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百年孤独续集(又名巴西总统)------长篇小说连载
查看: 4845|回复: 91

百年孤独续集(又名巴西总统)------长篇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5 09:49 |显示全部楼层
简介:流落在外的众多奥雷连诺之一,天命之年为寻根来到马孔多.看到马孔多萧条,破败,带领剩余村民再次踏上开拓之路,翻过安第比斯山,渡过亚马逊河,徒步巴西高原,直达东南部三角洲平原,再次建村定居,同样取名马孔多.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6 09:39 |显示全部楼层
等同于修川藏铁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7 11: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言 于 2018-11-19 09:46 编辑

第一章
1
在马孔多足球队惨败给河床足球队的那个天空闪耀着刺眼白光的下午,小奥雷连诺莫名记忆起当初回到马孔多时的情景: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马孔多,来到的时候五十岁,离开的时候也是五十岁。来的时候一个人来的,去的时候他把整个马孔多的村民都带走了。他来的时候在沼泽里走了快半个月,除了阳光和阳光在树后留下阴影是熟悉的,一切都很怪异。沿着河道的马路和铁路早己毁损殆尽。马路完全给沼泽占据,在乱泥之上长满野草,乱泥之中残留的人类垃圾比如车轮,靴子,食品袋等表明这里曾是一条路。铁轨冲到河道里,上面挂满破衣服,枯枝,甚至死去的牲畜,冰冷欢快的流水绕道或跳跃而过。他在临行前心里担惊又期待碰到一个老人,拉住他端祥:“哦,上校奥雷连诺回来了”同时年幼的小孩们投来好奇的眼神,他们拉着他衣角裤管,前簇后拥。爷爷和父亲他都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上校奥雷连诺在外地作战时生下他,就把他扔给了他的母亲,但他知道他与他们长得很像。但现在不用担心了,这样的路上不会遇到一个人,一个活着的野生的动物都遇不到。任何一种艰难的生活一旦有了某种节奏,也会带来某种乐趣。白天与黑夜交替进行,如约而来如期而去。在黑夜点起火堆他苦闷无聊悲观,而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脸上他又满血复活。他每天都在死去,每天又在新生。

在来马孔多之前他特意去市场装扮了一下自己,买了一套白色的西服一顶灰色的礼帽和一支红色皮箱。但现在残酷的环境又把他变成一个乞丐。他这次回到马孔多,名义上是寻根问祖,他是父亲上校奥雷连诺辗转各地作战闲暇之余跟众多女人生下的十五个私生子之一。其中很多私生子回到过马孔多,在祖母乌苏娜的鼓惑下接受了基督的洗礼,并在额头烙下了十字标志。他是少数几个没有回来的私生子之一。据他母亲讲,父亲家里是个富有慷慨的大家族,有很多钱和田地。不管哪儿来的陌生人,只要开口就能在他家免费吃住,直到他自己想离开。他在全球流浪的几十年,每当他陷入困顿时,他就想起母亲所说的话。他这次刚刚游历了日本朝鲜中国和东南亚以及诸多南太平洋岛国,然后坐着巨大的木筏从大溪地启程在海上漂流八十多天才到达秘鲁。这些年来,他感到身体不如以前,打算在生命最后阶段回到父亲身边,回到大家族中来,与众多兄弟喝酒聊天,享受家庭的快乐。他在世界各地留下的众多妻子儿女,很难做到一样对待,随着时间和空间将逐渐淡忘。
他沿着河道继续向沼泽深处前行,河道的臭味越来越浓烈。吸了一会也不觉得,或许这就是村子的味道。他把帽檐拉得很低,透过树木和深草缝隙看到河岸两边散布的房子。河岸一边的房子都己坍塌,发朽的家具,衣物和各种生活用品随处都是。河岸另一边的房子有一小片保持完好,都是白色的组合平房。“看来世界给我的意外不如马孔多给我的惊喜多”他自言自语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8 13:46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看像《百年孤独》这样有深度的文字,看似平实生活几乎占据了人类每一次崛起的血泪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8 13:50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精彩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9 09:25 |显示全部楼层
读文,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9 09:46 |显示全部楼层
排版太紧,帮你编辑了,楼主这是写小说还是读小说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9 09:46 |显示全部楼层
好象编缉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9 11:54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8-11-19 09:46
排版太紧,帮你编辑了,楼主这是写小说还是读小说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9 12:21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1-17 11:10
第一章
1
在马孔多足球队惨败给河床足球队的那个天空闪耀着刺眼白光的下午,小奥雷连诺莫名记忆起当初回 ...

