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4|回复: 20

灰麻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0: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灰麻雀
  
  1
  
  文落高中没毕业就去了城里的姑姑家,找工作四处碰壁,更别说好的工作了,她一脸愁容,姑姑也陪着她唉声叹气。山区贫穷落后,如果父母有钱她可以复读,穷得生疼的家,每一口呼吸都是咸菜疙瘩味。文落不愿再回到那里,等她的是没拆洗的被单被套,父亲永远洗不净的臭脚丫子味儿,唯唯诺诺的母亲,做不完的家务活。
  
  姑姑手中做着记录,进货账目令人眼花缭乱,姑姑却记得一丝不苟。姑父领着人家的大闺女跑了后,姑姑咬牙盘下一家超市,规模不大,赚的钱足够维持姑姑和表哥欣和的日常开支,还能剩余一些当零花销。
  
  "要不,你就别到处找事做了,这超市卖货的差事就交给你了!”姑姑停下手里的笔,伸出胳膊捶了捶自己的老腰。
  
  “姑,我可以吗?欣和表哥没想法?”
  
  姑姑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你欣和表哥最近和女友闹得鸡犬不宁,哪有心思管超市?唉!真是冤家啊!就这么定了,你不明白的地方,我告诉你,慢慢熟悉就好了。”
  
  文落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她蹬着那辆破旧三轮车去进货,穿过大半座城市,上货架,整理账目,点货,卖货。为了超市的生意更好一点,文落在不大的房间里,又设立了一张茶桌,一张麻将桌,中间隔开一堵墙。看到她没白没黑地工作,姑姑笑了。
  
  文落怎么也想不到,表哥欣和对她有了想法。
  
  爱情来得太突然,文落猝不及防。
  
  欣和表哥那段时间不怎么出去吃饭了,闲下来的姑姑去菜市场买来文落和欣和喜欢吃的蔬菜海鲜,来家烹炒煎炸。夏日的黄昏来得晚,顾客基本是五点以后来购货,不管多晚,姑姑都提前做好饭菜,等着文落和欣和回来一起吃。文落人缘好,一笑两酒窝,不笑不说话。来买货的人渐渐喜欢上这个姑娘,她身上山泉水的味道,让久居城市的人找回了乡情和乡音。有时生意忙不过来,表哥欣和就主动帮忙。欣和在轧钢厂上班,因为单位连年亏顺,经常拖欠工资,欣和想打报告辞职。姑姑一直不答应,毕竟是国家职工,铁饭碗,一旦辞职了,以后有什么福利政策都与自己无关了。欣和熬着,一下班就去超市帮忙。
  
  文落对表哥只有亲情没有恋情,从小学到高中,她唯一的恋情就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暗恋。至于欣和表哥,之前,他来家里串门,小住几日,陪文落抓蜻蜓,逮青蛙,上树掏鸟窝,用铁锨拍死蛇,找些柴禾烧蛇吃肉,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儿。
  
  欣和与女友彻底谈崩了。那晚,他喝了很多白酒,房间里都是推不开的白酒味,熏得文落直打喷嚏。文落回到自己的住所,姑姑又哭天抹泪找文落,说欣和寻死觅活,要她再过去劝劝。
  
  文落刚进屋,发现欣和正握着一只刀片,对着左手腕比划。文落“啊”地一声,冲上去夺刀片。刀片把文落的手指划伤,血流不止,欣和慌了,扔了刀片,到抽屉里找纱布,裹好伤,抱起文落冲到楼下,在大街上叫住一辆出租车,陪文落一起去医院包扎。
  
  欣和不许文落上超市,文落说:“表哥,我就是划破了一道口子,没事的。在乡下我什么苦没吃过?”
  
  欣和说:“以后不要喊我表哥!”欣和生气的样子很凶,文落不清楚欣和为什么不让自己喊他表哥。
  
  文落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姑姑过来看她,文落忍不住问姑姑:“表哥不让我喊他表哥,表哥怎么了?”
  
