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老曹的烦恼
楼主: 大尾巴鹰

老曹的烦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4 10:24 |显示全部楼层
60
下了楼老曹的手机响了,接了一听是丹丹:“爸,我们今天就去奶奶那儿,您什么时候回来?”
老曹忽然想起丹丹是给自己打电话说要去家里看老娘,这一忙和把这件事忘了。
“我一会儿就回去。”老曹说。
“我妈也说跟着去呢。”丹丹说。
“你说什么?”老曹听了心里一惊。
就前妻和老娘的隔阂简直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她怎么肯去家里呢?无论是前妻怎么打算,这娘俩碰到一起就是一出戏。
“她干什么去?”老曹说。
“我妈不放心孩子非要跟着,我也怕我奶奶不高兴就劝她别去,她说在楼下等着我们。”丹丹说。
老曹听了虽然松了一口气,可是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妥。丹丹抱孩子回来让老娘看,这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难道真的让前妻站在楼下等着?即使就是这样,无论是丹丹还是自己怎么能踏实,可是目前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那你们就不能在家里呆的时间太长,不然的话你妈就没有那么大的耐心了。”老曹说。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好容易把孩子抱来我奶奶一定是要好好的看看这个重孙女,我怎么说走?”丹丹说。
“我赶快回去,到时候再想办法。”老曹说。
挂了手机老曹觉得,如果真的有佛爷或者上帝的话,他们是成心跟自己作对,怎么就没有一件事顺当,没有一件事痛快,而且是一出接着一出弄得自己焦头烂额呢?
正想着手机又响了起来,老曹一听是老叶:“曹科,你在哪儿呢?”
“我在外边儿。”老曹说。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老叶说。
说来也怪,老曹此时已经有些木然听了并没有吃惊:“什么坏消息?”
“冯志远要把那个店兑出去,我今天看见门上贴的条。”老叶说。
“看来他是想彻底的躲了。”老曹说。
“咱们只能是干看着,不能再把他抓起来吧?你找了老季了吗?”
老曹把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说:“看来一时半会这材料还真拿不到手。”
“老太太的脸,这下‘褶子了’(北京话,麻烦了)。”老叶说。
“不能让他把店兑出去。”老曹说。
“咱们说了不算呀?”老叶说。
“你盯着他,我来想办法。”老曹说。
“那好。”老叶说完挂了电话。
材料没拿到,冯志远要兑店,丹丹要回家,前妻等在楼下,老金的定时炸弹……。这一切在老曹的脑子里来回的转悠,要不是一阵汽车喇叭声老曹还停留在胡思乱想的状态里。
老曹定下神来,发现自己正走在马路中间,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司机探出头来是一个头戴白色棒球帽带着墨镜的小伙子。
“大叔,这是马路不是您家楼下的绿地。”小伙子说。
老曹正要走,车忽然靠了边,黄丽丽从车上走下来。
“曹大叔。”黄丽丽穿着一件闪闪发光的黄色蝴蝶袖的衬衫,白色的短裤,也带着墨镜和红色的棒球帽。
“你这是……?”老曹站住脚问。
“车上是我老公,今天接我下班。”黄丽丽说。
“不错啊?”老曹说。
“百年不遇,您这是干嘛去?”黄丽丽问。
老曹想了想这个事太复杂就说:“去看个朋友。”老曹说。
“对了曹大叔,我想告诉你,董晓楠要辞职呢。”黄丽丽说。
“辞职,为什么?这些日子忙晕了也没顾得上你们那去。”老曹说。
“他说要自己去开公司,对了,听董晓楠说,那个文化馆的馆长又回去了。”黄丽丽说。
正说着,那个带白色棒球帽的小伙子也下了车。
