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文海拾萃 杜生和他的女人(短篇小说)
查看: 745|回复: 63

杜生和他的女人(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9:32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全公社的人都喜欢叫他杜部长,可见他当着部长,是的,他是公社的武装部长,不大的官,大名叫杜生,只是乡亲们不记得他的名字。
  
  从部队上转业到公社做了武装部长,那是一九六四年,是他们村子第一个做了官的人,尽管官不大,可见他们村子历来不出人才,他就这样拔了个头筹,这个县仅出了一个省级干部,还有一个在部队做团长的,他只是个副连长级,这对乡亲们来说也是莫大的荣幸,何况又到了自己相邻的公社做了部长。
  
  他已经结婚,老婆是他去了部队后寻上的,不然,他寻不上媳妇,家里太穷。在他没有当兵之前和一个姑娘好上了,年轻人靠的是激情,老人们靠的是现实。他的姑娘叫大霞,挺漂亮的,人家爹娘不同意,要死要活的阻拦着,姑娘再有激情,也被爹娘的冷水一次次浇灭,复燃再被掐灭,姑娘也是没了咒念,只好哭着嫁到了外乡,杜生更是没有咒念,跑到临乡去找大霞,哪里进得了人家的家门,被人家本家兄弟拿着砖头瓦块扁担镐头追着打着像撵兔子一样赶跑了,后来他又去,还是一样被追撵。那次,他装扮成一个要饭的瘸老头进了村子,在大霞的家门上讨饭,大霞拿着半块玉米饼子走了过来,他一见,浑身激动地不停抖动,腿也不拐了,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大霞。
  
  “流氓!”大霞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开口骂人,回头想喊人,被他捂住了嘴。
  
  “是我!”
  
  大霞愣住了。
  
  “真的是我!我是杜生!”
  
  姑娘的眼泪下来了,这时,一个老太太走了出来:“媳妇,咋了?”
  
  “娘!没事!一个穷要饭的!”
  
  “赶紧打发走!”老人天生警惕性就高,加上外边有个男人多次来找自家的儿媳妇,这时的大霞催他快走,然后转身要离开,却被杜生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
  
  “神经病!”她只能这样为他打圆场:“娘!不碍事,就是一个神经病!”
  
  杜生只得拐着腿离开,刚出村口,就被追上来的几个小伙子一顿好打,这次他真的拐了有些日子,鼻青脸肿,他的老爹气得不住地骂街。
  
  这天,村支书进了家门,杜生爹高兴地不行,因为支书不登他的家门,进门找杜生,一直躺在炕上的他才不会在乎啥支书不支书的,只想着自己的大霞。
  
  支书见他躺在炕上,被气笑了,心里挺喜欢这个小伙子,就说:“你不起来见我是不?我可走了,好事没了别怪我!”
  
  杜生还是没动弹。
  
  一旁的老爹抄起烧火棍儿朝着儿子打过去。这时的支书说话了:“你不起来我可让别人当兵去了!”
  
  这时的他,一下子坐了起来:“你能让我当兵去?”
  
  支书笑了:“看你这个熊样子,我改变主意了!”
  
  杜生跳下炕来,拦住了支书。要不说,王八走了时气,人看着也没有法儿,他就是这样来了好运。
  
  他当了兵,后来提了干,支书就把自家的女儿许配给了他,支书的女儿不算漂亮,但也能说得过去,结婚后,他的老婆就连着给他生了三个闺女,每年回来探亲都能让女人怀上,这个女人真是块好地,沾不得男人。
  
  到他转业到地方,已经是五个女儿一个儿子的爹了。
  
  虽然孩子多,男人有工资,还有娘家照顾着,不是过得太寒酸,
  
  杜生到公社做了武装部长,没多久,就到村上去蹲点,鬼使神差,他分到了大霞所在的村子,在村子里吃派饭,每天给社员家两毛钱。那天中午,他被村干部领进了大霞的家。她早已和婆婆分家单过,他第一次进这个家门,也不知道是她家,看到迎接自己的竟是大霞和她的男人,一下子就愣住了,心里头埋住的火苗直往上窜。
  
