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泥巴的诗
楼主: 风清扬

泥巴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12: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屋里的样子

新屋子,新花架
有一盆花已经牺牲,主人把它
藏在最底下一层。你看,当你们注意
茂盛的叶子的时候,我看到了
凋零的事物。近处是一盆桔子,你们的心灵
就走进果园,品尝它丰收的糖分。而我,
我的朋友,我想到了你的懒惰,
再次超越了你的腿脚不便。
你倚在床头拍下它,展示你此时的闲适。
但是朋友,它的空乏衬托了
你内心的层次。你要写一首诗,
告诉人们,它此刻的美好,仅仅是
因为一个瘸腿的诗人
居住于此。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7 19: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大雪
文/泥巴

有些膻味才好。
锅子里要炖白菜豆腐辣椒,再加上
山里砍来的一截牛腿。这一天,野物在
腹中安葬,并不抱怨。天冷起来,夜里的脸
长出牛角,晚睡的人怀抱半扇牛脾气。

行和不行,天上都飘着雪。
过了淮河,这些晶莹的绒毛就成了水,
再次愧对南中国的心意。那些水珠
三心二意地飘,不到深夜,它们还拿不准
自己的形态。

谦虚和骄傲,都使人进步。
高票和零票一样让人安心。写作使人快乐,
但作品老是偏离我的本意。此时,
我灰暗苍茫,所以关于雪的消息都是残缺的,
如果它不再来自你的城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7 21: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雪
文/泥巴

如果不悲伤就好了,看雪,
就只是看看。细小的绒毛们压在细枝上,
咔巴一声而来的断裂,也只是树枝的骨节
轻轻地感叹。

如果不悲伤就好了,雪里的小路
通向的只是田野。一串脚印从远处回来,回来
就回来了,不会去问一直同行的人
去哪儿了,还在不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8 16:5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文/泥巴

桌上的灯有两档
写作的时候用白光,
喝咖啡的时候打开黄光。
这几年,
开白光的时候在变少,
打开黄光的时候越来越多。
这几年,有人劝我,说我很好
家庭和顺,妻子温良,
有一个安稳而且收成不错的工作。
你知道
当你被这样劝告的时候,
恰恰证明的是你的不快乐。
是的,朋友
苦不苦,只有自己知道。
偶,不,
还有我的灯,它也知道。
它知道,我打开黄灯的时候
并不喝咖啡
只是那么静静坐着。
心头的温热,短短几年的写作就流失了。
前几年,
它照着这个莽撞的人,需要用冷光
压制电闪雷鸣的内心
这几年
它照着这个平静的人,需要用暖光
挽留他燃烧后的灰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8 19: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灯二
文/泥巴

把一根铅笔芯通上五十伏电压,
它就成为灯,剧烈地发光,然后成为灰烬。

最初的灯就是这样,
每一根炭丝,都使出了浑身力气。它们不专业,
只是偶尔知道有一颗炙热的心。

最初的炭丝完全不理解后来经济的发光方式。
这一点是不是也像我们?如今也不理解,
疼痛和炽烈,竟然成为我们落伍的依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8 23: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无尽头
文/泥巴

曾经蛮横无理地
训斥过一个笨拙善良的孩子。
也曾经乱扔烟头,点燃过一间穷人的房子。
额,额,我还在叛逆期
把那场发生在自己国家的暴乱,说成是
一代人的革命浪漫主义。

想起这些,对半生
遭受的坎坷就不再觉得委屈。直到如今,岁月
也没有把我的内心洗净。我的快乐
仍然建立在别人更糟糕的处境上,对待仇人的方式
依然是让他恨我。

我也有爱的人,因为得不到,
我用她无法置信的恶劣,在分手时,打击了她的心。
为了这句恶毒的话,
我放弃了对后半生的好生活的期许。
——我这几天总是莫名流泪
为什么呢?可我明明快意了,我找不到原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1: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雪后
文/泥巴

起来了一次,外面冷
又钻进了被窝
再起来,已经十点了
外面看不到雪的痕迹
只听见居民楼啪嗒啪嗒落水的声音
我翘首盼望的
又不小心错过的那场雪
正欢快地敲打着防雨棚
庆祝它们又恢复了流动的身份
和这些水一样快乐的是鸟
它们的鸣叫
密集地像锅里的豆子爆裂
它们什么都不关心
只要天晴了,还活着
就一直释放着自己的欢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20:3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失眠者
文/泥巴

