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泥巴的诗
查看: 4420|回复: 70

泥巴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5 15:5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清扬 于 2018-9-25 17:04 编辑

田野
文/泥巴

野兔的巢穴,
洞口青草依依
荆棘上残留着的几缕灰毛
在我们的想象里,
它离去之前刚刚抚弄过自己的脖颈

田野坦呈着它的秩序
我们走在田埂上,享受着明亮的空气
这里的植株和水源都有归宿
主人不在,天黑时才回来关闭闸门收走果实

那时候,我们已经回到屋里
低下头,处理自己细小的事务
窗外是新的夜晚,神灵又一次挪动着它的星辰
睡着的人,听到了锻打铁片的声音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17: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新鲜的事物
文/泥巴

昨晚没看见月亮
谁还和我一样,
看着空荡荡的天空,心里一惊

擦着一处低矮屋顶
月亮露出来,又大又圆
谁还和我一样,脸现恍然,心头一松,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
浓烟里吃烧烤,一定还有谁,
停下话题和酒杯,跑到对面去,看一看
月亮还在照着,才有心情继续

一定还有谁
和我一样老了,和我一样脆弱和空洞
把那块疤拉脸的石头
当做后半夜的药片和台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19:1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泥巴说他老了

该有个院子,种点小葱香菜
该有把拐杖,拄着它去街上走走
该回家的时候
才想起来,又落在公园的长椅上

另外的时候,
落下的可能是眼镜,假牙或者书
该记性不好,该有人照顾
该有个女儿常来哄他,但是没有

该有个孙子,带来希望
占据他大部分心思,和他互相需要
彼此像另一个最用心的玩具
该回忆旧事,

如果没什么可吹嘘的,也要吹嘘
要读年轻时写过的诗
读那时候莽撞没有技巧的句子
诗里藏着的女子

现在可以说出来了,老婆会哼一声
骂到:老没良心的,
可惜了一肚子花花肠子,我就是
舍不得你那点退休工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20: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与董勤
文/泥巴,

在亭子里,已经感觉到冷了
一个为我感慨的人,在南边的云头发呆
是古代多好,甩甩衣袖能飘起来,
一起晒晒花白的胡须

这世间,有一些珍贵的东西
谁看见就是谁的,比如此时的明月,秋风
最后的蝉和洣水河的涛声,有一些更珍贵的东西
谁写出来就是谁的,比如浪漫,悲伤,磨难
和三年五载积累的情谊

你小我十年,可以做很多的事了,
请把我的东海拿去,还回一片向阳的山坡。
请把我的烟雨拿去,用你的荷塘和霞光送我。
你赠予的诗歌,我渐渐还不上了。
衰老,怎样才能显得幸福些,说夕阳,暮色?
说才华像酒,越陈越粘稠,慢些慢些
待我再憋出一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22: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看过了》

月亮看过了,
我们将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你背着双肩包站在路口等红灯。
离取回各自的孤独,
还有最后一分钟。

你关注铁器和碳水的响动,
节拍和韵律
编织着你的身体。我是另一种人
沉默,抽烟,
捡起散落的小浆果,手指沾上汁液。

想说说话,你怕墙壁
怕房子里没人。我担心人多,担心
过于热情,但也想说说话。
于是,我们说了再见。
斑马线白的耀眼,你在灯光里挥手,
慢慢退入楼宇的阴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6 17: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邀请函
文/泥巴

灰鸽子盘旋。
在头顶的时候,才露出腋下洁白的羽毛。
——洁白,这是我想要你们
靠近些的原因。当我们肩膀碰着肩膀
手臂挽着手臂,更多的细节
取代文字虚设的外衣。

此时,上海天气火候恰好,
早晚有沁人的凉意。这个凉,多么珍贵。
懂得了它,才知道温暖,知道向往和依赖
一个有人情味的人世。味觉和触觉
都需要恢复,我们将晚点吃饭,在街头的
稍许落叶上走出很远。

我的客厅不大,
但有一个不错的地下室。(我是说我
没准备招待女客,不理会她们才情和矫情。)
男人们来吧,抽烟喝酒,磨牙流涕,
我们是土坷垃,瓦块或者厚砂纸,写些粗俗的诗,
读完就撕掉,冲进清晨的马桶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7 18: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Lisa带来黑枸杞
文/泥巴