  大霞知道他来村子里蹲点,就去队部老远地看过几次,没有上前说话,她不敢,犯嘀咕。
  
  派饭轮到自家,不容易,因轮着转,女人早就算计着给他做什么吃喝,思前想后,包饺子太扎眼,熬粥太寒碜,吃捞面冬天有点不合时宜,为这顿饭,大霞也是犯了愁,庄稼人没啥好的吃喝。女人这些年一直不忘杜生装扮成老人来见自己的情景,后来听说还被打了,她哭过几次,本来已经死心的她,因婆家对杜生的大打出手,反而激起了她的逆反心理。
  
  大霞和自己的男人老远就迎了出来,杜生有点发愣,大霞早有准备,反而不冷不热,淡淡地说:“来了!进家吧,别愣着了,外面怪冷的!”
  
  她的男人也知道杜生何许人也,人家现在已经当了官,不敢再多说话了。
  
  杜生木木地走进屋里,炕头烧得挺热,到谁家吃饭,家家都是这样。她放了一个木炭火盆,吃饭桌子放在炕头上,女人为他做得就是普通的饭食,庄稼人拿不出鸡鱼肉类的食物招待,熥的玉米饼子,本想烙张白饼,无奈,男人不干,白面那时不多,炒了一个白菜豆腐粉条菜,豆腐和粉条也时特例加上的,平常舍不得吃,不过,女人不想委屈了杜生,还是为他擀了白面条,做的热面汤。孩子们今天不让上桌,就在外屋趴着小凳子吃饭,桌子上只有他和她的男人,大霞不坐,张罗着为两个男人盛饭。
  
  女人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干净衣服,脸也洗得干干净净,男人看着就想骂她不要脸。杜生坐在炕沿边上,偷眼瞄着自己内心的女人,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内心还是没有放下这个女人,女人也在出出进进中拿眼扫着他,为他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热面,他赶忙去接,女人一扭身躲过了,为他放在桌子上,把筷子递到手里,然后又出去为自己的男人也端了过来,杜生的筷子下到碗里,碰到了一个硬呼呼的东西,感到蹊跷,低头一看,是一个荷包鸡蛋,再看她的男人,碗里好像没有,去看大霞,只见她立时就勾下了头,脸颊红了起来,赶忙往外走,喊自己的男人出来一下,这时的大霞又说:“杜部长!你就吃你的吧!”
  
  他的男人走了出来,就问啥事。这是她为了杜生能够顺利地把鸡蛋吃进肚子里,才把男人故意叫了出来。她说:“你吃饭慢点,别老噗噜噗噜地弄出声来,当着官家人多不好。”
  
  “我出声了?别没事找事。”她的男人一脸不痛快。
  
  “你注意些就是了。”然后又对着屋里的杜生说:“吃完了没有,快点吃,俺再给你盛一碗去!”
  
  外面的两个孩子早已把碗里的面条吃完了,端着碗,看着娘的意思,她就让他们先等着,然后就拐进了里屋:“吃完了?俺给你盛一碗!”
  
  杜生说吃饱了,女人不信,拿起碗就出来了,把男人也叫了进去陪着,为杜生又盛了稠乎乎的一满碗,这才让孩子和男人回碗。
  
  杜生明白女人把男人叫出去的用意,早把鸡蛋吃了。
  
  晚饭还在她家吃,红薯粥,杜生爱吃,吃了三碗,大霞看着高兴,她知道这是他的爱好,这么些年也没有改变。吃过饭,杜生没有立时走,和大霞拉家常,女人跟前放着一个针线笸箩,坐在炕沿边上,身子倚着“隔山墙”,一边纳鞋底子一边和他说话,她的男人坐在一边,拿着杜生的烟卷,不停地抽,最后她的男人都困了,打瞌睡,杜生和女人还在说着话,女人见男人熬不了了,就说,你去和孩子们睡吧。她的男人不去,杜生就掏出一块钱,说这是今天的饭钱。大霞就说太多了。
  
  “拿着吧!”杜生坚持着。
  
  “人家有说法,一天两毛钱!”
  
