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老曹的烦恼
楼主: 大尾巴鹰

老曹的烦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 20:58 |显示全部楼层
新解玉玲珑 发表于 2017-9-1 10:14
感觉老曹这性格,跟赵明霞蛮合适的

赵明霞虽属贤妻良母,但并不适合老曹。
第一个原因,她目前对老曹的好是淳朴的感激,有报恩的成分在内,还谈不上爱。
第二个原因,她和老曹过去的世界毫无交集,三观的一致性毫无体现。
若没猜错的话,最适合老曹的是局长,而且局长也会爱上老曹。
这样的局长,老曹不要我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22:59 |显示全部楼层
跳梁老丑 发表于 2017-9-3 20:58
赵明霞虽属贤妻良母,但并不适合老曹。
第一个原因,她目前对老曹的好是淳朴的感激,有报恩的成分在内, ...

有一点需要强调,
老曹爱吃,明霞会做
这点很重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23:14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7-9-3 22:59
有一点需要强调,
老曹爱吃,明霞会做
这点很重要

吃货的关注点就是不一样,留心留胃不顾其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23:37 |显示全部楼层
跳梁老丑 发表于 2017-9-3 23:14
吃货的关注点就是不一样,留心留胃不顾其余。

在这里讨论小说的结局会不会影响小说连载的连接性呢,
有没人另起一个主题贴,专门讨论老曹的问题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0:15 |显示全部楼层
向你问好,愿你身体健康,多出佳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0:17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个电视连续剧的料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0:20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8-23 17:42
我怎么赶脚,这个老曹跟明霞倒是挺配的。

呵呵。

你说这话要是叫陈宇知道了,小心大耳刮子扇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0:43 |显示全部楼层
北极北极 发表于 2017-9-3 23:37
在这里讨论小说的结局会不会影响小说连载的连接性呢,
有没人另起一个主题贴,专门讨论老曹的问题呢


真可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0:47 |显示全部楼层
跳梁老丑 发表于 2017-9-3 20:58
赵明霞虽属贤妻良母,但并不适合老曹。
第一个原因,她目前对老曹的好是淳朴的感激,有报恩的成分在内, ...


到目前为止,局长还很神秘,什么经历,还没有交待。而这个局长肯定是有经历的人。

要么,局长是配角,无须交待历史。

要么,还没说到局长的经历。

从目前看,这三个单身女人,最适合老曹的,还是明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0:51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7-9-3 19:50
因为是现写,慢了点儿,抱歉!


现写了啊?

