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2|回复: 19

狗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21: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绿萍 于 2017-8-11 22:24 编辑

狗 事
文 /绿萍

  

  保全要经过红梅家的时候,见红梅立在大门口,端着盘子,正将两块大骨头扔给两只狗。硕大健壮的黄狗是自己家的,精瘦玲珑的黑狗是红梅家的。两只狗扑在骨头上,神情真叫个贪婪,果然是狗啃骨头猫吃鱼,美着呢。

  “又在犒劳这畜生啊!”保全装作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边说边进了院子。保全知道红梅对自家的狗一直很好,这让他很感动,也很愧疚。

  “给我包两只猪蹄吧,大点的。”保全很早就想关照一下红梅的生意,可一直不太敢面对红梅幽怨的眼神,自从红梅的丈夫秋儿去世后,保全就觉得红梅的眼神刺得他不敢抬头。

  秋儿不知怎的肚子就鼓了起来,起初是软的,后来越来越硬,石头似的,一拍啪啪的。医生说不是肚子的问题,是肝子的问题。红梅倾家荡产,亲戚朋友该借的钱都借遍了,秋儿还是一命呜呼了。红梅圆鼓鼓的身子一下瘪了一圈,保全不由得又瞄了一眼红梅饱满的胸脯。

  “喏,刚出锅呢,趁热和着吃啊。”红梅一边将两只肥美的猪蹄打包到袋子里,一边说。
  
  保全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给红梅,他看到一双布满黑纹的粗糙的手。

  “等等,用不了这么多呢。”红梅急忙从兜里掏出三十元找给保全。

  “这哪能行,我知道价儿的。”保全一下急了,把红梅的手挡了回去。

  “难不成我还要挣你的钱啊?”红梅说这话的时候低了头,推开保全的手走开了。

  保全怔怔地呆着,原本是想照顾红梅的生意,这下成了讨红梅的便宜了,这可不行。于是,保全把钱放在桌子上就快步走了。

  保全一边走一边想着刚才红梅的话,觉得红梅把自己另眼看待,不由得倒腾上一股温暖却又酸楚的滋味。


  

  刚进院门,保全媳妇金花就被猪蹄子的香味熏出来了。

  “哎呀呀,这秋寡妇的手艺还真是不错,越来越有味道了。”金花话没停,就攥了一只啃起来,“嗯嗯,又香又烂,好吃呢。”金花一边吮着沾满油花的手指一边说:“老汉啊,秋寡妇这猪蹄虽然烧得好,可是寡妇门前不能留,看她那狐媚样,被粘上就麻烦了,听见了吧。”

  “人家有名有姓,别寡妇长寡妇短的。红梅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不知道每天想甚!”保全没再搭理金花的唠叨,径直回了屋里,歪在椅子里看电视。

  其实保全一眼都没看进去。脑子里满满的都是红梅的影子,挥不去。此时他眼前又浮现出红梅那双粗糙的手。

  秋儿活着的时候,在一家玛钢厂干苦力,虽然不宽裕,还能过得去。他这一走,少了一个劳力不说,还兑了一屁股债。为了治老子的病,又因为奶奶“冲喜”的说法,大丫头要了三万块钱的彩礼,跟着一个比她大八岁的城里人走了。二丫头也只好辍了学,在一家工厂学着当出纳,挣着微薄的工资。红梅得供儿子上学,得养婆婆,得还债。一家人的担子压得红梅喘不过气来。红梅学了老爹传给的烧猪蹄的手艺,侍弄的猪蹄又红又烂,肥嘟嘟的,比瘦刮刮的鸡啊什么的金贵的多。全村人一提到红梅的猪蹄就流口水。红梅便以烧猪蹄、猪头肉、猪肚子、猪肠子为生,得空了就到玛钢厂吸铁。