  姑姑笑着说:“那你就叫他欣和呗,反正你们是叔伯表兄妹,不是近亲。”
  
  文落听出了姑姑的弦外之音。
  
  文落受伤的食指慢慢愈合了。整个夏天,欣和一直和她形影不离。他们坐在海边的沙滩上,背靠着背,欣和说,“我就是海,愿意做我的海鸥吗?”
  
  文落说:“海鸥和麻雀不一样的,你是国家职工,我是农村上的黄毛丫头。”
  
  “有一位哲人说,爱情不分国界,不分年龄,不分地位和种族,在爱神面前,人人平等。”
  
  文落就笑了,露出白米一样牙齿:“上帝真这么说吗?欣和……你真的喜欢我?”
  
  欣和转过身,将文落揽在怀里:“听,心在砰砰地乱跳,它向你发誓呢!时间会证明一切,文落,相信我。”
  
  天上云遮月,海上波澜涌。
  
    
  2
  
  文落成了欣和的新娘子。
  
  前来贺喜的人很多,基本都是乡下老家的亲戚,唯独母亲没来。
  
  母亲自始至终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母亲告诫过文落,欣和右边眉毛间长了一颗红痣,这顆红痣正是相书上常说的反骨。母亲不同意已经晚了,生米煮成了熟饭。文落说这事的时候,身上两个月没来了,到医院检查,竟然怀孕了。母亲只好按照村子里出嫁闺女的规矩,做了四铺四盖,又给了文落一个二千元的红包。母亲养了两头肥猪,辛苦了一年才换来这些嫁妆。文落希望母亲去送她,母亲断然拒绝了。
  
  欣和一口一个妈妈,欣和抱着文落上喜车时,母亲一字一顿,嘱咐欣和:“我把文落交给你了,你有责任有义务爱她一辈子,如果你不珍惜文落,天理不容!”
  
  文落嗔怪母亲:“妈,欣和一直对我很好的。”
  
  欣和眉毛中间的红痣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在母亲眼里,那就是一块黑煞。
  
  日子波澜不惊,文落和欣和很恩爱,夫唱妇随,超市的生意也是如日中天。欣和辞职了,下海经商,搞煤炭批发。
  
  欣和一年四季奔波在运煤销煤的路上,儿子小瑞出生时,他正在和客户谈判。
  
  母亲在外孙来到尘世后,拎着一桶土鸡蛋坐车来城里,听说欣和做生意连孩子呱呱坠地都不在,深深地叹了口气。趁着婆婆不在,母亲幽幽地说:“文落,男人的心天上的云,说变就变。你得看着欣和。”
  
  文落撩起衣襟给小瑞喂奶:“妈,都有孩子了,再说,欣和不是那种人,他就是生意忙,你别担心。”
  
  母亲挂念乡下那些猪鸡鸭什么的,呆不下,第二天就走了。临走前,母亲再次提醒文落:“长个心眼吧,男人的心天上的云。“
  
  文落觉得母亲不理解欣和,多心。
  
  母亲走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欣和回家一次,亲了亲小瑞,扔下一沓子钱,继续上他的路,他要把生意做大做强,他要成为辽南地区煤炭最大的批发商。欣和搂着文落,信誓旦旦地说:“文落,你是我的福星,你来了后,我走了鸿运,我绝对不会背叛你!谁要是背叛你,出门……”
  
  文落捂住他的嘴,不许他瞎说。
  
  3
  
  儿子扶着家里的沙发蹒跚行走的时候,文落的家由原来的六十平米变成了一百六十多平米。欣和回来的次数少得可怜,欣和解释说,照顾生意,时间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天,文落把孩子交给婆婆,去一家商城购物,在电梯上下来的两个人把文落惊呆了,这个只有在电影电视剧中出现的情节,一览无余地在文落面前上演。一个年龄比自己大一点,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人,挽着欣和的胳膊,两个人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就像一对情侣。他们下了电梯,目光交错的刹那,文落手里的皮包轰然落地。
  
  再多的眼泪都是徒劳的,欣和态度很坚决。女人是某城煤矿老板的妹妹,这些年生意一点点做大都靠人家相助,欣和说,女人对他感情很深,一起在煤矿等煤等车,一起在城市蹲点踩点,风雨同舟,他不能辜负人家。
  
  文落擦擦脸,只问了一句:“你和我还能过下去?”
  