那不急,慢慢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8:39 |显示全部楼层
25
第二天吃了早饭老曹穿好衣服,老娘看见问:“穿的衣帽整齐的干吗?”
“我得出去一趟。”老曹说。
“这可是邪门儿了,你瘸着腿老想往外跑干吗?”老娘问。
“我得到医院复查照个片子,看看长的怎么样?”老曹说。
“那我跟你去。”老娘说。
“不用您跟着,我跟谭跃说好了,我一会到路边等着他,他叫了一个车。”老曹说。
“那你干嘛不让他上来把你扶下去?”老娘说。
谎话和实话最大的区别就是,谎话永远的都会有破绽。老娘的问题一语中的说到了点子上,老曹后悔为什么没有把这点想好。
“我现在能自己上下楼了,我也得锻炼锻炼。再说,打车等候是要花钱的,”老曹终于把破绽缝了起来。
“那我扶着你下去。”老娘说。
“别,万一我要是没走好轱辘下去把您也带下去了,我可不敢。”老曹说。
“你要是轱辘下去也不行啊?”老娘说。
老娘的关心是一贯的,因为在她眼里老曹无论多大都是孩子,可是这种固执的关心此时却成了老曹的障碍。
“妈,您就别管了,我还能轱辘下去?”老曹说。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摔坏了我可不伺候你。”老娘听了生了气。
老曹扶着扶手走下楼梯,站在街边开始给前妻打电话。如果按照常理,他是应该事先联系好的,只是因为这件事要背着老娘只好如此。
电话通了半天,里面传出前妻懒沙哑的声音:“喂?”
“我是老曹,你今天有时间吗,我们聊聊?”老曹说。
“我感冒了,你有事吗?”前妻说。
正在这个时候老曹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呀?”
“同事。”前妻说。
虽然已经离婚这么多年,但是老曹听前妻的话还是有点儿别扭。
“我真的有事找你。”老曹说。
前妻听了停顿了一下说:“好吧,我一会去单位。”
前妻说完挂断了电话。
老曹听了有些迷惑,前妻怎么会把他约到单位去呢?转念又一想,她和自己一样身边都有一个不能说实话的人。前妻的身边是老韩头,自己的身边是老娘。如果是这样的话,前妻出门是还要给自己打电话约定地点的。
想到这老曹只好站在路边等候,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前妻果然来了电话。老曹对等候是有准备的,前妻有个习惯,出门之前是一定要精心打扮一番。
“你说在哪儿见面?”前妻说。
“你找个离我近点儿的对方,我的腿不方便。”老曹说。
“那好吧,在咱们家附近的三角地公园怎么样?”前妻说。
前妻的话叫老曹心里一动,前妻说的“咱们家”出乎他的意料,其实,正因为他们曾经是夫妻的原因,这种习惯是很难改的,但要说这句话是妻子想到了过去也不能这么说。
老曹听了想,三角地公园就在马路对过,这下还省得打车。
老曹拄着拐过了马路,来到三角地,这个公园是一个街心公园,是由几条马路交叉形成的一块三角地,所以叫三角地公园。
很久以前,这里曾经是老曹和前妻带着丹丹吃完晚饭遛弯儿的地方。后来很多年,虽然这么近老曹再也没去过。
公园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原来的草坪之间的土路变成了用鹅卵石铺的路。这对游人是个好事,对拄拐的老曹可不是福音,因为拐杖的头会在鹅卵石上打滑。老曹仔细的走着,用步履蹒跚来形容他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其实走进路公园路边就有很多椅子,但是老曹还是往公园的深处走,因为这里总能看见熟人和街坊。
短短的几十米路把老曹累了一头汗,终于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按照前妻现在的住址,最快也还要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老曹一边计算着时间一边留神着走过的行人,因为他不愿意碰到熟人。
真是怕什么有什么,街坊二秃子提着鸟笼子走过来。
“曹哥,怎么一个人儿跑这坐着来了,腿怎么样了?”二秃子说着坐在老曹的旁边。
“老在屋里闷着见不到太阳,我出来过过风儿。”老曹应付着。
“曹哥,你听说了没有,咱们这要拆了,说是要在这建一个公交枢纽站。”二秃子并没有走的意思说。
“没听说。”老曹说。
“拆了当然好,这破楼住着憋屈,可是拆了咱们就得迁到六环以外,这又远了点儿。”二秃子说。
“那怎么办?”老曹说。
“还有啊,听说现在不是按照户口的人数给房了,是按照你的居住面积乘以二,这个面积之内是平价,你要是想再住的大一点就得按照市场商品房的价钱买了。”二秃子说。
此时老曹哪有心思听二秃子念叨拆迁的事,只好不说话,因为他如果说话二秃子就会接着聊起来。
“我是不着急,我就一个人儿,我的居住面积是75平米,要是给我140多平米的房子我还住不了呢。我给丫卖了,拿钱在城里买一个小一点儿的二手房,我还能剩下钱。”二秃子说。
