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老曹的烦恼
楼主: 大尾巴鹰

老曹的烦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9 09:02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8-28 08:24
北京人也不都这么爱抬杠。



大多数爱抬扛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9 17:31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不觉一口气看到这儿了,挺吸引人。
坐等更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0 04:40 |显示全部楼层
21
老曹又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见丹丹和谭跃在床前。
“您醒了爸?”丹丹看着醒过来的老曹说。
“曹叔,好点儿了没有?”谭跃说。
老曹看了看,桌子上摆满了吃的东西还有一盆鲜花,有一个瓦罐让老曹觉得特别眼熟,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这是什么?”老曹问。
“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单位的人来了买的,我还让我奶奶带走了好多呢。这个瓦罐里是大骨头熬的汤,是一个女的送来的,她说她还来呢。”丹丹说。
老曹忽然想起,这个瓦罐就是那天在杨玉成家吃饭做红烧肉的那个,不用问,赵明霞来过了。
“她怎么知道?”老曹问。
“全北京的人都知道了,您忘了您都上了北京电视台了?”丹丹说。
“这要是上了中央电视台全国人民都得知道,您一下就成了大腕儿了。”谭跃说。
“你胡说什么?”丹丹瞪了谭跃一眼。
“都谁来了?”老曹问。
“一个戴眼镜的女的,看样子是个领导,这个花篮就是她送的,还有你们办公室的人。”丹丹说。
老曹知道女儿说的就是局长问:“她说什么?”
“那女的就是话值钱,看了看你,站那发了一会儿楞就走了,什么也没说。”谭跃说。
门响处,赵明霞抱着一个保温瓶走了进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丹丹说着站起身来。
“老曹,好点儿了没有?”赵明霞气喘吁吁的说,看来一路走的很急。
“好多了。”老曹说。
“我给你熬了骨头汤,听说这个东西对骨折的病人最有好处。我怕它凉了一路紧着走。”赵明霞说着把汤放在床头柜上打开,果然还冒着热气和一股香味。
“多谢!您怎么知道的?”
“嗨,我早晨起来看电视,北京新闻里就报道了这件事,还有现场的录像,我一看急了,后悔让你喝了那么多的酒,我爸爸听了催着我找你,我都来好几趟了。”赵明霞说。
“爸,您那天在他们家喝的酒?”丹丹听了问。
“可不是吗,那天和我们家老头儿聊的高兴,爷儿俩就多喝了点儿,后悔死我了。”赵明霞说。
老曹把女儿和谭跃介绍给赵明霞,赵明霞说:“我们老爷子说了,这些日子叫我什么也别干,摊儿也不出了,专门伺候你。你们该上班的上班,这就交给我了。”
对于赵明霞的热心,老曹左右为难。一个是怎么能让她来伺候自己呢?
“你在家里伺候老爷子,我这不用人。”老曹说。
“这儿离着我们家几步道儿,我两头儿跑着也不远你就不用管了,先把病养好了。我给你擦一把脸,回头把这汤趁热喝了。”赵明霞说。
赵明霞说着从床底下拿出脸盆走出去打热水,屋里丹丹纳闷儿的问:“爸,您怎么认识她的,还在他们家喝酒?”
没等老曹回答,谭跃神兮兮的说:“你就别问了。”
对于谭跃的态度,老曹感到哭笑不得,可是解释清楚又不是一句两句话的问题,再说,此时老曹还没有精神长篇大论的说话,只好不回答。
“曹叔,我先走了,我单位里还有事呢,回头我再来看您。”谭跃说。
谭跃说完了话转过头来问丹丹:“你再待会儿?”
“我也得走了,一会我奶奶来。”丹丹说着也站起身来。
两个人说完话出了门,赵明霞端着热水走了进来,拿着毛巾先给老曹擦脸,擦手,然后用羹匙喂老曹喝汤。
“这太麻烦你了。”老曹说。
“麻烦什么?我们老爷子有病的时候你不是也没嫌麻烦吗?快把这汤趁热喝了,然后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我回家给你做去。”
丹丹和谭跃走到医院门口,正好碰见朝医院走来的老娘,手里也拿着一个保温罐。
“你爸爸怎么样了?”老娘问孙女。
“好多了,正喝骨头汤呢。”丹丹说。
“骨头汤,谁给他熬的汤?”老娘听了问。
“我们也不认识,看样子和我爸爸挺熟悉,您进去瞧瞧就知道了。”丹丹说。
“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个娘们儿送过汤,我这儿熬的也是骨头汤。”老太太一边说一边进了住院处的大门。
病房里,赵明霞正在给老曹喂汤,一边喂一边说:“老曹,这骨头汤都是先把骨头砸裂了熬的,这里头有骨髓,对长骨头有好处,你多喝点儿。”
老曹一口一口的喝着汤,赵明霞一勺一勺的喂,正喝着赵明霞发现老曹的眼睛定格在她的身后,扭过头来一看老娘走了进来。
“妈,这么晚了您还跑来干嘛?”老曹问。
老太太没说话,把汤放在桌子上。
“明霞,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妈,妈,这是赵明霞。”老曹说。
“大妈您好,我来看看老曹,就手给他熬了点儿汤。”赵明霞说。
“让您惦着。”老太太说。
“这没什么,我家离这儿特别近。”赵明霞说。
又喝了几口老曹摇了摇头不喝了,赵明霞用纸巾给他擦了擦嘴说:“你不喝这汤也不能热了,我去把罐子刷了去。”
赵明霞说着拿着保温瓶转身走出了门,老太太看着她的背影问老曹:“这娘们儿是谁?”
“妈,您看您说的多难听,什么娘们儿娘们儿的?”老曹说。
“本来就是娘们儿吗?我叫她小姑娘?”老太太说。
“您让人家听见多不合适?”
“这人是谁呀?”
又是这么个问题,老曹知道说起来费劲只好说:“一个朋友。”
“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妈,难道我认识的人都得跟您汇报?”
“我没听你提起过呀?”老太太还是不依不饶。
“妈,我累了,头疼。”老曹想敷衍过去说。
“你跟她刚才说的热闹着呢,怎么跟你妈说话就头疼?”
正说着,赵明霞走进门,把保温瓶装在塑料袋里说:“大妈,曹哥我先走了,明天来看你吧。”
“哎,明霞,你可别跑了。”老曹听了连忙说。
“没事,老爷子最近身体挺好的,我倒是不用老惦记他了。”赵明霞说。
赵明霞说着转身走了,老太太说:“瞧这样你不用这人还不行了。”
“都是朋友。”
“怎么个朋友法儿呀?我可告诉你,这娘们儿鼻子眼太大。”老太太说。
“鼻子眼大怎么了?”
“鼻子眼儿大不存财。”
老曹听了哭笑不得的说:“这都谁说的?再说了,她存财不存财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都什么岁数了,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这点儿我还看不出来?瞧她对你那个热情劲儿,你们俩的关系就不一般。
老太太说完打开保温罐说:“这汤怎么办?”
