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读史小札】 忠臣也要赌胆量
查看: 369|回复: 15

【读史小札】 忠臣也要赌胆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1 14: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归隐宋朝 于 2019-2-3 10:27 编辑



    原文:古弼之为人,忠慎质直。尝以上谷苑囿太广,乞减太半以赐贫民,入见魏主,欲奏其事 帝方与给事中刘树围棋,志不在弼;弼坐良久,不获陈问。忽起,捽树头,掣下床,搏其耳,欧其背,曰:“朝廷不治,实尔之罪!”帝失容,舍棋曰:“不听奏事,朕之过也,树何罪,置之!”弼具以状闻,帝皆可其奏。弼曰:“为人臣无理至此,其罪大矣!”出诣公车,免冠徒跣请罪。帝召入,谓之曰:“吾闻筑社之役,蹇蹶而筑之,端冕而事之,神降之福。然则卿有何罪!其冠履就职。苟有可以利社稷,便百姓者,竭力为之,勿顾虑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15:25 |显示全部楼层
    古弼的为人,忠诚谨慎正直。他考虑到皇帝的园林面积太广,恳求魏武帝拓跋焘,减去园林面积的大半,赐给贫民耕种,古弼就去面见武帝,想启奏这件事。武帝正在和给事中刘树下围棋,没在意古弼,古弼在旁边坐了很久,得不到陈述的机会。一时性起,上去抓住陈树的头发,从床上拖下来,揪住耳朵,拳击其背,嘴里骂道:“朝廷得不到治理,都是你的罪过!”武帝大惊失色,丢掉棋子说:“不听奏事,是我的过错,陈树有什么罪呢,你快撒开手!”古弼把要启奏的事情说了出来,都得到武帝的批准。古弼说:“作为一个臣子,我这样子犯的罪大啦!”出宫后就乘上载罪人的车子,摘掉帽子,光着脚在宫外请罪。武帝把他召进宫,抚慰他道:“我听说建筑神坛的工程,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筑起来,我们才能端身冠带去礼拜。既是这样,你有什么罪呢!快把帽子戴上,鞋子穿上,还是原来的官职。以后只要是有利于国家,方便百姓的事,都要竭力去办,不要有什么顾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21:58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魏主畋于河西,尚书令古弼留守。诏以肥马给猎骑,弼悉以弱马给之。帝大怒曰:“笔头奴敢裁量朕!朕还台,先斩此奴!”弼头锐,故帝常以笔目之。弼官属惶怖,恐并坐诛。弼曰:“吾为人臣,不使人主盘于游畋,其罪小;不备不虞,乏军国之用,其罪大。今蠕蠕方强,南寇未灭,吾以肥马供军,弱马供猎,为国远虑,虽死何伤!且吾自为之,非诸君之忧也。”帝闻之,叹曰:“有臣如此,国之宝也。”赐衣一袭,马二匹,鹿十头。它日,魏主复畋于山北,获麋鹿数千头。诏尚书发牛车五百乘运之。诏使已去,魏主谓左右曰:“笔公必不与我,汝辈不如自以马运之。遂还,行百余里,得弼表曰:“今秋谷悬黄,麻菽布野,猪鹿窃食,乌雁侵费,风雨所耗,朝夕三倍,乞赐矜缓,使得收载。”帝曰:“果如吾言,笔公可谓社稷之臣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23:09 |显示全部楼层
    魏武帝拓跋焘打猎在河西,尚书令古弼留守在京城。武帝发诏书要强壮的马供给猎骑,而古弼全是供给的弱马。武帝大怒,说:“这个笔头奴胆敢裁折我的命令,我回去先斩了这个奴才!”古弼的头顶尖削,武帝常常把他的头看成毛笔的样子。古弼的下属听到这个消息都很恐惧,怕被连坐致死。古弼说:“我作为一个臣子,不使主子盘乐于游猎,这个罪小;不做好备战应急,空乏了军国之用,这个罪大。现在北方的柔然相当强盛,南面的刘宋还未消灭,我用肥马供军用,弱马供猎骑,为国家长远打算,虽然获罪死了,有什么妨害呢。况且这是我自己主办的事情,各位属官不要忧惧。”武帝知道这件事后,感叹道:“有这样的臣子,是国家的宝贝啊!”赐给古弼一套官服,两匹马,鹿十头。
    又一天,武帝又去山北游猎,射获了麋鹿数千头。发诏书让尚书供给牛车五百辆来运载鹿。持诏书的使者已远去,武帝对左右的人说:“笔头公肯定不给我牛车,你们不如用自己的马驮载吧。”大家一起回京城,走到一百多里地,接到了古弼的表章:“今年秋天谷物悬垂黄熟,麻稻遍布田野,野猪和麋鹿偷偷地糟蹋粮食,乌鸦和大雁也来侵食,再加上风雨的灾害,每天都减损收成的三倍。恳求皇上给予宽缓,使粮食得到收获拉回来。”武帝说:“果然应了我的话,笔头公真可称社稷之臣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00:00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曰,古来的老话,主明臣直。