在文字的基础上文字,在文章上文章,在小说中小说源于钟情……作者感觉很好看着也好,请继续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9 14: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2
一个自称见过他爷爷布恩蒂亚的老人告诉他村庄发生的他认为知道的事情。老人叫道格拉斯,与奥雷连诺第二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他亲眼目睹过布恩蒂亚常年被绑在棕榈树上日晒雨淋的情景。老人通过门缝看到小奥雷连诺在村子转来转去,恰好小奥雷连诺目光正向老人这边大门扫射过来,老人惊恐的喊叫起来:“布恩蒂亚活过来了”小奥雷连诺这才发现自己长得并不像父亲上校奥雷连诺,而是像爷爷布恩蒂亚。道格拉斯激动的跑出来,拉着小奥雷连诺上下打量他:一副清瘦高大又结实的身材,飘逸的黑色散发中点缀几块雪白,面额的沟壑纵横有力,一团浓密凌乱的金黄色络腮胡子在气流的冲刷下来回摆动。最特别是那深陷的闪动的黑眼珠,仿佛站在门后窥视。你能向后看多远,你就能向前走多远。乱泥涂抹的西服让身体显得更硬朗,灰色的礼帽晃动在不断上扬的手中。“上帝终于来拯救我们了”道格拉斯说道。
原来马孔多发展到一定程度,政府派下来管理的人越来越多,香蕉公司经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沼泽地生长的香蕉很好吃,又甜又大,在整个哥伦比亚及周边国家很受欢迎,特别受女性消费者青睐。过去仅仅只是运输成本和黑人成本,现在政府下来后,各种税收和摊派层出不穷,最终老板不堪忍受,找个借口带一家人跑了,再也没回来。香蕉公司垮了后,政府也待不下去了。大量的外来移民是做生意的,饭馆,旅社,妓院,赌场等也都没生意了,他们就撤出了。最后剩下的就是马孔多的原始居民的后代。他们习惯了热闹的现代生活,也想离开马孔多,但不知道该往哪儿去。过去有布恩蒂亚带领他们的先辈,现在没人领导他们,他们就象一群失散的羊羔不知所措。他们活在没有希望没有前途中,渐渐对任何事物没有了兴趣。全村人都患上了懒人症。这种病最初只在女人当中流行,当外地人都走光后,同时带走了娱乐和刺激,带走了口红脾酒和好看的衣服,也带走了知识和文明,马孔多的村民又将恢复到以往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状态,女人们一想到这些整个腰都酥软下来,躺在床上就再也没有力气起来,没有力气做饭抱小孩和做爱。渐渐男人,小孩都染上了这种病症,最后老人们也未能幸免。
在那一片大白房子里,马孔多的村民唯一的事情就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以最小的能量消耗来维持生命。老鼠啃食脚趾丫时他们眼晴都不愿睁开一下。随着脚趾污垢越积越多,老鼠也不啃了,村庄里的老鼠都跑山林找生活去了。他们只在一个月醒来一次,去地里拔一颗萝卜或者红薯放在床前,饿了就啃一口。这一切都像是梦游一样,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地里的萝卜,红薯还有瓜果都是五年前种下的,现在都长到几十斤一个。五年前喂养的猪,鸡等现在变成了庞然大物。猪长得象大象,一头足有四五吨重。由于要具备把地下三尺深的小动物拱出来吃掉的本领,猪鼻子长得快一米长了。鸡象驼鸟一样,冷冷不丁的飞奔直扑而来。不仅吃地面的小动物,树上的,空中飞着的小动物也吃得着。
五年来村子没生火做过一次饭,那天道格拉斯正要出门拔萝卜的,他睡了快一个月了,正好遇到了小奥雷连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9 15:49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1-19 14:05
2
一个自称见过他爷爷布恩蒂亚的老人告诉他村庄发生的他认为知道的事情。老人叫道格拉斯,与奥雷连诺第二 ...