“我喝了。”
“都凉了还怎么喝?”
“医院里有给病人热饭的微波炉,热热不就得了吗?”
老曹住在医院里,让他惦记的还是杨玉成的毛猴,还有陈宇的文化馆。
来医院看望老曹最勤的除了老曹的家人以外,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董晓楠,因为老曹要他不断的和自己通报毛猴的整理进展,还有一个人就是赵明霞,无论老曹怎么说,赵明霞还是要天天来,而且每次都要带来做好的吃的。老曹住的是骨科,饮食并不受限制,赵明霞今天炖排骨,明天炖猪蹄,弄的老娘都不知道到底给儿子弄什么吃的好。
另外老曹发现,老娘由于跟赵明霞打交道已经很熟,开始对她有了好感。赵明霞也对老娘感到亲切,娘儿俩挺聊得来。
“曹科,毛猴的资料基本整理齐全,包括图片,只是杨玉成做的实物还差不少,局长也过问过这件事,我也跟她汇报了她很满意。”一次董晓楠来看老曹说。
“对了,文化馆的事怎么样了。”老曹问。
“我现在就是弄这个毛猴的事,那些事我没打听,听说已经竣工了。”董晓楠说。
听了董晓楠的话老曹想到,这些看望他的人里没有陈宇,老曹当然也不便问,看来陈宇这次彻底的放弃了老曹。
赵明霞每天都来,不断的把毛猴的进展和老曹汇报。
“你说还真难为晓楠这小伙子了,我爸爸做毛猴他可没少帮忙,买东到西,零碎的活他也跟着干,现在简单的他也能做了,还特爱吃我做的炸酱面。想起我儿子那个畜类,我就羡慕人家的父母,你说人家生的儿子都烧了高香,唯独我烧了麻秸杆儿了?”赵明霞说。
“明霞,你看我现在好多了,我问了大夫了,再有三天我就能拆了牵引就能下地了,你忙和你家里那摊儿就别老跑了。”老曹说。
“我觉得大妈那么大岁数了,老往这跑,我年轻体力好,应该让她老人家少跑点儿到是应该的,我离着又近?多做出一口来就够你吃的。”赵明霞说。
正说着老太太进了门:“明霞在这呢?”
“是呀大妈,我给曹哥做的扁豆焖面。”赵明霞说。
“所以呀,我就没给他带吃的,有你就行了,不然带两份儿我还得拿回去。”老娘乐着说。
说了会儿话,赵明霞走了,老娘说:“儿子,我看这明霞是个好人,里外一把手,又加上你跟我说,他爷们儿(北京话,丈夫的意思)死了那么多年,她还伺候着老公公,这样有良心的女人可不好找。再说了,我看她身体也好,模样长的也周正,鼻直口阔细眉大眼儿的。”
“妈,您说这些干什么?她不过是个朋友而已。”老曹说。
“朋友怎么了?哪个媳妇是天生预备好了的?”老娘说。
“人家根本就没那个意思,再说了,我也没这个打算哪?”老曹说。
“你是不是嫌弃人家穷?”老娘说。
“妈,您是越扯越远了,我怎么能嫌弃人家?”老曹说。
“这不结了?我瞧着不错,你等我试探试探她。”老娘说。
“妈,您可千万别胡来,我认识赵明霞是因为工作,回头您弄出个儿媳妇来,这不像话。”老曹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0 04:40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8-29 08:26
呀,被车撞了。

老曹,没准这会可以收获爱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0 04:4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0 04:41 |显示全部楼层
跳梁老丑 发表于 2017-8-29 17:31
不知不觉一口气看到这儿了,挺吸引人。
坐等更新。

多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0 17:40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老曹除了不好色,其他都象我。
更新勤快点就更好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1 05:19 |显示全部楼层
22
又过了几天,老曹拆了牵引架能拄着拐下地了,局长来了电话:“老曹,好点儿了吗?我这几天穷忙也没去看你。”
“好多了,我哪敢劳您大驾。”老曹笑着说。
“我也不是没去看过你呀?”局长好像有点儿不高兴的说。
“我知道,我谢谢您了。等我好了加倍努力工作来回报领导和组织的关心。”老曹说。
“臭贫吧你,对了,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文化馆的礼堂弄好了,我下星期请了天津青年京剧团来演出,请请市里有关部门的领导,还有各文化馆的领导们,弄个典礼,我开始还担心票卖不出去,你猜怎么着?这一个礼拜票就卖完了,你看,京剧不是没有观众。”局长说。
“太好了!这也是局长的支持。”老曹说。
“你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你为这件事没少付辛苦,只可惜你不能来了。”局长说。
“那我也高兴。”
“我叫黄丽丽给你录个像拿给你看。”局长说。
局长的电话让老曹心里翻腾起来,说真的,文化馆的事让老曹最惦记,今天终于成了正果。又想起了陈宇,不觉得有些遗憾。
老曹能下地,上厕所就不用人扶持,赵明霞除了来看看送点儿吃的,老娘也不用天天来。晚上老曹拄着拐杖在病房到楼梯口来回的溜达,他真的着急自己这条腿。
这天吃了晚饭,老曹照例住着拐杖走出病房,溜达到楼梯口对着楼道的窗户偷着抽烟。
老曹抽烟是做贼式的,他要不断回过头来留神在楼道里走动的护士。所以老曹每抽上几口烟就要回过头来看看。正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陈宇从楼梯上走了上来,陈宇手里提着一个塑料兜子,里面是一些水果还有半个西瓜。
“这儿呢!”老曹在陈宇的背后喊了一声。
陈宇转过头看到老曹朝他走了过来。
陈宇走到老曹面前,看着他还打着石膏的腿问:“好点儿了?”
“好多了。”
“我看你还胖了?”陈宇上下打量着老曹说。
“是呀,吃饱了就睡,不用再操心了就剩下长肉了。”老曹笑了笑说。
“我把这些东西放哪儿,我不能总是这么提着呀,沉着呢。”陈宇说。
“你拿这些东西干嘛,我这都成了灾了,都让他们拿回家去了,我也吃不了啊?”老曹说。
“我要是什么都不拿你乐意吗?我觉得就是这样你没准还嗔着我来的晚呢。”陈宇说。
“哪儿能够呢?我知道你忙,能来看我我就挺高兴啊。”
“快别贫了,领我上你病房里去,我实在是提不动了。”陈宇说。
老曹领着陈宇来到病房,陈宇放下东西,赵明霞走了进来。
“我去给你打点儿水洗洗。”赵明霞说着从床下拿出脸盆走了。
陈宇看着赵明霞的背影说:“这是谁?护工,怎么还雇个女护工?”