  吸铁就是将矿渣里的铁块和废渣分离开,将铁回收利用。红梅拿一块磁铁在露天的矿堆里穿梭,烈日,烟灰……回家的时候红梅总是灰头土脸,一身疲惫。红梅那双手就被这些矿渣糟蹋了,粗糙干裂,纹路一道一道,黑森森的。原本那是多么丰润的一双手啊。保全不由得想起来久远的往事。


  

  二十多年前,保全跟红梅同桌念书,红梅学习好,模样俊,柳叶眉下又圆又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星星。皮肤虽然不白,但是黑紧紧的,被一条长辫子衬得很是可爱。保全喜欢和红梅呆在一起,只要看到红梅他就觉得浑身有劲。红梅入了座,保全会被红梅身上一种特有的气息勾得坐立不安。如果红梅冲他笑一下,保全一天都激动得跟喝了蜜似的。要命的是有一天,保全忽然发现了新大陆,这个发现让保全口干舌燥。他发现红梅的胸脯已经挺得老高了,比别的女生都高。保全就恶狠狠地想:“如果能摸一下红梅的胸,死了都行。”这个念头让保全觉得自己很邪恶可又忍不住总想,这种复杂的情绪搅扰得保全实在念不好书,经常被红梅批评,不过他喜欢听红梅跟他说话,红梅训他的时候,他就火辣辣地盯着红梅,红梅便红着脸走开。

  八十年代,好像村里人就没啥考学的意识,初中毕业他们自然就被家长安排干活儿了。红梅虽然学业很好,但家境贫穷,自然也想早点干活儿贴补家用。保全觉得毕业是个天大的灾难,因为他不能天天见着红梅了,不能见着红梅跑起来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的胸脯了。

  保全牵肠挂肚了两年,有一天,他终于逮着了机会,趁大人们都去看大戏的当儿,把红梅约了出去。

  村边草垛子后面,万木葱茏,百鸟啾啾,保全躺在草垛子上看着云朵飘来飘去,思绪也悠悠荡荡不知所踪。等到红梅终于出现,心咚咚地按捺不住。

  保全结结巴巴地说:“红梅,你们女孩子时兴用手绢扎辫子,这个给你。”红梅看到一只印着喜鹊登梅图案的白色手绢,正犹豫着,保全一下抓住了红梅的手,小巧而丰润的手攥在保全的手里抽不出来。保全的心突突地跳着,忽然说:“来我帮你扎起来吧。”于是他转到红梅身后,把手绢扎在了红梅黑亮亮的辫子上。保全也许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整晕了,他居然忽然从后面抱住了红梅,两只手不偏不倚,抓住了红梅那两只可爱的小兔子。正当保全像被电击了似的发呆的时候,红梅像受了惊的小鹿跑了。保全呆呆地站在原地,梦一样。“天呐,我做了啥?红梅,你就是我的媳妇了。”

  保全想起往事,神色甜蜜又暧昧,嘴角不由得向上翘去,可是转而就暗了下来。

  当年正当保全沉浸在娶红梅为媳妇的美梦中时,却迎来一个灭顶之灾。他娘看中了村长的家势,说是他们这样的殷实人家要能和村长联姻,准保日后风生水起。他娘一哭二闹三上吊逼保全娶了村长的闺女。

  成亲前一天,保全看到了红梅幽怨的眼神,那眼神像冰冷的剑刺在保全的心上,以致日后睡觉都做恶梦。保全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娶了身上没二两肉、一副白惨惨锤子脸的金花。保全闭着眼想着红梅圆润的奶子跟金花圆了房。

  随后红梅也成了亲,各自生儿育女,断了往来。正如保全父母期盼的,在村长岳父的关照下,保全批了地基盖了新房;在村头辟出好几亩地盖了工厂;兄弟都进了村委班子做啥事都顺风顺水……一家子对金花视若靠山,百般逢迎。照理说保全对这衣食无忧的日子该是心满意足了,可多年来保全总觉得自己的日子缺了点什么,清汤寡水,无滋无味。