  “我没零的了。”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她的男人说话了:“俺们也没有零钱给你找开!”
  
  杜生把钱放在了饭桌上就往外走,她们两口子相送,大霞舍不得他离去,男人跟在屁股后面,她也不能说一句半句地体己话。
  
  “你一个人怕狗不,要不俺送你回队部!”大霞说话了。
  
  “不用,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你忘了?”
  
  女人想送他,男人把她拽了回去。
  
                                                  二
  
  在队部的里间有一条炕,这是为那些常年下乡的干部们预备的,杜生和公社秘书两人在这里蹲点,秘书离家近,晚上就回了家,就他一个人住,这晚,他没有睡着,天一放亮,就走出去到外面转转,冬天的风很冷,他披着军用大衣,穿着翻毛皮鞋,戴的也是部队上发的栽绒棉帽子。虽然是冬天,村子醒得早,早有勤谨的人起来拾粪,没多时,村子就开始了鸡飞狗叫。
  
  慢慢溜达着出了村子,路上有挑水的男人和他搭着话。
  
  冬天的原野到处都是荒凉,土地冻得裂着大口子,更有爱打兔子的所谓猎人,扛着打兔子枪,身披褡裢,穿着棉袍子,身后跟着一条细狗,走向了原野的深处,开始把兔子蹚起来……。远处是一片柳树林子,这里已经有几个女人在搂枯树枝子,看到有一个女人像是大霞,见她手握着筢子,半弯着腰,头上围着一条破旧的围巾,身后放着一个秫秸眉子编的篓子,全神贯注,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见到她,心就狂跳了起来,脚步移了过去,站在一旁看着女人,没有去打搅,女人已经搂了一小堆了,都是夜间刮下来的,她放下筢子,要往篓子里装柴火,一下子看到了他,女人愣了一下,脸就红了:“你啥时过来的?”
  
  刚过来!
  
  你起得早。
  
  比你晚!
  
  这大冷的天,起来干嘛?
  
  睡不着呗!
  
  女人没话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单独和这个男人说话,到不知道该说啥了。杜生就笑了,说,我来帮你搂吧。女人没有推辞,他拿起筢子就开始了。他小时候和大霞常常在村外就着伴搂草搂树叶,于是,两人就说开了小时候的事情,这时的大霞已经不再拘谨,两人说到开心处都笑了起来,
  
  他回忆说,那天为了搂更多的树枝子,把一截木头棒子不停地抛向柳树的枝头,每次都能砸下不少,一次,木头棍子挂在了树杈上,这下两人傻了眼,大霞想哭,因为拾不了柴火回去就没烧得了,他就哄她,说自己会爬树,他爬了上去,可是还是没有够着,没办法,他只得把自己筐里的柴火给了大霞,他回家后,挨了娘好一顿呲打。……
  
  两人谁也不想往回走,就在这里说着话,后来,他说女人穿的太少了,怪冷的。在回去的路上,他替女人扛着筢子,要进村了,女人拿过了筢子,怕舌根子被人乱嚼。她说:“你先回吧!俺问你,睡觉的地方冷不?”
  
  他说,不冷,有煤火。
  
  你注意点,别中了煤熏!
  
  好的!我注意。
  
  被子够不,俺给你一床行不?
  
  不用了,我有棉大衣。
  
  你一个人睡吗?
  