“什么护工,这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做毛猴的老杨的儿媳妇,听了我被撞的事来看看我。”
赵明霞打了水投了一把毛巾递给老曹,老曹说:“明霞,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文化馆的馆长陈宇,这是赵明霞,老杨的儿媳妇。”
赵明霞看了看陈宇鲜亮的打扮点了点头没说话。
赵明霞看着老曹洗了脸,把脸盆端了出去,陈宇说:“她每天都来伺候你?”
“看你说话这么难听,怎么叫伺候呢?让她听见多不好?”
“都这么晚了还跑来给你打洗脸水这不是伺候你是什么?”陈宇说。
陈宇只顾了说话,赵明霞端着脸盆站在她的身后,刚才陈宇的话赵明霞听的清清楚楚。陈宇是背对这赵明霞所以不知道,老曹朝陈宇使了个眼色,陈宇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赵明霞赶紧停了下来。
“明霞,这么晚了还让你跑一趟,你回去吧。对了,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给老杨,放在我这都坏了。”老曹说。
“不用,我爸爸也不爱吃水果。”赵明霞说完转身走出病房。
“她好像有点儿不高兴呢?”陈宇说。
“没法儿高兴,你这伺候俩字不离嘴人家听了能高兴吗?”老曹说。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陈宇说。
“你又多想,对了,局长给我来电话了”老曹把局长电话的事说了一遍。
“这次还挺顺利,我真的想不到票能卖满。”陈宇说。
“这个开头不错,你没白忙和。”老曹说。
“我这些日子真的就忙的顾不上来看你,只可惜典礼那天你不能去。”陈宇说。
其实,陈宇早就从谭跃那得知老曹被车撞了的事,她自己跑到医院里来看过老曹,那天正是局长来看老曹的时候,陈宇本来想走过去打招呼,可是当她看到局长神情难过的样心里不由得一动,竟然转身走了。
“局长让我们单位的小黄给我把那天的场景录下来我自己看,这不跟去了是一样的吗?”
“我看你们局长真的挺关心你的。”
“这就是会当头,不把下属安抚好了谁给她干活?”老曹说。
“我看还不止是安抚你吧?这些日子我没少和她打交道,她是张嘴闭嘴就提到你。老曹,看来你是真有女人缘儿呀,单位了有局长惦记,医院里还有人专门伺候。”陈宇说。
“别瞎说,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老曹听了说。
“所以呀,我不着急来看你,哪就轮到我了呢?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不爱干这肥肉添膘的事。”
老曹听了陈宇的话知道,再往下不知道陈宇还能说出什么来说:“你是气我来了还是看我来了?”
“好了,我不气你,我得走了。”陈宇说着站起身来。
老曹从床边拿起拐杖说:“我送送你。”
“别,回头在把你的腿累坏了我可就罪过大了。”陈宇说。
“我这一天到晚的在床上吃了睡睡了吃的受不了,我得想法子运动运动。”老曹不由分说拄着拐和陈宇走出了病房。
来到楼梯口陈宇看了看老曹说:“老曹,说实话,我一直没来看你,你心里头是不是埋怨我?”
“我知道你忙。”
“老曹,你怎么从来就不能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一样呢?”陈宇说。
“还要怎么一样?我就是这样想的。”老曹说。
“你回去吧。”陈宇说着走下楼梯。
“别跑了,我过几天就出院了。”老曹说。
“我知道,你就是不出院我也不来了,这不缺我。”陈宇的声音在楼道里响着,她已经走下了拐弯的楼梯。
老曹听了长叹一口气,为什么自从和陈宇打交道以来,他们总是这样不欢而散呢?如果他真的娶了陈宇,将来的日子就是这样的?那都不如现在,好在现在不欢可以散,那个时候可是躲都没地方躲了。
文化馆的典礼以后,黄丽丽把录像给老曹带来,场面挺热闹。看来局长是下了心思,不仅请到了市里的有关领导,连京剧界的一些知名演员都来贺喜。
天津京剧团演出了全本的《楚宫恨》,老曹听到京剧又一次想到了那次和陈宇在长安戏院听《状元媒》的情景,因为这是老曹这辈子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到剧场听戏。
老曹住在医院里,转眼就快一个月了,虽然还是不断的有人来看他,但是已经没有那么勤了,就连老娘来的次数也少了。让老曹觉得奇怪的是,以前几乎每天都来的赵明霞也不经常来了,即使来了也只是待一小会儿,话也不多,这天上午,赵明霞来到病房看老曹,老曹觉得她显得心事重重。
“怎么,老杨身体又不好了?”老曹问。
“他就那样,毛猴做好了,资料也整理完了,完成任务。”赵明霞说。
“我问了董晓楠,已经在找出版社,局长也肯帮忙,老杨出了书可就名扬天下了。”老曹说。
“他还做了很多毛猴,不知道往哪摆,屋里桌子上柜子上摆的到处都是,我还得加小心,那玩意一碰就散架。”赵明霞说。
“今年年底前,民族文化宫有个民俗博览会,到时候老杨的毛猴会拿去参展。”老曹说。
“曹哥,我问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其实我早就想问你,我爸爸不让我问。”
“你说。”
“费了那么大劲整理资料的、出书参加展览,可是我们从这里得到什么好处呢?”赵明霞问。
“当然有好处,老杨的书出版了就有稿费,毛猴是如果定成了‘非遗’项目,老杨就成了传承人,有了名声他就可以做他的毛猴挣钱。”我说。
“他还挣钱?我看他能挣命就不错,就他那身子骨都髅了,还能活几年?”赵明霞说。
“其实这正是我想的问题,明霞,慢说老杨的身体还不好,就是好他这个年纪也不能受太大的累。你聪明伶俐手又巧,你为什么不把这个本事接过来呢?”我说。
“我爸爸也曾经说要教我,可你看,我这成天为了吃饭和他的药费跟打仗似的,我哪有那个心思和时间?”赵明霞说。
“现在就有这个条件了,你们有了收入你就不必再这么紧吧了,你可以从现在起学习,你要趁着老杨还有这份精神抓紧时间。”我说。
“明霞来了?”老娘说着走进病房。
“大妈!”赵明霞叫了一声站起身来。
“你们俩聊你们的,我今儿个做点儿‘糊塌子’给他送来,你也尝尝。”老娘说着把一个保温饭盒放在小桌上。
“我也喜欢吃这口儿,在家我也老做。”赵明霞说。
“那就快趁热儿吃吧,这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老娘说。
老娘说着打开饭盒先拿出一块递给赵明霞,赵明霞吃了一口说:“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你等着云祥好了你到我们家去,我教给你做。”老娘说。
赵明霞吃了一块“糊塌子”站起身来说:“我得走了,光顾了在这吃了,家里还有一口等着吃饭的呢。”
“不如你就把这个给你公公带去。”老娘说。
“那哪行?这是您给曹哥做的。”赵明霞说。
“他哪天吃还不是一样,我再做呀,这东西省事着呢。”老娘说罢把饭盒硬塞给了赵明霞。
看着赵明霞走出病房,老娘旧话重提说:“儿子,这娘们儿不错。就这股子知疼知热的尽头就难得,现在的人心都跟在冰箱里冷冻过似的,你还琢磨什么?”