老曹此时老是不说话也不像话,可是又怕二秃子接着聊,如果让他看见前妻是老曹最不乐意的。
我得走了,回家歇会去,老曹说着站起身来。
“再聊会儿,这么早回家干吗去呢?离吃饭还早着呢。”二秃子说。
“出来工夫大了我妈不放心。”老曹说。
老曹拄着拐朝前走,二秃子跟在后面说:“曹哥,我扶着你走吧,我也回家喂鸟去。”
老曹听了心里这叫一个烦,总不能跟着二秃子回家吧?可是二秃子是好意怎么拒绝?
“我走的慢。”老曹说。
“不碍事的,反正我也没事。”二秃子看来是跟定了老曹说。
“你先走吧,我一个人慢慢的溜达。”老曹说。
“那干嘛呀,街里街坊的,这个忙我还是要帮的。”二秃子说。
老曹此时无奈,本来鹅卵石的路就不好走,加上老曹的确不想真的往回走,所以几乎是一点儿一点的往前挪步,二秃子倒是蛮有耐心的一手扶着老曹一手提着鸟笼子跟着老曹。
几乎就要出了公园,前妻迎面走了过来。
前妻是认识二秃子的,看到二秃子也是一愣,二秃子怎么会在这呢,而且他们要上哪儿?
“哟,嫂子……,哦不对,是前嫂子。少见哪,您还别说,一点没变还那么年轻。”二秃子说。
“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前妻问。
前妻这句话与其是问二秃子不如说是问老曹,本来嘛,约好了的怎么要走呢?
“我扶着曹哥回家。”二秃子说。
“你交给我扶着他,你忙你的。”前妻说。
二秃子现在好像也有点醒过闷儿来,哪那么巧就在这碰到老曹的前妻,这一定是约定好了的。
“也好,那你就扶着。”二秃子说。
老曹站住脚,前妻走过来扶着老曹,二秃子提着鸟笼子一边走一边不住的回头,嘴里还念叨着,这是不是要复婚呢?
二秃子走了,老曹和前妻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找了个长椅老曹刚要坐下前妻拦住了他。
“逮着哪儿坐哪儿,等会儿!”前妻说着掏出纸巾把椅子擦了一遍。
两个人坐下,老曹看到,妻子的脑门上有几个红点,这是用手捏的。略带病容的前妻看起来倒另有一番滋味。前妻有头疼的毛病,只要是头疼就要捏脑门。以前这个差事是老曹的,现在不用问当然是老韩头的了。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前妻说。
“是丹丹他们结婚的事。”老曹说。
“我就知道谭跃这小子会搬出你来,你告诉他这件事不用谈,不听我的他们也可以结婚,但是就别认我了,我也什么都不管。”前妻说。
“我觉得谭跃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本来嘛,家里有房子住为什么要拉着窟窿去买房子呢,现在的买房子能让人倾家荡产。”老曹说。
“老曹,你要让我跟你说多少遍你才能听懂?跟着父母过日子的滋味儿你不知道?这是前车之鉴,我们受了这个罪落了这么个结果,难道还让孩子们再重复一次我们的过去?”前妻说。
“你怎么就知道丹丹和她的公婆在一起就一定受气?”老曹说。
“我不用知道,天下的婆媳都是冤家。”前妻说。
“既然儿女的婚姻我们不能干涉,他们选择怎样生活我们也无权干涉。”老曹说。
“老曹,你就这样管孩子的?我说丹丹自从我说了不买房不能结婚以后,一个电话都没有,原来是你在给她撑腰?不错,我们不是夫妻了,可我们是她的父母,你不能因为和我的恩怨拿孩子跟我作对。”前妻说。
前妻的固执老曹是领教过的,这样的情形如果发生在过去,老曹是不会恋战的,可是今天的事则不同,因为牵涉到女儿的婚事,所以老曹想做最后的努力。
“我们双方都退一步,暂时叫他们先跟父母生活在一起,等他们具备了经济实力再说买房子的事。况且现在国家的政策是在打压房地产,说不定房子过一段时间还会便宜。”老曹说。
“亏了你还是个干部,房地产打压了半天,房子的价格下来了吗?再说,打压房地产只是临时的办法,如果真的把房地产打压下去,银行怎么办?那些贷款怎么办?那些依靠房地产衍生的行业怎么办?政府会放弃房地产这么大一块税收的肥肉?”前妻说。
“那是国家的大事,我们说的自己家庭的小事,这不能掺和到一起说。”老曹说。
“我跟你抬了一辈子杠,现在我不想抬了,一句话,没房不能结婚。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我走了,我难受着呢,我今天早晨才退烧。”前妻说着话站了起来。
“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老曹问。
“没商量。”前妻说。
老曹站起身来叹了口气说:“你这个一根儿筋的毛病这辈子是改不了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8:39 |显示全部楼层
跳梁老丑 发表于 2017-9-3 20:58
赵明霞虽属贤妻良母,但并不适合老曹。
第一个原因,她目前对老曹的好是淳朴的感激,有报恩的成分在内, ...

