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曼德尔施塔姆的巅峰之作——《无论谁发现马蹄铁》
查看: 228|回复: 2

曼德尔施塔姆的巅峰之作——《无论谁发现马蹄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2 11: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猫- 于 2018-3-12 11:49 编辑



      曼德尔施塔姆的巅峰之作

          《无论谁发现马蹄铁》

                      (据企鹅版詹姆斯·格林的英译本译出)

                                      王家新 译

无论谁发现马蹄铁



我们望着森林并且说:

这是一片为了船和桅杆的森林;

红松,

从树顶上脱落下它们蓬松的负担,

将迎着风暴嘎吱作响,

在狂怒的无树的气流中;

铅锤线会系住起舞的甲板,紧紧地

拴在海风苦咸的脚跟下。

而海的漫游者,

在无羁的对空间的渴望中,

正穿过排浪的潮气,以几何学家的仪表,

以大地衣兜里的吸力,

来较对大海不平整的表面。


但是呼吸

这从船体渗出的树脂泪的味道吧,

并赞叹镶铆在舱壁上的木板,

它不是伯利恒平和的木匠而是另一个的手艺——

那远游之父,航海者之友——

于是我们评点:

它们也曾生长挺立于大地,

笨拙得如同驴子的脊骨,

在一个欢庆的分水岭上,

那些摇晃的羽冠忘记了树根;

它们号叫在甜蜜胀破的云团下,

徒劳地向天空奉献它们珍贵的货物

为了一小撮盐。


而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呢?

万物坠落并破裂,

空气由于比喻而颤栗,

没有一个词比另一个更合适,

大地哼着隐秘的韵律。

而轻快的双轮马拉战车把它的挽具


一纵身套在了疾飞的鸟群上,

开始在赛道上

与那些喷着强烈鼻息的名马竞逐。


三重的祝福,那个名字谱进歌中的人,

一首被命名增光的歌

在其他歌中会存活得更久长,

它佩束的标志性头巾,

使它免于遗忘和失去感觉,失去

那无论是走近的男人还是野兽毛皮散发的味道,

或只是一股手掌摩擦出的麝香草味。


空气如水变暗,万物跃动如鱼,

以它们的鳍推动着天体,

那是坚实、有弹性,几乎不发热的——

晶体,在那里面车轮滚动而马匹闪避,

潮湿的黑大地夜夜被翻新,

被草杈、三叉戟、锄头和犁;

空气稠密地混合如同这大地——

你不能从中挣出,进去也不易。


一阵沙沙声穿过树林像一场绿球游戏;

孩子们以指节玩着死兽的椎骨,

我们时代的岁月以不靠谱的计算结束。

让我们感激曾拥有的一切:

我也曾犯错,迷路,失算,

时代发出鸣钟的声响,如同一个金球,

被扔出去,空洞,无人撑住,

触及它,它就回答“是”和“不”,

像一个孩子在说:

“我给你一个苹果”或“我不给你一个苹果”:

这些话的脸,完全是它的发音的准确摹拟。


声音依然在回响,虽然声音的来源消失了。

一匹骏马口鼻流沫倒在尘土里,

但它脖颈上抽搐的弧线

仍保留着奋蹄奔腾的记忆,

那一刻不止是四蹄,

而是多如道路上飞溅的石子,

当那些燃烧的腿蹄腾空离开地面

落下来,重新轮流为四蹄交替。


所以,

无论谁发现了马蹄铁,

都会吹去尘土,

用麻布擦拭它直到它发亮,

然后

挂在大门口,

让它安息,

不再从燧石上击溅出火星。

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人类嘴巴

保持着说出最后一个词时的形状,

而手臂上还留着沉重感,

虽然罐子里的水

在提回家的路上

已泼出一半。


我现在说着的话并不是我说的,

而是从大地里挖出的石化的麦粒。

有人在硬币上雕刻狮子,

另一些人,头像;

各式各样的黄铜、金匾和青铜

在大地里也享有同样的荣耀。

世纪,试图咬穿它们,在那里留下齿痕。

时间切削着我,如切削一枚硬币,

而我已不足以成为我自己。

  1923

  

  译注:

  这是诗人为数不多的长诗之一。作为“诗歌乐器的大师”(这是他对但丁的评语),曼德尔施塔姆的诗大多有着严格的韵律,但该诗为自由体,诗人最初还曾给它加过一个“品达式的片断”的副题。(品达,古希腊诗人,以品达体颂歌著称)

  克拉伦斯布朗在《曼德尔施塔姆》中曾指出:“这是一首颂歌,典范的颂歌,它以自身为观照对象,也即以诗本身为观照对象。诗歌中存在的世界必得像森林和船只一样涌起;每一样事物都在爆裂和摇动……诗中主要的意象为马蹄铁,马蹄铁是那死去的风暴之马留下的一切……这也是人类生命最后姿态的凝结,仿佛是惊讶于赫拉克勒斯大力神。诗的叙述人现在述说在一种复活的声音里,并变成石头和时间,喷发的元素……(在诗的后来),最终像溶岩一样淹没一切事物,并抹去了诗的叙述人的自我。”

  《无论谁发现马蹄铁》为曼德尔施塔姆艺术上登峰造极之作,任何阐释也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即使策兰在翻译这首诗时,也未做更多的变动。他在给出版社编辑的信中曾谈到他对曼德尔斯塔姆的翻译:“我很高兴和充满感激地找到了我自己回到语言的路。是的,我想我可以说我的翻译证实了我对语言的精确性的不懈努力……当然,我最关心的,是尽可能地贴近原文,译出其中的诗意,给出其形式,重现言说的音质。”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3:17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感谢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8:5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