  一个人。
  
  女人听他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晚上,杜生已经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敲窗户,问了声谁,当听到是大霞,他赶忙下了炕,光着身子出来给女人开门,门一打开,女人就闪了进来,一下子扑进了男人怀里,杜生抱着女人进了里间,把女人放在炕上,大霞不撒手,搂着男人就亲,多少年的朝思暮想在这时要得到释放。
  
  没多时,女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两人搂抱在了一起……
  
  两人一直搂着着,女人就问男人几点了,他说四点了,女人要走,他不让又往女人的身上爬,她让男人敢紧点,说自己得赶快回去,男人醒了就坏事了。
  
  杜生和女人再一次地忙活了起来。
  
  这天,男人去参加亲戚的婚礼,喝多了,女人借机跑了出来。
  
  白天要召开全体社员大会,由杜生宣讲政府的最新指示,大霞故意来的早,挤进了杜生的房间,这里有几个人在说,支书见她进来,就说我们商量事情哩,杜生说,算了,也不是啥大事,外面怪冷的,咱们要保护社员的积极性。
  
  大霞不为别的,就是要看看他的被褥够不够,昨晚感觉炕上铺的少,有点硌身子,看他的棉被也不厚,心里不大放心。白天炉火烧的旺,人又多,屋子不显得冷,昨晚和这个男人折腾时感觉身子冷了,回去后就心疼开了他。
  
  转过天来,他的男人去了队上参加劳动,瞅着队部没人,抱着一床被子过来了,杜生一人写材料,见女人来了,有些惊慌,女人就说:胆小鬼!人家还不怕哩!
  
  他就笑了,赶忙抱着女人亲了一口,女人就说,你一个人睡怪冷的,俺也不能给你暖被窝,让人家疼得慌,你把这床被子当褥子吧,暄腾些!
  
  杜生就说,不用,还是你当我的褥子最好了,女人就推了她一把,然后就要走,杜生拦着女人不让走,女人就说:“你不怕被人瞅了去?”
  
  这里是队部,人来人往的,女人说的没错,可他真的不想让女人就这样离开了,转身插上这里间的门,回过身来就把女人抱上了炕,女人也急着走,就只把棉裤褪了下来,倚在炕沿边上。
  
  两人正在热乎,有人开始敲门,杜生就问谁,说自己不舒服,想歇一会,敲门的是支书,愣了一会就走了,大霞要走,他就说,支书还没有走远哩,你想让他看见呀?这时的他又把女人搂在了怀里。
  
  他年轻时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得主,大霞就喜欢他的果敢。男人解她的衣服,她幸福地笑着。
  
  后来,多次趁着她的男人去出工,溜进了女人的家里,出来时,他想让女人明大明地送出来,这样就显得正常了,女人有些心虚,战战兢兢,他一把把女人推了出来,在台阶上,他故意说道:“不用送了!你说的事情,我一定想法子给办了,咱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回吧!”
  
  女人送到台阶下就赶忙回了。
  
  杜生在这里忙碌着,就忘了回家,他的老婆托人捎过话来,说孩子病了,杜生对孩子还是喜欢的,立马就买了一包糖块,揣上剩余的工资回家去了,这时已是春天了,进了家门,见到自己的老婆领着最小的儿子在院子里种茄子,进门就问:“孩子不碍事吧?”
  
  女人一见男人回来了,就笑了:“放心,没事!”
  
  男人就把儿子抱了起来,亲了亲,然后给糖吃,小家伙这才叫爸爸,这个儿子已经两岁多了,女人就让儿子拿着糖去姥姥家,其他的孩子都在那里。女人也是想男人了,拉着男人赶忙进屋关门,杜生知道女人要做什么,就问病着的孩子哩,女人不回答,插上门栓就扒男人的衣服。
  
  他这个冬天几乎没有回来过。
  
  中午,把老丈人请过来喝酒,他虽然已经不是支书了,还有很好的气势,也并没有倒塌自己的架子。一盘小葱炒鸡蛋,一盘花生米,两人喝了起来,他的女人在一旁陪,看着这两个至亲的男人一口一口地喝酒,很满足。
  
  酒过三巡,老人把自己的女儿支了出去,杜生知道他有事情,内心发紧,担心和大霞的事被老丈人知道。女人一走开,老人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你知道我为啥打你吗?”
  