“妈,我不是跟您说了吗?赵明霞就是因为我和杨玉成的工作关系认识的,我帮过他们,人家不过感谢我,您总是往别处想,这要是让人知道了多不好?”老曹说。
“我瞧着有戏,我是女人,女人最了解女人,她看你的眼神儿就另一个样儿。”老娘说。
“好啦,咱们不说这段儿了。”
“还有啊,丹丹自从认识了那个谭跃以后,整天的不着家,这么大个姑娘这像什么话,男女在一起干柴烈火,要是弄大了肚子可丢死人了。”老娘说。
“妈,您看您又瞎琢磨,这怎么可能呢,您的孙女你应该心里有底吧?”
“别的都有底,就是这样儿我没底,这玩意跟吃奶似的无师自通。他们俩老往她妈那跑,她妈和她的后老公整天不在家,他们在那凑合还有好?”老娘说。
“那您说怎么办?我的腿这样,我就是想跟踪也跟不了啊?”
“赶紧结婚,结了婚就踏实了。”老娘说。
“这太早点儿了吧?”
“早什么,丹丹都二十八九了,明儿有了孩子生着都费劲。”老娘说。
“那也得他们自己说了才行啊?”
“你就不能说,你这当爹的就半点儿主也做不了?”
正说着话,丹丹和谭跃走了进来。
“我刚才回家没人儿,我一猜您就跑这来了,您怎么没做饭呢?”丹丹对老娘说。
“我该你的?”老娘阴着脸说。
丹丹看着老曹,老曹说:“你们自己弄点吃的不行吗?都等着你奶奶,她这么大岁数了?”
“那好,我们这就回去做饭,奶奶,您踏实的在这待着,回家您吃现成的。”谭跃说。
“净吹牛,你会做法吗?”丹丹说。
“当然会,我会做西红柿炒鸡蛋。”谭跃说。
“算了,咱们在路上买点儿吃的得了,离音乐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了。”丹丹看着手表说。
“你先等会,先把我这段儿听完了。”老娘说。
“哪儿段儿呀?”丹丹看着奶奶问。
“你们俩就这样儿今儿个看电影明儿个听音与跟打游飞似地晃悠,你们到底是怎么盘算,这婚是结还是不结?”老娘说。
“怎么想起提这段儿来了?”丹丹说。
其实,上次和前妻一起吃饭的时候,四个人就讨论过这个问题,老曹本来想继续那个话题问问谭跃的打算,只是当着老娘没法说,因为只要提到前妻老娘就会急眼。
“我们看了几处房子,不是太远就是太贵了。”谭跃说。
“找你妈去呀,她不是大款吗?”老娘说。
老娘提到前妻,老曹知道很可能把气氛弄紧张了,何况还当着谭跃。
“我看要是暂时和你父母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买房子和买个西瓜不一样,不好再买一个,这是个仨瓜俩枣儿的事。”老曹说。
“爸,我们都没着急您急什么呀?”丹丹说。
“这么大的姑娘整天这么晃悠像什么话?”老娘说。
在这些人里,最尴尬的是谭跃。自己买不了房子,现在丹丹一家明显的是在提出意见。
“我们考虑考虑,尽快把这件事办的让您二老满意。”谭跃说。
“找你妈要点钱,不成在让你父母凑点先交个首付然后再去银行贷款。”老娘说。
“奶奶,您知道的还挺多?”丹丹说。
“电视里一天说八遍,听也听会了。”老娘说。
老曹听了心里想到,真想不到老娘的主意居然和前妻的意见不谋而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1 05:20 |显示全部楼层
跳梁老丑 发表于 2017-8-30 17:40
感觉这老曹除了不好色,其他都象我。
更新勤快点就更好了。


19以前是原来写的,19以后在每天写,所以速度就快不起来了,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06:23 |显示全部楼层
23
这天早晨,老曹正要起床,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你是叫曹云祥吧?”一个岁数大的警察问到。
“是我。”老曹一头雾水的答到。
“我们是东城交管局事故科的,我姓张,这位姓李。撞你的肇事司机前几天来自首了,现在正在羁押。考虑到你先在的病情,我们只要给你做个笔录,等到你好了你可以去事故科谈赔偿事宜。”
“那个撞我的人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名字?”老曹问。
“他叫杨欣,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推销员。”张警官说。
做了笔录警察走了,老曹心里很痛快,想不到还真的找到了肇事者。
一连几天,除了丹丹和谭跃有的时候来看他,老娘来的次数也少了,这倒让老曹觉得省心。自己已经快好了,肇事者已经抓到了。但是有一个事让老曹觉得奇怪,那就是赵明霞很长时间没有来过。
如果说老曹现在真的心里有了赵明霞这还不太现实,但是赵明霞在老曹的脑子里有影子是确实的。对于赵明霞的不来看望,一方面老曹认为的确不能让她折腾了,也许她是认为自己快好了,家里也实在忙不开。另外一方面,就老曹对赵明霞的了解,她不会忙到一次都不能来的地步,因为在这之前赵明霞无论多忙也是要来的。
有过了些日子老曹出了院,回到家里待了几天,预约了交通局事故科,按照警察的安排去了东城区交管局事故科。丹丹不放心爸爸和谭跃跟着一起来了。
到了事故科,还是那个张警官接待了他。
“有关肇事逃逸罪有很多条款,杨欣适合其中一条就是肇事逃逸但不构成犯罪,因为他有酒驾的情节。按照规定他除了罚款5000还要行政拘留十五天,调销他的驾驶执照,且终身不能再考驾照。关于赔偿的问题,最低额度为2000元至20000元,如果造成严重伤害,还要赔付医疗费,误工费。关于医疗费用根据你住院治疗的单据为准。你现在可以写一份赔偿诉求,双方可以协商。”张警官说。
“我跟谁协商呢?”老曹问。
“可以跟他的家属,肇事司机还没有结婚,你可以跟他的母亲商量。”张警官说。
“家属在呢吗?”老曹问。
张警官抬头看了看:“刚才还在这呢?”
张警官说着站起身来走出屋外,没一会儿赵明霞走了进来。
“明霞?”老曹睁大眼睛看着。
因为谭跃和丹丹也见过赵明霞,一时也愣住了。
“曹哥,我们一家子都对不起你……。”赵明霞说着就要下跪。
老曹踉跄这过去一把拉起赵明霞,拄的拐杖也倒在地上。
谭跃急忙搀着老曹,老曹说:“明霞,你这是干什么?”
“大臭子撞了你我也是才知道,我们认罚,也让警察把他拘留几天我也解解恨……。”赵明霞哭着说。
“快坐下说话。”老曹坐在椅子上,赵明霞也坐下来。
“曹哥,我本来是想到医院接你出院的,可是我听了这个消息我哪还有脸来?老天爷这真是不睁眼哪……!”