过去有布恩蒂亚带领他们的先辈,现在没人领导他们,他们就象一群失散的羊羔不知所措。他们活在没有希望没有前途中,渐渐对任何事物没有了兴趣。全村人都患上了懒人症。这种病最初只在女人当中流行,当外地人都走光后,同时带走了娱乐和刺激,带走了口红脾酒和好看的衣服,也带走了知识和文明,马孔多的村民又将恢复到以往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状态,女人们一想到这些整个腰都酥软下来,躺在床上就再也没有力气起来,没有力气做饭抱小孩和做爱。渐渐男人,小孩都染上了这种病症,最后老人们也未能幸免。
==========
相当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11: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在外面爬山,朋友带了几样熟食和白酒上山,看样子要醉卧山上了。明天工作闲暇之余,继续更新。希望从第三节开始,放开包,解放自己,让文字及内容更流畅,更潇洒,更旖旎,争取写到第三章的时候,有一种别开生面的状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11:50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1-21 11:26
今天在外面爬山,朋友带了几样熟食和白酒上山,看样子要醉卧山上了。明天工作闲暇之余,继续更新。希望从第 ...

期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3 13:30 |显示全部楼层
3
道格拉斯跟小奥雷连诺聊了一会,就 呵欠一连打了好几个,上眼皮快掉下来遮住眼球了,两腿不停发抖,他扔下小奥雷连诺像喝醉酒似跑到菜地,拔了颗萝卜就 径直回到屋里上床睡觉了 。小奥雷连诺发呆站在原地惊讶不已,天渐渐暗下来,幸运的是又有一户人家的老人从屋里摸出来拔萝卜,他低着头跑。小奥雷连诺故意站在他前面,他触电似的撞在 小奥雷连诺身上,迅速弹到地上。他的头撞晕了 ,小奥雷连诺将他平铺地上,掐人中锤胸口,他瘦得像个老毛猴似的,半天才睁开眼睛。但睁开的瞬间,整个人都亮了,“哦,上帝,你真是布恩蒂亚吗”小奥雷连诺觉得自己 该改名叫布恩蒂亚,小奥雷连诺大半生有很多名字,有英文名字,拉丁文名字,也有日本名字和半个中国名字(日本名字四个字,中国名字两个字),他觉得名字就像一种签名,各个时期各个环境都应该有不同的名字,出生有个名字,那是父母取的 ,那只是父母的一种心情,不是自己的态度。长大后自己可以给自己取名字,在快要死时,还可以给自己取个身后的名字。布恩蒂亚是马孔多村庄的创始人,村民都认可他,他觉得自己也可以像他爷爷布恩蒂亚做得一样好。这个毛猴老头叫科斯塔,他告诉了 布恩蒂亚有关村庄发生的另一个版本的故事。那天午后,天空突然阴暗下来,四周特别的安静,没有任何一丝的 风。布恩蒂亚老房子散发出腐朽的肉体的味道,这种味道向整个村子蔓延。苍蝇从门口飞进飞出,嗡嗡的声音特别的大,像低空飞行的飞机马达声,几乎每个马孔多的村民都听见了 。那时外地人刚撤走,女人们正处于空虚的时期。在接近黄昏的时候,从东北的方向刮来强风,不断加强。外地人盖的房顶都被掀翻,后来墙面都被吹到。成片成片的摧毁,片甲不留。唯有剩下这一片白房子,这是布恩蒂亚带领村民建的房子,地基打得深,都是 带庭院的组合平房。强风一直吹到第天早上才离开,之后下起了的磅礴大雨。村民每天除了躺在床上睡觉躲避风雨,别无其他事情可做,出门就可能被大风吹跑或被洪水带走。这场大雨下了半个月就停了,村民们一开始预计的 要下好几年,但村民却不愿再起来了,村民已经作好了下几年的准备 。每个村民被梦缠上了 ,这个梦好像一部无穷无尽的连续剧,怎么也做不完,越做越兴奋,以致出门拔萝卜都要一路小跑过去。科斯塔说了个大概情节,扔下布恩蒂亚,一溜烟人已经拔完萝卜上床睡觉做梦了 。
在马孔多的第一个晚上,布恩蒂亚也去地里拔了一颗萝卜,他缩在一间空房子里,慢慢啃食着脆甜的萝卜。通过窗户可以观察到外面一切。等天色完全黑下来,他看到成群结队的庞大的黑影回到村子,鼻孔发出低沉的轰鸣。大象一般的猪躺在院子里,鸵鸟般的鸡蹲在屋檐下。开始他有些害怕,后来布恩蒂亚想到这就是道格拉斯所说的牲畜了 ,由于没人喂食,家养的牲畜白天到外面放养,晚上自动回到村子休息。家养的鸡猪,看来和家养的猫狗一样,你不喂养,它也会回来。这种驯养的模式一旦建立,就很难完全消除。布恩蒂亚还来不及思考,就很快适应了这种生活。他晚上躺在空屋子里,竟然也能进入梦乡。白天就晒下太阳,或者在村子里闲逛,一颗萝卜够吃几天,也不用老往地里跑。时间这样快 过去了一个星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3 14:41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1-23 13:30
3
道格拉斯跟小奥雷连诺聊了一会,就 呵欠一连打了好几个,上眼皮快掉下来遮住眼球了,两腿不停发抖,他扔 ...