  一直到秋儿撒手人寰,保全忽然被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撩拨得心事重重。他每天一看见老婆在尖嘴猴腮的脸上抹粉,一看见老婆把光鲜的衣服套在芦柴棒似的身上,保全心里就上来按捺不住的火气,可是保全从来不敢发作。多年来他就在这个横行霸道的女人的淫威下憋屈地活着,一开始他也反抗过,反抗过几次后,保全得出了结论:后果很严重!他知道从他答应娶村长闺女的那天起他的幸福就被断送了,和这幸福一起断送的还有红梅的幸福。保全经常想,如果当年娶的是红梅,也许日子不像现在这么滋润,但是肯定比现在舒畅,红梅也不会是现在的处境。想到这他就开始在心里怨恨金花,开始指责自己负了红梅。而眼下,这些怨忿啊自责啊又能顶什么用呢,跟金花散了那是保全万万不敢想的,他能想的只是如何能让红梅的苦日子好过一点。

  保全首先想到的是金钱接济一下红梅,可这实在不是万全之策。一来一直以来就是金花这个当家婆掌柜财务,猪场任何一笔款子的出入都被这个势利的婆姨盯着,自己手头实在没有多少私房钱能拿出来;二来这事要被这个女人发现连地球都能砸翻。保全又想,要不让红梅到自己厂里打理一些事务,红梅那么底清,肯定干啥都清清楚楚,可万一被生性多疑的金花察觉点啥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端。保全思来想去,觉得有一桩办法可行,可以帮助红梅在自家对面十字路口拐角处开个日用杂货店,一边卖日用品, 一边把自己熟肉买卖扩大一下,维持生计没问题,还不用苦了吧唧去吸铁卖肉两头忙。想到这个保全一下兴奋得跳了起来,他恨不得立马就把这个策划告诉红梅。


  

  约摸人们都上工上地的时分,保全从猪场溜出来蹩到红梅家。红梅正褪着猪蹄上的毛,见保全此时进来,目瞪口呆,不知该说什么。保全见状,赶紧说是来预订几个猪蹄子的。

  保全磨蹭周旋了一会,就问道:“这烧猪蹄子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啊?”红梅难为情地说:“咱这乡里乡村,哪有多少人能每天吃得起这个啊,勉强打闹点小钱,也没啥能做的营生。”

  “那啥,红梅啊,其实我来是想跟你说个事,你看我家对面那个十字口人来人往的,外村人也路过,那块地一直荒着,你辟出来,盖个简易的店铺卖些日用杂货,顺便把熟肉买卖搞大点,收入应该不错,你这眼见着用钱的地方不少,是吧?”保全见红梅呆若木鸡,赶紧补上一句,“你那盖房子的钱我帮你凑,这是3000元,你先拿着用,你去跟我那大舅子知会一声,他批了就盖。”

  “可这钱我不能拿,我手头也有些零碎钱,我再去跟亲戚凑点……”

  “我知道你担心啥,这个我只是想帮你,没其他意思,算我借你的,等你挣了还我还不成?”

  红梅见保全是真心实意的,犹犹豫豫地收起了钱。

  “你早点去跟我大舅子说啊,那就这样了,定了你跟我说一声啊。”保全瞅了下门外没人,紧走几步回去了。

  第二天保全路过红梅家门时,正见红梅倚在大门上等人,见保全过来,赶紧招手把保全喊了进来:“这个店我不开了,这是你的钱。”

  “咋了嘛?出啥事了?”

