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散文诗歌 《灯下黑话》
查看: 1053|回复: 24

《灯下黑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00: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0 16:57 编辑

首先释题。
灯下黑话,既读作灯下黑~话,亦读作灯下~黑话。
前者的意思是∶灯下黑,六星论坛的一个注册id;话,说也,讲述也。粤语方言里的“话”,即有说的意思,比如“话俾你知”,就是说给你知道,通俗地讲就是告诉你。古有《围炉夜话》,珠玉在前;今有《灯下黑话》,瓦砾在后。好在一个“话”字的用意一样,小子我与有荣焉。
后者的意思是∶长夜漫漫,有人坐在灯下说黑话。不过,这黑话并非什么“点子扎手,风紧扯乎”之类,而是有人在打胡乱说。你道为何?只因一灯独明,照见环堵,但因灯盏过大,其下犹是幽暗,而灯下人无有光明加身,故而所说尽是黑话。

灯下黑,如今名下划了黑线,倒让我想起曾于某书中看到的一则文革旧事。书中说,一帮学人编撰学术著作,请得某公挂名编委,其他人为彰显其地位超卓,故在其名下加划黑线以示敬重。殊不知某公获悉此事后勃然大怒∶居然敢给我划黑线线,居然敢给我的名字划黑线线。盛怒之下,多人获咎。古代,秋决之时,刑狱主官查看囚犯名册,给该当问斩的死囚名字作记号,或言打勾勾,或言划线线。某公忌讳大概源于此说。
今我自划黑线于名下,乃我有自知之明,因为灯下黑话,有违真理,有悖众议,必不为人所容。
若得散文诗歌版诸公斡旋,免我删除id之厄,则诸公义薄云天也。
是为前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1: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5 08:18 编辑

诗,这玩意儿,短短一橛,百十来字,看得到,吃不着,比不得一碟实在的盐焗豆子。呐,你肯定会说,做人不能这么只顾口腹之欲,总得有点形而上的追求,不然就跟禽兽无异了。嗯,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做人还真不能只是注重温饱。可是,让你冻饿三天,给你一件皮袄一桌酒肉,给你随便写首诗就得诺贝尔奖的机会,你如何选择呢?我想,你肯定会说,我要穿袄,我要喝酒吃肉,我已经饿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至于诗歌,死一边去吧。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你还是个实在的人,而不是那唱高调的诗人。兄弟,诗人之所以能唱高调,那是在他衣食无忧的时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1: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0 03:46 编辑

●写短句当若炒豆,须有好火候使得豆子跳跃而爆鸣,动人视听。
●把长句写得像江河湍流,使人读来如坐轻舟而俯仰自得。
●一篇之中,句式当有长短,根据情绪变化而做调整。
●怎能一直师法他人?你必须要自作主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2: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1 00:27 编辑

同题写作,多见于诗歌爱好者聚集的小圈子,比如某个企鹅群啦,比如某个微信公众号啦,比如某个论坛版块啦。事情往往是这样∶主事者为了活跃人气,营造文艺氛围,时不时地出一些题目,让大家参与写作,事后并作出相关点评。

这样子好不好?很多人说,这样的方式很好,既锻炼了笔头,又增强了交流,还促进了友谊。所以很多人乐此不疲。不过,据我多年来冷静地观察,发现这种限时的同题写作,并未达到他们所说的那种效果,很多的参与作品让人失望,大抵属于一时凑作。我这么说,肯定会惹得一些人不高兴,因为他们敝帚自珍,容不得别人稍作鄙薄。当然,他们当中也有才子才女,也写出了一些好的篇章,但这并不足以说明这种限时的写作方式真的全面有效。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很多的参与者不具备真诚的写作态度,他们缺乏相关的生活经验,缺乏对相关事物的认知,可又热衷参与,于是就硬生生地去写去作,于是强而为诗的现象就出现了。这种写作态度很虚假,一点也不真诚,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并非他们心中不得不说出来的话语。他们大多属于凑热闹,而那热闹亦不持久,好比昙花一现,旋即湮没无闻。

从某些同题作品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凑作的迹象。通观全篇,你会发现他们所写的离题万里,好像题目只是摆设,约束不了他们的写作内容。但是,他们还是有些本事的,他们玩技巧玩手法玩修辞,某些个句子陌生化得跟四不像神兽一样,看得人一愣一愣的。但奇怪的是,同一圈子里的人士不以为怪,他们互相吹捧恭维,个个生就一副与人为善的好心肠。

