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休闲 荒腔走板 【大地魂◎杯酒故事】09号 酒事杂记(赞助帖)
查看: 763|回复: 25

【大地魂◎杯酒故事】09号 酒事杂记(赞助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0 06:19 |显示全部楼层
     1、.记不得从几岁开始喝白酒。在家姐弟四人中,我是老疙瘩。父亲打小就惯着,包括喝酒。最早是老爸喝酒时会用筷子头蘸点往我嘴里抹,别的孩子都会一撇嘴,咧开了哭。我却笑了。老爸高兴“这小子行!”后来老爸喝酒会在七钱的杯底留一口,留一大口,半杯,到大半杯……

   
有一次在家,老妈整了几个菜,挺对口。那天老爸没在,没人给我酒。只好自作主张倒了一杯,就着菜喝光了。老妈不太高兴,皱着眉,等老爸回来训我。

   
我看出来了,心中有点虚。老爸一进屋,我就向他汇报战果:老爸,我今天喝了一杯。老妈暗喜。在等着老爸如何教育我。

   
谁知老爸听了,不屑一顾,“喝一杯算什么能耐,我年轻时能喝一斤多。!”

    “
老家伙!你就这样教育儿子啊”老妈怒极。

   
我大笑而逃。那一年,我八岁,上小学二年级。

    2,高中时当然也喝过酒。印象最深的是我收到了军校的录取通知书,其他哥三个给我送行那次。我们中的老大,是个玩家,除了学习,下河钓鱼,上山打鸟都在行。那次就是他张罗的。我们三个人从家拿了锅,盆,豆油,葱姜蒜,调料什么的,又拿了4瓶白酒。老大只拿了一付钓杆,一个鱼篓。拎了东西,四人直奔十几公里以外的蒲石河。到了河边,我们三个脱了衣服,赤条条地在河里游泳。老大一个找了一个水流急的“梢脸子”开始钓鱼。这种钓法俗称“溜毛钩”,就是说鱼钩上不上鱼饵,只在钩柄处绑了一撮狐狸毛,鱼钩掷在河中,那绑了狐狸毛的鱼钩象极了苍蝇或者别的什么昆虫,一种叫白漂子的鱼就会从水里挑起来咬钩。我们游了一会儿,累了,坐在河中间的大石头上看老大潇洒地抛钩,收杆时老大的手腕一抖,鱼就蹦跳着掉进老大的鱼篓里。在我们的目光中老大的动作愈发自如,得意……

   
两个小时以后,老大的鱼篓子快满了,这才喊我们动手。拣干柴的,洗鱼的,垒灶的,很快鱼就下了锅,当然就用那河水。用老大的话说,叫原汤化原食。鱼炖在锅里,干柴在呼呼响着,四周漂散着好闻的香气,老大又去河边农民的菜地里摘了几根黄瓜,几根辣椒,一把小葱,用我们带来的酱油腌了下酒。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一次河鱼,颜色也不错,乳白色汤中漂浮着几棵香菜,二个红干椒。哥四个就坐在河边的一棵大柳树下,就着香喷喷的河鱼和腌黄瓜,拎着酒瓶子往肚子里灌酒,一边说着不着边际的疯话……这顿酒应该是从中午开喝的,一直喝到天色渐晚,才趔趄着拎了东西往回走。记得那次老四喝大了,走到农家就进去喝水,也不知喝了多少水。等我们回到城里时,已是万家灯火了……

   
去年回老家,去老大家给他父母拜年,坐了一会儿。老大现在经商,在县城也算一富贾。笑着问我,想吃点什么,他去安排。我想了想说,还想喝吃一顿蒲石边的炖白漂子,你做的酱油腌黄瓜。

   
老大笑着笑着就不笑了。“你呀!行,下次你赶在夏天回来!你一说,我也想吃了。到时我喊老三老四一声!”