老曹和赵明霞的谈话让一屋子人都纳闷儿。
“你们认识?”张警官问。
“认识,还是老朋友,所以协商的事就不必了,我不用杨欣承担赔偿费用。”老曹说。
“爸……。”丹丹听了睁大了眼睛。
“不行,曹哥,该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应该的,曹哥你千万别替我想……。”赵明霞哭着说。
“张警官,我不懂得法律,但是我觉得,既然我放弃赔偿的要求,杨欣又有自首的情节,除了法律规定的惩罚以外,能不能不拘留他呢?他家里还有个病重的爷爷。”老曹说。
“这个可以考虑,你既然放弃赔偿你写个文字的东西。”张警官说。
“爸……!”丹丹不满的看着老曹。
“你别说话!”老曹说。
谭跃把丹丹拉出门外:“你怎么这么糊涂,这个人在老爸病的时候那么伺候他,他怎么忍心?我觉得老爸做的对。就是赔咱们俩钱儿怎么样?拘留了那个肇事的司机又能怎么样?”
“我爸爸就是心眼好,吃了多少亏?分房子他让,涨工资他让,到现在混的一个人过日子,又遭了这样的罪……”丹丹说着哭了起来。
“你就听老爸的。”谭跃说。
“我爸就傻,我又找了你这个傻瓜!”丹丹哭着捶了谭跃一拳。
“我妈就老跟我说,吃亏是福。”谭跃说。
这边谭跃劝着丹丹,屋里老曹在放弃赔偿证明上签了字,赵明霞哭的死去活来,说什么也不答应。
“好了这位大嫂子,难得曹先生这么大度,你是碰上好人了。你也别哭了,这对你儿子也是个教训,我们会尽快的让他回家,不过罚款你要尽快交了。”张警官说。
“现在交行不行?”老曹说。
“怎么,你还把罚款给他交了?”张警官问。
“你不知道她生活有多困难,这笔罚款对她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明霞,你也别不忍心,就算你借我的,叫大臭子先回家爷爷不是也放心?”老曹说。
赵明霞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一屋子的人看到这都感叹。
老曹在家里养病,老娘调着样儿的伺候吃喝,。
这天早晨,老娘做了一碗龙须面窝了一个鸡蛋给老曹放在桌子上。看着白发苍苍的母亲老曹于心不忍
“妈,你没享过儿子的福,净跟着我受连累了。”老曹说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老话不是说吗,儿女是债,这是我前辈子欠你们的。我活着我伺候你,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老太太说。
“您怎么净瞎说?”老曹说。
“人活百岁终有一死,这怎么是瞎说呢?现在丹丹有着落了,你也是快半百的人了,将来丹丹一走怎么办?”老娘说。
“咱们娘儿俩过日子呀?”老曹说。
“我老活着,老能给你们做饭?”老娘说。
“现在活着七老八十的人不是有的是?”老曹说。
“我跟你说正格的呢,我瞅着那个大眼儿的娘们就挺好的,你最近还跟她有来往吗?”
由于老曹嘱咐了丹丹,关于赔偿的事谁也没跟老太太说。
“妈,您瞧您又来了,娘们儿娘们儿的多难听?”老曹说。
“那叫什么,老年间管结了婚的女人就叫娘们儿。”老娘说。
“现在不能这么叫了。”老曹说。
“那叫什么呢?叫女同志吧。”老娘说完自己也乐了。
“那你跟那个大眼儿的女同志怎么样呢?”老娘接着问。
“人家根本就没这个打算。”老曹说。
“那她为什么又做吃又做喝的跑的那么勤?”老娘说。
“我不过是过去因为工作关系帮了她的忙。”老曹说。
“知恩图报就是好人品。”老娘说。
老曹把自己怎么认识赵明霞的事说了一遍老娘听了说:“这样的人老天爷都得疼苦她。”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老曹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最多就是住着拐杖在屋里转悠转悠。这么多年,老曹没有这么在家待着过,老娘到是挺满意,调着样的给老曹坐吃做喝,有时候还允许老曹喝点儿小酒。
“儿子,喝点儿酒舒筋活血,可有一样儿不许多喝。”老娘说。
老曹想到,自己也奔五十的人了,在老娘面前仍然是个孩子。
让老曹奇怪的是,这些日子,除了程晓楠或者黄丽丽给他打个电话以外,别人没有一个给他打电话的。程晓楠打电话除了问候以外就是说点工作上的事,黄丽丽则纯粹是问候,还说她最近喝不到老曹的茶觉得一天都没精神。
局长不来电话很正常,哪有领导给下级打电话问候的?赵明霞不来电话也能理解,因为老曹知道她还没从内疚里解脱出来,只是老曹却很关系杨玉成的身体,必定,老爷子为毛猴的事出了这么大的力气。
唯一让老曹不明白的是,陈宇没有一个电话。虽然老曹知道陈宇的脾气,但是上次在医院已经有所缓解,为什么不来电话呢?老曹本想接着问问文化馆的事跟程晓楠打听一下,又觉得不妥,因为文化馆装修的事已经完成,本来程显祖和黄丽丽就琢磨他跟陈宇的关系,这不是往他们最里凑材料吗?
现在连姑爷谭跃也指望不上了,因为工程结束以后,他和文化馆就没有关系了。
那么陈宇会不会真的去了上海?她这个人是说的出做的出的,她真的能不打招呼就走,何况,老曹并不是她的领导。
一天,丹丹很晚才回家,老娘和老曹已经吃过了饭。
“你吃了没有呢,厨房里给你留着呢。”老娘说。
丹丹好像满脸的不高兴说了声“吃了”就钻到自己的房间里。
“这又是唱的拿出啊?”老娘问。
“管她呢,一个小孩子。”老曹说。
“当爹的就是吃凉不管酸,怎么不能问问,我去问问她。”老娘说着就朝丹丹屋里走去。
老曹急忙拦住,因为老曹怕丹丹因为有情绪再说话不好听让老娘生气。
“妈,我去问问,您歇着吧。”老曹说。
老曹推门进了屋,丹丹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愣,看见老曹走进来转过头来。
“您干嘛?”丹丹问。
“你今天怎么了,阴着天?”老曹问。
“没怎么。”丹丹说。
“没怎么耷拉着脸子给谁看,你奶奶让我问你呢。”老曹说。
丹丹想了想说:“您关上门。”
老曹关上门坐在丹丹床前。
“谭跃着急结婚,他们家也乐意,就是我妈不同意,非要有房子才行。”丹丹说。
“她不是答应给你们出首付了吗?你们就买一套房子。”老曹说。
“谭跃说,结婚以后过日子,现在又不是没有房子,干嘛先拉窟窿呢?”丹丹说。
“你可以把这个意思跟你妈说呀?”老曹说。
“我妈那个人您还不知道,跟我奶奶差不多,听得进谁的话?”丹丹说。
“要不我跟她说?”老曹说。
“得了吧,您说话她更不听了。”丹丹说。
“那怎么办?”老曹问。
“真没见过我妈这样的人,什么都管。”丹丹噘着嘴说。
“这下你知道你爸爸的罪过了吧?过去我是紧走两步赶上雷,慢走两步雷赶上。”老曹想起过去在两个女强人之间的日子感叹的说。
“我想尽快结婚也有这个原因,我可不想老是让我妈和我奶奶管着。”丹丹说。
“你结婚搞对象就是为了躲着你奶奶和你妈,你这样说有良心吗?”老曹说。
“受不了嘛!”丹丹撒娇的说。
“好了,睡觉吧,爸爸告诉你一个活着的法则,想不通的先不想,办不了的先不办,等等看也许就有办法了,有点时候没等你想出办法,问题就已经解决了,睡觉吧,明儿还上班呢。”老曹说着走出丹丹的房间。
老曹出了丹丹的房间老娘坐在床上等消息看见老曹出来问:“怎么样呢?”
