚儿子电话过来,六点回家。我一看手机,已经五点。于是迅速套上衣服,往楼下飞奔。去了超市,买了馒头和翅中,迅速回家。六点十分,红烧翅中和油炸花生米已经上桌,两瓶凉度适中的啤酒各据桌子一角,夕阳登堂入室,绿植郁郁葱葱。而我,舒适地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


   如今是越来越喜欢厨房了。出去吃时,总感觉人家的口味不好,放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调味品进去,将原料的原汁原味完全盖住,好像浓妆艳抹的女孩子。


   两天没更新土匪系列了。我正在为土匪和我找一条通往人间的路。爱情是人生的点缀,却不应该占据整个主题。人性往深里究,还是孤独的。


   这几天又忙又乱。小城的农贸市场被我转了个遍。最喜欢的是南巷那里,有古董和旧货出卖。还有旧书。每次去那里,都会耽误我的行程。书于我,即使路过,也会生出满心欢喜。不过,最近几日还是淘来了一本黄山书社出版的《红楼梦》,虽然知道没有收藏价值,可看到封页上的盖章与购书留念,心里便心花朵朵。


   任何一种带有光阴印记的东西,都让我着迷。我能够闻出它们身上久远的故事味道。


   我更着迷的,是流浪在小城里的两个流浪汉。一个在夜里与我擦肩,头上扎着一个髻,身形消瘦,眼睛不看人,只盯着路边。当时我就喜欢上了。扭着脑袋看了他许久,直到夜色彻底吞没他。


   另一个是在博物馆那条街上。时而睡人行道上,时而睡在某个店铺外的台阶上。他的身边总是有矿泉水和食物,他睡觉的时候状态十分放松,天当被地当床不说,还会翘着二郎腿,仿佛这么大的地方都是他们家似的,他正睡在自己舒适宽敞的大床上。


   除去不安全的因素,流浪汉这种自由自在而又毫无顾忌的生活方式真让人向往。


   他们是流动在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隐者。他们是大隐,连自己的过去与思想都一起退化了。


   如此,他们走过的世上的每一处,都是他们自个的终南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0:4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留着吧,有空加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1:07 |显示全部楼层
嗯,继续赏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1:08 |显示全部楼层
要想出文章,必须细致观察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