说的有道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8:40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7-9-3 22:59
有一点需要强调,
老曹爱吃,明霞会做
这点很重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8:41 |显示全部楼层
北极北极 发表于 2017-9-3 23:37
在这里讨论小说的结局会不会影响小说连载的连接性呢,
有没人另起一个主题贴,专门讨论老曹的问题呢

我觉得讨论没有问题,这么多年以来我在网上写东西,很多时候大家的意见让我很受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8:42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7-9-4 00:15
向你问好,愿你身体健康,多出佳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8:42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9-4 00:47
到目前为止,局长还很神秘,什么经历,还没有交待。而这个局长肯定是有经历的人。

要么,局长是配角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08:43 |显示全部楼层
跳梁老丑 发表于 2017-9-3 20:58
赵明霞虽属贤妻良母,但并不适合老曹。
第一个原因,她目前对老曹的好是淳朴的感激,有报恩的成分在内,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20: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从文章里看出~~老曹只有在赵明霞面前体现出一个男人的价值~~也有可能俩人是毛猴的传承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20: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三角地在世纪之交的时候是自发的人力市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21:46 |显示全部楼层
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7-9-1 06:23
23
这天早晨,老曹正要起床,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你是叫曹云祥吧?”一个岁数大的警察问到。

“交情就是不受任何干扰的感情”。赞同这句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06:32 |显示全部楼层
26
前妻这没谈妥,局长那倒是有了消息。局长给老曹来了电话告诉他,她已经联系好了,让他去东城看守所找一个叫孟超的人,他可以带着去看袁崇礼。
老曹听了赶紧给陈宇打了一个电话,约好下午就去看袁崇礼。
中午吃了饭老曹准备出门,老娘又盘问起来:“你吃了饭不死觉又上哪?”
老曹已经懒得编瞎话了实话实说:“我去看看老袁。”
“老袁怎么了?”老娘问。
“不是跟您说了吗,老袁出事让人抓起来了?”老曹说。
“啊?那是应该瞧瞧去。”老娘说。
老曹下楼的时候陈宇来了电话说,车在楼下等着。老曹下了楼,果然看见一辆车在楼下,开车的还是那天吃烤鸭看见的那个大个子男人。
看见老曹朝车走了过来,陈宇下了车扶着老曹坐进车里,又帮着他把拐杖放到后备箱,车里坐着袁崇礼的妻子陈欣。
“老曹啊,真是太麻烦你了。”陈欣说。
“说这个干嘛嫂子?”老曹说。
车开到东城看守所打电话给了孟超,一个警察走了出来。老曹把局长名字一说那警察看了看车内。
“人太多了,不能进去这么多人,还有,和袁崇礼案件有关的人不能进去。”孟超说。
“没有,这两个女的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小姨子,我是他的朋友。”老曹没敢说是同事,因为很可能就让他判断知情。
孟超说:“这样吧,妻子可以进去,你这个朋友也可以,其他的人别进去了。本来这次探望不是规定的,进去太多的人打眼。”
老曹听了问陈宇:“你看,人家不让进那么多人,你就别去了?”
“本来我也不想见他,要不是我姐我都不来。”陈宇说。
老曹听了心里想,这倒干脆。
老曹和陈欣跟着孟超走到门口,孟超用对讲机喊了一声,一个武警打开了侧门。进了门是个大院子,前后两座楼房,院子周围并无他物,显得空荡荡的。门口有武警站岗。孟超带着两个人走进楼房,陈欣搀扶着老曹。
上了电梯在四层停下,楼道里擦的干干净净,能反出窗外的光亮。房间和普通的房间没什么区别,只是门是铁的,窗户上还有铁栅栏。孟超先带着他们俩进了一个房间,那房间有被一个柜台隔成两半,一个女警察坐在后边,看见进来人站起身来。