    “好!”我大声应着,低下头去擦了擦眼睛……  

1.jpg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06:20 |显示全部楼层
       酒事杂记之二


      还得接着说喝酒的事,老实说,说到酒事,还真有说不完的故事。先说几段吧。

    3,军校时光。在军校时酒喝得并不多,校方管得严是一方面,还主要还是囊中羞涩,没钱。第一年每个月十元的津贴费,第二年十二……不过,那时物价是真便宜。这么说吧,我们常聚的四个哥儿们如果每人出五元钱,就可以找一下好一点的饭店随便点菜,喝酒。不过,这种时候不多。还是说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喝酒吧。


    1984年的中秋节,学员队应该也有会餐的,上的是啤酒,好象没喝过瘾。我的一个战友,父亲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处长,家就在军校外边的家属区住。他回家偷拿了老爸的两瓶白酒,现在还记得酒名叫“陈酿”,当时却没看是那里出产的。反正算不上太有名,只是在他家里存的时间长一些,有个十年八年的吧,倒在缸子里真会挂杯。我们几个活跃分子齐钱买了两只烧鸡,火腿肠,鱼肉肠,榨菜,花生米之类的东西。从宿舍搬了张桌子,几把椅子,看着天空的满月,就在月下喝酒。不一会,我们队的其他人也来了。我们队一共十五人,都是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干部子弟。人多了,特别是我们队的四朵金花,也就是四个女学员也来了,就再去买菜,买啤酒,加桌子加凳子,开喝。因为有女学员,我说你们喝点啤酒吧。可是来自洛阳的一姐儿们一接话就让我们吓了一跳。

    “还是先喝点白的吧。”那姐儿们不动声色。
    于是给她倒了一茶缸子白酒,她就一直不声不响在随我们喝。那天好象主要的话题是各地过中秋节的习俗,说得最多的当然是吃食,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小孩,想家是自然的。不过,那天谁也没哭,包括四朵金花。喝到后来,不知谁又去白杨树下拣了一堆干枝落叶什么的,又点篝火。火光映着十几张青春的脸,说着不知天高地厚的疯话。我们男生当时对我们是技术兵种都很不服,感觉出来当兵将来不混个团长、师长的干干简直白活。金花们关心的是日后所去的边防城市都离大都市远,逛个街也不方便,“挣那么多钱怎么花啊……”往事如昨,我们窗前那批婷婷玉立的白杨树,高高的红砖墙,还有那晚的明月清风应该还会记得我们的豪言壮语吧……

    应该说,我们队干部那天表现还可以,虽然没和我们一起坐着喝,但也没干涉,只是偷着告诉两个班长掌握一下时间,不要耽误第二天上课,也不要影响其他队的休息。

    可是第二天,学员大队的副大队长在例行的卫生检查中发现了烧鸡骨头和两个白酒瓶子,调查清楚后就在全大队晚点名时大放噘词:
“一队的学员,昨晚在一起吃烧鸡,喝烧酒。怎么了?嫌军校伙食不好怎么的?嫌伙食不好回家吃去!吃烧鸡,喝烧酒是培养什么作风啊?军阀作风!……”这副大队长楞是在队列中训了我们40多分钟。我们哥几个这个气啊,小胸脯子一鼓一鼓地剧烈喘息,若不是我们队干部一直在用眼色示意我们忍了,一定会有人和他理论的……

    毕业后,我因为培训、开会又回去过军校几次,那副大队长每次见了我都很热情,一直说我们这批干部子弟,虽然难管,但都很出息,也重情谊的。老实说,当时队里干部就对我们挺头痛的。其实我们这批人,从来没做什么过格的事,只是对队干部阴奉阳违地,动辙拿学员的体力做人情(给大队领导搬家,收拾菜地等)很是不屑,可能是当时怪话多一些,但无论是学习还是日常工作,还真没给队里丢过脸。

    前年吧,战友聚会,说这起副大队长已经因病去世了。不知谁说了一句,其实这副大队长人挺好的。大家都静了下来,默默地向地下倒了一杯酒,算是纪念我们曾经的青葱岁月和当年骂我们培养军阀作风的副大队长。
……