而那些事后所作的点评,更是让人大开眼界,要么一句“写得不错”轻轻带过,要么逐句加以解读,而这种句读的解说方式是相当地野蛮,就好比把一只兔子活生生肢解。比如他割下兔子的耳朵,说,这句写得实在精彩,兔耳很长,象征了数千年历史,兔耳上有一撮黑毛,暗喻了某个时代的黑暗;比如他割下兔子的后腿,说,这句也写得不错,我们知道,兔子跳跃前行,全靠后腿蹬地发力,所以在这里后腿象征了底层民众,底层民众才是推动历史向前的动力源泉。诸如此类的解说,真是让人不服不行。可是,当你问他整首诗到底说了些啥,他就面色整肃,郑重地说,诗无达诂,接着又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然后就一阵哈哈哈。

至此,我便也无话可说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2: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2 00:21 编辑

兄弟,跟你一样,我也在写诗。写云朵,写星辰,写那些高远又美好的事物。仿佛只有这样,才足以证明自己并非蝼蚁活在尘下。可是,兄弟,写诗从来就是白日做梦,从来只得片刻欢愉。看,看客们啃光果肉,扬起了手,就要把果核投掷过来。兄弟,你要如何抵抗这种侮辱?你有盾牌吗?你的盾牌又以什么构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6:31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诗人,尤其是那些以神性写作自居的诗人,总是喜欢预估死亡的前景,并且通常带有美好的愿望。在他们笔下,死亡是一道门户,一旦推开,便是永恒的花果园,令人得大欢喜。但是,他们极其自负,鄙视所有俗人,认为俗人劳碌而无用,比不得他们在尘世间专事歌颂诸神得来的功绩。所以,他们极其自私,即使洞见了死亡的秘密,也绝不引领任何一个俗人,仿佛那花果园只为他们而设。哦,可怜的诗人,被所谓神性拘束住的歌者,生前未曾一睹神之容颜,偏要臆想在死后得神之眷顾,多么的可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7: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1 01:42 编辑

那些人,来路不一,都进了终南山。
或住在天然的岩洞里,或是用石头、树枝和茅草搭建简陋的房子栖身。
而食物呢,有时是野生的果蔬,有时是自种的瓜菜,有时是山外慈善人士援助的油盐米面。
他们安于独居,珍惜语言,并不聚在一处议论人事。即便途中相遇,也只是微微颔首,随即擦身而过。
那些人中,有放弃权势的官员,有放弃财富的商贾,有放弃笔墨的画家,有放弃学位的学子……
他们,有的在林中吐纳,像树桩发芽抽枝;有的在洞中打坐,寂如新成之碑,除了清静二字,再无别的刻画;有的满山转悠,一溪流水似的,把石子搓洗得又圆又白;有的什么也不做,如同果核怀藏种子,在雪中睡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8: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0 09:21 编辑

“未知生,焉知死”,夫子此语,深得我心。
在活着时探讨死亡,算得是人有贵恙,非灵药不可医治,只是灵药握在死神之手,直让世间医者徒唤奈何。
死去的人很多很多,但从未有一个回来,告诉我们死亡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活着,极尽所能去猜测去臆想去探索,仿佛死亡是必须要在生前搞明白的大问题,否则一旦面临死亡就会备受折磨。
可是,如何去探索呢?于是,哲学家来了,可哲学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哲学更多是教人如何更理智地活着。跟着宗教来了,宗教摆出一副济世救人的架势,循循善诱,谆谆以教,于是我们知道末日审判,坏人下地狱,好人上天堂;知道了轮回转世,恶人变猪狗,善人变龙凤。哦,死亡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来死亡并不可怕,只要这辈子做好人做善人,就必受死亡优待礼遇。宗教的作用无非是给人以安慰,而这安慰则建立在你信奉它的前提上。可是,不信宗教的人又该如何看待死亡呢?
活人为什么如此热衷探求死亡?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贪生,而这贪生之念又随着年岁渐长而日趋坚固。年轻时候,血气方刚,睥睨生死,可以为一言一事一物而喋血,故军人多年轻,故战士不畏死。然而老了,对死亡则生出极大的恐惧,这个中的原因绝非是单纯的血气衰减,更多的是心理上的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4: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散小文 于 2018-7-10 14:54 编辑

灯下之言,有火焰的温度,有着对文字的思索与自我的见解。
交流之意原就是阐述之余的互相切磋,这等好事儿是读着看着就令人欢喜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5: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1 00:31 编辑