来读……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5 10:37 |显示全部楼层
4
布恩蒂亚躺在床上的时间越来越长,白天也不大起来了 。躺在吊床上晃来晃去,感觉就像做世界旅行似的。他开始回忆起在北极滑雪橇,钓鱼,打海豹,与白熊朝夕相处的日子。这种添加了各种情节的梦中影像比起他曾经真实的游历要浪漫要美妙得多。他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染上了懒人症,相反觉得躺在床上 的生活更有趣更有活力。他也拔了一根萝卜插在床头,不吃也不感到饿,看看就觉得很饱了。阳光每天从东边窗口升起来,又从西边的窗口矮下去,这种光影的变换加上吊床的摇晃,犹如行走在太空。直到有一天,老鼠咬断了吊床的绳索,他重重的摔下来,摔坏了 尾椎骨,坐也不是躺也不是。他 在吊床上摇摆了两个星期,那是个明亮的 早上,发红的阳光把屋子照得亮堂。他半睁开眼睛,看见一只老鼠在房梁上啃咬吊床的绳索,发出崩崩的声响,待他睁开双眼,却没有看到老鼠,就连声响也消失了。他觉得是幻觉,继续做他的美梦去了。他甚至把这种崩崩响的声音编织到他开枪猎杀海豹的情节中了。可是那天中午他从半空落下,臀部扎扎实实着地,他无法继续躺着睡觉了,那样只会更加难受。
布恩蒂亚在村子里 走来走去,像热锅上的蚂蚁,打断了黄粱美梦,短时间是非常不好过的 。他忽然想起箱子里有一只皮球,那是他从英国带回来的。在英国的王公贵族中的青年才俊,在闲暇之余不仅骑马,还打橄榄球踢足球。踢足球是一项非常时髦的运动,很快在全国流行并开展。布恩蒂亚作为桑德兰队的唯一外援,他同时身兼队长和教练,带领球队一路过关斩将获得全国联赛冠军,并且个人荣膺最佳射手和最佳教练。那是他在海外最惬意的一段日子,后来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始,他也终结了这一时期的 生活。布恩蒂亚在村子找来锄头,铁锹,镐头等工具,趟过浅浅的河水到了河岸对岸那一片倒塌的废墟,他把砖瓦敲碎,铺平,加固再盖上松土压实,一口气干了一个星期,终于整出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地。 他盘带皮球绕着整个场子跑动或者在腿上胸脯上后背上头上把球颠来倒去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他大汗淋漓却不知疲惫,他感到恢复了曾经的体力与自信。他 的四肢在生长,他的心也在膨胀。萝卜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他觉得是时候给自己弄点好吃的。美食是美好生活的开始,是幸福的标志。美食可以取代做爱,可以拯救一个绝望中的人。“该弄点什么好吃的呢?”他思索着。他想到了猪,一头猪不管它长多大,它还是猪,但是长了一米来长的猪鼻子就得掂量下了。他也想到鸡,鸵鸟一般高大的鸡,戳到一下就伤不起。但是他已经下定决心,不仅要吃到猪,还要吃到鸡。
布恩蒂亚跟踪着动物们的脚印,在东南的一片坡地找到了正在自由自在吃着的家畜。这片坡地植被茂盛,生长着各种植物,在坡地后面是一排影影绰绰的高山,藏在云雾之中。猪分成三五一群,冲在最前面用凌厉的猪鼻子把土壤依次翻开,并迅速将蚯蚓等动物卷进嘴巴里。鸡跟在猪后面捡漏,新翻的土壤有各种小虫子四处逃逸,它用啄子雨点般的速度逐一解决。超级版的鸡猪二人组还是延续了幼小时的那种生存模式。布恩蒂亚在动物们来回的路上挖了一个 又大又深的坑,上面覆盖了茅草,还制作了一只长枪。原先计划在村子等到晚上动物们睡着了动手的,可是他担心动静太大,而且黑黢黢看不清楚,也不安全,也担心动物们去而不返。在外面捕杀再多,它反而觉得家里温暖,即使剩下最后一头,它也会回来。那天上午他在场子练习足球,发现河岸对面出来拔萝卜或者方便的小孩和年轻人在往足球场这边偷看,他装作没看见,他想主动把他们吸引过来,从床上吸引到足球场上来。但不一会他们都消失了。下午布恩蒂亚提起长枪,他要去看陷阱里有无收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5 21:31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1-25 10:37
4
布恩蒂亚躺在床上的时间越来越长,白天也不大起来了 。躺在吊床上晃来晃去,感觉就像做世界旅行似的。他 ...