  杜生没想到会这样,也没敢还手。
  
  “你说,你对得起我女儿不?”老人怒气未消,拿着筷子指着他又开骂:“别忘了!是我让你有了今天,你竟敢在外面搞破鞋。”
  
  杜生赶忙辩解!
  
  老人更怒了,把酒杯摔在了地上:“你敢说瞎话!别当我是瞎子聋子!”
  
  “真的没有!是人们瞎说八道!”
  
  老人要掀桌子,他赶忙按住:“爹!你听谁瞎说的?是南头的张婶?”
  
  一句话,让老丈人的气焰小了下去。杜生知道他和村南头的张婶一直那个着,不动声色地揭刮他。杜生赶忙给老丈人倒酒,敬他,老丈人这杯酒下肚,变得客气了:“你现在当了国家干部,你说吧,你打算把我的女儿咋办?”
  
  “咳!爹,你尽管放心!,我的老婆孩子还能换呀!你女儿嫁给了我,一辈子就是我的老婆!爹!这你放心,别听别人胡说!我的工资刚刚还给你了你的女儿!真的!爹!”
  
  老丈人也就无话可说了,知道自个儿教训不了这个姑爷了。
  
  晚上,把孩子哄得睡着了,女人又来缠着男人,两人在被窝里完事后就开始说话,女人喜欢这个男人,男人不在想得慌,此时,她趴在男人的胸膛上,杜生看着她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的事情,也就放心了。
  
  “她爹!往后不许你这老长时间才回来,人家想你!听到没?”
  
  “我忙,公社里的事情忒多了!”
  
  “俺不管!俺就想这样天天和你在一起。”
  
  “好!我尽量多回!”
  
  “俺知道你也舍不得俺,别人还说你外面有女人,俺不信!”
  
  他吃惊了:“别听他们胡说!”
  
  “你说你外面有女人不?”
  
  “什么女人?”他想把女人推开。
  
  女人不舍:“俺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更不会抛下俺们母子不管!是不?”女人其实已经淌下了泪水,但她说得轻松。
  
  杜生就说,那当然,不会的!
  
  前些日子,爹把她叫了过去,叫她看好自个儿的男人。她不相信,就说,爹!你别听别人嚼舌头根子,俺的男人俺还不了解。爹说,我还能糊弄你,爹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要你看紧他,这男人就是拴着的羊,放养可不行。女人其实已经知道了,她在爹的面前不能承认,因为她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
  
                                                   三
  
  运动来了,人心惶惶,大霞不知道该咋办,村子天天开会,后来就分成了两派,大霞没有入派,倒是她的男人入了一派,村子上的派性头头多次过来让她加入,她哪里知道如何站队,也不去参加会议,逼得紧了,就去公社找杜生,想问他该如何办。杜生正在开会,公社的同事们也分成了两派,一派是造反派,另一派就是所谓的保皇派,造反派气盛,要造他们这些有权人的反,杜生是武装部长,自然而然成了被造反的对象。有人告诉他,有个女的来找他,走出大门见是她,有些担心:“这个时候了你来做什么?”
  
  “想你!”女人确实是想他了。
  
  “啥时候了,还说这?”
  
  “你们干革命就不要女人了?”大霞有点生气:“俺不是来和你睡觉的,俺是来问问,你入的是哪派?”
  
  “你没有入派呀?”
  
  “俺这不来问你哩,俺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个屁,你入那派俺就入那派。”
  
  “你别入了。”
  
  “人家不依,俺就想和你是一派!”女人挺固执,伸手去拉男人的手,也确实想让这个男人疼疼自己了。这个时候的杜生赶忙把手甩开,这哪是时候,明天造反派要揪斗公社书记,他们这派正想对策,造反有理,他们处于下风。
  
  “我当然是保皇派。”他看女人不高兴了,就赶忙说。
  
  女人一听就笑了:“俺就是来问这的,和你在一起,俺心里有底!”
  
