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六星书房 雪天叙(练笔)
查看: 369|回复: 11

雪天叙(练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17: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榆钱漫天 于 2018-11-5 17:18 编辑

外面下着雪,天反倒清亮起来。可是天快黑了。
“哎,跟我去趟电讯……”那个人半躺床上,握着手机闷头问。
“去干吗?又不交费……”
“送你手机要不要,笨蛋!”
“为什么要送?你钱多,我有啊。”
“就一句话,爱去不去!”那人一下子没了耐心。眼睛依旧盯着手机。
“去就去!外面可是在下雪。”我说。

走在城市的街道,耳边若有若无地听到一些闲言碎语,又近又遥远。
“想什么呢?好好走路!”听那人的声线有点不满。
回望一眼,那人的手机还是不离手,眼睛却在眼珠里滴溜溜乱转。哼!还说我……那次在车上,要不是好心人帮忙我命丧黄泉他也不知道,就因为他这个噬好。
话毕,后面一辆摩托车向我驶来……刚准备躲,那人伸出手一把拉近了我。连这他也知道!我不由地朝那人再瞥一眼。
“看什么看!好好走路!”又来……
感情他拿那手机只是一种习惯,其实是在看路的。树头的一滴水滴落在我脸上,我抬头借着灯光向上仰望……
“吆,天都黑了!”再瞧一眼那人,他手机已经随手背到了身后,迈着双脚身体成稳地向前……脸上洋溢着久违的惬意。心情愉悦,话自然多起来。
“……一个短信,订套餐送手机,不要白不要!”那人说。
“要了也白要,我不有一个么,多一个是累赘。”我说。
“那不一定。”那人说。嘴抿着,似笑非笑。

从电讯回来,转身我就将白得的手机接济了穷人。临睡前,那人阴沉着脸。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03:16 |显示全部楼层
从雪地回来爬上床,那人一本正经地说要出差。
什么时候?这次走几天?我问。
明天就走,还不清楚几天。对了,要穿正装!那人突然脚沾地忙碌起来。一会问我要袜子,一会问我要领带。
都爷爷辈了还没学会自理?我只能跳起来帮他找齐,要不明早铁定睡不好觉。
等一切就绪,我问要不要先洗个澡再睡?那人说他不洗。我问上次出差在旅社洗过没,那人说没有。我一听炸毛,真想用脚直接踹他下床。再要说点什么时,那人在床上只顾盯着手机看,把我的话当做了耳旁风。
下去下去!不洗澡你给我下去听见没有!?我恼羞成怒地用脚揣他。有了一定洁癖瘾的自己决不允许不讲卫生的人上我的床!
那人却雷打不动地在床上装死狗。可手机微信里的一个表情、一首歌,那人就能听上半天聊半天。
没办法了,最后只能将那人哄骗到地下练瑜伽的塑料垫子上,假装为其按摩。趁其不备突然将一盆温水倒在身上……逼那人去洗澡。
你厉害!老公闷吼一声,不得不向洗澡间步去。
里面传出哗哗水声,我开心地笑了。正准备躺下休息,那人在里面喊我过去给他搓澡。
应声过去,老公那人却在哗哗的水流中盯着天花板发呆。自从被提拔重用,老公那人动不动就这表情。不但脾气见长,还平添了许多嗜好,比如骂人……
自己不会搓吗?见那人一副享受的样子,忽然来了气,扔掉搓澡巾扭身离去。

夜已深,窗外飘来过路醉汉的谩骂嚎哭声。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0:01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有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0:01 |显示全部楼层
很贴近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0:32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0:36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漫天 发表于 2018-11-6 03:16
从雪地回来爬上床,那人一本正经地说要出差。
什么时候?这次走几天?我问。
明天就走,还不清楚几天。对 ...

这段细节描写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6: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榆钱漫天 于 2018-11-6 16:08 编辑