孟超说:“把随身带的物品都掏出来。”
老曹和陈欣把手机钥匙等等都放在柜台上,女警一一的登了记又拿出一个表格。
“把这个填好。”女警说。
老曹一看是一张来访登记单,无非是姓名职业等等,还有要探望的人以及时间。填了表女警拿出两个牛皮袋子,把两个人的东西分别放在牛皮袋子里。
一切弄完以后,孟超带着他们走出门朝另外一间房间走去。
孟超掏出钥匙打开门,房间内什么也没有,屋子中央是一个桌子,桌子两面是椅子,不同的是,桌子一侧的一张椅子有扶手,扶手之间有一贴棍横在中间。老曹估计,这张椅子大概就是犯人坐的。
陈欣还没看到袁崇礼,只是看到了这张椅子眼泪就流了下来。
“别哭,时间是有限的,等会见到老袁多跟他说几句话。”老曹小声的说。
孟超开了门转身出去,只听到铁制的门栓转动了一下门被锁上了。
过了一会门听到门栓的声音,门开之处两个警察带着穿着灰色的囚服的袁崇礼走了进来,袁崇礼上衣左边还印着两个白色的字“东看”。
袁崇礼平日是个爱打扮的人,总是穿的利利索索,胡子刮的干干净净,头发也是弄的一丝不苟。记得他尝尝嘲笑老曹,把自己弄的像个民工。可是现在看到的袁崇礼,胡子老长脸色发灰。
警察用钥匙打开那个横在两只扶手之间的铁棍袁崇礼坐进椅子,警察又把铁棍说上。
“四十分钟,倒时候我来提醒你们。”孟超说着走了出去又锁上了门。
虽然老曹嘱咐了陈欣别哭,陈欣哪还忍得住眼泪,只是捂着嘴怕哭出声来。
袁崇礼看着妻子哭的泪人一般转过脸去,为了打破沉默老曹先说了话。
“袁哥,还好吧?”老曹问。
袁崇礼惨笑了一下说:“到了这个地方还谈什么好坏?”
“袁哥,你别着急,把事情交代清楚赃款退了也可能争取从轻。”老曹说。
“后天就开庭了,你口袋里还有烟吗?”袁崇礼说。
老曹听了说:“进门之前东西都给交了,没有。你等着,我问问那个警察。他是局长托的熟人,可能有个商量,要不是局长我们都不能来看你。”
“是局长托的人?”袁崇礼说。
“是呀。”老曹说。
“是老曹瘸着腿去找的局长,你说你连累了多少人……?”陈欣抽泣着说。
老曹站起身来拄着拐敲了敲铁门,孟超走了进来。
“什么事?”孟超问。
“兄弟,帮个忙,能给根儿烟抽吗?”老曹说。
孟超犹豫了一下掏出两颗烟和一个打火机递给老曹,老曹只点着一颗烟把打火机还个孟超,孟超返身又走了出去锁上门。
袁崇礼接过老曹递过的烟卷大口大口的抽着,由于吐出的烟雾太多眯着眼睛。
一颗烟很快就叫袁崇礼抽完了,老曹赶紧把另一颗烟递过去。陈欣这才明白,刚才老曹为什么只点了一颗,孟超拿出两颗烟是给他们一个人一颗。
袁崇礼接过烟卷仍然是大口大口的抽老曹说:“袁哥,慢点儿抽,这么长时间不抽别抽醉了。”
袁崇礼吐了一口烟说:“兄弟,难得你不计前嫌还想着来看我,哥哥过去对不起你……。”
“哥,还提那些干嘛呢,你在这里安心忍着,总有出头之日,家里的事你放心有我呢。”老曹说
“崇礼,你这辈子就干了一件明白事,认识了老曹这样的好朋友,你那狐朋狗友你出了事他们在哪儿?”陈欣说。
“嫂子,别埋怨他了,事已至此咱们就说眼前的。”老曹说。
袁崇礼又问了问家里的情况,陈欣也不住嘴的嘱咐袁崇礼爱惜身体,坦白交代争取从宽的话。
四十分钟很快就到了,孟超打开门,两个警察走进来打开铁棍带走了袁崇礼,袁崇礼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老曹和陈欣,陈欣一个劲儿的哭。
还是到了那间有柜台的房间领了自己的东西,孟超带着他们走出看守所。
“兄弟,谢谢你啦!”老曹说。
陈欣也千恩万谢,孟超转身走回看守所,老曹和陈欣上了车。
“见着他了?”陈宇问。
“见着了。”老曹说
陈欣此时还没从刚才的情绪里走出来并不回答陈宇的话。
“做呀,这回我看他还做不做。”陈宇说。
“陈宇,嫂子正难受,你别老这么说话。”老曹觉得陈宇的态度不合适说。
过了一会儿陈欣说:“老曹,给你添这么大的麻烦,看看到了饭点儿了,咱们一起吃顿饭。”
“嫂子,饭什么时候不能吃,偏偏赶到这样的事的时候?你安心等待,我觉得我哥哥这件事不算太大,弄不好再圈几天说不定就放出来了。”
“都要开庭了怎么会放出来?一定是要判刑的,现在的形式多紧?他偏偏就往枪口上撞。”陈欣说。
老曹没有答应陈欣请饭的要求,陈欣把老曹送到家三个人走了。老曹上了楼就看见老娘坐在床上掉眼泪,谭跃也在跟前。
“妈,您怎么了?”老曹问。
“丹丹找不着了……。”老娘说。
“啊?这么大的人还能丢了?”老曹听了吃了一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06:33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17-9-4 21:46
“交情就是不受任何干扰的感情”。赞同这句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06:34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9-4 20:11
三角地在世纪之交的时候是自发的人力市场。