“小白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上级曹科长。”黄丽丽说。
“对不起大叔,我态度过了点儿。”小白说。
“是我的不对。”老曹说。
“曹大叔,你去哪我们送您去。”黄丽丽说。
“不用了,我坐车很方便。”老曹说。
“过几天董晓楠还说请客呢,说要吃顿散伙饭,到时候我叫您。”黄丽丽说。
“散伙饭,多难听。”老曹说。
又说了几句话大家散了,老曹坐上公交车脑子里又多了两个问题,董晓楠辞职,陈宇又回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4 10:24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8-9-3 21:33
继续跟读,问好鹰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5 07:34 |显示全部楼层
老曹到了家里,进门只看到老娘知道丹丹他们还没到。
“妈,吃什么呢?”老曹一边脱外套一边问。
“吃我,你回来吃不回来吃都没有准儿,这饭你让我怎么给你预备?”老娘瞪了老曹一眼说。
“妈,今天丹丹他们要来,还给您把小重孙女抱来。”老曹说。
“你这消息都是二手的了,丹丹早就告诉我了,菜我也预备好了就等着他们来了,咱们就炒菜吃饭。”老娘说。
“恐怕他们不能在这吃饭。”老曹想起前妻会在楼下等候提前做个准备。
“为什么?”老娘问。
“孩子那么小,时间长了晚上往回赶怕她着凉。”老曹说。
“那他们就甭来了,点个卯干嘛呢?我又不是非要看孩子不可,眼珠子我都指不上我还指着眼眶子?”老娘听了生了气。
说来也是,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好几个月了,老娘一眼也没看见过,她心里怎么会不惦记?虽然嘴上不说可是今天做好饭等候就足以说明她心里是高兴的,老曹这几句话就好比给老娘的心情泼了一盆凉水,她怎么会不生气?可是如果任凭老娘安排,等在楼下的前妻怎么办?
老曹正在想就听见门铃响,老曹急忙去开门,丹丹抱着孩子走进来,身后还跟着谭跃,手里提着买给奶奶的东西。
“奶奶!”丹丹进门喊到。
老娘急忙接过孩子,丹丹搂着老娘亲了一口。
“你都当妈了,还跟孩子似的?”老娘说。
“奶奶,我给您买了点稻香村的点心还有张一元的茶叶。”谭跃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说。
“以后不许买东西,留着钱给孩子,现在养活一个孩子顶过去养活十个。”老娘说。
老娘把孩子放在床上,打开裹着的斗篷看到,重孙女白胖白胖的正闭着眼睛睡觉。
“吃你的奶?”老娘问。
“嗯。”丹丹点头答应到。
“你少吃咸的东西,你看这孩子嘴唇发白,就是你吃咸了。既然是吃你的奶你吃东西就得小心,你咳嗦她就感冒。”老娘说。
“我还一直以为是上火呢?”丹丹说。
娘俩看这孩子说着话,老曹悄悄的问谭跃:“你妈来了吗?”
“来了,去逛商场了,告诉我们走的时候给她打电话。”谭跃说。
听了谭跃的话老曹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也凑过来看孩子。
那孩子可能是听见动静,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小嘴一撇哭了起来。
“瞧瞧,这一哭跟丹丹小的时候不找钱,是不是饿了呢?”老娘说。
“也该吃了。”丹丹看了看手表说。
“你上你那屋喂她,这屋里都是大老爷们,我去做饭。”老娘说。
“奶奶,我帮您做饭吧?”谭跃说。
“你会做饭,得了,还不够你给我捣乱的呢。”老娘说。
“奶奶,让他跟您去,他会做饭了。”丹丹说。
老娘已经把鱼肉这样费时间的东西做好了,把要炒的菜切好,专等丹丹他们到了就炒菜,所以不大一会的功夫菜都摆在了桌子上。
丹丹也喂完了奶,大家坐在桌子跟前。
“真香,我可是老长时间没吃奶奶做的饭了,想起来就流哈喇子。”丹丹说。
“当了妈就成了大人了,说话都听着顺耳了,就是不知道真假。”老娘说。
“真的奶奶!”丹丹撒娇的说。
大家吃这饭,老娘问:“你的月子是婆婆伺候的还是你妈?”