    再说在军校时的最后一次喝酒。当时是上级主管单位的一个参谋长带着干部科长来主持的毕业典礼,公布了分配方案。其实,我们入学后不久就知道,我们这一批人的去向就是边防的几个单位,应该是有思想准备的。可临分配时,这帮干部子弟的老爸老妈们就开始显示能量了。打电话,写条子的人不计其数,上级没办法平衡。只好说铁定的分配方案不动,全部去边防。谁有能耐以后再调动。毕业会餐时大家心里有气,还是平时的郁积。我们的一个队干部曾经多次说,在学员队你是虎给我蹲着,是龙给我盘着。你们就是橡皮泥,我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大家早就商量好了,准备在毕业时灌他。可那天他没敢去。开始喝酒是大家的情绪还可以,首长敬酒也很有礼貌地站起来碰杯,两个班长也代表大家说了点感谢的话。可喝着喝着就失控了,导火索是炊事班的几个小子。

    没在我们军校呆过的真没法想象炊事班那几个小子的可恶。打菜时也看人下勺子。如果是女学员,一定要深捞猛打,女学员都吃不完。男学员则轻轻一磕,多少凭运气了,最可气的是有时感觉给你多了吧,还会从你菜盆中舀去一块。而且吧,那几个兵拿住我们学员轻易不敢和他们冲突的心理,经常挑衅生事。

    那天是因为啤酒喝光了,我们队的一个学员去找炊事班长要酒。明明还堆放着几箱啤酒,班长如果说队里有话不让喝也就算了,好象还嘟哝着说我们这批干部子弟终于要滚蛋了,有酒也不能给了。去要酒的学员当然和他争执了几句。炊事班的一个大个子拎着擀面杖就出来了。哥几个一看不干了,抓着酒瓶子迎了上去。。。。。顿时,一片混战。食堂里啤酒瓶子,搪瓷盘子乱飞,骂声不绝……

    第二天原本是订好是大连旅游的。大家行程不变,我们五个首要分子留下来写检查。因为牵扯到毕业提干的事,在干部科长苦口婆心的教育下,我们也就顺坡下驴,深刻反思了喝酒闹事的思想根源,交了检查了事。

    那天中午参谋长很高兴,特地吩咐炊事班给我们又加了几个菜,酒管够。可是大家除了礼节性敬了参谋长和干部科长外,都没多喝。

   想到结束了学员生活,相处了几年的弟兄就要分手了,各自就要去边防戍边了,突然没了喝酒的心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06: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去的烟云 于 2019-4-20 06:33 编辑

     酒事杂记之三
     4、边防岁月。从军校毕业后,我,“小子”,贺光,我们三个人被分配到吉林珲春—位于中俄朝三国交界的某边防部队报到。因为到团部的那天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所以当天团里的管理科长只是叫炊事班的弟兄煮了一盆热气腾腾的鸡蛋挂面给我们充饥,没酒。第二天上午忙着办报到的各种手续。因为下午就有车上山,所以中午团首长给我们三个新来的大学生干部加餐。在团首长的小灶吃的,也准备了两瓶当地的“精制白酒”。对那天的菜印象不深了,好象还开了几瓶罐头,有午餐肉,有糖水山楂什么的。我们是刚去,自然不会放开喝。可那天陪我们吃饭的副团长不干了。

    “
来边防不喝酒还成?再说以后就是一个锅里抡勺子的战友了,必须喝,还要喝好!上山就等于上战场,这顿酒就是给你们的壮行酒!”

   
副团长人很豪爽,又会劝酒。我们恭敬不如从命,只好小心翼翼地喝。我们三人中,我和“小子”酒量还可以,最不能喝的是贺光。可副团长那天就盯上他了。
    “贺光,你这名字好。一定要干了,对!喝光嘛!”一看副团长盯着他,陪酒的政治处主任也开始起哄。

   
两个口杯进去,贺光就高了。笑咪咪地开始回敬,一喝就是半杯,我劝了几回也不听,只好由他去……

   
酒喝好了,我和“小子”回招待所取了行李准备上车,贺光不见了。先是我们自己找,实在找不到了,又喊了几个战士帮着找。因为部队都有午休的习惯,只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差不多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一个战士在总机班的床上发现了仰歪八叉酣睡的贺光。喊他起来时,他还直嚷“喝,怎么不喝,对,我就是贺光,全喝光……”