写作是一种挖掘,有时候
小心翼翼是为了避开真正的痛苦。
亲爱的窗子,那时候,
一家人的喜事是我睡着了。
母亲切着菜的时候,都会哼着小曲。
妻子步伐轻快,
儿子的错误都会选择性地无视。
更多的时候,我睡不着,
不是一夜两夜,是一个或两个星期,
全家人被我折磨得心神憔悴。
现在,我从来不会提起故乡和少年,
因为在凭空多出来的夜晚里
我把它们来来回回梳理了很多遍。
妻子,给我说
你闭上眼,躺好,数羊数猪数鸡。
我照做了,但仍然睡不着。
耳旁妻子打着鼾,为了不惊扰她
我睁大眼睛
数楼板上传来的水龙头滴水的声音。
她有时突然会伸过手
在梦中隔着黑暗摸索我的身体。
那时候,我就特别小心
把呼吸调匀,把身体松弛
生怕暴露了对未来
有着深深的绝望和恐惧的一颗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0 11:3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午后的鸟鸣
文/泥巴

一天可以类比一生。
离傍晚的沉寂还有几个小时,
但鸟鸣的稀疏
已经逼近中年的零落。
和早起的吵闹相比,此时的声音
清晰可辨,可以追踪到话题从这一根枝杈
向另一根的转移。
零散的声音一直没有断绝,
在清冷的雪后,持续愉悦着我们的耳膜。
我听不懂它们倾诉的内容,
但我知道即使是在吵嘴,它们的声音
也有这样美妙单纯的质地。
我猜它们此刻进行的
只是普通的呢喃,所有的情绪,
都小小的缓缓的。
真正的快乐,几句话就说完了
而悲伤永远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午后,一只鸟问
吃了吗?一只鸟回答:
这场雪挺好,只是下得太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2 16: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鸟的直觉
文/泥巴

一个诗人说,
花喜鹊筑巢的那根树枝
在风中晃动最轻微。这当然不是
因为鸟儿懂得测量的知识。
另一个诗人说,
这要归功于常年劳作训练出的
精确直觉。这当然说的
不只是鸟。我一个朋友结婚了,
关于女人,他由衷的赞叹:
她们到达正确的结论,完全不动用
所谓的理智。

初晴

太阳出来了。
小孩子和女人都拥到走廊上晒太阳。
其实,风还有点凉,
一个妇人怀着宝宝,
但她也从空调屋慢慢出来,让光芒
晒一下脸蛋和衣裳。
怎么理解这样的事,我们能模拟太阳的温暖
却不能同时模拟它的光
我们也能让一些物品发光,却又丢失了
流淌的风。你看,一些性急的人
都开始编辑婴儿的基因了,人类甚至
还不能替换
连续几个阴天后稍稍露头的太阳。


午后的鸟鸣
文/泥巴

一天可以类比一生。
离傍晚的沉寂还有几个小时,
但鸟鸣的稀疏
已经逼近中年的零落。
和早起的吵闹相比,此时的声音
清晰可辨,可以追踪到话题从这一根枝杈
向另一根的转移。
零散的声音一直没有断绝,
在清冷的雪后,持续愉悦着我们的耳膜。
我听不懂它们倾诉的内容,
但我知道即使是在吵嘴,它们的声音
也有这样美妙单纯的质地。
我猜它们此刻进行的
只是普通的呢喃,所有的情绪,
都小小的缓缓的。
真正的快乐,几句话就说完了
而悲伤永远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午后,一只鸟问
吃了吗?一只鸟回答:
这场雪挺好,只是下得太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3 18:22 |显示全部楼层
泥巴的诗有泥土气息,接生活地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8 20: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如梦令

想得少了,但还是想你。
在手头的事忙完,
在夜色覆盖住河面。
时间的流水,冲刷去燥急的杂尘,
逐渐露出它最温润的部分。
现在的阳光里,
有两只灰鸟:一只在枝头梳理羽毛,
一只在墙角,歪头沉思。
它俩各顾各的,都那么舒服,
一时没有交流的需要。
分离,就分离吧。
在这样的天气里,沉默也是好的。
彼此的枝头,我们轻轻地
忙碌,各自怀抱着
内心的珍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9 08:36 |显示全部楼层
写了这么多,真心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2 23: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冬至
文/泥巴

太空旷了,
于是天空给城市填充了几日的雨。
内心太空旷了,
于是撑着伞去买几本书籍。
安宁和贫困
是人生的一种解法,写作返回了它的本意。
“你终于不那么急了。”
是的,亲爱的,天还要冷下去,
水笔的墨色变淡,
手指和时间都在变慢。你走的那天,
我为自己准备了最好的笔记簿,
却一个字都没写下。
杂质。
还是有杂质。
没办法,我的想法很多,可亲爱的,
它们没有一个
对得起这些干净美丽的纸。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10:42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如此美好,美好到不敢打扰。希望2019年,还能读到你的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9: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蚂蚁出门了
文/泥巴