老公一早就走了。睁开眼天色大亮,楼下庄稼林的雪快要融化完了,泥土稀松空气湿润。经过一夜净化,干燥了数日的空气一朝给人舒适的感觉。阳台的花卉也分外鲜亮。
那人一出差家里基本上没人打扰我了。心里美的想笑,指头轻轻划开新手机,通过网络百度找到自己喜欢看的书一头扎进去……再抬头,是被门外激烈的敲门声惊醒。
怎么了?我隔着门缝问。
不看看几点了还睡?外面公公的声音。我从床上滚下来三把两下换好衣服去开门。
见门开了,公公向旁边绕道急走。
有事吗?我问。公公强行说出自己的理由:还不起,咋了,要我们伺候你吗?婆婆让我说了几次现在不这样了,公公又开始,真的叫人很是无语。
我继续问有事没事,最后回答我的,恐怕只有客厅墙上挂的那口闹钟,和水箱里弄出声响的几条金鱼。我皱着眉头缩回脖子,一时之间对手机和书没了兴趣。整理下自己房间,从卫生间提出拖把抹布、干起了习以为常的家务活。
路过公婆房间,听到他们发出均匀的鼾声,悄悄将房门带上,谐谐离开。
我算了一下,今天是礼拜一,儿子他们是不会过来的。我为孙子织的薄厚毛衣以及手工缝买的两件夹褂也都送了过去,没吱声说明还算满意吧。想到这层慢慢直起腰、时间仿佛又被定格回到了过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6:26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6:27 |显示全部楼层
东湖 发表于 2018-11-6 10:36
这段细节描写好。

感谢文友捧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09:3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9 03: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榆钱漫天 于 2018-11-9 10:47 编辑

吃饭的时候公婆为下雪的事起争执。我习以为常地吃着喝着,如果他们不涉及到我,我不会参与到他们的争斗中。
“倩倩不回来吃饭?”公公直接问我。我哪知道。
“没说过来……”我说。
“人家又不是没家?”婆婆说。
公公看说不过我们直接闭了嘴。一会儿挑起面前的猪头肉问:这是什么?
我快速吃完饭端碗去洗。
听公公又在饭桌前向婆婆忆苦思甜,诉说小时候没有亲娘没人疼的事。但婆婆一直用话激他:我们不知道,我们不听,哪个朝代的事?把公公咽的说不下去了,扭头向四周张望,一脸的纯清和迷茫。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公公这个岁数,回忆往昔,公公把所有开心或不开心的是都无私地发泄了出去,这个大概很重要,他内心其实是没有积郁的。至于婆婆,她不识字思想更简单直接。尤其在我和丈夫面前永远是开放型的。
说话间,倩倩敲开门走进来,问我要走了他爸的车钥匙,说物业打电话让把车挪走,地下车库在要施工。
看着儿子没动筷子匆匆走掉,我心里其实不是个滋味,但也没办法,必定下了班回到那边还要做饭吃饭。是一家人,却有着不同的去处。想到孩子的大伯和姑姑们和婆婆的关系不禁叹口气,我和孩子们关系将来也是这样的吧。说白眼狼不对,只能说孩子们有了独立的生活。
倩倩刚走,公公又叫嚷着说家太闷,让再关几组暖气片。我用手摸一下地面,刚温温的。
“地面有一点热度,已经关了两组再关就没有温度了?晚上气温突变怎办?嫌闷一会把门开开到过道吹吹风。”因为我们住的地高,老人上下楼不方便,我一般采取散热的方法,达到目的就行了。
公婆你看我我看你不再说话。
婆婆吃饭慢,我洗完家私喂罢鱼浇过花,她还端着碗两只眼四处溜达。
长期以来我的生活就只是这个样子,固执成一道音符,不喜不悲、无风无浪,寡淡无趣,却也充实。
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送走老的、迎来小的、然后再迎来另外三口之家……生活被定格在无聊的重复里,没有未来。

晚间风大,吹冷了家、吹跑了蚊子吹弯了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9 11: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榆钱漫天 于 2018-11-10 15:11 编辑

眯着眼看了一整夜武侠小说,临明四五点闭眼睡觉。
眯了一阵耳畔突然传来读书声,好像是《三字经》。短促有力的悦声仿佛来至天籁、似一股清流涌进全身八脉。
正惦记着起床,感觉被子外的空气凉飕飕的,让人有赖床的冲动。想起昨晚刮了整夜东风,降温在情理中。
一阵窸窸窣窣后,耳边再传关门声。
想必二老已经离开出门锻炼去了。我打开房开始忙绿……时间定格在九十点,不太炙热的光线在阳台打转。一些花正在吐纳。
今周五,老公回来的日子,我计算了一下。
由于孙子几天没来,家里干净如初,不用怎么费心地去打扫。目光跃过窗户,定格在楼下那片昨天还是光秃秃的土地,诧异是谁给他们穿了绿装?怀疑与军队与绿化有关,有一时的迷茫和挣扎。醒目的绿州愉悦人心,尤其在北方封冻的土地上,之后呢?回想起几年前空中飘扬的塑料代……心有余悸。人类的未来,会不会伪装到牙齿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