看过……欣赏惟妙惟肖的笔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08:55 |显示全部楼层

跟楼主是同一个人?坚持更下去,和大鹰老师和山山美女一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09:21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8-11-26 08:55
跟楼主是同一个人?坚持更下去,和大鹰老师和山山美女一起

不是。我没这好的精力与耐力。我更愿意慵懒地阅读与自在地夸夸其谈,这样于身心益处多多。
但我钦佩认真写小说的人。写是一种创造或二次创造。耗心费力。写,有时也是一项工程,开工,不,开弓没有回头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10:42 |显示全部楼层
东湖 发表于 2018-11-26 09:21
不是。我没这好的精力与耐力。我更愿意慵懒地阅读与自在地夸夸其谈,这样于身心益处多多。
但我钦佩认真 ...

恩,看名字,风格确实不在一个频道。随心所欲畅所欲言坐着躺着倚着仰着都行,反正又不是真正的书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10:51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18-11-26 10:42
恩,看名字,风格确实不在一个频道。随心所欲畅所欲言坐着躺着倚着仰着都行,反正又不是真正的书房{:1_23 ...

书房还是要有书房的本色、格调与尊严。我对书房一向是敬重的。六星最圣洁最文明的地儿,也就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10:59 |显示全部楼层
东湖 发表于 2018-11-26 10:51
书房还是要有书房的本色、格调与尊严。我对书房一向是敬重的。六星最圣洁最文明的地儿,也就这了。

谢谢你对书房的肯定,也感谢众多版友对书房的支持,我们首版宋朝的心可以放回肚子里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21:19 |显示全部楼层
5
远远看过去,陷阱上面覆盖的茅草都掉下去了 ,但没有任何动静。走近一看,一头大猪果然有气无力的躺在里面,它一定挣扎了很久,四壁留下众多深深的抓痕。布恩蒂亚挖的坑很有水平,四周垂直陡峭,坑底刚好容下一头猪躺下,转身都很困难。怎么反抗挣脱都无济于事,最后力气耗尽。布恩蒂亚只要用长枪对准猪头下方,脖子上隐约跳动的颈动脉扎过去,鲜红的血顿时涌出来,填满了坑底。一头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躺下去了,躺在自己流出的血液中,再也站不起来。布恩蒂亚赶紧把猪进行分割,猪肉,猪头,猪鼻子,猪尾巴,猪大肠,以及猪心猪肺统统打包背回马孔多村,他用麻袋足足背了四五十袋。唯一遗憾的没有留下猪血。猪血是一道美味,有众多吃法,可以热血下汤,可以凝固碳烤,配上椒盐,也可以清炖,红烧。但是转念一想,人不能太贪心,不能敲骨吸髓,把猪搞的一干二净,连根毛都不剩下。毕竟一头猪拱了土壤那么多年,土地从来没要过什么回报,土地也是需要肥料的,这百十来斤猪血就算献给土地,代表猪也代表萝卜献给土地,只求土地长出更多的庄家,养活更多的家畜。
布恩蒂亚把猪肉晾晒在河道两岸,让它自然风化,以利于保存。绳子上挂满了一条条白肉,足有一公里长。他把村民的大锅搬了出来,用石头垒砌一个大灶,下面生起柴火,这是马孔多五年来第一次生火,红红的火舌窜出灶台有半米高,柴火在下面烧得哧哧作响。他一共搭起了三个灶台,三面大锅同时作业。在大锅里他放满清凉的水和山上采来的香料,他把猪头和内脏分批扔在里面。随着水温的增高,山猪在香料的浸透下逐渐散发劲道的迷人香味,这种香味在微风的助力下向全村蔓延。
布恩蒂亚把处理完毕的内脏都用钩子挂起来,也有 一百来米长。全部活干完后,决定搞几样菜犒劳自己:第一样清炖猪鼻,第二样凉拌猪舌,第三样火烧猪肝,第四样溜须腰花,第五样姜葱段烧猪肠,第六样清蒸猪尾,第七样红烧肥耳,第八样猪肺烫沸水,另外做了一道萝卜猪皮汤解渴。这几样菜是他在中国广东佛山学来的,觉得还不错。中国虽然比较贫穷,物质缺乏,但在吃的花样和味道上还比较讲究。布恩蒂亚把村民的大桌子,埋藏的窖酒搬出来,把菜品全部摆好后,决定去各家各户巡视一下,看有没有醒来要去拔萝卜或者方便的 ,有醒来的拉过来一起吃。
此时的天色将晚,落日的余晖还部分残留在屋子里,在灰暗的面容下他看到一扇扇鼻翼一松一紧,同时嘴巴发出吮吸的声响。很显然猪肉的香味飘进了屋子,钻进了鼻孔,他们在这一刻都做着同样的梦,在这样的梦里谁都不愿意醒来。他还特意推了推道格拉斯,道格拉斯全然没有反应,唯一的反应是嘴巴流出一滩口水。他又去找毛猴科斯塔,科斯塔的一张老脸灿烂如一张晒红的屁股,他竟然在梦里笑开了花。
看来今晚布恩蒂亚要独享这份美餐了。如果没有一个可以谈得来的人跟你对饮,一个人独饮也是 相当不错的。两个人可以达到共情,一个人可以任意自由发挥,各有各的妙处。布恩蒂亚把柴火撩得更旺了些,对着闪动的火苗,他食欲大开,狼吞虎咽,所有的酒和肉一扫而光。这个晚上布恩蒂亚吃饱喝足了,他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他来到河岸,火堆已经完全熄灭。但他从火堆里发现了猪骨头等残(>_<)他断定昨晚一定有人来烧烤过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21:52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1-26 21:19
5
远远看过去,陷阱上面覆盖的茅草都掉下去了 ,但没有任何动静。走近一看,一头大猪果然有气无力的躺在里 ...

