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1|回复: 3

20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13: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9-1-9 19:28 编辑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一条回家的路上
天已经黑定
隐隐约约的星空下
青松的树干比现在粗壮多了
它张牙舞爪地偶尔跳出来吓我
我能听见自己胸膛的搏起声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
风刮得耳廓生痛
我随意捡起一根棍子
时不时挥舞一下
但我不知道我在抵御什么
有一段时间
我能清晰地看到所有沟坎
我在上面箭步如飞
但无论我有多快
至少有30年了好像
我一直在树林里走着

突然不知要去哪里

把车停在停车位上
让手机继续充电
看人们进出早餐店
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经过
肯定不知道车里有个我
他们大都一个个独行
只有两个女人
是挽着手的

山上起风

山上有树木
山上有落叶
山上有鸟兽
山上有虫蚁

风吹树木
风吹落叶
风吹鸟兽
风吹虫蚁

山上有树木
山上有落叶
山上有鸟兽
山上有虫蚁



晚上我打开窗户
想让风和夜色进来
但只有风进来
夜色并没有进来
反而出去了大量的光

小小的女人就要飞起来

我和一枝蒲公英
呆在一蓬枯草中
阳光从湖面
反弹进我眼底
我静静坐着
我刚从病中走出
身上缠着绷带
头顶冒着热气
一个小小的女人
向我走来
她就要飞起来

一个中年男人

一个中年男人,在深秋的早晨
拍打着老桉树皮

一个中年男人,在深秋的早晨拍打着老桉树皮

一生又一生

子君在香港经商
高鼻梁
薄嘴唇
小个子
每次来见我
她都迅速褪下绿袄裙
真丝袜
我们疯狂做爱
那种单刀直入的快感
让我以为
这就是一生

浮世

村道上
一个少年
一边奔跑
一边哭喊
“妈妈
妈妈
我要死啦”

君山

马孔多的南面,这里
原本没有路,只有
兔的足迹,鹿的足迹
秋天,我们刨开腐叶
寻找什么,我们不会说话
你的眼神羞赧,温顺
像是百合,玫瑰,罂粟
云一层层盖下来
松针在你脖颈后面
在暮色面前

2018

2018,接待了两个
渴望已久的诗人
2018,对诗歌和人
有了新的认识
2018,删除了更多的欲望
心静了很多
2018,你回过我一句话:
“我也是幸运的。”
2018,真是奇妙的一年。

去阿奎家喝酒

我们在阿隆家喝醉了酒
疯疯癫癫的
又跑去阿香家喝酒
阿香爸和阿香哥陪我们喝到半夜
我们还要去阿奎家喝酒
阿香送我们过去
头顶着星光
脚踩着松针
苞谷林哗哗响
阿香走在我后面
一会儿踢我脚后跟
一会儿又用一根细条子
使劲抽我
背在背后的
手板心



有一次我去得晚了
子君闭门不见
我来到山上
在星空下睡着了
第二天下班后我再去
门开着
屋里空空如也
这五年来
我连石头缝里都找遍了
依然找不到她

蚂蚁

某天我想去山上观察蚂蚁
后来我便去山上观察蚂蚁
回来后听他们说
小区发生了命案
一个男人将他的妻子
从六楼拋下
那个女人嘴一直张着
血溅了一地
我没问他们原因
他们也没说
整个小区,天蓝云白
安安静静
干干净净

凸凹

我想去山上
山上有草坪
山上有松林
我们的故事
有时发生在
绿绿的草坪
有时发生在
密密的松林
有次下大雨
你站在雨中
只剩下凸凹

蜜蜂

一只蜜蜂
停在一片草叶上
一动不动
我观察它好一会儿了
一只蚂蚁
从它身边经过
来来回回
好几次
其中一次
还用鼻孔
嗅了嗅它
正午的阳光
火辣辣的
我头有点晕
蜜蜂和草叶
都没动过
哪怕一下
直到我向它们吹了
一大口气

水泥墩

山脖子上有一个正方体
正方体里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个圆型水泥墩
我从山顶下来在一个水泥墩上
谛听鸟鸣
补齐200个俯卧撑
上山的路旁大多是青松
整座山上高大的大多是青松
我仔细观察过
不是每根松针上都蘸着一滴露水

两个女人

有两个女人
我始终忘不掉
一个是在高中时的黄昏
她猛然从土坎上跃下
差点和我撞个满怀
然后哼着歌
消失在上山的黄土路上
另一个是几年前
我在小馆子里吃炒饭
她就坐在我对面
吃完我们又同时离开
她在前。我在后
我竟莫名其妙地
跟着她走了一会儿

朋友二字,就是用来践踏的

四十余年一瞬间
童年的玩伴,有的死了,有的失踪了,有的相见不相识
少年的同学,有的迫于生计,渐行渐远
有的疏于联系,悄无声息
有的相忘于江湖
中年以后,仍以诚心待人
但他们告诉你
耳朵听到的,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
朋友二字,是用来肆意践踏的