“我婆婆。”丹丹说。
“你妈没争竞?”老娘问。
丹丹看了老曹一眼摇了摇头说:“没有,做完月子我们回我妈家挪骚窝。”
“不能够,她可不是饶人的人。”老娘说。
“真的没争竞。”丹丹说。
“争竞也对,她也是当姥姥的人了。想当初生了你,56天产假她就上班去了,你就是我给弄大的,那个时候她可没跟我争竞。”老娘说。
老曹觉得这冥冥之间好像是又暗示,怎么老娘不住嘴的提起前妻来?在以往,老娘在丹丹面前是绝少提起她的。
“你们现在住哪儿呢?”老娘问。
丹丹还没说话谭跃急忙接过话茬:“两头跑,有的时候住奶奶那,有的时候住姥姥那。”
谭跃到底是机灵,因为他猜到,实话实说住在前妻那,老娘听了就会不高兴。
“不像话,这么点儿的孩子跟着你们铃铛似的来回跑受得了吗?我就知道你那丈母娘会拔尖儿。这孩子是你婆婆的亲孙女,她一当姥姥的老把着算什么呢?”老娘说。
“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丈母娘给看孩子多的是。”老曹说。
“最好别让你妈看着,跟着什么人儿学什么人儿,跟着巫婆学跳神儿,将来这孩子再跟她似的矫情。”老娘说。
对于奶奶对母亲的成见,丹丹多数采取的都是沉默,所以,老娘说了半天丹丹并不言语。
又说了一会闲话丹丹的手机响了起来,老曹猜到一定是前妻心里紧张起来。
“妈,正吃饭呢。好吧,吃完饭我们就回去。”丹丹说。
丹丹放下电话,老娘问到:“你妈催命了是不是?”
“不是,是我婆婆。”丹丹说完朝老曹挤了挤眼。
“那就赶紧吃,吃完了赶紧走。”老娘说。
听了老娘的话老曹彻底松了口气,看来事情不是谁都能料到的,原想着是一个难题瞬间就化为乌有,如果现在自己碰到的难题都像这件事一样化解该多好?
吃了饭,老娘帮着丹丹包好了孩子,千叮咛万嘱咐的叫丹丹小心,小两口出了门。
“你还不去送送?”老娘说。
“他们走他们的我送什么,谭跃开着车呢。”老曹说。
“那也去送送,头一回孩子回家,你不能吃凉不管酸呀,你在家待着不也是待着?”老娘说。
老曹穿好衣服走到楼下,看见前妻已经站在路边,谭跃打开车门几个人上了车,老曹站在车边上朝他们挥了挥手。
“你跟我们回去吗?”前妻问。
“我跟你们回去干吗,那么老远?”老曹说。
“有车又不让你走着,前几天我给你买了一件羊绒外套,你去试试不合适我还得换。”前妻说。
“这么晚了,老太太一人在家。”老曹说。
“就一会功夫,又不是不让你回来,哪有你这样当老爷的,孩子从生下来你去过几回?”前妻翻了脸说。
老曹无奈只好上了车,车开到前妻家停在停车位,大家下了车,老曹习惯的抬头看了看张倩家的窗户。
张倩对老曹来说一直就是一个心结,所以,老曹只要到了前妻这是一定要看看她家的窗户,尽管他知道这是徒劳,张倩的窗户永远是黑着的。
当这次老曹抬起头看的时候发现,张倩的窗户内居然亮着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5 07:35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8-9-3 21:33
继续跟读,问好鹰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7 12: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8-9-7 12:27 编辑

老曹虽然心里纳闷儿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因为他不能让前妻看见他的动作。跟着大家上楼打开家门,丹丹把孩子放在床上。
前妻急忙走过去,揭开丹丹蒙在孩子脸上的纱巾看到,孩子还在睡,老曹也凑到跟前看着。
“没见过你这样当姥爷的,小外孙女都这么大了你看过她几回?”前妻说。
“我这整天上班跟打仗似的我哪儿有时间,再说不是还有你呢吗?”老曹说。
“谁没上过班儿?你还是心里没装着她。”前妻撇着嘴说。
正说着孩子睁开眼哭了起来,前妻连忙抱在怀里哄着。
“你脱了衣裳自己沏茶,站在那看着我干嘛?”前妻说。
老曹脱了外套走进客厅,丹丹早就给他沏好了茶放在茶几上。
老曹坐在那喝茶,心里却想着张倩窗户亮着灯的事,这么说她是回来了?这也巧了,黄丽丽告诉他陈宇回来了,怎么张倩也是这个时候回来了呢?想起这两个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他联系了,其实他完全可以把她们当做历史,因为一切好像都没有继续的必要和意义。加上现在自己的处境,想起过去和这两个女人打交道的经历,老曹觉得他完全没有精力应付她们。