这段特别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8 12:23 |显示全部楼层
6
自杀猪之后,布恩蒂亚的生活完全改善了,每餐烤半斤肉,再来一碗猪肝腰花猪心汤,萝卜只当水果零星补充一点。这样既能从繁琐的做饭中解放出来,又能让自己吃到营养可口的食物。脆甜可口的萝卜可以成为粮食的替代,但现在物质丰富了,他决定让萝卜重新回归它的替补角色。他花了三天时间把地里萝卜,红薯全部拔出来了。再把萝卜洗净,切成大片块状,搭在绳子上风干,沿着河岸一行行纵向排列,场面十分壮观。他又把红薯蒸熟,捣成泥状,再捏成一个个大小一致的方块放火上烘烤制成糕点,大量的糕点码放在箩筐里,有三四百箩筐,随需随取。他还把村民大桌子长条凳全部搬出来,沿河岸间隔摆放整齐。另外竖立一挺高高在上的旗杆,旗帜上写着流水食堂四个大字。只等村民醒来吃饭,不管来多少,随时可以满足。他让一个灶台一直保持点火状态。各种山上采摘的配菜一应俱全,无论中餐还是西餐,马上都能到位。猪肉,蔬菜,点心都有了,他决定再杀几只鸡。鸡的柔韧与弹牙,劲道与绵长绝对是不能少的。手里拿着一根鸡腿上啃下添,左撕右咬无论对于时光的消磨,还是行为的表达都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对于行为不断退化的马孔多村民。一只鸡约摸有七八十来斤,他 准备杀十只鸡。杀鸡可不能像杀猪那样用陷阱,鸡有翅膀,可以飞起来。用网也不行,网只能粘住小鸟,鸵鸟一般的鸡的力量太大,网会被撑破。鸡就是因为多长了一个翅膀,让事情变得复杂。但人因为长了一张嘴巴,又使事情变得简单。
布恩蒂亚开始准备制作标枪,他在北极捕猎海豹或者鱼类,就是使用标枪投掷。但鸡有鸡毛,鸡翅等保护,缓冲,不像鱼类,海豹身子光溜溜的,只要刺中标枪就挂在身上了,摆都摆不掉,所以他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最终决定使用绳套, 在蒙古草原曾经跟随蒙古姑娘学过套绳套野马的技术,在快速追击与逃窜中,他能 迅速而准确无误的把绳套安稳的放在野马的脖子上。鸡每天伸着长长的脖子,四处招摇,套绳是最适合它们的。布恩蒂亚把绳子反复来回叠放在肩上,手上拿着绳套悄悄的来到东南方向的动物散养坡地。动物们吃得正欢,他要等到动物们吃饱喝足,休息的时候再下手,休息的时候一个个鸡会呆头呆脑思考人生。
布恩蒂亚扔出绳套套住鸡脖的同时,把绳套拉紧。鸡还来不及任何表示,甚至连惊叫声都没有,就乖乖就范。从二三十米开外老老实实走到布恩蒂亚跟前,往日凶猛的脾气全然不见,一副歪着脑袋的可怜相。当然死的时候,还是比较英勇,一句话没说,它也说不出一句话。就这样不到一个小时,十只鸡就相继落入袋中,一只麻袋装一只鸡,背着肉麻麻的沉甸甸的。曾经看上去很复杂的问题,最后往往都是以相对比较简单的方式解决了。手段虽然原始粗暴,但结局都是一样,所以也不必装作仁慈。布恩蒂亚回到村子对鸡肉及其内脏做了简单的处理,就挂起来了。它与猪肉一起,丰富了食材品种,也增添了一行风景,当然少不了一顿鸡杂满足自己。
布恩蒂亚在等待,在等待一个开始。当村民醒来去地里拔萝卜发现萝卜,甚至红薯都被拔得干干净净,他们会怎么做?他们是继续上床做梦还是往火光通明弥漫着食物香气的河道这边走过来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8:27 |显示全部楼层
晚些来读辛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09:42 |显示全部楼层
7,