  望着熟睡的小瑞,欣和舔了舔嘴唇:“我不想离婚。”
  
  欣和说这话的时候,右眼眉毛那颗红痣甲壳虫似地抖了一下。文落想起母亲的叮咛,盛着凉茶的杯子“啪嚓”,在大理石地面上跌碎,像一朵凋零的玫瑰。
  
  欣和说:“我可以在物质上满足你,你和小瑞不会受苦的。如果……需要男人,别让我知道就行。”
  
  文落将枕套扔了过去:“滚!”
  
  男人的心天上的云,母亲知道这件事后,只是叹了口气。她不放心文落,把家里的一切交代好,来文落这里做饭洗衣拾掇家务。
  
  文落的婆婆有了明显的变化,欣和把那个叫千寻的女人领回家,超市的生意文落根本插不上手,婆婆对文落的母亲也是不冷不热,甚至指桑骂槐要挤走文落的母亲。
  
  文落的母亲劝女儿:“还是离了吧,孩子咱不要,带着孩子再找对象是个难题。”
  
  文落这一次真的哭了,她拧着窗帘,死死地拧着,哭成泪人儿。
  
  这座城下了一场暴雨。
  
  
  
  4
  
  欣和坚持不离婚,文落写了离婚诉讼,他还是不松口。
  
  欣和说,千寻对他有恩情,可她有老公,千寻离不开她有钱有势的男人,他们就是逢场作戏。
  
  文落嘶哑着声音问:“那你和我算什么?对我公平吗?小瑞马上要上学前班了,老师同学会怎么看待他?这一切你想过了吗?”
  
  欣和沉默了很久,最后义无反顾地牵着千寻的手上路了。
  
  文落失眠了。前几年,本该和欣和一起并肩闯荡,可孩子哺乳期不行,现在什么都晚了。
  
  文落守着小瑞哭了笑,笑了哭,母亲说:“这都是命,命里八尺,难求一丈。认命吧,为了小瑞,忍着过吧!”
  
  母女俩抱头痛哭。继续活着,过新的生活,文落想好了
  
  这几年在家伺候孩子,打理超市生意,没学一技之长,在城市找工作,没有一技之长只能洗碗端盘子。文落去家政处报了育英学校,还有月嫂培训课。那天,文落第一次送小瑞上学前班,回来的路上,一辆载重大货车拐弯时和迎面一辆小面包相撞,把骑电动车的文落掀翻,文落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半空飞舞着,然后无比惊艳的坠地。那一刻,文落清楚自己离死神不远了,她嘴角流血,脸上却是安静的微笑。
  
  母亲赶到医院的时候,文落正在手术床上。
  
  几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一位男医生满头大汗走了出来:“谁是文落的家属?”
  
  “我是,医生,我的闺女没事吧?”
  
  医生皱了了皱眉头,这让文落的母亲想起欣和眉毛间的红痣。女儿就是傻,当初怎么就看不透欣和呢!
  
  “命保住了,可能终生站不起来了!”        
  
  “我的天啊!”文落的母亲眼前一黑。
  
  5
  
  欣和回来不是看文落的,千寻陪在他身边,嘴角挂着傲然的笑。欣和在文落没有失去一条右腿前就写好的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按了大红印泥。房子儿子归文落,千寻已经和她老公离婚,他们想要自己的孩子,他们说,这样做都是为小瑞着想。欣和的母亲想把孙子留在身边,欣和没答应。
  
  文落的嘴唇咬出了殷红的血:“我要去告你!”
  
  欣和与千寻冷冷地说:“去告吧!谁也没拦你!”
  