嗯,崇文门那原来有个地方叫三角地,是个自发的劳务市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08:3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16:17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觉得帖子里交流不当紧。大鹰老哥可以随时根据情况调整,给合适的人改变一下人生配偶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6 07: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尾巴鹰 于 2017-9-6 07:15 编辑

27
“这怎么话儿说的?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老娘哭着说。
老曹心里想,老娘不出门儿,丹丹不见了一定是谭跃报的信。问题来了,丹丹早晨去上班,到现在也不过是不到一天的时间,谭跃怎么就断定丹丹不见了呢?另外,这件事一定和谭跃有关系。
“你怎么就断定丹丹不见了呢?”老曹说。
“我打电话不接,到单位找没人,他们单位的人说,丹丹今天就没去上班。”谭跃说。
“咱们等等,也许她有什么事呢?”老曹说。
“还等什么?我告诉你,丹丹今天要是不回家来,我就撞死在这儿!”老娘说。
“谭跃,你们最近没吵架吗?”老曹问。
谭跃看了看老娘犹豫了一下说,我能跟您单独说吗?
“单独说什么,你们就当着我的面儿说!”老娘说。
老曹心里想,谭跃要是想和自己单独谈,这里一定牵涉不想让老娘听到的话,可是现在已经让老娘听见了,想躲避是没有可能的。同时老曹也想到,今后也许还会发生很多事,总是这么瞒着也不是办法,老曹自己的经历就告诉他,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你就在这说。”老曹说。
原来,前妻这个不买房不能结婚的要求让谭跃发了愁。谭跃的父母要他结婚,可是买房子的问题父母还是有看法,因为家里有房子。于是谭跃就找到老曹,老曹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谭跃只能是拖延婚期。
谭跃就跟丹丹说:“丹丹,看来咱们结婚的事就得再说了。”
“为什么?”丹丹说。
“你妈说不买房就不结婚我也没办法,我找了老爸也无能为力,那你只好等着我什么时候有了钱咱们再结婚了。”谭跃说。
谭跃这样说除了自己为难以外,也有对老曹前妻的埋怨,谁知道丹丹却认了真。
“我有个办法。”丹丹说。
“什么办法?”谭跃问。
“你找一个没有这样要求的丈母娘的女儿,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丹丹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谭跃听了烦躁的说。
“我说你没房就不结婚了吗?”丹丹说。
“你没说,可是你妈说了,这就没办法了?”谭跃说。
奶奶无事不问,妈又固持己见,丹丹觉得长这么大都在压力中,现在谭跃又这么说,丹丹真的觉得伤心了,可是问题出在自己家里,她又能和谭跃说什么呢?
这次谈话不欢而散,丹丹回家就想,不如就出去散散心,正好有几个同学要去九寨沟,曾经问她去不去,丹丹决定躲开这个让她充满烦恼的家。
