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文海拾萃 【胡编乱造】012 续我与茶蛋女的故事:偶遇子涵
查看: 708|回复: 69

【胡编乱造】012 续我与茶蛋女的故事:偶遇子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2 20: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熟悉的陌生 于 2018-9-13 19:35 编辑

       那几天,我骑车的每天都看到一对情侣模样的男女结伴骑行,夜骑也遇见过他俩。他俩都三十岁左右,女的既有姿色也有气质,我因为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才会注意到她。很妒忌陪伴那女子左右的那个男的,恶狠狠地看看男的。他,相当有型,英俊儒雅,气宇轩昂,成熟老成,对那女子殷勤得自然,无微不至,呵护有加,包括递水,擦汗,揉肩,系鞋带,陪笑脸,等等等等,都落落大方。

       让我感觉,他是一个超级优秀的品种,跟他比,我根本没有竞争的余地,垂头丧气下来,气急败坏下来,只有干憋气,干眼气了。后来每一次遇见,我都卑微、惭愧的低下了头。不看,是看不得他的温柔体贴,看不得他的英俊潇洒,看不得他的风流倜傥,看不得他比我拥有的多,都是我的奇耻大辱,此情此景,让我恨不得杀了他,让他在这个地球上永远消失,才能缓解我的心头之恨。

       那些日子里,我削瘦,憔悴,眼圈黑黑,眼泪汪汪,都是因为他无比优秀,看来老天爷不想让我含笑九泉。

  这一天,白天风大又高温,就没有出去骑车,到了晚上,忍不住不骑就出门去夜骑。当我从鸟岛返回时已经是后半夜,路上不见一个人影,有那么一点点的害怕,总是幻觉树林里会窜出一个妖魔鬼怪来,习惯自己吓唬自己。当年,下乡当知青,经常走夜路,壮着胆子,硬着头皮走,现在之所以害怕走夜路,也是那个时候吓出来的恐惧症在作祟。

  我正胆颤心惊的骑着,突然听到前边的不远处有哭声和说话声,我赶紧停了下来,躲到路旁的树后察看。我隐隐约约地看到五个人影,听到一个女人在哭泣,还听到一个男人在求饶。这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的掉头跑掉。后又一想,他们还没有发现我,我再看看究竟怎么回事跑也不迟。

      我就藏在一棵树的后面连看带听,大概明白了。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打劫,他们之间认识,有过节,我给总结一下了。旁白:有些事情是后来知道的,这里先交待了。

  事情是这样的:三个劫持者中的一个名叫刚子,倒在地上哭的女子名叫子涵,开始他俩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来子涵的父亲不同意,认为刚子做事莽撞没脑子,傻小子一个,将来的产业难以委托其大任。

       父亲比较看中的,是跪在地上的这个年轻人,他的名字叫远方。父亲认为远方有培养价值,远方不仅有头脑和知识,又俯首贴耳,唯命是从,有这样的女婿,在自己的上流圈子里能够拿得出手,会赢来不少面子。子涵尽管对刚子有一些感情,可也觉得刚子配不上自己,远方要型有型,要样有样,又对自己鞍前马后的体贴,她也就妥协了。

  被子涵的父亲瞧不起,又丢了自己爱的人,刚子窝一口气,想干点啥争点气。可是没有本钱,他就想到一个办法,绑架一个富翁勒索一笔,这是目前来钱最快的办法,至于后果怎样他也顾不得了。也难怪子涵父亲说他没脑子,他绑架不成,还把自己送进了局子,蹲了两年,前几天刚刚放出来。

  刚子还惦记子涵,知道子涵喜欢骑行,过去也一起在这条路上骑过,他就来这里找她。当刚子看到远方陪伴左右那个殷勤劲儿时,气的晕头晕脑,立即打算教训远方一顿。于是,他找来两个刚认识几天的黑道朋友,在夜里到这儿等他俩。

  刚子本来想打一顿远方也就拉倒了,而两个黑道朋友却不这么办。子涵的姿色和她爸的富豪状况让他俩有更凶狠的打算。他俩打算,轮奸子涵后,拿她当人质狠狠的敲她爸一大笔钱,然后逃到缅甸,去做毒品生意。当刚子发现他俩阴险企图,打算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他俩用刀子吓退了刚子。