又想到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材料没拿到,冯志远看样子是要跑路,难道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逍遥法外?如果拿到了材料,重新启动这个案子那老金就一定知道,他就能把那颗定时炸弹引爆,自己的前程未卜。
“你穿上试试合适不合适,这是打折的时候买的,打了八折还800多块呢。”前妻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件浅灰色的羊绒外套走进客厅。
“我有的穿,你买这么贵的衣裳干嘛?再说这个款式也不适合老头啊?”老曹说。
“你看看你穿的跟卷子似的,按照现在咱们的关系我都多余管你,四十多岁就是老头了?”前妻说。
老曹无奈只好穿上,前妻前前后后收拾着老曹,谭跃走了进来。
“你看你爸穿上好看不?”前妻问谭跃。
“好看,爸,您穿上这件衣服年轻多了。”谭跃说。
老曹听了要脱了外套前妻说:“甭脱了就穿这件,把你那件外套扔这我给你洗洗。”前妻说。
“那好,这么晚了我得走了。”老曹说。
“走吧,回去晚了老太太又得叨唠你。”前妻说。
老曹拿起包换上鞋出了门,坐上电梯想,前妻虽然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媳妇,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完全进入了过去的节奏,因为添了小外孙女,这是一个完整热闹的家。如果她想破镜重圆也不是没道理,必定女人是需要家庭和依靠的,特别是像前妻这样的女人。可是一想起过去的婚姻经历老曹从心里发憷,因为他知道,前妻的脾气秉性是绝对改变不了的,再加上和她势同水火的母亲,将来的日子怎么过?因为现在的情况是,除了添了一个小外孙女以外,什么也没改变反而更麻烦,老曹其实就是因为这些才始终对前妻的表现佯装不知的,按照他的逻辑,在事情很难解决而且不到火烧眉毛的时候,他一般都采取拖延战术。
电梯到了底层老曹下了电梯走出楼门,老曹再次看了看张倩的窗户,这回是确定无疑的亮着灯,是不是去张倩那看看她呢?老曹咬了咬牙朝张倩的楼门走去,因为他太想知道张倩这些日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7 15:55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边是这里一边是退休那点儿事儿,辛苦了,鹰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0 07: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8-9-10 07:12 编辑

老曹走进了张倩的楼门站在电梯跟前犹豫了一下,想看看张倩到底怎么样了虽然不是一时冲动,可是真的要面对张倩的时候他又觉得欠妥,因为既然张倩这么长时间不联系自己,这说明这是她对老曹的安排,她也许并不打算和自己联系了,即使这个原因再想知道有意义吗?何况,现在自己的情况并不乐观,甚至可以说是泥菩萨过河自身不保,他还有精力在去关心别的吗?那怎么办,转身走吧?其实很多的时候,当朝着一个方向走的时候受阻,转身是个不错的选择,尽管也许更糟,但这起码给做出这个选择的人最初带来希望。
老曹正在胡思乱想,一个男人从外边走进来到了电梯跟前,电梯门打开,看到仍然站在那不动的老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老曹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个眼神推进了电梯。显然,这么晚了一个人在电梯前站着,无论谁看见都觉得奇怪。
老曹按了一下楼层按钮,电梯朝上开动的一瞬间,老曹心里感到往下一沉。
一阵铃声清脆,电梯门打开,门外是黑乎乎的楼道,只有电梯灯光撒到外边。老曹下了电梯,电梯无情的关上了门,楼道又恢复了黑暗。老曹用脚跺了一下,楼道的灯亮了,老曹来到了张倩的门前。
老曹站在门前并没有按门铃,而是静静的站在那听着里面的动静,楼道里的灯又重新灭了恢复了黑暗。
屋里没有一点动静,这也难怪,张倩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能有多大的动静呢?可是总应该有电视什么的声音吧,也许她已经睡了?