   
后来副团长说,这大学生干部还真是不行,这要是上战场,别人喝一碗酒壮行,借着酒劲就冲上山头了。这贺光半道上还得睡一觉……

   
这是去边防的第一顿酒。

   
还有一次喝酒,其实我并没参与,只是感觉有趣。应该是四年以后吧,我调到团司令部当参谋,我那个同学“小子”也调到团管理科当食堂管理员。当时离开边防很困难,特别是业务干部,无论是调动还是转业,都要费上很大的周折。所以先脱离业务转到后勤部门也是“曲线调动”的一步棋。

   
有一次“小子”去城里补充给给养,其实就是买菜,拉粮,部队都那么叫。我们司令部的参谋长也去城里办事,就一起搭车走了。进了城,两人各自办完了事,就在城里喝了顿酒,完事又坐车回部队。估计是两个人都喝高了,在车上不知为什么就吵了起来。这一吵从车上一直吵到营区。下车后接着吵。我们参谋长在司令部门口掐着腰骂,“小子”在管理科门前扶着门吵,吵得混天暗地,谁也劝不了。团长火了,告诉其他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让他们俩自己吵!吵够算!大家散了没多久,两个人也各自回宿舍睡去了。

第二天“小子”酒醒了,自然来找参谋长道歉。应该说道歉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小子”先是臭骂了自己酒后无德的秉性,又深刻到平时不注意政治学习,觉悟不高,对首长不够尊重等等,参谋长也做了自我批评。检讨了自己平时对后勤工作过问不多(他凭什么过问?),对后勤干部关心不够,后勤很重要,后勤官兵很辛苦等等。双方握手言和,参谋长大人大量,甚至不要“小子”写检查了,“你写我就撕,不看!”
    完事后“小子”要走了,都走到门口了,又回过头问参谋长:“参谋长,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昨天咱俩因为啥事吵起来的了,你告诉我,我好改。”
    “哈哈哈哈!”参谋长大笑。
    “我早上起来也想呢,没想起来。刚才还想问你,看你态度挺诚恳的,也没好意思问”。
  
    这酒喝得……


    在边防还有一顿酒有点意思。那段时间我家属学校放假了来部队小住。对了,就是我老婆。部队都这么叫。接风的酒早就喝完了。“小子”、贺光,还有一个同批来边防但不是我们军校毕业的李伟,开始是坐在我的宿舍里胡侃。后来说起来那天正好是我们来边防五周年。要喝点纪念一下。临时去了军人服务社,买到几个罐头,酒卖没了。又去附近老乡家找,好容易找到一瓶酒。启开罐头开喝,我家属当时怀孕了,没喝,不然她也是能喝点酒的。四个人一瓶酒哪够啊,买是没地方买了。我想起柜子里还有一瓶毒酒,就贡献了出来。所谓毒酒,就是毒蛇泡的酒。雪岱山属长白山脉,蛇虫不少。常见的有一种土黄色的毒蛇,当地人叫土球子,学名是长白腹蛇,剧毒。我们去的当年有一老乡的孩子上午被其咬伤,中午送到我们部队时腿肿得连裤子都脱不下来,好在部队常年备有抗毒血清,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好了以后留了一道紫红色的伤疤,很吓人的。当地老乡都抓了这蛇泡酒,说是对风湿还有蚊虫叮咬有奇效。我是在辽东山区长大的,所以并不怕蛇,也抓了一条泡酒,大概也泡了一年多了。我说不怕中毒咱就喝。大家都挺兴奋,说是喝了这么多年酒还真没喝过毒酒。喝,没啥事,再说部队王军医也在。这瓶酒很快下去,有点腥,还可以下咽。我当时的感觉只是热,从心里从胃里从骨头里发热,热得恨不能马上跑到河里在水里泡着。“小子”高了,我们几个送他回宿舍。出了走廊,还没走到那排房子中间的门那儿,他就说到了,用手直拍自己宿舍的窗。我们告诉他,那是窗。他火了。

    “
我就喝多了,连门和窗也分不清了?这就是门,今天我就要进去!”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没办法,只好摘了他腰间的钥匙,先从走廊进去,把他的门打开,再打开窗。哥几个到底还是从窗口给他抬进去,放在床上了事,累出一身臭汗。