  “你那大舅子村长就不是人,俺不开了。”

  “他不批?还是?奥,我咋忘记这混蛋又贪又色了!这样,你在家等信儿,这事我来搞。”


  

  三天后,保全就见红梅带着二牛和宝儿在十字口荒地上铲草。儿子强儿不知道啥时候领着黄狗凑过去,看见强儿从二牛手里夺了铁钎干起来保全欣慰地笑了:“我儿人品不赖么”。 黄狗和红梅家黑狗去一边嬉闹去了,样子很亲昵。保全就想:“难道阿黄和黑子在谈对象?”他噗嗤一下就笑了。

  约摸过了个把月,十字口齐整整盖起了一间房,门前置了个石桌,地面抹得平平整整。人们开始聚在这里问长问短。

  “红梅啊,要开店啊,我们买东西可得便宜点啊。”

  “红梅啊,都卖些啥啊,货可得齐点好点,俺们以后就只到你店里买。”

  一礼拜下来,“红梅日用店”正式开业了,噼里啪啦的一阵鞭炮引来了不少乡邻,都啧啧赞叹红梅吃苦能干。

  红梅的东西定的价格低,态度又好,逢人一个笑,退货换货耐心热心,刚开业就有很多人关照上了。

  红梅应大家要求买了副象棋,放在石桌上,一边又加了张圆桌。这下,后晌人们歇下来,都溜到红梅店门前消闲。摔棋朵子的,摔扑克牌的男男女女竟把红梅店铺当成了休闲娱乐的聚集地,不时传来哈哈的笑声,吵闹声,一片热闹。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等到红梅热乎乎的蹄子肠子猪头肉一出锅,早就被那香味熏软了的人们便狠着心要一份,有时候几个人凑一起,其中一个发了点小财的就被大家起哄会凑一桌小菜,顺手来点散酒,红梅再给大家炒个鸡蛋啊,青菜啊,她把韭菜菠菜炒成贡品的手艺还真把几个男人的胃口拴住了。

  村里的狗们也循着这味儿聚了过来,在桌子边抢着人们丢掉的骨头,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样子,逗得人们哈哈大笑。保全家的狗壮实,“呜——”只要它竖起身子,发出凶狠的叫声,别的狗就不敢靠近了。说也奇怪,这狗唯独不跟红梅家黑子争,有时候还护着黑子,保全每次看到这情景,心里就万般感慨,嘀咕道:“这俩畜牲啥时候好上的?”

  红梅的店经营了近两个月,虽然红梅出出进进挺辛苦的,但是保全看到红梅脸上终于露出舒舒展展的笑了,他乐了。

  一天,红梅找了个空子,把一沓钱塞进了保全的兜里:“这钱还你,现在我这店里能转动了。多亏你帮衬……”

  “咋还真还啊,眼见得你家宝儿要到城里上高中,这钱给孩子上学用吧,等以后再宽闲点再还。”

  “真不用了,现在行了,等以后有急用再找你还不成啊。”

  “好吧,也行。红梅……当年……”

  “还提当年干甚啊,我从来就没怨过你,我家那家境,我爹娘早就跟我说别让我有那念头……”

  “不是家境的问题,是……”

  “我知道呢,当年你也是没有办法的……你这些年一直照顾我,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就足够了。”


  

  保全一进门,就看见金花一副怪异的表情。

  “从老相好那里回来了啊?”金花嘴角显出愤怒又鄙夷的神色。

  “你一天价能不能想点正经事,人家红梅哪里招你惹你了?”

  “都花上我的钱了,还不算惹我?”

  “你说啥,花你啥钱了?”

  “别给我装,我今儿问我大哥了,咋就能把那发财的地儿批给红梅,我哥说她塞了2000块,这钱还是你塞的?”

  “这钱是人家红梅给的,不就觉得咱是亲戚好说话,让我从中帮衬一下,你看你都想啥了?”保全说这话的时候胸口都冒烟了,“这死女人一向善于顺藤摸瓜,这事得赶紧解决了,不能有半点破绽。”

  “就红梅这吃了上顿没下顿,屁股后面吊一筐箩债的能拿出2000?不是你个贱鬼连人带钱贴的?”

  “看你说的,人红梅家大闺女不是嫁了城里有钱人了?净往歪处想,该干嘛干嘛去。”

  “哼,我听人说当年你可是很中意红梅来着?以后就算不贴钱,你给老娘少跟她来走!”