  文落的母亲上前狠狠地扇了欣和几耳光:“你就是个畜生!记着今天我说的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做的肮脏事儿!你不配做男人,更不配做小瑞的爸爸!你走吧!”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不想留。”
  
  “妈,让他们快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们!”
  
  文落把脸转向窗外,一棵梧桐树的树冠舒展着宽大的叶子,一对红嘴鸟正在筑巢。文落读高中的时候,听生物老师讲过,这种鸟就是人们喜欢的相思鸟。
  
  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法院的传票下来了,月底开庭宣判,她和欣和的离婚已成法定事实。
  
  只有一条腿的文落不哭也不闹,她还有小瑞。
  
  文落的母亲寸步不离,就是怕文落想不开。
  
  “妈妈,你的另一条腿呢?妈妈,一条腿走路是不是很疼?老师说,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妈妈心里就不会痛了。送我上学的时候,姥姥告诉我,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做生意是吗?妈妈,你带我去看海好吗?你说过要带我去海边,看潮,看海欧,礁石,还有机帆船,妈妈,你说话不算话!”
  
  “妈妈,你带着我去海边,你答应我的!妈妈,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啊!你为什么哭啊?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我没有爸爸会被人欺负的,呜呜……妈妈……
  
  小瑞伸出小手给文落擦泪:“妈妈,小瑞不许你哭,爸爸不要我们了,小瑞保护妈妈,我是男子汉了。妈妈,你的眼泪怎么越擦越多?俺们老师说,做人要坚强,不能遇到事就哭鼻子,妈妈……你说话啊!”
  
  “小瑞,我的儿子,妈妈答应你,好好活着,”母子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6
  
  少了一条就不是完腿整的人,但文落有一顆完整的心。
  
  欣和因为涉嫌一起诈骗案被逮捕,诈骗金额惊人,文落名下的房子也被充公。文落母子没有了栖身之所,无奈之下,在那条老巷子租了一家平房。为了生活,文落让母亲帮自己开了一个日杂店。那天,小瑞哭着一遍遍地问:“妈妈,咱的房子没有了,住这里黑乎乎的,我害怕!妈妈,为什么晓东家住着大房子,我们没有呢?妈妈,我想要大房子!"
  
  文落抚摸着小瑞的头安慰道:“儿子,大房子会有的,你要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学了本事,什么都有了。”
  
  文落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右边空着的裤管。
  
  母亲那几天一大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
  
  一周后,母亲高兴地对正在理货的文落说,“新华街道办事处的李大姐是个热心肠的人,呐,明天,滨海市第三人民医院来车接你,给你安假肢!”
  
  “妈——都是女儿不好,让你跟着受苦啊!”
  
  “傻闺女,妈再苦再累,只要你好好活着就心安了。唉,都是那天煞的欣和!男人的心海底的针,靠不住啊!”
  
  “姥姥,我是男子汉了,我要做个靠得住的男人!”
  
  小瑞拍着胸脯,挥舞着粉嫩的小拳头。
  
  文落破涕为笑,“妈,今天,咱们包一顿酸菜肉馅饺子吃!”
  
  假肢安上后,文落雇人扩了一间房子,做粥,小菜,包子,水饺,和各种炒菜。为了多赚钱,文落买了一台麻将机,每天都有人来搓麻将。
  
  文落又恢复了以前的美丽。
  
  母亲说:“你雇个帮衬吧,我已经很多日子没回去看看,你爹也不知咋样。”
  
  母亲为了自己和小瑞,确实半年没回老家了,是该回去照顾父亲了。
  
  文落雇了一个厨师。
  
  厨师叫张楠,是个三十岁的小伙子,来这里做兼职,他的职业是一家武术学校的散打教练。文落有些不理解,散打教练一个月的工资也不低,没理由来这应聘厨师啊!
  