见惯了碧蓝的天,
在水杯里设置自己的天空,
依然能带来惊喜。
把黑枸杞泡在水里,
仿佛是飞行器释放紫红色的尾迹,
一缕缕雾气逐渐拖长,弥散。
当你抬起头来
以为等待你的窗口彩霞满天,
可是,你眼眸里
接受到的的确是一方蔚蓝。
黑枸杞已经泡软了,
仿佛某个星座到访的星际船。
你现在相信,
透明的事物,光线和颜色,
能让中年迟缓的心
欢快地跳动那么一刻。
这时候,你觉得自己可以变小
住进水杯里的枸杞上,
选中其中一个皱褶,
安置餐桌和躺椅。
小陆说,
地球也许就是一颗枸杞。
我觉得也是,
上帝在泡茶,
他更苍老的心因为透明的蓝,
受到抚慰。
他把玩着自己的杯子,
小口小口地吹气,
此时,我们感觉到阳光灿烂,
但气温正慢慢转入秋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8 09:55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发这么多,看不过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8 09:56 |显示全部楼层
处理自己细小的事务——可不可以改成:处理各自细小的事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8 09:57 |显示全部楼层
接受到的的确是一方蔚蓝。——是不是多了个“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8 23: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口琴

住在黄铜璜片上
我们是一群掌管音符的小人

当他吹响的时候
我们根据气息的排列组合出美妙的乐曲

吹奏前他得把口琴甩一下
提前把我们从酣梦里摇醒,应对我们的岗位

有时我们睡得太沉了
因为没有拨动簧片,他翻来覆去一脑袋诧异

有时,我们睡不着
就自己弹奏曲调,这时候他才明白

口琴会自己演奏,并不需要
一个忧伤的主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0 19: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闲人甲记事
文/泥巴

上午,泡了茶
我喜欢茶汤的颜色,胜过喝它
你看,闲人就是这样,忽略主体
只对附赠的那部分着迷

下午,阳光倾斜过来时
我拍下了枝条和栏杆,不是它们本身
是地砖上它们的影子。我觉得很好
恍惚的,带有对现实的微微扭曲

晚上,沿新的道路
走回去,两侧的风景还保留着
初始的空虚。我想不通,要那么多路
干什么,他们就这样消灭了一处花园
和一处废墟

这样的流水账,轻轻说出来,
仿佛你愿意倾听,也有着无聊和浅浅忧愁。
有时候,我觉得你是个具体的女人,写诗
小巧身材,慵懒细致。有时候,你不存在,
是我在说给另一半空着的内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0 22: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赠非可
文/泥巴

有个女人说,
我内心里有她想要的品质
沉默了一会,我告诉她,我这个年纪
已经不想谈什么内心了。
即使是拒绝,我依然坦白真实,
是的,终于到来了——内心的枯竭。

我减少了阅读,也很少写诗。
本来让我兴奋的那些,已经失去了
它们的感染力。周围依然生机勃勃,作为
陈旧的零件,我即将以某种方式脱落。
我后悔写过的那些句子

它们让我在今天更加难过。
你说,让土豆和玉米转交吧,这句话
是我今天唯一的快乐。我无法爱上
一个城市的女性,但非常乐意给远方的
田野写信。一个下午,我都沉浸在
写信的情绪里。我写了抬头,

亲爱的土豆玉米,写了后缀,
某场运动会检录处。中间并没有想好
要说什么,随便填了一句“寂静,就是
掀开已经藏好的声音”,那时候是八年级的
4×100接力,呐喊声中,我听到了
老丁崩掉了衬衣纽扣。

这没什么意义,但我觉得该告诉你。
所以,我写下代致非可,请土豆
用它的疤痕和泥,请玉米用它的芯子
或者牙齿和须。就这样吧,非可,
夜色很美,有一点寂寞,疼痛以及空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 12:5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给月窗
文/泥巴

现实里没有的,
诗歌里也不会实现。
写到现在,终于触摸到自己的灰色核心,
冰冷阴郁,没有一点欢喜的样子。
还有必要写下去吗?