  保全长出了一口气,想着这个女人的胡搅蛮缠,实在是郁闷。


  

  一日后晌,保全被一伙计喊住下盘棋。一下就杀得停不住了。等他回过神来,竟然发现金花坐在对面圆桌旁嗑着瓜子直勾勾盯着自己。

  “完了,这死婆娘盯梢来了。”

  “真是学会下棋,不嫌饭迟,要不咱就在红梅店里吃吧。”

  “保全嫂子啊,你还真说对了,你家猪场一天收入就是我们一月收入,也该破费破费了,来给大伙整几条肠子吃哈。”一边的后生们开始起哄。

  “好你个狗日的,你以为钱是刮炒面刮来的啊?再说肠子那玩意油里吧唧,你就不怕吃死你啊?”

  “保全嫂,看你说的,财迷得你,你请我们吃截肠子那还不是九牛一毛啊。再说了,你就不尝尝红梅的手艺啊,那真叫个绝,能甩你十八条街。你要尝一口,保准你能爱上猪。哈哈哈,再说了,你看人家红梅姐每天沾这些油水,那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你看看你,一把骨头不把保全哥咯得疼啊,哈哈哈……”

  “你个嘴上没把门的,甚话到你嘴里都是个屁!今儿我这肉新加了一种调料,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口味,来,大家伙儿帮我尝尝,我请。”保全知道这个二流子话说多了,红梅是出来圆场的,心里满是感激。

  正当大家你一口我一口尝着的时候,二牛忽然跑过来:“来来来,给我的狗尝一口。”

  大家的视线不由得跟了过去。只见二牛台阶上一坐:“黑子,大黄,来过来。”

  “蹲下!”

  两只狗便乖乖蹲下。

  “卧倒!”

  两只狗便乖乖卧倒。

  “黑子,接着!”

  黑狗随着二牛的声音,准准地接住了肠子。

  “哈哈,这狗训得不错啊”人们七嘴八舌。

  “大黄,跳起来接着!”二牛继续道。

  保全眼见着自家的狗一个漂亮的腾空,然后稳稳当当地接住了肠子。

  这时候,其它的狗都围过来,也想争点熟肉吃,被二牛一气哄走了。

  “二牛啊,咋都一样是狗,为啥保全家的狗待遇不同啊?”又有人不嫌事多。

  “你没眼啊,你不看大黄对我家黑子有多好吗?”

  “我看不是大黄对你家狗好,是狗主人强儿对你好吧?哈哈哈……”

  二牛歪了大伙一眼:“黑子,过来,遇到坏人就使劲咬,去,咬他!”二牛话音刚落,黑子“呼”一下扑到起哄那人身边,“汪汪”喊起来。大家哄堂大笑起来。保全赶紧拉着金花回去了。

  保全见金花一句话也不说,心里暗忖,这婆姨是真生气了,惹了这个人,准没好事,于是赶紧有一句没一句地扯别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就隐约看见大家围在了红梅店跟前。保全赶紧走过去。天!甚人这么缺德呢?只见店门口立着两根搅屎棍,上面粘着臭熏熏的黄屎,门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两个大字“破鞋”!

  大家窃窃私语的当儿,红梅默默地戴了手套拖了两个棍子扔掉,剥掉了门上的白纸,若无其事地开门,打扫。

  保全回去的时候正见金花坐在大门口朝这边看,他一下就全明白了。

  保全觉得这辈子自己真的白活了……


  

  这一闹,好像并没有怎么影响红梅的生意,大家照例聚在一起下棋打扑克。只是保全很少过去了,他觉得没脸面对红梅,也不想给红梅惹更多的麻烦。空了的时候就窝在家看电视,说是看电视,其实是发呆,想心思。