翻过一个土坷垃要多久
爬上一根树枝要多久
同伴的气味中断了,重新辨别出方向要多久
到达了目的地
那块指头大的饼碴却被清洁工扫走了
克服自己的茫然要多久
回来的路上,被放学的孩子踩住了
它呆呆地躺着
一直到残缺的身体恢复一点力气
重新翻过身,要多久?
回到记忆中的家,洞口却被水泥砖块覆盖了
在新修的游乐场里
人类的孩子愉快地叫着,
一只黑蚂蚁孤独无望地爬来爬去
它找到一个安静的死法
要多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6 22:0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树蜻蜓
文/泥巴

这是宁静疏朗的一株灌木,
我们为它准备了新年的糖果和宝石。
轻巧地,你把红蜻蜓,蓝蜻蜓
安排在它们横斜旁逸的枝丫上。
我把它们分组,让一些相爱的去交尾
而爱过的,沉默悬挂在那里,
带着忙碌后的疲惫。

繁殖吧,我们小心翼翼侍弄
充满着对小生命和老地球的虔敬。
但以前不是这样,那时候,
我们也小,吃不饱,也没有新衣服。
田野上,蜻蜓在飞,我挥舞扫帚
一片片击中一无所知的它们。

它晶莹的头,扣在脸盆下
隔一夜,会变成彩色的扣子。
它们的身子,在火上燎过
会成为少年们喷香的食物。
我把它们的头一个个揪下来,
顺手摘去它们的翅膀和肠子。
你端着脸盆,分开头颅和身体
眼里泛着潮湿的泪水。

如今,我们已学会了慈祥
但谁都没有为年幼时的做法羞愧。
那时我们也小,拥有着贫穷
和贫穷里诞生的小小残忍。
——多真切呀,我们也是生命,
一次次练习着在田野里生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7 19:09 |显示全部楼层
捧一杯泥巴,我依然知道我们还有远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22:3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开了
文/泥巴

猫向前倾着身
沿它的视线看过去,一只蓝脸颊的鸟跳向
另一只白翅尖的鸟
白翅尖的稍稍展翅,飞了一下
落在另一边的围栏
而那里,梅花开了它自己的三分之一
多么好的时候,嬉笑的少数
和怀抱着幸福,
等待打开的大多数。风吹来香气的时候
我咦了一声,再闻却没有了,
走过去也还是没有。
于是往回走,还有课要上,有作业得批。
放弃了的猫,刚刚蹲了下来,
前爪捋着自己的眼睛。恩,一样的,我们
刚刚都经历了一次幸运的发现,并为之
不能留驻,懊恼了一会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14: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日
文/泥巴

喝水,读诗,
在凉风中
无聊而且忧伤地散一会儿步。
每天都这么过的,本来没什么特别
一直到母亲打来电话
告诉我,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记性不好,
家里的传统也不注重这些小小的仪式。
这也没什么特别,但母亲今年70了。
她在电话里提醒我
过不过,没事
但你得记住,你的生日是
阴历的腊月初三。
我在心里默念了几遍,仿佛从母亲手中
正式地接过
一个传家的秘密。也像在那个院落的风雪中,
重新出生了一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20: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在自然面前
文/泥巴

冒雨,爬飞来峰。
还有五米就要登顶的时候,我放弃了。
穿过水流,回到灵隐寺,
同行的伙伴说,就差五米了,想起来
就想揍你。

同样的事,发生在玉龙雪山。
还有一百米的时候,我又停下了。
聚餐的时候,同事说他们在上面唱了歌
跳了舞,欧,非常的快乐。

他们都没有掩饰,
对一个退缩者的鄙视。可我该怎么解释
并非没有胆量,也不是缺少体力,只是单纯地
觉得站在山头上有点傻气。

我该不该说,一座山对站在它
山腰和山顶的生命,有着一致的爱或者蔑视。
我要怎么说,在你们上去
再下来的时间里,我看到了砂砾里的一朵黄花,

记下了它放松和艰难地摇曳的样子。
我们愉快地开始对话,
它告诉我,它是最高的花,还有一百米
但它的族群也决定放弃了攀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6 22: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诗人的自我批判
文/泥巴

还是假。烦恼的时候,
还是没有诗。一个词,一个标点
都没有。还是依赖悲伤。或快乐?
偶,我没有快乐的时候。

还是装。写着写着
会滑向另外一个人样子。还是要打扮
一下结尾,有装修的甲醛。一首诗凑巧好了,
却发现不是自己的孩子。

还是依赖,靠诗歌来弥补。
还是热血上头,然后是更大的空虚。还是
无话可说,逼着自己说。还是愿意倾吐
吐完了后悔得想删去。

还是无路可走,
把诗歌看做翅膀。就这样飞进了云里,
却发现大口呼吸的,是重金属
和尘灰的霾区。还是装作有希望,挤出
笑容的同时,咳出血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9 17:4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假期
文/泥巴