老曹正在犹豫,身后的门开了,一个中年女人走出们来,手里提着一个垃圾袋。女人看见张倩门前站着一个黑影吓了一跳,跺了一下脚灯重新亮了起来,此时老曹和那女人都已经相互认出来,这就是老曹前些次来的时候跟她打听张倩的那个女人。
“回来了好些天了。”那女人指着张倩的门说。
就像刚才电梯里的男人的眼神让老曹走进电梯一样,这个女人的话让老曹迅速的按了一下门铃。
门铃响了几下,里面并没有动静,那个女人扔了垃圾站在身后,好像要看看结果。
“没人吧?”老曹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倒希望里面没人。
“不能吧,没看她出去呀?”那女人说。
老曹无奈又按了一下,门铃响了一下就听见里面有脚步声。
“谁?”老曹听得出来,这是张倩的声音。
“我说什么来着,她没出去。”女人终于等到了结果,说完心满意足的进屋关上了门。
“我。”老曹答道。
“你是谁?”张倩问。
张倩的问话叫老曹心里一动,怎么张倩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这有两个原因,必定是这么长时间了,又是在这么晚了。再有一个是,张倩也许并不乐意见老曹,明知故问。
“老曹。”老曹咬了咬牙继续下去。
门的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其实也只是短短的一分钟,不过在老曹觉得已经有一年的时间那么长,他甚至都在盘算是不是走。
门开了,可是眼前却没有人,老曹迟疑着走进屋内左右看着,正当老曹要转回头来的时候,张倩猛的扑过来抱住老曹,原来老曹进屋的时候,张倩躲在门后,所以老曹并没看见人。
张倩搂着老曹,把头扎在他的胸前,老曹眼前只有一头黑发而且还没有吹干,看来张倩是刚洗了澡,一股香波的味道直扑鼻子。
“你这是玩的什么把戏,吓我一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老曹也搂住张倩问。
“你闭上眼睛不许看我。”张倩仍然把头扎在老曹怀里说。
“好,好我不看你,可你总得让我进屋啊?”老曹说。
“你闭上眼睛转过身去走到客厅,记住一定要闭着眼睛。”张倩说。
张倩给老曹的印象是精明,强势,即使偶有热情出现也是经过精神设计的。这热情往好的方面说让人觉得有吸引力,因为它难得出现。不能让人接受的是,它有时候像一个精致的礼品。
眼前的张倩无论是口气上,还是一头黑发以及紧紧搂着老曹的姿势都让老曹看到了另一个张倩,这是他从来也没见过的,他甚至在想象里也不能找出这个模式。
老曹闭上眼睛,张倩松开了老曹,老曹转身朝客厅走去,张倩却没有跟着进来。客厅里的灯调到了低档,给人一种温柔昏暗的感觉。
老曹脱了外套放到沙发上坐下,张倩带着一副墨镜走了进来。粉色的睡衣,光着两只脚穿着拖鞋。
“你喝什么?”张倩问。
“茶。”老曹说。
张倩给老曹沏了茶放在茶几上,自己却走到窗前背对着老曹。
“这是干嘛?你过来说话。”老曹说。
“就这样说,而且你还得快说,我困了。”张倩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0 07:07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幸福 发表于 2018-9-7 15:55
一边是这里一边是退休那点儿事儿,辛苦了,鹰老师!

您辛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0 20: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要见庐山真面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0:52 |显示全部楼层

你辛苦写作,我们大家快乐阅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7:06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9 10:08 |显示全部楼层
鹰老师,那个结局了,这个继续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9 20: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8-9-19 21:00 编辑

61
面对张倩的做法老曹想到,张倩是不会拒绝自己的,她一定是有心结,大概就是她脸上的伤。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容貌是顶重要的,何况是一贯强势的张倩。老曹本打算用惯用的调侃来解脱僵局转念又一想,现在的这种情况不是办法,也许反而适得其反。那么,究竟要怎么打开这个僵局呢?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老曹问。
“回来几天了,干嘛?”张倩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问。
“怎么不联系我?”老曹问。
“我谁也没想过联系,要不是我一时心眼软,我也不会放你进来。”张倩说。
“不就是脸上烫了一块疤至于的吗?我是来看朋友的又不是来看戏?”老曹说。
“那好,你现在也看见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你走吧。”张倩说。
“张倩,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你的街坊可以作证。今天好容易盼着你回来了,你就这么三言两语的把我打发走了?”