  他俩想,反正要逃到国外,并不在乎是否有人命,觉得远方碍事,就准备把远方杀掉。远方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磕头求饶,刚子也上来拉扯说情,他俩说,饶了你可以,去给她爸送个信,让他爸准备三千万赎金换回他的女儿,不许报警。远方发誓决不报警,然后趁他们拉扯当中连滚带爬的跑了。

       远方果然兑现承诺没有报警,但是弃子涵生死于不管实在是混蛋。远方没脸见子涵父亲,用电话告诉了他女儿的险境,便再也见不到远方的人影了。估计是被吓破了胆,精神失常,现在正光着屁股满街跑那。

  才认识几天,没有一起出生入死过,他俩跟刚子没有什么交情,这时又嫌刚子碍事,就把刚子绑在树干上,然后一起走向子涵,准备施暴。这时,我已经小声报了警,正在等待警察到来,看来再等下出就来不及了。

  不知从哪儿来的冲动和胆量,我快步走了过去,猛喊了一声,兄弟不要这样子。子涵和远方,就是我先前遇见到那一对情侣。可能是我暗恋子涵,可能是我妒恨远方,可能是我有见义勇为的潜质,反正我是走了过去,这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啦。

  他俩看我年纪不小,又挺一个大肚子,蔑视的笑笑,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说老家伙你找死来了。我壮着胆子又说,放了他们吧。其中一个叫强子的歹徒很不耐烦,还没等我说完就上来捅了我一刀,我倒了下去。然后他俩又走向子涵,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扑了过去,强子转身又给了我一刀,我又倒下了,但是我双手抱住了強子的大腿,死死抱住不撒手,強子气急了,又连轧我几刀。

       我坚持了几分钟,昏迷中听到了警笛声和警察喊声,我才彻底的不醒人事了。旁白:假如这时我能说话,我会说:我不讹人,我有医保,另外请通知我爷爷把我欠的买茶叶蛋的钱替我还上了。来的赤赤祼裸,走的干干净净嘛。

  又旁白:感想几句,刚子干了几件愚蠢的事,确实没脑子,或许以后经历的多了,领受的多了,也可能成器,而且他有更可贵的地方,就是忠诚可靠,放在身边放心。远方出身贫寒,急于通过巴结、婚姻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进入上层社会,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这都不是错。但是,他缺乏胆识和勇敢,在关键时刻却自保逃掉,没有为了爱情而牺牲自己的英雄气概,注定错过一个大好的翻身得解放的机会。

      我们并不挽惜他,而且感谢歹徒帮助子涵考验了远方。爱情既需要平时的无微不至,更需要特别情形下的大义凛然,这样才能永久地抓住对方的心,特别是对方亲人的心。呵呵,道理我懂哈,可是我做不到哈。

  我醒来时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子涵趴在我的床边睡着了,看来她一直在守着我,困乏的很。 我还活着,我也救了子涵,心情当然愉快。子涵父亲来看我,说了一些感谢的话,我平静的接受。

  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出院,这期间子涵天天来照顾我,我们谈得很来,我有一些歪理邪说还是挺能迷惑简单的女人的,而且我的假装无所企图更是有欺骗性,欲擒故纵嘛。刚子也来看我,我挺喜欢这个诚实厚道的小伙子,或者说我欣赏不爱玩心眼儿的人,讨厌跟我耍滑把我当傻子的人。我心里打算帮助他一下,不知他有没有这个福气。

  假如不是错觉,我感觉子涵喜欢上我了,似乎我的艳遇总是不浅。这一天,子涵父亲来找我谈事,我猜到他要谈什么,内心也已经有了主张。

  他说的基本意思是, 子涵委托他跟我说,子涵喜欢上我了,他开始不同意。子涵也不哭不闹,只是少言寡语,茶饭无心,看得父亲心疼无比。子涵的母亲走的早,父女相伴才有生活乐趣,一直有相依为命的感觉。考虑再三,父亲只能依了女儿的意思。可是子涵又不好意思直接来跟你说,让父亲来问问我的意思。

  我笑呵呵地说,你让她来找我吧,我直接跟她说。我似乎故意的留了一个悬念,其实也构不成悬念,状况都明摆着,我怎可能贪念。

  子涵来了,满脸红晕,羞答答的,我让她坐在我的对面,她默默地坐下了,不敢正眼看我,我心起涟漪,有一些不能自禁。过了一会我才定下神了,用比较平稳的语调开始说我想要跟她说的想法。第一,你年轻单纯,有许多问题考虑不到,我们的年龄差距太大,过了多少年,那个时候都会尴尬难受。老的自卑,像感恩小的似的小心的生活,小的得不到许多方面的满足,又不敢带出去见人,活的也很忍受,到那时就没有什么爱情可言了。

  旁白:既然我现在已经知道不可能善始善终,又何必现在将错就错。而且我不想任何时候都活的卑躬屈膝,宁愿孤独的老去也决不卑躬屈膝,还是自由自在,为我自我,才好。又旁白:其实此话也言不由衷,现在老夫少妻相当时髦和满足虚荣心,而茶女就小我挺多嘛,又有哪个男人不想多妻多福?