还没有女朋友,
但有两门课要挂的预期,这是儿子。

有鱼尾纹,却错过了
宫颈癌疫苗预约的时间,这是妻子。

有远方也写诗,答应的发表
过去了一年也没有变现,这是丈夫。

各有各的忧虑,但呆在一起的时候
仍然感觉得温暖,安全,为另外的人骄傲。

仿佛那些担忧都已经推迟到了以后,
所以儿子在餐桌上打开了电脑游戏。

一旁的妻子一边写总结,一边追剧,
丈夫午觉起来的顺便,写下了这首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0 14: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晚起的人
文/泥巴

晚起的人,拉开窗帘
一片灿烂的光,让他有了意料外的欣喜

一般情况下,他会翻开书读几页诗。
但有太阳的话,他就合上书。
看着光芒一寸寸移动,从晾晒的衣物
慢慢挪到脸颊。

足够明亮的时候,他会闭上眼睛。
体会,光线透过薄薄眼皮,
在视网膜上,形成暖热荡漾的洋流。

儿子说前世,父亲一定是天堂中的鸟雀
正眯着眼回味穿行在光明中的感觉
妻子说不对,他前世应该是地狱的爬虫
正在享受沐浴在光辉里愉悦

晚起的人笑了。对此生的来历,他没有想法。
从哪里来都行,小动物更好,
这给他半生的不通时务,有了个善良的解释。

于是更满意了,当他想到一生对光明的追求,
是动物性的本能的,无关思想或者政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9:20 |显示全部楼层
看泥巴的诗,如同打开一幅优雅生活的长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6: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理发后
文/泥巴

理发后,镜子里的人
像换了一个。脸蛋红润,头型
简练,有舒服的单眼皮。
浊气消散,清气上升,头抬了起来
身体在变轻,想对看见的人
都含笑目送。喔,我觉得
这一刻我可以不叫泥巴,命名为清扬
或者格日勒,任何一个响亮的
音调都契合。嗯,朋友,我还是不深刻,
会为一点,外形的改善而快乐。
可是,这又真实又纯粹,
干嘛不写两行诗,表扬一下
我们的肤浅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8: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天黑下去
文/泥巴

天突然黑下去了。
那几秒钟的明暗变化,先是抓住了我的眼,
然后抓住了我的心。
一天又要过去,而我还拿不准今天的收获。
是忙忙碌碌,
终于教会了小朋友一类典型题而来的喜悦?
还是在其中的间歇,
因为读到了几则别致的诗而生出的轻松?
不知不觉,读诗的本能
已经可以对等养家糊口的职业的本能。
有一次,下班回来,携带着浑身
职业的沮丧愤懑和倦怠。坐在台阶上
我收拾心神,移情换位,写下一首短诗,
才得以用微笑打开房门。你看,就是这样,
诗歌用它的轻巧无用,又一次点亮了
我们灰蒙的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8 21: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
文/泥巴

回家,于我来说
就是换一个地方阅读。只是
不那么用脑了,有一搭没一搭地抬起头,
然后低下头翻翻纸页。旁边,
是母亲和她的案板。除了蒸馒头,她也
没有太好的事做。一会儿揉揉眼睛,
一会儿揉揉面团。空气里有一些温暖
湿润的东西,不需要说出。我继续翻书
母亲接着揉面,中间停顿的几秒钟,
是我们彼此看了一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13:5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的生活
文/泥巴

昨晚刚说到雪花,今早就阳光灿烂。

买到了平日里抽的烟卷,
平日里爱看的书,却没有再翻开一眼。

回炉一觉,因为短暂而香甜。醒来时,
段落里的鸽子刚好停止盘旋,落回屋檐上。

小初说,再不写,就荒废了。而小白
路遇心灵驯服的人,为植物的沉默轻轻写作。

但是,不急,数天不着一字也毋须惭愧。
一会儿,去买盐买油,和父亲走在午后的阳光里。

父亲啊,不急,我们慢慢地挪动步子。
我们袖着手,推着小车,口罩里蒸腾着热气。

有些诗是腌出来的,另一些是煎出来的。
父亲呀,我们今天的诗是从集市上推回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20: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早安,雪花
文/泥巴

雪下了一夜。早晨
满树都是簌簌雪崩的声音,
楼顶的雪已经融化,
顺着管道哗啦啦地流下来。
我说早安,雪花。
是的,早安。但这是南方,
只有新生的水用它们的流淌来应答。
满世界都是欢快的声音,
新的水揉进旧的水,奔向河流,
并不记得
昨夜有人曾经用绒毛飞翔,
清新沁凉地开成了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