这是我的问题,但不是你的。
前天你说,朋友和永远。而我对这两个词
都没有信心。我眼瞅着他和她
走远,变淡,成为雾气和尘埃。越尽力留住的
越更快消失。仿佛生活就是惩罚,
反复惩处一个人对美好事物的认真。

我们在一起,并没有几次
专注的聊天。飘来飘去,似有似无,
透明的,像露水,而拒绝成为蜜。多么恰当,
你在窗台收起花朵和裙子,我用微笑呼应
偶然的所见。这微笑简单,短暂,没有含义
却因此穿越和保留了时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3 04: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10-1 12:54
给月窗
文/泥巴


看了,真心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3 11: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
兼赠赵力

醒来已经九点多了,
外面的世界阳光灿烂,美得不像话。
这是上帝的恩典,
奖品是终于睡了个懒觉。
赖个床是多么简单,但对于我不是,
我始终不明白,
我的内心里为什么拥有如此多的不安。

我在担心什么?
我为什么总是局促,叹息和悲观?
没有答案。
即使我走在了秋天的汪洋里
即使我翻开毛子的书,即使我打开记事本
准备给你写诗。

原本是应该旅游的,
但你病了,
只能躲在某个房间里,躺下坐起来,
接受亲人的怜惜。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你,对于无法言说的苦来说,
我更倾向于生一场病,让肢体疼痛。
肉体疼一些也好,如果它
能压制心灵的疼。

你看,这是我不想把诗歌写下去的原因。
我没法把它写得好看,而且温暖。
我怕我写着写着就哭了。现在,我的左眼角
正在湿润,一滴水在徘徊。命运就在那
不甘但无可奈何。只有写给你的话里
我敢于表现脆弱。不是因为你懂
而是你温厚,清澈,对自己不了解的悲伤

都能忍住不去问,也不多说。
此致,敬礼,谢谢你,秋天和古老的西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4 17: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轮廓
文/泥巴

对不起,你爱上的
只是一团影子,他穿长衫,你爱它
烈烈飘动的样子,而你看不到它掩盖的松弛皮肉,
酸涩的膝盖,屁股上的一处疤。
你爱上他的声音,你用温暖来形容它,而你不会知道
它曾经沙哑到无法表达,不会知道
它红肿扁桃体延续的炎症。
你对着一张头像,说发现了其中的落寞。这次你说对了,
这么多年,他丧失的比得到的要多。但你为什么
对一个失败者用心,
他从来没准备好遇上点什么,并对此负责。

别诱惑他,也别靠近他。你爱一个轮廓,请允许他
用另一团影子的方式,回应你。
想象一个下午,阳光斜射,你们并排走着,
中间隔着一米的距离。但影子不是这样,他们
重叠着不分彼此。你们走进一座楼的灰影,
你们的影子相继消失。把它当做家吧
三分钟后,你们出来,什么都没发生,
但不妨碍你们中的一个泪流满面,
仿佛刚刚经历了家庭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4 21: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成为一颗星
文/泥巴

地面辉煌,而星光黯淡
我给媳妇说,天地就要失衡了
我要去空中做一颗星
把这些年接受的照耀还给天庭
她问我怎么去,我告诉她
沿着楼梯往上走,
走到没路的时候,就张开手臂
背后的翅膀就会伸出来
拍打着它
到一个最黑暗的地方,停下来
打开胸膛
如果你看到一处黑夜
突然亮起来,那就是我在归还
这四十年沐浴的灯火
她同意了,而且认为今晚的天气
适合一个男人
说醉话,发臆症,和老婆调情
她说,你去吧
先洗个澡,把皮肤和影子留在客厅
别在房顶呆太久
半夜的时候,如果觉得冷
就大声喊
在你成为伟大的星辰之前
儿子会拿起竹竿
把他浪漫的父亲捅下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5 11:1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阴天,我们自己发光
文/泥巴

阴天的时候,星星就放假了,
它们回到家中,睡觉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事
地上的我们要暖和,必须自己发光