作为一个人
我对天气变化的感知
远逊于蚂蚁
直到看见他们成群结队
从低洼搬往高地
我才惊觉
暴雨真的要来了
抬头望天
远处果然有乌云
煤堆一样,铁山一样
又像众多造反者聚在一起
暴动,奔腾,号叫
而太阳,在颤抖,在摇晃,在逃跑
他那君临万方的威势
就要消逝尽了
蚂蚁啊,真的变天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5: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5 08:17 编辑

菩提树上有虫可吃
莲花池里有水可饮
佛陀摊开的掌中有地方可栖
一切如此完备
麻雀,寺院的麻雀
怎会垂垂欲死
看,修行多年的老和尚并不慈悲
扫把一扫,极其自然地
把麻雀扫入
尘灰堆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5: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2 00:28 编辑

《无题》
园中春韭尚嫩,狠心割满半篮。
包得一顿饺子,算是解了个馋。

《夏夜》
夜半风敲疏竹,泠泠犹若玉鸣。
可恨明月不来,只我暗中独听。

《小儿》
大人坡上割麦,小儿留下看家。
他却拿根竹竿,偷将红桃子打。

《初夏》
院里一架蔷薇,门外两树枇杷。
嫌却枝上青果,还看梢头红花。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6:29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夜
生而孤独的你
奋力划桨
把独木舟挺进
水中的月亮
……
整个宇宙坍缩
坍缩到极致的一点
复又炸开
温柔地,和谐地
在你生命中
炸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7: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0 17:27 编辑

埋在地下的先哲并未死去,他们的思想还在世上侵占人脑。若说他们的思想是寄生之物,我们则是宿主。我们不是最初的,也不是最后的,先哲思想因众多的我们而经年不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20: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又见灯君吐槽。很不错的感觉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01: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2 00:34 编辑

春天
两个燕子
在寺庙的檐下筑巢
看见一个老和尚
在佛像面前
以松针牵引蛛丝
想把一片贝叶
补在袈裟的破洞上
可补来补去怎么也补不上
两个燕子唧的一声
同时笑了
然后双飞去
一个继续衔草
一个继续啄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10:16 |显示全部楼层
灯下黑 发表于 2018-7-10 08:24
“未知生,焉知死”,夫子此语,深得我心。
在活着时探讨死亡,算得是人有贵恙,非灵药不可医治,只是灵药 ...

宗教摆出一副济世救人的架势,循循善诱,谆谆以教,于是我们知道末日审判,坏人下地狱,好人上天堂;知道了轮回转世,恶人变猪狗,善人变龙凤。哦,死亡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来死亡并不可怕,只要这辈子做好人做善人,就必受死亡优待礼遇。宗教的作用无非是给人以安慰,而这安慰则建立在你信奉它的前提上


看来笔者也是个被灌输了无神论主义的受害者?
不知者也就罢了
而你知道的这么详尽,为何不悟呢?
冒犯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10:19 |显示全部楼层
灯下黑 发表于 2018-7-10 15:43
《无题》园中春韭尚嫩,狠心割满半篮。
包得一顿饺子,算是解了个馋。

这首真好,生活气息满满,情趣妙不可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00: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5 08:14 编辑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所谓哀而不伤,大抵如是。

欧阳修有一名联,“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人多称颂之。在我看来,上半句可信,下半句堪疑。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此句非孤独者不能体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01:13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透过窗口,照见我写在稿纸上的蚂蚁。
这时候,蚂蚁顺着桌腿,爬上桌面,爬上稿纸。
终于,蚂蚁碰上蚂蚁,蚂蚁啃食蚂蚁。
最后,蚂蚁和蚂蚁,名称与实物,全都消失。
我的稿纸上,出现一个空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01: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下黑 于 2018-7-15 03:42 编辑

一只被我失手打碎的玻璃杯子
如今出现在纸上,由语义构成
作为形而上的容器,它容纳众多
说一个宇宙在其中运行也不为过
但我知道,它害怕一滴实在的雨水
一滴实在的雨水啪地一声落在纸上
纸张濡湿,文字模糊,语义消减
这伟大的杯子,必定再次破碎
它,是否仍未消失
它,还将以何种形式在何处出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08:00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大明湖畔,呃,不,昔日红袖论坛的九舞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3:29 |显示全部楼层
有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6 17:53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主论了诗歌,观点是,说人话,言人志,接地气,少装神。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6 18:03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诗,不是律诗,有一个最低标准。现代诗就是一个发散思维,没有标准可言,但阅读能带来感觉,那说明就不差。还有诗,不一定非要表达一个观点,它可能就是一瞬的情绪,一个无聊的场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