  “你个傻女人!”怜惜之情油然而生:“过两天你来公社找我,晚上出的来吗?”
  
  “俺想今晚来,俺那个死行子天天造反,不着家!”
  
  “不行,今晚我们有行动。”
  
  “你要不抱抱俺,俺想你想的不行。”
  
  杜生看着女人也是舍不得让她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依恋让他感动,就从侧门把女人领了进去。现在形势很危险,造反派已经在乡下不远的村子聚集人马。有人看到他把女人领进自己的宿舍,就笑了:“你真是大气魄,临危不乱,还有心和女人干那个!”
  
  “去你的,老子干革命,就不干女人了?”杜生历来不顾一切,都知道他土匪脾气。
  
  大霞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低着头,抿嘴笑,感到幸福。
  
  进屋后,杜生先扒女人的衣服,女人要和男人先搂抱一会儿,他就说:“得了!没时间了,快点吧!”
  
  这时,他就把她放在床上,女人任凭男人摆布……
  
  回到家,已是中午了,大霞赶忙给孩子们做饭,她去年春天生了个女儿,女人知道这是杜生的种,做好饭,把孩子从婆婆那边接了过来,另外两个大的也没有上学,也在闹革命,吃过饭后,她就领着三个孩子去参加保皇派召开的大会,也算是入了派,两口子就这样成了对立面。
  
  晚上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烧着火做饭,她的男人和另外几个男人在里屋嘀咕着事情,她没多想,只是厌烦地把风箱拉得呱嗒呱嗒山响,玉米粥熬好了,里面的人提到了杜生,女人立时就机灵了起来,她把头伸向门边。
  
  “咱明天抓了杜生这老小子吧?哥!这回可有机会报复他了,不能白占你老婆!”
  
  她的男人说话了:“这仇一定得报,不过,这行子是个土匪脾气,不好惹!”
  
  “哥!咱多去几个人,不信从被窝掏不出来他,狠狠地斗争他一场!”另一个年轻人说话了。
  
  大霞害怕,心发慌,开始担心杜生,催促着三个孩子吃完饭,把孩子领到了婆婆家,说是去开会,抱着老小就出了村子,这里离公社不远,也就是五里地,心里慌得不行,斜插着深秋的土地,深一脚,浅一脚,踏着漆黑的夜色,朝着公社所在地赶了过去,一个趔趄,女人倒在了地上,怀里的女儿摔疼了,哭了起来,她呲打着女儿:“哭!哭!再哭你亲爹就让人家打死了,别哭了!娘是去救你的亲爹!”
  
  女儿像是听懂了,不哭了,大霞的眼泪出来了,把女儿抱在怀里,边走边亲:“好女儿,娘告诉你,你的亲爹叫杜生,家里的爹不是亲的!记好了,我的好闺女!”
  
  女儿在夜色里,闪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她,咧着嘴笑。
  
  到了公社,门口有民兵把守着,不认识她,不让进,她说找杜部长,人家告诉她,他不在这里。
  
  “你们是一派的不?”她着急,就这样问人家。
  
  “是呀?你还想揪斗我们的杜部长?”人家开始嘲笑她。
  
  “不是哩!不是哩!我一个娘们斗谁去?你就让俺见见杜部长!”
  
  “他不在,不是说了吗?”
  
  “去哪里了?”
  
  “不知道,你走吧!别烦人了!”
  
  大霞抱着孩子在原地打磨,实在是没办法了,就说:“你去告诉杜部长吧!那一派要抓他、打他,别不信,就说是大霞来报的信!小兄弟,你可要把话捎到,求你了!”
  