  我接着说了第二点,我已有了喜欢的人,所以不能答应你了。旁白:确实有了喜欢的人,如今这也是一个课题,男人有没有博爱的心理,爱情只能专一吗?呵呵多么可惜,十八里相送一步一回头,那么多的财产眼前即可因色而垂手可得,却只能忍痛割爱。因为,身后有一个大老虎,才不敢越雷池一步。茶女那一身的武功,又眼线一大堆,我又怎敢以身试法,以命试刀。

  最后,我违心地劝了子涵,让她试试跟刚子重新开始。我想,子涵内向,单纯,善良,柔弱,找一个城府深的男人对她不利。子涵没有说话,眼里涌出泪水,走了。旁白:我挺装哈,道貌岸然,但也心绞痛呀。后来听说,子涵跟刚子又在了一起,相处的怎样我也没问,以回避我的抑郁寡欢。

  该是告别的时候了,子涵的父亲来送我,他说老叶,作为感谢,我要送给你一座大厦,你一定要收下。我惊喜,窃喜,假惺惺的拒绝,他不容拒绝,说已经办到了你的名下了。其实一座大厦对他来说,虽然不是九牛一毛,也是不伤筋动骨,不过如此出手大方是我没想到的,我连声道谢,也不知说了多少个谢字了。旁白:原来我的舍命为的是天上掉下来的大财呀。

  告别了他们回到家里,见到茶女,我殷勤、显摆的把大厦的产权证上交给茶女,茶女挺满意的笑了笑,然后说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她顿了顿又轻松的说,我在瑞士银行的存款有一千亿英镑。

  我吓了一跳,惊讶的张着大嘴半年合不上,尔后喜出望外,倍加谦卑。我不懂汇率,但我知道英镑最值钱了。记得看过一部电影叫百万英镑,男主角派克兜里揣了一张百万英镑的汇票愰了一圈,没花出一分钱,就买来一位含苞欲放的美丽女子。那可妒煞了我,至今痛恨自己没那好命。

  再说说强子他俩,被抓进班房在等待判决,他的哥们送来消息,我得了一座大厦,这可气坏了他俩。又恼,又恨,又干着急,要不是我冲上去破坏了他俩的好事,又把他俩带进了牢里,现在他俩正享受着花天酒地的生活那。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怎么办?他俩一商量,决定冒险越狱。

  这一天下半夜,他俩装成急症病发作,骗得看守打开门锁,然后杀死了看守,成功越狱,又通过黑道朋友,得知了我的行踪,便杀气腾腾的寻我而来。看来我的命已危在旦夕。

  当他俩找到我时,我正在跟一帮骑行的朋友一起吃饭喝酒,正在听他们讲各自走江湖、打打杀杀的英雄事迹,听的我入迷又崇拜。因为茶女有钱,我经常请他们吃饭,他们看在白吃白喝的份儿上也多次跟我说,有事儿喊一嗓子,好使。

  觉得他们够哥们儿义气,感激不尽。我跟他们喝完酒回家,每次都跟茶女吹须几嗓子,得意忘形的说,我也好使,我的这些哥们儿对我老够意思了。而茶女总是笑笑不吱声,让我挺扫兴的。

  有这些哥们站脚立威,看到强子他俩来我并没有惊慌,反而挺有范儿的站了起来,把有底气的目光迎向了他俩。身旁有一堆铁哥们,一旦动手,还不打的他俩满地找眼球子。旁白:没了眼球子拿啥找眼球子呀,逻辑错误。

  可是没有想到,他们看清楚是强子他俩来了,顿时惊慌失措,闪的屁滚尿流,连心爱之物的单车,平时都显摆的很,这时也丢下顾不得骑走了。靠,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可都够能吹牛逼的了,哥们义气都跑哪儿去了,严重鄙视。旁白:难怪茶女对我的轻信不表态,她比我懂得这个社会和人的劣根性。其实我也看到许多,玩户外的挺多人,包括爬山的骑车的等等,都能把拥有一只吃饭的碗说成整个北半球都是他家的,可是我总喜欢高看他们一眼,其实他们真的狗屁不是。