  一天,保全跟金花从猪场回家,经过红梅店门口,发现一群人围在一起看着什么,俩人一起凑过去,他们竟然看到一个惊天动地的场面:大黄跟黑子在排山倒海般地交配!大人们一边起哄一边赶小孩们走,孩子们嬉笑着不肯离开。用石子砸着两只贴在一起的狗。二牛和强儿也闻讯赶来,他俩看到两只狗被逼在墙角,大黄还在旁若无人不知羞耻地抽动着,俩年轻人红着脸手足无措。这时候红梅赶过来,拍着孩子们:“真是不懂事,赶紧玩去,快去快去。”

  “哈哈,这下保全哥跟红梅结亲家了,不如真结亲家吧。”人群里不知谁冒出这么一句话。二牛赶紧跑回去了。

  “杂种!”金花呸了一口回去了。


  

  黑夜,保全躺在床上,脑子里开始偷摸着回放那不能说的一幕。保全想,你不让我跟红梅走动,我想还不行!以前只要在夜里有啥歪念头,保全总是狠狠地灭了,今天他居然使劲放纵开了。保全就开始想狗们的姿势,想他跟红梅缠在一起……

  想得汗涔涔的……

  然后,保全经常看到大黄温顺地舔着黑子的身子,以前的火爆脾气荡然无存。黑子眼睛火辣辣送着媚色!像新婚的小媳妇。

  “俩坏蛋居然成亲了,嘿嘿……”保全经常偷偷就笑了。

  不久就看见黑子的小肚子鼓起来了!保全同时也看到金花怪异的眼神。

  一天保全去红梅店里买烟,红梅趁势往保全手里塞了一包东西:“我进城进货的时候特意给你买的,好茶。知道你就爱喝个茶,这一年多亏你了……”

  “瞎破费!红梅……”保全放开胆子握着红梅的手不放,“等狗生了崽,我要抱两只……”

  天气开始冷了,狗肚子浑圆浑圆的。


  

  下雪了,满街白茫茫的。 年关人们需要的货物总是多点,红梅忙得不可开交,却还是招呼大家进店里坐。泡一壶热茶,将炉火捅得红红的。

  下午,红梅在路上截住保全,眼睛红红的想,像是哭过:“这店是要开不下去了。”

  “咋了啊?”

  “你姐夫使阴,说是村委会讨论要收回这地,如果我愿意跟他好就帮我说说话……”

  “你先别急,我问问情况去。”

  保全一边走一边寻思:“总是金花在使坏,这次真不能再纵容这个女人了,哪怕不过了,也要做回男人!”

  保全一进门就劈头盖脸问金花:“又是你干的好事吧,人家孤儿寡母的,为啥非得赶尽杀绝呢?”

  “哟,这辈子都没见过你这样急赤白脸的,咋了,心疼了?”

  “我跟红梅清清白白的,你别乱扣屎盆好不好?”

  “哈,就算身子是清白的,你这灵魂也是腌臜的,你这梦话都喊着红梅,算是咋回事吗?”

  保全呆了,原来是自己闯祸了?

  “你就是无中生有,反正不能害人家红梅,人家过个日子不容易,咱就积点德吧!”

  “你是说我缺德了?那我还就给你看看!”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这事你真要做了,我跟你离,不过了!”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啊,看来是早有预谋了吧……好啊,老娘就让你们看看你们什么下场!”金花说完就怒气冲冲出去了。

  保全无力地坐着,他觉得四周都是厚障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看来原本就是很小的事情,他却永远都做不成。想这些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要出事了,赶紧站起来追出去。

  他看见金花已经到了红梅的店门口,于是三步并作两步撵了去,大黄狗兴冲冲跟在后面跑了去。

  “骚货,娘儿俩都是狐狸精,我让你们骚……”

  “保全嫂,你这是干啥啊,有话好好说。”店里的人们赶紧拉着。

  保全追进来的时候金花已经把店砸了个稀巴烂。大家拦都拦不住。

  这时只见黑子一下扑过去咬住了金花的小腿不放。金花操起炉子旁边的火柱一下子抡下去,两下,三下……金花朝黑子滚圆的肚子上抡去,黑子哀鸣了一下,鲜血流了一地。红梅喊着黑子一下挡在了黑子的身上,火柱重重地落在了红梅背上。