   
……

   
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们同批三个人中,我是最后一个离开边防的。贺光先调回大连周水子某训练基地,后来同我一样,选择了退役,从后勤处副处长退下后去了一家保安公司。“小子”也是先费了许多周折,调回了普兰店,后来转业回了大连,只是联系不上了。



   
有时想想自己奉献了青春的边防岁月,恍如昨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06:24 |显示全部楼层
  几篇旧帖,支持下活动。话说,那大地魂,还真是挺好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09:07 |显示全部楼层
干嘛赞助,不想要大地魂的节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0:18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9-4-20 09:07
干嘛赞助,不想要大地魂的节奏

  真姐好!旧帖了,凑个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0:39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酒,说到喝酒,真有讲不完的故事。男人记得是酒中情谊,女人记得是爱情有关
淌过青春的河流若是没有几次放歌纵酒的日子,那真的是苍白
我们那儿去河坝树林喝酒,一般都会带上烤肉炉子,烤肉喝酒
唉,说起来,想起来,往事纷纷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2: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以为真 发表于 2019-4-20 09:07
干嘛赞助,不想要大地魂的节奏

比较高尚,想把喝酒的机会让给别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3:20 |显示全部楼层
情真真意切切,画面感十足,想起上学时喝酒,那些潦倒中的快乐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3:26 |显示全部楼层
隐香 发表于 2019-4-20 10:39
说到酒,说到喝酒,真有讲不完的故事。男人记得是酒中情谊,女人记得是爱情有关
淌过青春的河流若是没有几 ...

淌过青春的河流若是没有几次放歌纵酒的日子,那真的是苍白
------------------------------------------------------------------------------------
  说得好!有机会和隐香见见,当饮一大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3:27 |显示全部楼层
文工团 发表于 2019-4-20 12:18
比较高尚,想把喝酒的机会让给别人

  哈,不能把大地魂独霸着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3:27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天涯 发表于 2019-4-20 13:20
情真真意切切,画面感十足,想起上学时喝酒,那些潦倒中的快乐啊

  谢谢天涯,曾经,咱们都年轻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6:43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9-4-20 13:26
淌过青春的河流若是没有几次放歌纵酒的日子,那真的是苍白
------------------------------------------ ...

好啊,啥时候来江南,我小绍兴请您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8:06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好羡慕烟云大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8:19 |显示全部楼层
隐香 发表于 2019-4-20 16:43
好啊,啥时候来江南,我小绍兴请您喝

  小绍兴是当地的好酒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8:19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舟 发表于 2019-4-20 18:06
羡慕,好羡慕烟云大哥

  哈哈,说些酒鬼的前事今生就羡慕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19:45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9-4-20 18:19
哈哈,说些酒鬼的前事今生就羡慕了?

羡慕大哥这码字厉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21:06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舟 发表于 2019-4-20 19:45
羡慕大哥这码字厉害

  算不上了,大白话。再说,我好象有好久没正经码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0 21:59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9-4-20 06:24
几篇旧帖,支持下活动。话说,那大地魂,还真是挺好喝!

旧帖可以换陈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1 05:20 |显示全部楼层

哈!谢谢酱油二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2 11:37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9-4-20 18:19
小绍兴是当地的好酒呗?

我们这出黄酒,乌毡帽,乾昌虫草等
不过对喝白酒的人来说,不是很喜欢这儿的黄酒,酒劲有些像南方男人性格
小绍兴是一家临街边的小酒店,主营江浙风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3 06:42 |显示全部楼层
隐香 发表于 2019-4-22 11:37
我们这出黄酒,乌毡帽,乾昌虫草等
不过对喝白酒的人来说,不是很喜欢这儿的黄酒,酒劲有些像南方男人性 ...

看来一定是家很接地气的酒馆,这个,我喜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3 21:15 |显示全部楼层
八岁开喝,那真早了点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4 05:39 |显示全部楼层
耶律折腾 发表于 2019-4-23 21:15
八岁开喝,那真早了点儿。

  如果算上我老爸拿筷头蘸酒给我喝,比这还早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4 12:35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9-4-23 06:42
看来一定是家很接地气的酒馆,这个,我喜欢!

好啊,就这么定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5 06:26 |显示全部楼层
隐香 发表于 2019-4-24 12:35
好啊,就这么定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