“没事,工作上有点不顺心。”老曹知道,丹丹这些话是一定不能告诉老娘的。
“端谁的碗受谁的管,哪那么多顺心的事,挣钱有容易的?”老娘说。
又过了几天,程晓楠突然来了个电话:“曹科,有件事告诉您一声。”
“什么事?”老曹问。
“袁科长出事了。”程晓楠说。
老曹听了心里一惊,虽然因为文化馆装修的事,袁崇礼和自己闹了别扭,但必定和自己是多年的老朋友,加上还有陈宇这层关系。
“出了什么事了?”
“不知道,反正他被人带走了。”程晓楠说。
“因为什么呀?”老曹亟不可待的问。
“听说是受贿。”程晓楠说。
“受贿,受谁的贿?”
“具体的就不知道了。”程晓楠说。
程晓楠说完就挂了电话,老娘问:“谁来的电话?”
“我们同事。”
“找你上班,你这腿还没好呢?”
老曹此时心烦意乱,袁崇礼出事并没有出乎老曹的以外,可是听了还是觉得突然。
这个时候老曹觉得只要老娘是说话的对象,一个是保险,第二是老曹实在是想说。
“妈,您知道袁崇礼吧?”老曹说。
“知道啊,不就是上咱们家来过的那个瘦子吗?”老娘说。
“让人抓起来了。”
“哦,为什么呢?”
“因为受贿。”
“什么叫受贿?”
“就是拿人家的钱。”
“他偷人家东西了?我就知道,这个人总是神头鬼脸儿的。”老娘说。
对于老娘的话老曹觉得无可奈何,他突然想到,陈宇不来电话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呢?老曹决定给陈宇打个电话。
老曹想了想,决定还是拨通文化馆的电话,这样就知道她在哪,另外也显得正式一点儿。
电话通了是个男人的声音:“你好,宣武文化馆请问您找谁?”
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老曹迟疑了一下说:“我找陈馆长。”
“请问您是哪位?”对方说。
老曹听了皱了一下眉头,这个人怎么这么啰嗦?
“我是市文化局的曹云祥。”老曹报上家门说。
“陈馆长这几天没来上班,如果您有事打她的手机吧。”对方说。
对方挂断电话,老曹拿着手机发愣,陈宇没有上班去了哪儿?是不是真的打算走了呢?联想起陈宇上次去医院口气里还有埋怨自己的意思,真的是心灰意冷了?如果是这样怨不得陈宇,是自己一直态度不明确。可是现在自己的态度是什么呢,老曹自己也说不好。
老曹又拨通了陈宇的手机,半天才接听:“喂,哪位?”
陈宇的应答叫老曹觉得奇怪,往常只要是他的电话陈宇是一定知道的。
“我是老曹啊。”老曹说。
“哦,好点了吗?”陈宇问的平平淡淡。
“好多了,你怎么样,这些日子也没联系啊”老曹说。
“还是那样儿,我这些日子没上班,家里有点事。”陈宇说。
陈宇说家里有点事,她一个人能有什么事呢?据老曹的了解,除了姐姐也就是袁崇礼的老婆以外,陈宇并没有亲人。
“哦,什么事呢?”老曹问。
“你安心养病,我家里的事你就别打听了。”陈宇说。
“这么不客气?”老曹对陈宇的态度莫名其妙。
“你真的不知道?老曹,我顶讨厌你这个装糊涂,你跟我姐夫是一个单位的,他被抓起来你不知道?”陈宇说。
“陈宇,如果我要是在班儿上我当然是知道,可我在家里养病没人告诉我呀?到底是因为什么?”老曹真的装着一半儿的糊涂说。
“我怎么知道,我姐姐哭了好几天,现在都起不来床了,我这些日子就一直陪着她呢。”陈宇说。
“我去看看她?”老曹说。
“你别来,你瘸着个腿我还的照顾你。”陈宇说。
陈宇说完挂断了电话,老曹又给谭跃拨了电话。
“老爸,什么事?”谭跃说。
“你叫的早点儿吧?”老曹说。
“早晚得叫,先叫顺了嘴儿,哈哈哈!”谭跃说。
“你今天下班有事吗?”老曹问。
“您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有什么事都得退后。”谭跃说。
“那你下班到家来,跟我串个门儿。”老曹说。
“行,我下班就回家。”谭跃说。
“你给谁打电话?”老娘走过来问。
“谭跃,我叫他下班跟着我出去一趟。”老曹说。
“就你这腿这样你能上哪儿?”老娘问。
“我去崇礼那儿一趟。”老曹说。
“啊?这样的事躲还来不及呢,你怎么还往跟前凑合?”老娘说。
“妈,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个做法是不对的,崇礼虽然有他的毛病,到底跟我是多年的朋友,现在他出了事我不去怎么行?什么叫交情呢,交情就是不受任何干扰的感情。”老曹说。
“我儿子厚道,可惜连个好媳妇都摊不上”老娘说完转身走了。
谭跃下了班,老娘做好饭,丹丹下班还没回来。老曹和谭跃先吃了饭,谭跃搀扶着拄着拐的老曹下楼,到了路边打了个车直奔了袁崇礼家。
袁崇礼混的不错,家是在一片别墅区内,袁崇礼搬家的时候老曹曾经来过。
袁崇礼住的小区属于别墅区,每一家都是单独的二层别墅小楼。看得出,袁崇礼买这个别墅是花了大价钱的。
老曹和谭跃走到栅栏门前按了门铃,一个年轻的姑娘走站到栅栏边上。
“找谁呢?”姑娘一口西北的口音,老曹猜测这是个保姆。
“我姓曹,是袁科长的同事。”老曹说。
“谁呀?”门内走出陈宇。
看到老曹架着拐,旁边是谭跃陈宇说:“你还真跑来了?”