  保全抽掉了金花手中的火柱,狠狠地扇了金花一记耳光,正当金花发愣的时候,大黄发疯似的冲到了金花身边,一口咬住了金花的小腿肚,一口肉就含在了大黄嘴里。

  “啊,畜牲啊……”金花痛得嘶叫着跑了出去。

  大黄挨到倒在血泊中的黑子身边,哀嚎着,不住地舔着黑子的脸颊,两只蹄子抓着挠着……

  红梅跪在黑子一边呜呜地哭了,声音越来越高,竟至于旁若无人地嚎啕大哭起来。

  “红梅啊,别哭坏了身子,以后再养一条就是了。”旁边有人劝道。

保全叹了一声,人们哪里知道,红梅这一哭,是要把肠子肚子里所有的委屈伤心怨恨都倒出来啊,她也许早就想这么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了。

  哭够了, 红梅站起来找了条单子,将黑子裹了起来。一手拖着黑子一手拿着铁钎向地里走去。

  白茫茫的路面被黑子嫣红的血划了一条红道,像在人身上划开的伤痕。人们默默地看着红梅蹒跚地向前走去。

  保全跟在后面,大黄疾驰而去,追上了黑子。

  红梅蹲在黑子的坟堆边,哑着说:“大丫头说了,城里要猪蹄子的多,我去城里租个房子陪宝儿上高中,能活了。你跟金花好好过。”

  红梅头也不回地走了……

  保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站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走了几步,才想起一件事,他回过头,白茫茫的天地,残阳似血,大黄默默地伏在黑子的墓堆旁……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1 22:13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07:28 |显示全部楼层
用野妞的话说,宝贴这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07:35 |显示全部楼层
人性和狗性淋漓尽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09:40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是想要的得不到,得到的又不能丢掉。
一个拥有了不知珍惜,却又怕失去还癫狂。
活着就是折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09:43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喜欢。喜欢,还想看。
问好绿萍,周末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12:17 |显示全部楼层
咳咳
立体
丰满
求楼主片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13: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
这人性啊,这人世;这狗事啊,这想要得不到的无望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13: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红梅走开就对了,哪块黄土不埋人,何处风尘不拂面。你惹不得这村里的权要,况又骚动这一脉春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3 12: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往这一放就不管了,头都不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3 14: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疯老爷子 发表于 2017-8-13 12:40
往这一放就不管了,头都不回。

那叫只管生不管养( ̄▽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1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云在眉梢 发表于 2017-8-12 09:43
看了,喜欢。喜欢,还想看。
问好绿萍,周末快乐!

云帅哥好,谢谢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1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六指为挠痒 发表于 2017-8-12 12:17
咳咳
立体
丰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1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野妞 发表于 2017-8-12 13:44
红梅走开就对了,哪块黄土不埋人,何处风尘不拂面。你惹不得这村里的权要,况又骚动这一脉春情。

认识您很高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22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
大笑三声
把塘眉毛气出痔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0:41 |显示全部楼层
六指为挠痒 发表于 2017-8-14 10:22
哈哈哈!
大笑三声
把塘眉毛气出痔疮!

俺逗不告诉你几百年前俺逗有萍的玉照啦。你忧郁症复发不关俺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5:45 |显示全部楼层
疯老爷子 发表于 2017-8-13 12:40
往这一放就不管了,头都不回。

老爷好,老爷吉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5:46 |显示全部楼层
野妞 发表于 2017-8-13 14:06
那叫只管生不管养( ̄▽ ̄)

其实惦记着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5:46 |显示全部楼层
云在眉梢 发表于 2017-8-14 10:41
俺逗不告诉你几百年前俺逗有萍的玉照啦。你忧郁症复发不关俺事~

你俩都好好滴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8:13 |显示全部楼层
绿萍 发表于 2017-8-16 15:45
老爷好,老爷吉祥。。。。。。

别生气啊,我这是为六指手着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