  离开公社,在回去的路上,她始终不能放下心来,突然,跪在地上,朝着东方磕起头来,嘴里叨念着:求求老天爷!保佑俺的男人,平平安安逃过此劫,求你了,俺多给你磕几个响头还不行吗?杜生可是个好人!俺的心上男人!保佑他吧……
  
  夜里,公社方向还是响起了枪声,这一夜大霞没有睡。
  
  第三天,村子要召开批斗大会,她打听到,说是要批斗杜生,她一听眼泪就出来了,在原地转了几个磨,赶忙去找和自个儿一派、村子里的头头,人家没在家。
  
  吃过午饭,小学校的院子里开始批斗杜生,造反的这一派的人马全到了,也有邻村过来捧场的,她见自己的男人跑前跑后,不时地搬着桌子,没有见到杜生,估摸就在学校的屋里,门口有两个民兵把守着,外人不让进去;主席台前面放着一张桌子,社员们全部坐在下面,女人们有的纳鞋底子,有的奶着孩子,有的嘴里嚼着榨油剩的花生饼,人声嘈杂,大霞远远地躲着观看,后来,她的男人招呼开会的社员们安静,嚷了许多次,嘈杂声才小了下去,没一会儿,有两个人把五花大绑的杜生从屋子里面押了出来,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差一点栽倒。
  
  把他押到会场的前面,她的男人想让杜生跪下,杜生坚持挺立着,她的男人上去就给了他一耳光,打得山响,只见他脑袋摆动了一下,嘴角流出了鲜血,不屈的杜生把嘴里的鲜血一下子就吐在了大霞男人的脸上。
  
  立时,过来了就几个民兵对着独生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大霞看不下去了,抹着眼泪回了家。
  
  晚上,她听到自己的男人吩咐手下把杜生藏在村南头的李家老宅,怕的是晚上被人抢走。
  
  男人晚上照样没有回来,知道他去了西头的寡妇家,这时的她,把孩子安顿好,一人去了李家老宅,黑乎乎地,没有光灯,她悄悄地走到门楼处,有人惊恐问谁,她回:我!
  
  你是谁?男人问。
  
  她听了出来是赵家的儿子,她就说,我是你嫂子!
  
  嫂子呀,你来这里干嘛?
  
  嘻嘻!我来看看你,就你一人站岗?
  
  看我?别逗了,我知道嫂子是来看谁的!
  
  让看不?
  
  不行?
  
  咋就不行了,嫂子俺可没外待过你。
  
  这个男人说着就走了过来,她让他别高声,就说:“俺知道你喜欢俺是不?”
  
  “嫂子!嘿嘿!你让我摸摸就让你看看杜部长!”
  
  “行!嫂子让你摸摸,不过,你得让俺把杜部长救走!”
  
  “这不行!放走了人,哥会要我的命!”这个男人立时就把已经在大霞身上乱摸的手拿开了:“我不摸了,嫂子!你还走吧!”
  
  “傻兄弟!到时你说睡过了头,嫂子知道你是个光棍,没摸过女人的身体,今儿嫂子就豁出去了,你随便摸!”
  
  男人在犹豫。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不行俺可就走了!”
  
  “行!”这个光棍下了狠心,上来就开始乱摸,男人的一只手先去摸的女人的上身,当摸到奶子时,这个男人一阵颤栗,随后把女人抱紧了,另一只手向下体摸去。……
  
  “你快点!”女人不耐烦了。
  
                                                  四
  
  第二天早上,大霞的男人不放心,早早地就过来查岗,一看两个值班的还在呼呼睡大觉,杜生早已没了人影,上去狠狠地踢了他们一脚:“你娘的!还睡!人哩?”
  
  光棍装着不知道,另一个睡了一大宿。大霞的男人气得直骂街,然后把他们带到队部开始审问,两个人开始嘴硬,眼看着就要被吊起来打,光棍男人招架不住了,他不敢说把哥哥的女人咋样了,就说昨晚嫂子来了,说是你派她来的,让把人放了。
  
  “放屁!你长脑子了没有?”大霞的男人气得上去又是一巴掌。
  
  “哥!真的!你们两口子的事情,俺们哪里知道!”
  