而发光是很累的事,光亮小的女人和孩子,
要呆在房间里,守着家里的灯
男人们还在外面,依靠喝酒和吹牛
不断地点燃内心

当感觉到我们疲倦时
神会再一次吹散乌云。他吹得很慢,
必须留出时间说服天上的孩子,从被窝里
回到位置,继续充当我们的星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5 18:4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情诗一则
文/泥巴

值班时,两个月不见的朋友
为我送来了糕点。我劝她,十一过后
回来上班吧。她说,你知道我
发生了什么吗?她叙述了她的两次
未遂的自杀。她说,我需要休息
现在,家里人都支持我不上班
几番劝慰之后,我问她,你知道我
发生了什么吗?她说,你很好呀
上班,锻炼,写诗,和往常一个样子
是的,我还那样。我没法告诉她
我内心正经历着一个事故。因为非法
它有独享的甜蜜,因为非法,它有
不可示人的悲伤。非法,使甜蜜和悲伤
都加了几倍,而我正处在悲伤中。
我需要含住它,忍住它,照常吃药,锻炼,
对每个人都微笑,一副心脏健壮,
从不曾破裂的样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5 22:1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别扭
文/泥巴

先是云层,接着是台风,
但我现在只要刺眼的光和暴晒。
而天晴的那几天,
我却只想着下刀子,生虫和腐败。

就是如此别扭,
所有的赐予,我只要它们的反面。
——哪怕你回来,我也不会承认的,
我不要返回,我要最初。
——哪怕是最初,我也不愿意了。
我有怒火,
我控制不住要把它败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7 12: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银杏
文/泥巴
1
写了几行,又删了去
停顿,有时候因为没有旋律
有时候因为没有内容
2
有时候,是因为声音和语言太多
3
哗哗拍动手掌的声音
也能当成音乐,那时候我还很小,
在银杏下边一坐就是半天
4
我说,我想窗子了
她用一片叶子挡住了眼睛,鼻梁上露出扇形的阴影
5
我还要等会非可
6
一遍遍喊出她们的名字
等待她们的回应
我心里装了那么多人,为什么还是感觉空虚
7
这一阵儿,我一直处于别离的情绪中
8
我向往以明亮的方式结束
把一年贮存的光芒,在秋天里还给大地
每一片掉落的词语都是宁静的黄金
9
对每一个迟到的女生,加以赞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7 16:13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诗像光一样在昏暗闭合的屋子里打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8 10: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佛
文/泥巴


不是你身躯如山
不是你脚掌像一座广场
不是你的巍峨,不是

我一遍遍打开你头颅的照片
浏览脸颊上那些风雨侵蚀的痕迹
仿佛你刚刚哭过
仿佛这些年里你一直在流泪

——尘世的苦难太大了
作为旷野中的佛,你
和屋顶下的那些有不同的认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8 11:3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佛
文/泥巴

不是你脚掌如广场,
容下一场聚会或者朗诵

不是你身躯来自山冈
从你的膝到你的颈要经历山路的波折

不是你手臂上生长着松树
它们像你拈的花朵衬托你的巍峨

我一遍遍打开你头颅的照片
浏览脸颊上那些风雨侵蚀的痕迹
仿佛你刚刚哭过
仿佛这些年里你一直经历着苦楚

——尘世的苦难太大了
有时候它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和屋顶下的那些不同
你在旷野中,承受了本该我们承受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7: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衣襟要折几下
文/泥巴


创造还是消耗?不要问,
我们也不回答类似的问题

才华恰好有一点,做不了大文章
但不做点啥又辜负了自己

于是,困乏中要制造声响
衣襟上要折几下,露出磨损痕迹

老以为自己写不出了,
可最后的时刻又积攒了一些香气

仿佛命定的:
几个半新半旧朋友,一处似有似无忧愁

醒来时,胸中又腾出一块空地
栽种了零碎的七八行短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0: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锻打铁片的声音那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0: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9-25 17:03
新鲜的事物
文/泥巴


脆弱和空洞,这两个词,有点击碎岁月的感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0: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9-25 19:13
泥巴说他老了

该有个院子,种点小葱香菜

每个诗人的诗句里,都埋藏着一个情人或者姐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0: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清扬 发表于 2018-9-28 23:44
口琴

住在黄铜璜片上

泥巴的诗,总有暗藏的忧伤~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