  “就是锻炼一下自己。”张楠笑笑,继续翻炒辣椒肥肠,他说,这个菜他最拿手。
  
  文落也没细问。
  
  小吃部生意是针对附近一家建筑工地的工人,巷子里的邻居们也喜欢来这吃早餐,黄昏,再来吃点小菜,喝碗粥,然后谈天说地。
  
  文落的出租屋一直很热闹。
  
  夜阑人静,听着小瑞均匀的呼吸声,文落百感交集,一阵苦,一阵甜。欣和被判了七年,这是他咎由自取,不值得怜悯,可他毕竟和自己有了小瑞。一行清泪夺眶而出,文落打开张楠给自己买的二手电脑,信手写下第一百三三篇日记,这个数字演绎了自己截肢后的生命历程,让岁月更加漫长,也更加短暂。
  
  一个人再贫穷,精神不能贫穷。这是张楠说的,这小子像个哲学家呢!文落想想,也就不由自主地笑了。
  
  新华街道的张大姐下午来买一袋精盐,顺便通知文落:她的《风雨人生路》已经递交市里五五一工程,至于是否留用,要看作家评论员的最后裁定。
  
  7
  
  五五一文学扶持工程下发邀请函,文落收到时喜极而泣。她忘了自己还是个按着一条假腿的人,上前紧紧地拥抱张楠:“太好了!张楠,我,谢谢你,谢谢你!没有你的帮助和鼓励,我恐怕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张楠揽住了文落的腰,小商店里响起掌声,这掌声是善意的,是满满的祝福!
  
  "对不起,张楠,我……失态了。”
  
  张楠轻轻放开文落:“没事。文落,我说过,我们要相信自己,越是艰难的时候,越要像山涧野百合一样,优雅地绽放。我们来到这个尘世,上苍给了我们生存的权利,谁都没有资格辜负生命!”
  
  文落泪流满面,这一刻,她明白了活着的意义和生命的价值是什么。
  
  母亲好多日子没来电话了。文落擦了下眼泪,回房间给母亲打电话,她要告诉母亲这个天大的喜讯。
  
  母亲很沉稳地说:“我什么都知道,你现在这个状态,妈放心了。家里的老母猪下了一窝崽子,十三只小猪,有一只先天性**,嘴吃不了奶,我和你爹买来奶粉,一口一口喂,那是一条小生命啊!对了,文落,空了去看看你婆婆,她就欣和一个孩子……。”
  
  母亲对她出书以及店里的事儿了如指掌,文落很纳闷。问母亲,母亲哧哧笑了:“你猜?”
  
  8
  
  文落可以扔下拐杖去看婆婆了,虽然走路步子有些掂。张楠唯恐文落走路跌倒,执意陪伴她。
  
  “要扔掉拐杖,不然,这个拐杖会成为你终生依赖的影子。”张楠说,“在你的新书发布会上,你必须是一个朝气蓬勃,文采飞扬的气质女子,你能做到!”
  
  “切,行了吧,赶紧将你的女神带来我看看,我要吃了你们的喜糖,喝了你们的喜酒,我再举办新书发布会!”
  
  张楠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子,端详了一会儿,扔向了旁边的草丛里:“文落,爱情可遇不可求,不急,再等等吧。”
  
  欣和的母亲还在经营超市,她明显的憔悴了,文落和张楠的到来令她十分意外,
  
  “文落……你,还好吗?小瑞……我想孙子啊!”
  
  婆婆这么一说,文落鼻子一酸:“妈,都过去了,我不怨谁,这是我的命!”
  
  “你的腿,当时,我应该去看你的……。”
  
  文落扫了一眼屋子,墙上还挂着小瑞满月时的照片。
  
  “别说了……妈,你多保重吧!你们太狠心了,我是外姓人,小瑞是你们家的骨肉啊!只是……只是,我的心太柔软了。我们该回去了,这点钱不多,是我的一点心意。”
  
  文落看了眼张楠,“我们走吧。”
  
  “文落,我求求你,我想去看看小瑞……”
  
  “咕咚”,婆婆跪在文落面前,文落一惊,伸手扶起老人:
  
  “妈,你这样会折我的寿,小瑞本来就是你们家的根……。”
  
  路上,两个人沉默不语,快到小商店时,小瑞从店里跑了出来,迎上前:“妈妈,张楠哥对你好,是不是要做我爸爸?”
  