  到了这时,我也慌了,但是我故作镇静,挤出一点笑容跟强子说,我进屋买了单就跟你走。进屋两三分钟我就出来了,快步走到我的单车前,然后骑上车子撒丫子就跑了。平时时速我每小时十几公里,这时是每小时三十几公里,恨不得跑的无影无踪。看来人的巨大潜能是这么调动出来的,深有启迪和醒悟呀。

  强子反应过来后骂了一句,操,老东西,然后就开始追。眼看着追不上我,他俩劫了一辆轿车追我。看轿车越追越近,我就拐进胡同,可是,竟然拐进了死胡同。我命休矣,茶女,你在哪里?

  强子他俩在一步步逼近我,这时,茶女驾到。看到我的茶女的矫健身影,我心一松,瘫坐在地上,然后得意的笑笑。旁白:韦小宝没有武功却足智多谋,金庸就是通过他的足智多谋来圆自己三宮六院的梦的。

  故事回放:我吃饭的地方,是骑行路边的一家露天烧烤店,我每次吃不了几个钱,也就先记帐到月底结算一次。我说进屋埋单其实是告诉老板娘立即给茶女打电话,赶快来救我。茶女接到电话,通过卫星定位及时赶到。

  茶女跟他俩开始了巷战,枪战,一直难分伯仲。我开始担心起茶女打不过他俩。说来我的那些所谓的哥们跑掉,也是情有可原。强子他俩在黑道上驰骋多年,是不要命的主儿,已经几进几出。举一个例子,警察审讯他俩,曾经往他俩手指上钉钉子,他俩都挺了过去,就是不坦白交侍,绝对是一条硬汉子,也因为他俩知道,坦白了自己身上有人命,只有死路一条。凡是知道他俩故事的,都怕他俩的很,又怎敢针锋相对地对峙。

  一番枪战之后,茶女打中了他俩数枪,可是我的茶女也身中数枪,倒下了。我顿时绝望了,哭喊着茶女的小名扑了过去,狗剩,狗剩,你不能死呀。茶女看了看我,没有说出话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旁白:此时的旁白是不是荒诞的旁白我不解释。我在揣测,人在悲痛欲绝之后回到现实会想什么?那么假设我想什么。下面姑且是我想的:狗剩呀,你牺牲前该把瑞士银行的取款密码告诉我。旁白的旁白:我这是啥人,茶女都倒下了,我竟然先想到怎么继承她的遗产,物欲横流到了多么卑鄙无耻的程度,人格还可信吗?爱情还可信吗?是不是严重辜负了和伤害了茶女的一片痴情。有那么一句话,男人没有好东西。

  我接着想,我有了这笔钱, 先在希腊买一个小岛,听说那里很美丽。再雇十个厨子饲候我的胃口,我的六欲中排在第一的是食欲。再买两辆单车,一辆用来骑,一辆用来显摆,以后谁再拿车名跟我装逼,我就用直升机空运过来堵他的臭嘴。我还买一个双桶洗衣机,一桶洗衣服,一桶装酸奶。对了,再配套买一个豆桨机,买几百头奶牛。反正有钱了,怎么舒服怎么来。还有一个打算不会忘,就是把茶女的表姐接到岛上,然后把船砸沉,谁也别出去,谁也别进来。

  旁白:我真不是东西,茶女还尸骨未寒,我就想马上续弦了。其实我有了机会总是喜欢揭露男人的虚伪和装,揭露男人的德行和不知羞愧。许多男人到了还不是大难当头的时候就先跑掉了,连一点点担当的架势都做不出来,同时,我还希望女人提高辨别和鉴定男人的能力,别傻里傻气地做劳身伤财的傻事。

  我正在黄梁美梦,耳听见一个女子喊我的昵称,叶郎,你在那儿想甚么啊?说明一下,我姓叶,亲近的人都喊我叶郎,或夜郎,也有夜郎自大的意思。听着像是茶女表姐的声音,心想可真是灵呀,想谁谁就来呀。旁白:问人世间情为何物?有谁能说清?反正我是说不清了……