陈宇叫保姆开了门把老曹和谭跃让进屋里。
老曹架着拐,那拐在木地板上“咚咚”作响。
“嫂子呢?”老曹问。
“在楼上。”陈宇说。
“我去看看他。”老曹说。
“你架着拐能上楼吗?”陈宇说。
“没关系的,能上。”老曹说。
老曹拄着拐由谭跃和陈宇搀扶着上了楼来到袁崇礼妻子陈欣的卧室,打开门老曹看到,陈欣头发蓬乱面目憔悴的半躺在席梦思上,看见老曹就要坐起身来,老曹急忙拦住。
“嫂子,别起来。”老曹走到陈欣床边说。
“老曹,你说这可怎么办?”陈欣说道这泪流满面。
“姐,你别哭了,再哭眼睛就哭瞎了。”陈宇难过的说。
“你说这作死的袁崇礼,他到底摊上了什么事儿?”陈欣哽咽的说。
“嫂子,着急有什么用?”老曹说。
“我跟他混了半辈子,好容易这几年熬的好一点儿,就出了这事……。”
“他关在哪儿了?”老曹问陈宇。
“我怎么知道?”陈宇说。
“我去打听打听,应该去看看他。”老曹说。
“我问了,说是问题没调查清楚之前不让看。”陈宇说。
“嫂子,你别着急,我去单位问问领导,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老曹说。
“亏了他有你这么个朋友,他哪有真正的朋友?全是一些酒肉朋友,整天的在外边鬼混。为这个我也没少跟他着急。”陈欣叹了口气说。
“事已至此,埋怨他还有什么用?”老曹说。
“老曹,你的腿怎么了?”陈欣问。
老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陈欣叹息的说:“袁崇礼要是有你一分的实在也不至于有今天。”
又安慰了陈欣几句老曹和陈宇谭跃下了楼。
做到沙发上陈宇给两个人沏了茶,老曹看到,这屋里装修的可谓华丽,客厅里完全是西式装修,居然有欧式的壁炉。
“当初我姐和袁崇礼交朋友的时候我就不乐意,她偏偏就不听,也加上袁崇礼死乞白咧的追,现在看看?”陈宇说。
“你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老曹说。
“老曹,你务必给打听个消息,要不然我姐就活不了啦。”陈宇说。
“你放心吧。”老曹说。
“对了老曹,还是老问题,我还是想去上海。”陈宇说。
“为什么?”老曹说。
“我们这又来了个副馆长,是区里派来的。我费了那么大的劲的时候,没人过问。现在一切都弄好了,摘桃的来了。别看是副馆长,其实就是监视我的,比我的权利大。我一辈子就是唱戏,虽然戏里的争斗我知道,真的到了现实里我还是一窍不通。”陈宇说。
“虽然你的事我说了是不算的,但是你想好了,这个岁数还要漂泊对你来说有益无益?”老曹说。
“老曹,人挪活树挪死你不知道吗?”陈宇说。
“好,我不劝你,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说了算。要不是我纳闷儿你一个电话都没有,我都不知道袁崇礼的事,你这是朋友之道吗?”老曹说。
“老曹,你还舔着脸说你跟我是朋友?你就从来没有把我往心里装。”陈宇说。
陈宇的过激言辞让老曹很尴尬,必定身边还有一个谭跃,陈宇可以不管不顾,老曹却不能说别的。
“那好,你别着急,好好照顾你姐,我回去了,明天我去单位找找局长了解一下情况。”老曹说着站起身来。
陈宇送到门外老曹说:“想着,你要是走了告诉我一声。”
“干嘛?”陈宇问。
“我请你吃饺子。”老曹说。
“我没吃过饺子?”陈宇说。
“上车饺子下车面这是北京人的规矩,你要回来我就请你吃面。”老曹笑着说。
“臭贫有你!”陈宇说。
正说着一辆本田停在门口,谭跃说:“老爸,上车吧。”
“这是谁的车?”老曹问。
“这是网约车,我刚才叫的。”谭跃说。
“网约车?”老曹糊涂的问。
“赶紧上车,你不知道的事儿多着呢!”陈宇说。
坐在车上谭跃说:“老爸,这个陈馆长可真霸道。”
“嗯,脾气不好。”老曹说。
“亏了丹丹不是这样的人,她就是有点儿矫情,要不然我可受不了。”谭跃说。
“嗯?”老曹听了看着谭跃。
“小伙子,人活着的事儿多着呢,你有千言万语我有一定只规,以不变应万变才行。”老曹说。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07:0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0:12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0:14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老曹这性格,跟赵明霞蛮合适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08:11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留个爪。。。

写的非常细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09:4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09: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10: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05:48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9-2 09:45
鼻子眼儿大不存财。
……………………
晚上我得好好看看我媳妇的鼻子

鼻眼大的人一般大方,散财。财散人聚,也没什么不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09: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09:23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8-29 08:26
呀,被车撞了。

老曹,没准这会可以收获爱情。

没出息,就惦记着搞对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4:2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4:2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4:37 |显示全部楼层
墓歌 发表于 2017-9-3 14:21
全局置顶,完篇方下

来六星几个月,第一次看到墓总监做了一件正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一,用一句话表白:过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9: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9-3 20:00 编辑

24
老曹答应了陈欣去局长那打听袁崇礼的消息,第二天自己打了个车去了单位。这次没有带着姑爷谭跃是因为,这样的事他不乐意让孩子知道的太多。在老曹看来,世界上有另外一面阴暗的东西,年轻人知道的越少越好,尽管没有了谭跃的跟随,老曹行动很不方便。
到了单位先去了自己的办公室,程晓楠和黄丽丽看到老曹吓了一跳。
“曹科,你这就上班了?”程晓楠说着过来扶着老曹走到办公桌前坐下说。
“曹大叔,这也太着急了吧?你是怕我们篡位是怎么着?”黄丽丽笑着说。
“这丫头,什么时候能把这贫嘴的毛病改了?”老曹说。
“对了曹科,民族文化宫的展览要开始了,局长正让我们准备参展。杨玉成的那本书也快出版了,我这有样稿你带回去看看行不行?”程晓楠说。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件事就交给你和黄丽丽,也让你们离开我这拐棍儿,我看你们是不是扶墙。”老曹说。
别的办公室的人有看到老曹来的,一传十十传百都来办公室里看望老曹,一下子老曹的办公室门庭若市。
“这屋里怎么成了自由市场了?”局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局长抬眼看见老曹笑了笑说:“老曹来了?”
“啊,我来看看,顺便找您有点事。”老曹说。
“找我?那好,去我的办公室谈。”局长说。
局长说完转身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说:“你这腿上楼怕是不行吧?”