流淌

夜晚。有什么东西在流淌
然而睡着的人。并不知道
这些流淌的东西。经过他们身旁
有时停下来。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他们有的打鼾。有的喃喃自语
有的猛然坐起。又轻轻倒下
流淌的东西流经他们身旁时
顺道带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第二天他们醒来后。会在某一瞬间
感觉有些异样

乔小慧

有一次,我打的去见乔小慧
门虚掩着,屋里头没人
我放下手里的馒头包子稀饭,坐在床沿上
拿出手机,读悟空的诗
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
去厕所寻不见她,打电话关机
我莫名紧张起来,一遍遍拨打着6115XX
嘴里念着小慧小慧,带着哭腔
她突然从衣柜里跳出来,光光地抱住我

松芽

你一定想象不到
或者说很少有人能够想象得到
一群人围住一颗松芽
欢呼,感叹
有的作势欲踩,有的慌忙呵护
这样的场景,充满了动荡、不安
梦幻、偶然……
他们和它合影后
有的去深林采蘑菇,有的在浓荫下酣睡
这颗松芽,和他们一道,暂时活在未知里

秘密是不能被说出的

但他说

我告诉你个秘密
这可怎么办呀
秘密突然好紧张好紧张
紧张到什么程度呢
就像那骄阳下的枯枝
一截一截
就像那池塘水面的鳞片
一闪一闪

我想把很多人写进诗中

首先就是何小竹
杨黎说
中国出了个何小竹
诗歌才走上了诗歌之路
之前
断断续续读过他很多诗
印象最深的
是《刘华忠,读到这首诗请你马上给我回信》
在贵阳,刘华忠说
他初读此诗时
在众人面前放声痛哭
哦,对了
还有一首
叫《送一颗炮弹到喜马拉雅山顶》
被我选进《寻欢寻诗》里
有事没事
拿出来品读、击节
如果要再举例
还有很多
比如《一团毛线》
《等贵州省下雨》
《博客死了》

包括他新写的《米易的番茄》
《1992》
写这首诗的间隙
我还去读了《犯罪小说》
反正他的诗自然、流畅
不晦涩,不装逼
不追寻所谓意义
每一首
都是我喜欢的
5月6日
我要去四川大学学习
5月8日
我们相约成都窄巷子见

尧舜禹

在我的印象中,尧舜禹是一个人
姓尧,舜字辈,名禹

那时,天下坦荡,四海清平
鸟鸣香脆,木纹汹涌

大雨覆盖小雨,大风缠绕小风
地球是一个大方块,国家是一个小院落

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人们用长长的一生,呵护死亡

屋顶的灯倒映在窗玻璃上

这是你走后的某一日
我在一个会场看屋顶的灯
倒映在窗玻璃上
形成了两个世界

梦见

梦见命若悬丝
梦见乌夜啼
梦见你走向深深的江湖

梦见花开笑
梦见战事陷入僵局
梦见春天的消息漫过冬天的额头

弯曲

昨晚熬夜
今天中午
和晃眼的阳光一道
听枢先生读斑马
我们像停在路边的汽车
碗里的羹汤
缸里的烧酒
很安静
我们一边咀嚼食物
一边凝视对方
窗外笔直的树
不苟言笑的父亲
如过隙白驹
有着看不见的
弯曲

人们

人们一茬茬被时间收割
对爷爷和孙子有印象
就不错了
若能见到曾祖和重孙
何其幸运
他们饱尝甘苦
他们迎风喧哗
他们莫名繁衍
在活到干枯焦黄时
和一枚刚破土的新芽对视
互不知对方为何物

两幕

我们去看《大话西游》
看到大师兄扛着金箍棒
在大漠一摇三晃走远
猛然回头时
我使劲望向你
你一动不动

我站在窗前

我站在窗前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院坝里的汽车
正一辆辆地
驶出小区
刚一盏盛被点亮的窗户
正一盏盏地熄灭
冬天挺冷
人们穿着厚厚的衣服
还要抱紧自己
边走边跺脚
两条哈叭狗
还在你追我逐
这个早晨
屋檐上面的云彩
涌动得很快

高烧

我们在雪地上行走
说着一些
不着边际的事儿
我穿着蓝色长羽绒服
你穿着红色短棉袄
我们好像
一直走在同一条街上
因为周围的店铺
一直没有变动
走着走着
年轻的你
突然飞跑起来

地球

我们把地球缩小再缩小
装进裤兜
走在街上
遇上一个可爱小孩
你突然掏出来说

地球
他怔了一下
跳起来说
神经病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19:30 |显示全部楼层
不懂现代诗,不知从哪段取,不知分的对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9 19:31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欢迎纳兰寻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23:37 |显示全部楼层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9-1-9 19:31
再次欢迎纳兰寻欢!

哇哦,辛苦啦!咋说不懂哟。谢谢鼓励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