  事情已经清楚,大霞的男人本想不去声张,也怕丢人,但是,事情不是他一人说了算,还有别的头头,人家不干了,于是就组织了几个民兵,去抓大霞,带到了队部,开始审问,女人有用的一句话也不说。
  
  “你把杜生藏哪里了?”
  
  “俺没藏,藏他做什么?”
  
  “你别嘴硬!你们的关系谁人不知。”
  
  “俺们咋了,你们捉奸要捉双,谁见过俺找野汉子了?”
  
  “你昨晚去了李家老宅!”
  
  “是的!去过,是你们的头头儿,俺男人叫去的,要不俺不知道那里藏着人!”
  
  审来审去,没有一点结果,关于杜生的去向,女人一问三不知。
  
  她的男人已经躲了出去,几个人没法子,知道这个女人是杜生的铁靠,问下去不会有结果,于是,要游街,他们给女人的脖子上挂一双破鞋,让女人敞着怀,半露着胸前的双奶,几个年轻人,敲着锣、打着鼓,喊着口号,开始顺着村子的街道游走,没一会儿,大半个村子的人全涌了出来,比比划划,指指戳戳,有的骂骂咧咧,有的同情大霞。
  
  她的婆婆虽然不喜欢这个儿媳妇,毕竟是自个儿家的女人,她的老脸有些挂不住,到处找自己的儿子,最后在寡妇家把儿子堵住了,上去就是一拐子:“你还有脸找女人?你的媳妇让人游街哩,你知道不?”
  
  “知道!”
  
  “你浑呀?知道还看着你的女人让人家这样羞臊?你是个男子汉不?”
  
  “她是破鞋!”
  
  “她现在可是你的女人,是在丢咱家的人呀!你、你,一点也没囊气!俺咋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王八蛋!……呜呜!呜呜!”
  
  游街一直转到大霞的家门口,她的婆婆奔了过来,上去就把那一双破鞋拽了下来,这锣鼓声戛然而止,纷纷望着领队!
  
  看热闹的人们全都笑了,这时的老太太拽着大霞就走,没有人阻挡。
  
  第二天早上,当人们起炕后,听到大霞家里传来了孩子们的哭声,村民们纷纷赶了过来,大霞已经吊死在柴火棚子里了。
  
  躲回老家的杜生五天后才知道,他一直被老丈人藏在了一处地窖里,没有赶上女人的葬礼,他一直不相信她会自杀,这个女人这样爱自己,有爱的女人哪里会自杀?
  
  形势好转后,他回到了公社上班,一直在暗地里调查这件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3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发一篇小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4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4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4 |显示全部楼层
此篇有点长,不知你们喜欢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尽力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6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的故事,不要只看到出轨,而是想反映一个时代中的人性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6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做到了没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6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能给个意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8 |显示全部楼层
向大家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9:38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您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问候武老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0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很为女主角那执着的爱感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写的非常生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塑造的有血有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好好学习你的写作方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25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树 发表于 2018-10-11 20:09
小说写的非常生动

高评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26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树 发表于 2018-10-11 20:08
一口气读完,很为女主角那执着的爱感动。

是的,爱是感人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26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树 发表于 2018-10-11 20:10
我要好好学习你的写作方法

不要客气,向你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00:22 |显示全部楼层
白天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0:4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0:4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0:4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1:0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1: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大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1: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下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1: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杜生不止大霞一个女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1:37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时代的缩影,在那个荒唐的年代,真情真爱显得尤为可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1:41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10-11 19:36
过去的故事,不要只看到出轨,而是想反映一个时代中的人性问题

那个时代确实扭曲了人性,甚至爱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1:43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细腻、人物有血有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