于是丹丹就和同学约定,第二天就跟着同学走了。作为丹丹,她是知道如果不辞而别的后果的,但是,家里的情况让她充满了怨恨,她不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要在别人的旨意之下?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就跟丹丹说了这么几句,人就没影儿了”谭跃说。
“我就说过,这娘们儿不起好作用,不够她搅和的。”老娘听了说。
“妈,她必定是丹丹的母亲,不管对错她关心丹丹的婚事也是说的过去的。”老曹说。
“好啊,这不就关心成这样了?”老娘说。
“你觉得丹丹最有可能去哪儿?”老曹问。
“我哪儿知道?”谭跃说。
“你后来又给她打过电话吗?”老曹问。
“打了,关机了。”谭跃说。
一连几天,老娘茶不思饭不想,就是一句话,找回丹丹。老曹真的发了愁,这样下去老太太哪搁得住?可是除了劝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谭跃去了丹丹的单位打听,只说是请了假,上哪并不知道。
谭跃把这个消息也告诉了老曹的前妻,前妻也很着急,几乎每天都给老曹打电话询问丹丹的消息。
正在着急的时候,赵明霞来了电话,说杨玉成病危要见他,老曹听了立刻打车到了医院。
自从大臭子撞了老曹,老曹不要赔偿还替赵明霞交了罚款,赵明霞心里特别内疚,她想,除了攒钱还给老曹自己是没脸见他的。
杨玉成的病发展到了心肺衰竭住了院医生发了病危通知书。
杨玉成躺在病床上看着赵明霞说:“大臭子他妈,我是有一天儿没一天儿了,真难为你跟我过了这么多年。我死了没什么,还给你减轻负担呢,只是我想到你孤儿寡母的,我是死也不闭眼。”
“爸,您别想这么多,有病咱们就看。”赵明霞说。
大臭子自从出了事放回来,知道爷爷病了也守在病床前,必定爷爷过去是当眼珠子似的疼这个孙子。
“我还有一个要求,能不能让我看看老曹,这是个好人,也没少帮咱们。”杨玉成说。
赵明霞虽然感到为难,可是看着行将就木的公公又不忍心拒绝就给老曹打了电话。
老曹到了医院,看到赵明霞娘儿俩都在跟前。杨玉成看见老曹眼睛亮了起来。
“老曹,你可来了,你要是再晚来点儿你就瞅不见我了……。”杨玉成说完眼角流出大颗的泪珠。
“老爷子,您好好养着,别着急。”老曹心里也很难受的说。
“大臭子,这是咱们家的恩人,趁着我没死,你给你曹叔磕个头。”杨玉成说。
大臭子听了就要跪下,老曹急忙搀扶起来说:“这是干什么?你只要今后好好伺候爷爷照顾好你妈就行了。”
赵明霞早就泣不成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曹守着杨玉成,当天晚上,杨玉成就走了。老曹把杨玉成的事告诉了局长,局长听了也叹息不已,并派程晓楠过来帮忙,还给了两千块钱。
就在杨玉成走了以后的第三天,程晓楠告诉老曹,毛猴的书出版了。
丹丹没回来,焦躁的不仅是老娘,前妻也是寝食不安,顾不得禁忌居然把电话打到家里来。
“老曹,丹丹回来了没有?”前妻在电话里说。
“没有。”老曹没好气儿的说。
“那怎么办?”前妻问。
“怎么办,要不是你的那个不买房不结婚的说法,丹丹何至于走了?”老曹说。
“我这也是为了她好啊?”前妻说。
“是呀,你不是为了她好为成这样了吗?我告诉你,丹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老曹说完挂断了电话。
老娘听的一清二楚说:“对,跟这娘们儿就不能客气!”
丹丹和同事玩了几天,虽然很开心却始终担心家里人着急特别是奶奶。奶奶从小把她弄大她怎么受得了?爸爸不禁着急也会跟着受奶奶的埋怨,一想起这些心里就七上八下。没等旅行结束,丹丹自己回到了北京。
下了车丹丹才感到,回家现在真是个难题,不知道家里的人现在怎么样,更揣测不出老爸会怎么惩罚自己,想了半天给谭跃打了个电话。