张倩站在窗前仍然一动不动,老曹只好站起身来说:“好,算我热脸贴了凉屁股我走了。”
老曹穿好衣服走出门外,心里好几种滋味一起涌了上来。说句老实话,要不是因为张倩失联这些日子心里有要弄清楚的想法,他怎么会在自己焦头烂额的情况下还会顾及她呢?翻过来说,如果张倩和他一如既往,这对他来说其实是多了一件事要操心,就老曹目前的情况下,他还有这个精力去操心吗?这样也好,既表白了自己对朋友尽了责任,也许就了断了和张倩过去的一段交情。虽然结局不令人满意到底是有了结果。老曹忽然发现,他就是等待结果,无论是目前的处境或者过去自己打交道的人,他们都会有结果,这个结果采取等待的态度虽然不是最佳的选择也是一种必须面对的无奈。
老曹走出楼门,不由得看了看前妻家的窗户,窗户也亮着灯但是给老曹的感觉却完全相反。前妻此时正沉浸在一家子在一起的享受中,也许在她的眼里,一切都要往好的方向开始,这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老曹又抬头看了看张倩的窗户,虽然亮着灯但是窗前却是空空如也,张倩大概已经回到屋里去了。
就在老曹要走出小区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老曹一边掏出手机一边想,这又是什么事呢?
“你还会来看我吗?”张倩在另一边说。
“你这是唱的哪出儿?”老曹问。
“那你现在就回来。”张倩说。
“好,反正坐电梯也不花钱。”老曹说完转身往回走。
老曹返回张倩家,走到门口门正要按门铃发现一股光亮从门内射出来,原来门居然是半掩着的。
老曹走进去,张倩站在他的面前,已经不是带着墨镜,而是左眼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
“你看看我像不像加勒比海盗?”张倩说完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老曹有些迷惑,刚才铁一般冷凝的张倩这个时候却是喜笑颜开,女人真是老曹的一个难题,他永远都猜不透她们是怎么想的,这大概就是自己至今形单影只的原因吧?
“局长,你可不是个矫情的人,你不许拿我开涮!”老曹说。
“不许你叫我局长……!”张倩大声的说。
老曹的本意是想让张倩回到他们交往的过去,也是想让她从现在的低落找到原有的的感觉才特意提起“局长”的官衔,谁想到却引起了张倩这么大的反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9 20:58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天涯 发表于 2018-9-10 20:38
终于要见庐山真面目

谢谢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9 20:58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幸福 发表于 2018-9-11 10:52
你辛苦写作,我们大家快乐阅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9 20:59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幸福 发表于 2018-9-19 10:08
鹰老师,那个结局了,这个继续么

我在努力,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0 08:33 |显示全部楼层
喜閲更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08:55 |显示全部楼层
61
面对张倩的做法老曹想到,张倩是不会拒绝自己的,她一定是有心结,大概就是她脸上的伤。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容貌是顶重要的,何况是一贯强势的张倩。老曹本打算用惯用的调侃来解脱僵局转念又一想,现在的这种情况不是办法,也许反而适得其反。那么,究竟要怎么打开这个僵局呢?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老曹问。
“回来几天了,干嘛?”张倩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问。
“怎么不联系我?”老曹问。
“我谁也没想过联系,要不是我一时心眼软,我也不会放你进来。”张倩说。
“不就是脸上烫了一块疤至于的吗?我是来看朋友的又不是来看戏?”老曹说。
“那好,你现在也看见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你走吧。”张倩说。
“张倩,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你的街坊可以作证。今天好容易盼着你回来了,你就这么三言两语的把我打发走了?”
张倩站在窗前仍然一动不动,老曹只好站起身来说:“好,算我热脸贴了凉屁股我走了。”
老曹穿好衣服走出门外,心里好几种滋味一起涌了上来。说句老实话,要不是因为张倩失联这些日子心里有要弄清楚的想法,他怎么会在自己焦头烂额的情况下还会顾及她呢?翻过来说,如果张倩和他一如既往,这对他来说其实是多了一件事要操心,就老曹目前的情况下,他还有这个精力去操心吗?这样也好,既表白了自己对朋友尽了责任,也许就了断了和张倩过去的一段交情。虽然结局不令人满意到底是有了结果。老曹忽然发现,他就是等待结果,无论是目前的处境或者过去自己打交道的人,他们都会有结果,这个结果采取等待的态度虽然不是最佳的选择也是一种必须面对的无奈。
老曹走出楼门,不由得看了看前妻家的窗户,窗户也亮着灯但是给老曹的感觉却完全相反。前妻此时正沉浸在一家子在一起的享受中,也许在她的眼里,一切都要往好的方向开始,这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老曹有抬头看了看张倩的窗户,虽然亮着灯但是窗前却是空空如也,张倩大概已经回到屋里去了。
就在老曹要走出小区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老曹一边掏出手机一边想,这又是什么事呢?