“我扶着曹科上楼。”程晓楠走过来扶着老曹说。
“不用,我一手扶着扶手一手拄着拐能行。”老曹说。
“那怎么行?你在这再摔坏了还得算工伤。”局长笑着说。
程晓楠和局长两个人把老曹扶上楼进了局长的办公室程晓楠说:“完了事给我打电话,我再把您扶下去,对了曹科,今天别着急走,大伙想请您吃饭呢,单位对过新开了一家《福满楼》分店,咱们到那吃涮肉去。”
程晓楠下了楼,老曹坐在沙发上把拐杖放在一边,局长给老曹端过一杯茶放在茶几上。
“什么事?”局长破例的坐在老曹的身边问。
“我听说袁崇礼出事了?”老曹说。
“你听谁说的?”局长问。
老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他爱人都起不来床了,局长,袁崇礼到底犯了什么错?”
局长叹可口气说:“这件事比较麻烦,稽查队在检查音像制品商店时候,发现一家商店里盗版光盘就勒令停业整顿。店主找到了袁崇礼,袁崇礼让这个店重新开张,店主给了袁崇礼五万元好处费。谁知道,这个店主开业以后仍然重操旧业,接着卖盗版音像制品又被查到,把店主拘留了,他就把这件事抖落出来。”
“这个袁崇礼,卖孩子的钱都敢要。那他现在押在什么地方?能不能去看看他呢?”老曹说。
“东城看守所,因为事发地点是东城,这个案子归东城检察院经济犯罪科管,已经批捕等着开庭。”局长说。
“人心似铁官法如炉,即使咱们使不上劲,能让家属看看也对他妻子是个安慰。”老曹说。
“你就为这件事瘸着腿跑一趟?”局长问。
“实话说,袁崇礼虽然犯了错误,但是我们在一起工作多年,而且还是朋友,没有人走茶凉的道理。”老曹说。
“这是袁崇礼被抓以后我第一个听到有人这么说。我想想办法,联系好了告诉你,按说现审查期间是不能探视的。”局长说。
“那就多谢您了。”老曹说。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准备把你调到稽查科接替袁崇礼。我原本有在个打算,因为眼看就年底了,准备过了这个年再说,没想到袁崇礼这么快就出了事。”局长说。
“我还是凑合在这个群众科当我这个街道主任吧,稽查科是个是非之地,我这个人脑子转的慢我怕干不了。”老曹想到稽查科的复杂性说。
“老曹,工作是你能挑肥拣瘦的?”局长说。
“那我这儿怎么办?”老曹说。
“让程晓楠上位,现在还是意向,你别说等着我找他谈。”局长说。
“那好,就听领导安排吧。”老曹说。
“对了,一会儿你们去吃涮肉有没有我的份儿呢?”局长笑着说。
“那当然好了,能请动您局长我们也有面子啊?”老曹说。
“少贫嘴,别局长局长的,我们都是同事。对了,陈宇最近怎么样?”局长说
“在陪着她姐姐。”老曹说。
“我是问你她和你的进展如何?你可以不说,因为这属于你的隐私。”局长说。
“我有什么隐私,没什么进展,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老曹说。
“那就先不说,等你有时间我有兴趣的时候咱们再聊。”局长说。
局长的电话响了起来,老曹知道该走了,于是站起身来掏出手机要给程晓楠打电话。
局长按住老曹说:“你等会儿我送你下去。”
局长拿起电话:“过十分钟打过来。”
说完放下电话扶着老曹下了楼。
中午大家去吃饭,局长果然也参加了,吃了饭局长让司机小杨送老曹回家。
“老曹,面子不小啊,局长也跟你吃饭?”小杨说。
“这哪是给我面子,这是给大家面子。”老曹说。
“对了,听说咱们局长要调走。”小杨说。
“我怎么没听她说呢?”老曹说。
“她只跟我一个人说过,你可别说出去。”小杨说。
“到底是宰相门前七品官。”老曹说。
这个时候老曹才明白,局长参加这个饭局是不是也和这件事有关系呢?
老曹回到家里,老娘早就坐不住了。看到老曹进了门说:“这是上了哪儿去了这么半天?”
“我去了单位一趟,大家请我吃了顿饭。”老曹说。
“那我做的饭呢,谁吃?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回吃饭告诉我一声,做这么多得什么时候吃完?”老娘说。
“好,我下次注意。”老曹说。
老曹刚刚坐下喝了一口茶,手机响了起来,接了电话是谭跃:“老爸,我奶奶在家吧,我说话您听着就行。”
“好。”老曹说。
“我父母想让我和丹丹年底就结婚,可是我丈母娘说什么也不同意,还是那个理由,没有房子不能结婚。您说我又不是没地方住,刚结婚就该一屁股账图什么呢?可是我不敢说,您能不能给我说说呢?”谭跃说。
“你等着我想想。”老曹说。
“老爸,求您了,你务必得和我岳母大人沟通一下,我爸和我妈都准备东西呢。”谭跃说。
老曹放下电话叹了口气,这真是按倒了葫芦瓢起来。
“怎么了唉声叹气的?”老娘看到老曹叹气问。
老曹当然是不能说,因为老娘听了就一定生气所以敷衍到:“今天走道走多了,腿有点儿疼。”
“那就赶紧躺会儿去。”老娘说。
老曹躺在床上心里发起愁来,前妻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她的专横跋扈也是他们婚姻走到头的原因之一。老曹的话她是一定听不进去的,可是不说又不行,他要不说指望谁呢?
晚上丹丹下班回来,趁着老娘在厨房的功夫小声的问:“爸,谭跃给您打电话了吗?”
“打了。”
“您准备怎么办?”丹丹问。
“找把你妈谈。”老曹说。
“她要是不听呢?”丹丹说。
“不听再说不听的。”老曹说。
“您怎么找她谈,您现在腿这样,您要是出去我奶奶问你怎么办?”丹丹说。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江心自然直。”老曹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9:50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是现写,慢了点儿,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9:51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7-9-3 09:23
没出息,就惦记着搞对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9:52 |显示全部楼层
墓歌 发表于 2017-9-3 14:21
全局置顶,完篇方下

多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19:52 |显示全部楼层
卧云弄月 发表于 2017-9-3 15:13
看完了一,用一句话表白:过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20:51 |显示全部楼层
谈点感受:
1、老曹性格心里有数但是嘴和心都软,处理矛盾往往错过最佳点位。这是他家庭事业都不成功的原因。
2、两个好人不一定能组织个好家庭,都有主见不见得是好事。家不是讲理的地方,感情不是讲理的领域。
3、单身越久越不敢轻易结婚,习惯独处后很难与人太近,心里已经有个画地为牢的安全距离。
4、从目前来看,局长爱上老曹的可能非常大,两人结合会很幸福。赵明霞贤妻良母性格,但与老曹共同点不多。出身太过平凡的人,品质越淳朴三观越与体制内的人难以一致。
5、老曹丫头的男朋友有点油滑,鉴于北京人都这性格,也许不算大的问题。考虑到丫头年纪大了,估计泰山泰水也会包涵。关键看结婚买房期间怎么表现,会不会暴露什么致命缺陷。
6、陈宇属事业型强人,并不适合老曹。目前她喜欢老曹,也许是因为意识到自己过于强势的选择。但若真正日夜相处,必定是以悲剧收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