“姑奶奶,你还知道来个电话,一家子都急死了,你上了哪儿?”谭跃说。
“找个地方我告诉你。”丹丹说。
俩人约到了星巴克,谭跃见着丹丹不住嘴的埋怨:“这些日子我都没正经上班,推了好几档子活,你说你怎么这么大胆子?”
“这个家实在是太憋屈了,我老要看着他们的眼色行事我烦了。”丹丹说。
“你烦了拔腿就走了,你知道我们的日子怎么过的吗?”谭跃说。
“你说现在我怎么回家?”丹丹发愁的说。
“早晚是一刀,早点比晚点儿强,你就这么回去,大不了挨顿骂也就过去了。”谭跃说。
“你跟着我回去。”丹丹说。
“好吧,对了,我爸和我妈昨天跟我说,能不能请请你爸爸和你妈,两边家长见个面?”谭跃说。
“见面?我妈万一还是坚持不买房不结婚怎么办?双方要是不痛快不如不见。”丹丹说。
“是疖子就没有不出脓的,我觉得见见的好。”谭跃说。
“你现在还有心思说这些,你跟我回家。”丹丹说。
丹丹和谭跃进了门,看到老娘躺在床上背朝着他们,老曹正在厨房里煮面条。由于着急丹丹,老娘连做饭也没有了心思,这些日子都是老曹做饭。
听到门响老娘转过身来,一眼就看见丹丹,老娘跟触了电似的一下子坐起身来,搂过丹丹大哭起来。
“你这个小没良心儿的,你怎么这么胆子大主意正?你这不就是要我的命吗……?”老娘哭着说。
老曹听到动静也走出厨房,看到丹丹一时火起:“你上了哪儿了?”
丹丹印象里,爸爸从小到大还没有跟她这么说过话,一时吓得不敢看老曹。
“你别吓唬她,孩子回来了就得了。”老娘说。
此时丹丹倒觉得,奶奶不仅爱叨唠,还是她的保护伞。
老娘仔细的打量着丹丹说:“瞧瞧,都成了小鬼儿了,你这是在哪弄的?”
“我和同学去了九寨沟旅游去了。”丹丹说。
“上沟里干嘛去?”老娘并不知道九寨沟是什么。
“那就一声不言语?”老曹说。
“我生气嘛。”丹丹说。
“生什么气,谁怎么着你了?”老曹说。
“就是我妈,一天到晚的瞎搅和,我心里堵得慌。”丹丹说。
孙女这句话说的老娘心里跟吃了凉柿子似的痛快,她知道,孙女是因为跟前妻赌气,这真是遂了自己的心思。
“她瞎搅和你就躲她远点儿,我就说过,这娘们儿没安好心眼儿,就想把咱们这个家搅和散了。”老娘说。
一家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唯独把谭跃丢在一边。
“老爸,丹丹回来了就好了,没事我走了。”谭跃说。
“你别走,跟着吃饭,我给你们炖鱼去。”老娘说着下了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6 07:19 |显示全部楼层
榆园书话 发表于 2017-9-5 08:34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6 07:19 |显示全部楼层
新解玉玲珑 发表于 2017-9-5 16:17
我也觉得帖子里交流不当紧。大鹰老哥可以随时根据情况调整,给合适的人改变一下人生配偶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6 07:38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把丹丹离家前后各当事人的心情动作语言写得活灵活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6 09: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情景剧的感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