北魏的拓跋焘也算是一代明君,他想做一个统一天下永垂青史的有为皇帝,就把异族的凶残野性尽大地压下去,摆出一副礼贤下士诚心纳谏的姿态。确实收到很大的效果。古弼不是真的二百五,他对魏武帝囊括天下的野心揣摩的真真的,只要旁人不对他人身攻击,说话办事对军国有裨益,他总是能坦诚地接受。武帝和刘树在宫里下围棋,冷落了奏事的古弼,古弼很生气,就把火气撒在刘树身上。想来这个给事中刘树是个汉人,被胖揍了一顿并不见反应,如果是个鲜卑族人,说啥也要和古弼撕扯一回。武帝心知肚明,古弼这一套是指东打西,就赶紧呵止住古弼的粗暴行为,听了古弼的奏事,畅快地接受了缩减园林的建议。假设拓跋焘是个昏庸残暴的君主,给古弼一百个脑袋,他也不敢这样冒犯皇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1:46 |显示全部楼层
忠臣也要赌胆量,说得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1:46 |显示全部楼层
读史明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3:33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19-2-1 11:46
忠臣也要赌胆量,说得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3:33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4:3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4:3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4:43 |显示全部楼层
    北魏史志上说,古弼是一个文武兼备的人,终魏一世,鲜卑族人中这样的臣子很少见。弱马供骑和拒发牛车两件事,也表现了古弼的胆略和智慧。违忤圣意这需要胆子,揣摩圣意这就是智慧;弱马供骑为的是备战,拒发牛车为的是备荒,这两件事都是北魏的头等大事,也是拓跋焘日夜筹划的要害。古弼击中了这个要害,所以效如桴鼓,所以成为皇帝身边的宠近之臣。即使后来古弼有了收受三十斤黄金的贿赃,拓跋焘还是因为他以前的功勋而原宥了他。相对北魏的严刑峻法,贪盗受贿几十张兽皮就领死罪,古弼还是绝无仅有的。至于拓跋焘死后,北魏陷入皇权之争的混乱,古弼因为站错了队丢了性命,那是另外一回事。
    想起了现如今西安秦岭北麓违建的事件,省市相关领导就不说他了,咎由自取,谁也救不了他;西安市委那个退休干部,领命去调查违建,调查的结果才查出来二百多处,还都是一些当地的原住户,离事实相当远。假如退休干部大着胆子把两千多处兜底报上去,处理的结果那是上头的事,我绝不会受到牵连,说不定尘埃落定后,退休干部还有显职可居。坏就坏在都低估了中央的整治决心。都有敷衍搪塞侥幸的心理。退休干部在违建中没有得到好处,你怎么不横下一条心翻腾一下哩!把违建事实呈报上去,党性良心都过得去。后来中央彻查此事,发现了违建事件里还有一个好人,嗯,这个人不错,让他进市委吧。这就是胸怀胆略智慧跟不上,这个老哥比古弼差远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3 10:42 |显示全部楼层
常说中庸之道,但距《中庸》甚远,尤其是官场中的中庸之道,无外乎明哲保身、圈子文化,当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即使领命调查也是隔靴搔痒。
有诤臣还需有明君,否则,就是悲剧的结果。古往今来,明君太少,所以,指鹿为马的佞臣自然就多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08:10 |显示全部楼层
武帝真贤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19:10 |显示全部楼层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19-2-3 10:42
常说中庸之道,但距《中庸》甚远,尤其是官场中的中庸之道,无外乎明哲保身、圈子文化,当然是事不关己高高 ...

此言极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19: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泌水 于 2019-2-4 19:24 编辑


明还差不多,他哪里有贤哟。他叫人家崔浩编写北魏的史志,强调要依实而写,崔浩不知深浅,又把书刻写在石头上,结果招来杀身之祸,崔氏一族无论远近,连旁系姻亲都被杀掉。魏武帝顶多就是英明。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