马孔多建村一百多年以来,繁衍了七代,但是第七代中基本都夭折了,没有一个幸存,最大活不过七岁,最小不到满月。有被水淹死的,有得伤寒病死的,有被狼狗叼走的,有被蚂蚁吃掉的,还有生下来就奄奄一息的,死因千奇百怪。目前在马孔多村第六代最小的小孩都有十多岁,男孩女孩比例差不多。老人却还比较长寿,第一批跟随布恩蒂亚建村的老人还有三个健在。一个126岁,叫马修斯,牙齿掉光,他睡在床上消耗的能量极其微弱,一根萝卜要吃三年,他其实是在舔吸,细微的水分就可满足,五年来第二根萝卜还剩下一小截,就像吃剩的的冰棒,看不到棱角,上面还长满带丝状的微生物。另一个 118岁,叫塞尔比。还有一个112岁,叫路易斯。他们跟马修斯的情况类似,稍微好那么一丁点。他们跟布恩蒂亚的祖母乌苏娜有一点非常相近,身体都极度缩小,脑袋只有拳头大小,身材不到一尺。但五官和四肢比例均匀,特别是黑色的眼睛转动灵活,谁都不会轻易把他们当玩具。九十到一百岁之间的老人有十来个,他们是第二代,也就是跟布恩蒂亚的父亲上校奥雷连诺是同一代的。这十来个老人在染上懒人症前,在村里是很勤快的,一天到晚田间地头忙个不停,身体非常硬朗,百十来斤挑肩上气都不喘一下。七十多岁的道格拉斯和科斯塔是马孔多村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人数有四五十来人,布恩蒂亚跟他们一样是第三代。布恩蒂亚之所以才五十岁那是因为他父亲上校在快五十岁才跟一个女人把他生下来,他跟绝大多数人一样是上辈们无聊寂寞时的副产品。在他们下面还有三代人,大约有三百来人,他们是马孔多村的中流和未来。马孔多全村的总人数四百还不到,虽然比初来时百十来人多了一些,但比最兴旺的时候全村三千多人逊色不少。那个时候是上校奥雷连诺最风光的时候,光他一个人就生了十七个孩子,各家各户生孩子就像产猪仔一样平常和容易,从来没有人担心马孔多村的繁衍会出现什么问题。女人都穿的袒胸露乳性感风骚,男人都打扮的油头粉面花里胡哨,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闻到异性的气味就可能勾搭在一起。孩子有生在家里的,有生在畜栏的,也有生在野外,就像鸡下蛋一样 ,下面铺几根软软的草垫就可以生下来。也不管孩子是谁家谁家的,反正都是马孔多村的,就像猪仔跑到谁家,谁家就养起来。后来革面失败,奥雷连诺十七个儿子一夜之间全被杀死,当然这是官方的一面之词,是为达到宣传和震慑的效果,跟随奥雷连诺一起革命的大批马孔多村民也惨遭杀害,马孔多村一时从躁动中安静下来,恐惧,失望,消极的情绪笼罩全村。在这之后马孔多的出生率一直下降,每家每户不绝后就算万幸,传到第七代竟然没有一个是活的。他们相信,有人给马孔多村下了魔咒。如果有各种道路选择,这么多年来,马孔多总是往最坏的一条道路上行走。
这天布恩蒂亚在早上了一个梦,梦见他和一群人困在一个岛上,岛上有原始森林。他懂得建造木筏与星辰和地理方位,而他们有力气。他跟他们必须互相帮助,才能各自拯救自己。他醒来时,满堂的红光逐渐褪去。他知道上帝降临过,上帝亲自来点拨了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09:49 |显示全部楼层