  “我的天呐!小瑞,你胡说八道什么?再这么乱说话,小心妈妈打你屁屁!”
  
  “期末考试,成绩报来!”
  
  张楠拍了一下小瑞的脑袋,拉着小瑞的手进了小吃部。
  
  小瑞认真汇报:“数学九十八分,语文九十六,英语九十……。”
  
  文落出了好一会儿神,他们真像父子,越看越像!
  
  9
  
  文落带小瑞去探望婆婆,婆婆告诉文落,省监狱来电话,欣和患了重病,具体是什么病监狱官没有说。婆婆说这些,文落的心还是情不自禁地痛了一下。
  
  小瑞玩奶奶给买的变形金刚,冷不丁抬起头眨巴着大眼睛问:“奶奶,是我爸爸病了吗?妈妈,你去看爸爸吗?”
  
  婆婆愧疚地扭过头,不敢看文落。
  
  文落下意识地摸了下假肢。
  
  冬天了,辽南的冬天格外冷。
  
  文落把出租房退了,在闹市区办起了家政服务中心,张楠不再兼职,文落也就暂时和他没有了联系。
  
  张大姐来服务中心看文落,带来作协的消息,文落的新书发布会要在来年三月举行。文落向张大姐道谢。
  
  张大姐说:“你见外了,你是个好女子,谁知道了你的处境,都会伸手拉一把的。记得啊,出书了,送一本你亲自签名的书送给大姐。”
  
  “呵呵,大姐,这是必须的。文落不敢忘本。”
  
  门“吱嘎”被推开,进来的人让文落很意外,“张楠?你怎么找来的?”
  
  张楠狡黠的笑笑:“文落,你问问你身边的张大姐,就清楚了。妈,你对文落这么好,我都妒忌了。”
  
  “啊?你……你俩,你们……原来……。我居然蒙在鼓里这么久!”
  
  文落想开一家书店,张大姐和张楠大力帮衬,书店很快营业了。
  
  文落去省城监狱探望欣和时,张楠说什么也要开车送她去,文落拒绝不掉,只好任由张楠安排。
  
  临上车,小瑞和张楠亲热了很久,并抱着张楠的胳膊说:“我等着你做我真正的哥们,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张楠扑哧乐了,深深地望了文落一眼:“好,一言为定。”
  
  小瑞又补充了一句:“驷马难追啊!妈妈,早去早回,我和奶奶会想你的。还有张楠哥们,记着你答应我的。”
  
  车子开出老远了,文落回头看见小瑞拉着婆婆的手,在原地痴痴地望着望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发过没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哥,辛苦查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在帮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周末愉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头再回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点十分下班,工人陆续来吃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帮着盛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素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对自己也是锻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56 |显示全部楼层

先这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57 |显示全部楼层
枣儿红了 发表于 2018-1-13 10:47
十一点十分下班,工人陆续来吃饭

不要一心两用,忙你那边,真是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5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小说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0: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轮子 发表于 2018-1-13 10:57
不要一心两用,忙你那边,真是的

嗯。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5:34 |显示全部楼层
麻雀的颜色还真没有仔细研究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5:38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说的灰麻雀和我说的麻雀原来是两回事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5:40 |显示全部楼层
欣和右边眉毛间长了一颗红痣,这顆红痣正是相书上常说的反骨。不懂真的是有这么一说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5:41 |显示全部楼层
欣和眉毛中间的红痣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在母亲眼里,那就是一块黑煞 看来要被老人说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5:42 |显示全部楼层
男人的心天上的云,说变就变。一位过来人说的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5:44 |显示全部楼层
欣和说这话的时候,右眼眉毛那颗红痣甲壳虫似地抖了一下。文落想起母亲的叮咛,盛着凉茶的杯子“啪嚓”,在大理石地面上跌碎,像一朵凋零的玫瑰 老人的话应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00:16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一天的问好周末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