  我寻着声音看去,原来是我的茶女在喊我,呵呵这时又是我的茶女啦。我惊喜万分,狗剩,狗剩,你没死呀。茶女虚弱的点点头,然后开始解上衣的扣儿,我马上紧张起来,问你要干啥?旁白:我害怕干脱衣服这类的事情。茶女笑了笑,说笨蛋,你看这里。我一看,原来她在外衣的里面穿了防弹衣,还是美国造的,子弹打在上面像是给她的身体按摩,她舒服的竟然睡着了,呵呵。能够承担特别任务的人,果然有一套,防患未然。

  茶女转过头看看倒在血泊中的强子他俩,拿起手机给110打了电话,告诉了这里的地址,请警方来处理强子他俩。然后,茶女让我扶着她离开这里。我问去哪儿?茶女想了一下,说去她爷爷那儿住些日子吧。旁白:此篇小说暂告段落,还想知道什么就提问,我会告诉你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2 20:37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早起出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2 20:44 |显示全部楼层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6:22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吧,续这么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6:23 |显示全部楼层
真能胡编乱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06:24 |显示全部楼层
先挂起来,一会儿再仔细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1:08 |显示全部楼层
不看,是看不得他的温柔体贴,看不得他的英俊潇洒,看不得他的风流倜傥,看不得他比我拥有的多,都是我的奇耻大辱,此情此景,让我恨不得杀了他,让他在这个地球上永远消失,才能缓解我的心头之恨。

这嫉妒心,太强了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1:11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果然,喜欢,给人以勇气啊
色字头上一把刀
看看,是谁受了伤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1:12 |显示全部楼层
又旁白:感想几句,刚子干了几件愚蠢的事,确实没脑子,或许以后经历的多了,领受的多了,也可能成器,而且他有更可贵的地方,就是忠诚可靠,放在身边放心。远方出身贫寒,急于通过巴结、婚姻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进入上层社会,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这都不是错。但是,他缺乏胆识和勇敢,在关键时刻却自保逃掉,没有为了爱情而牺牲自己的英雄气概,注定错过一个大好的翻身得解放的机会


这旁白的分析很到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1:14 |显示全部楼层
旁白:既然我现在已经知道不可能善始善终,又何必现在将错就错。而且我不想任何时候都活的卑躬屈膝,宁愿孤独的老去也决不卑躬屈膝,还是自由自在,为我自我,才好。又旁白:其实此话也言不由衷,现在老夫少妻相当时髦和满足虚荣心,而茶女就小我挺多嘛,又有哪个男人不想多妻多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1:22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
友情
全给你大揭底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1:22 |显示全部楼层
荒诞的故事中给人智慧的启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0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容易我又上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1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上午没有干别的,只是顶了那几个可怜的贴,就不能顶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2 |显示全部楼层
前有茶蛋女这后有一子涵,这女人缘还真了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4 |显示全部楼层
骑行路漫漫,偶遇子涵后还会遇到谁?紫鹃、黛玉和宝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5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继续,偶遇也在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6 |显示全部楼层
看似胡编乱造,其实都是心里之想只是借“胡编”的名义写出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7 |显示全部楼层
谁都想让自己幸福、让自己的婚姻美满,但做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困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9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生活不是靠文字写出来的,而是要靠自己的双手真干真做得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39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与坏也只能是自己心知肚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40 |显示全部楼层
靠这种“荒谬”的“偶遇”和“打拼”是不可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42 |显示全部楼层
除非是真正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否则也就只能是想想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44 |显示全部楼层
从文字中还是可以看出某人有一种男子汉的“英雄”气概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熟悉的陌生 于 2018-9-13 14:08 编辑

这里的子涵也不是茶蛋女啊,还是茶蛋女靠得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48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那个“黄粱美梦”已经醒了,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3:50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日子里,我削瘦,憔悴,眼圈黑黑,眼泪汪汪,都是因为他无比优秀,看来老天爷不想让我含笑九泉

看来是真动心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7:42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的陌生 发表于 2018-9-13 13:50
那些日子里,我削瘦,憔悴,眼圈黑黑,眼泪汪汪,都是因为他无比优秀,看来老天爷不想让我含笑九泉

看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7:42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的陌生 发表于 2018-9-13 13:48
看来那个“黄粱美梦”已经醒了,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又是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3 17:43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的陌生 发表于 2018-9-13 13:46
这里的子涵也不是茶蛋女啊,还是茶蛋女靠得住

呵呵老夫老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