8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人也不能同时 踏进两条河流。前者讲了时间和事物的变化,后者讲了人在任何时候只能处在一种或者多种模式中的一种模式,模式的切换需要一定条件来激发。布恩蒂亚感觉到美食并不能唤醒沉睡的村民,相反村民在美味的诱导下越睡越深。在萝卜全部拔完后马孔多村民干脆就再也没下过床,连大小便都消失了 。长期不进食不补充水分,他们的 肠道和膀胱出现真空和塌陷,上下皮贴在一起了。“再这样下去他们会烂死在床上”布恩蒂亚叹道。布恩蒂亚清楚的知道马孔多的村民绝不是好吃的那种人,一闻到好吃的 就一骨碌爬起来,其他什么也不顾。这表明马孔多的村民是吃过好东西的,只有吃过好东西的人才能 对食物如此冷淡。马孔多的村民是真真切切处于一种梦幻状态中,这个是装不出来的。在这种梦幻里面思维又如此激烈,而身体却陷于瘫痪无助,一个噩梦或者惊喜,想要拼命睁开眼睛和抬起四肢都是那么困难,他们的身体像冰冻住了一样。“他们现在放弃了身体,只与灵魂为伍。”“他们不会再醒来,他们忘记了新鲜的清晨,他们也忘记了太阳当初红扑扑的模样,太阳在梦中失去了光芒变成了黑洞。”布恩蒂亚反复自言自语。
这天布恩蒂亚在场子闷闷不乐踢了一会球,球感也比平常差了许多。河边有一棵树,过去一直是他的靶子,站在五十米外都能 百发百中。今天他没踢中,皮球滚进了河道里。他懒洋洋的来到河边,发现皮球搁在河道中央的石块间,他并没有下去捡,而是茫然的坐在河边发呆。天空也在发呆,村子也在发呆,悬挂在绳子上猪肉,鸡肉也在发呆,只有河道的水还活着,在嘘嘘的流动。他的目光无意中停留在一个趴在石块上的青蛙,一只青绿皮的青蛙,它在晒着暖和的阳光。布恩蒂亚盯住它快三个小时了,这只慵懒的青蛙才翻了下身,可能是炙烤太久。但在它翻身过程中,它无意看到了水面,看到了水面中的 自己。它蹲起身子,又对着水面照了片刻。“扑通”它一头栽进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布恩蒂亚若有所得,他象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手足舞蹈,十分亢奋。他快速下到水里捡起球,然后回到村子里 。
布恩蒂亚来到各家各户,把村民窗子上的透明玻璃一块块卸下来,收集在一起。他又找来油漆,将玻璃的一面涂满,另一面擦亮,做成一面面大块的镜子。他将镜子固定在马孔多村民女性的床头,从十六岁的女孩到五十来岁的老年妇女都不落下,镜子总计有一百五十余面,她们只要一翻身就可以看到自己。“世界是从女人开始的,拯救世界先拯救女人。”布恩蒂亚对天大声吼道。布恩蒂亚像下了一张渔网或设计了一个陷阱,只等待收获,他内心十分开心。为了迎接预料中的事情,他在河道上游筑了一道水坝,深度可以淹没大半个身子,这是给村民洗澡用的。女人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他猜想到的不是吃饭,而是洗个澡。他还在下游建了一个临时厕所,可供多人一起使用。他同时备足了柴火,并将三口大灶保持点火状态。四十余张桌子连接在一起,凳子摆放两边。当然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村民的窖酒搬出来,这是一种果酒,类似葡萄酒,各家各户都会酿。这种酒甘甜清爽,可以开胃提神,同时也可以醉人。
做完这些,他又满血复活的回到足球场上挥汗如雨不知疲倦的奔跑,他希望时间过快些,他已经等不及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17:37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诗评大师 发表于 2018-12-2 09:49
8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人也不能同时 踏进两条河流。前者讲了时间和事物的变化,后者讲了人在任何时 ...

嗯,不错,支持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