“你还会来看我吗?”张倩在另一边说。
“你这是唱的哪出儿?”老曹问。
“那你现在就回来。”张倩说。
“好,反正坐电梯也不花钱。”老曹说完转身往回走。
老曹返回张倩家,走到门口门正要按门铃发现一股光亮从门内射出来,原来居然是半掩着的。
老曹走进去,张倩站在他的面前,已经不是带着墨镜,而是左眼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
“你看看我像不像加勒比海盗?”张倩说完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老曹有些迷惑,刚才铁一般冷凝的张倩这个时候却是喜笑颜开,女人真是老曹的一个难题,他永远都猜不透她们是怎么想的,这大概就是自己至今形单影只的原因吧?
“局长,你可不是个矫情的人,你不许拿我开涮!”老曹说。
“不许你叫我局长……!”张倩大声的说。
老曹的本意是想让张倩回复到他们交往的过去,也是有让她现在的低落找到原有的的感觉才特意提起“局长”的官衔,谁想到却引起了张倩这么大的反应。
“好好,我不叫了。”老曹坐着脱掉外套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
“茶凉了我再给你兑上点热水?”张倩说。
“不用,这会喝着正好,凉了就对了,这就叫人走茶凉。”老曹说。
老曹喝了一口茶说:“你告诉我,你这一会儿初一一会儿十五的到底是为什么?”老曹说。
张倩坐在老曹身边说:“我怎么能心情好,可是我觉得我不能那样对待你,你没惹我。”张倩说。
“谁还没点小灾小难,你也得往开出想。”老曹说。
张倩听完摘下眼罩:“你看了以后再说我往开出想的话。”
张倩的伤让老曹大吃一惊,左眼睑几乎都没有了,手术把眼睑下部的肉皮和下眼睑的伤口缝合,这样,张倩的左眼就闭不上只能是睁着,除了黑眼球,白眼球也露出了一部分。左边太阳穴的头发也被烧掉,露出发亮的伤疤。
“怎么烧的这么重?”老曹看了说。
张倩戴上眼罩说“我这只眼睛不能闭上,所以特别痛苦,视力也严重下降。我当时就想为什么不一下子把我烧死让我活受罪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08:55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6 15:17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7 16:01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不见更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7 16:02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结束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2:18 |显示全部楼层
鹰老师,还 不更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8 18:2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幸福和帮主,最近忙着写很多东西,这个就顾不过来了,马上抽时间写,这也怨我,应该干完一件事再干一件事。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8 13: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8-11-8 18:29
回幸福和帮主,最近忙着写很多东西,这个就顾不过来了,马上抽时间写,这也怨我,应该干完一件事再干一件事 ...

慢工出细活,俺们慢慢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8 15:39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大鹰老哥。好久没来了,补读了一下,跟上情节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0 21:37 |显示全部楼层
新解玉玲珑 发表于 2019-1-8 15:39
看看大鹰老哥。好久没来了,补读了一下,跟上情节了。

师弟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16:54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8-9-25 08:55
61
面对张倩的做法老曹想到,张倩是不会拒绝自己的,她一定是有心结,大概就是她脸上的伤。对于一个女人来 ...

生不如死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17:10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为何要加个限定词——大尾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12:50 |显示全部楼层
画探 发表于 2019-1-11 17:10
大尾巴鹰——为何要加个限定词——大尾巴

我不懂得文法所以不知道什么叫限定词,虽然我写了几百万字的小说。
这个“大尾巴鹰”是北京人形容眼高手低自不量力的形容词,我觉得比较符合我的性格。
不知道我的答复你能满意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