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恋父的傻女孩(续完)
查看: 1643|回复: 53

恋父的傻女孩(续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30 09: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舟孤帆 于 2019-7-1 11:02 编辑


     “明天你能参加我的婚礼吗”?
     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后里面传来的却是熟悉的声音:
     沉默过后还是沉默,如果说沉默就是默许的话,这个沉默代表的却是无声的拒绝!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09:32 |显示全部楼层
     把时间往前推十多年,阿莲还是个青涩的少女。
     那年阿莲初中刚毕业,上高中再上大学是她梦寐的理想,但是家庭条件不允,阿莲只好带着遗憾走上了打工之途。
     由于文化不高,阿莲不可能应聘一些像样的企业。好在阿莲天生丽质,于是在一家酒店做了服务员。
     这是一家大型的酒店,也许命运之神总是喜欢眷顾那些天资聪慧外形漂亮的女孩。很快阿莲从服务员做到了领班,主管,最后做到了大堂副理。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09:34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09:46 |显示全部楼层
看题目,看开端,又是一个悲情的故事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09:46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后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15: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很抓人。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17:08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等看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18: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会很长,有看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20:20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哥们续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22: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19-6-30 22:13 编辑

我猜测故事情节:

阿莲担任大堂副理期间,遇到了一位年长的客人,这位客人也许出了点小意外,因为阿莲的帮忙而得到了解决。客人很欣赏阿莲,又同情她的际遇,认她为义女,给她很多关爱,阿莲却在这份关爱中沉迷了,爱上了这位义父。

起初,义父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感情,还为她介绍对象,她总是找理由说看不上。最后被逼坦白了自己对义父的感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30 22: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掉坑里了,等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28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19-6-30 09:46
看题目,看开端,又是一个悲情的故事啊。

是悲情故事,我的故事常常带有悲剧色彩。
写出来可能会有争议,也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28 |显示全部楼层
东北虎 发表于 2019-6-30 15:49
开篇很抓人。待续。

谢谢虎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29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你就是活动中的桔梗花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30 |显示全部楼层
张典 发表于 2019-6-30 18:06
一看会很长,有看头。

问好兄弟,上班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31 |显示全部楼层

可那个会让兄弟大跌眼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33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19-6-30 22:11
我猜测故事情节:

阿莲担任大堂副理期间,遇到了一位年长的客人,这位客人也许出了点小意外,因为阿莲的 ...

哈哈,聪明的眉珊,你把情节都说出来了,还让我怎么写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35 |显示全部楼层

赶快把您拉出来,喝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37 |显示全部楼层
     强子是生活在南方的北方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偏巧儿子顽皮,迷上了上网,学习成绩很差,为了孩子的将来,两口子一商量:给孩子换个环境,狠狠心把孩子转到了这座北方的城市,那时孩子初中刚毕业。为了儿子不重蹈九辙,强子索性辞掉了工作,来这里陪孩子上学。
     孩子上学了,强子总不能坐在房间望着天花板发呆,于是强子投资了一家公司。
     做事总是要和人打交道的,工商,税务,客户,朋友。
     于是强子成了这家饭店的常客,来的多了自然和阿莲也熟悉了。
     强子请客吃饭豪气大方,而且人也和蔼,不像别的食客那么盛气凌人,所以阿莲和下面的服务员都对强子印象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38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仅仅是熟悉,那也不过是常来的食客与店家一种默契,再平常不过了。偏偏有一件事情加深了阿莲对强子的好感。
     那天强子请客的对象是和他有关的一帮公务员,点菜时有个清蒸胖鱼头,不知道是服务员听错了还是有意为之,上菜时变成了深海鱼头。
     北方这鬼地方带海字的菜都很贵,这时公务员的霸气显示了出来。吵闹着非要服务员把菜换掉。
     服务员为难,阿莲出面了,先是微笑着道歉解释并答应打折,只是这帮公务员不依不饶,非要撤换,阿莲无奈只有笑着答应,服务员的失误是要扣工资的。
     强子微和气的开口了:“我们这帮哥们想吃胖头鱼就再加一盘胖头鱼吧,这盘深海鱼头也留下来大家也尝尝,我本来就要点这道菜的呀”。然后小声地告诉身边的朋友,服务员不容易呀,别因小小的失误扣了工资或者丢了工作多可惜。
     身边的食客觉得有道理也不再闹腾,服务员感动得眼泪在眼眶直打转,那时候打工者的工资很低呀。
     不过这件小事让本来对强子有好感的阿莲更对他有了亲切感,那次结账不但打了折,阿莲还特意给了强子几张本店的代金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39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那次鱼头事件后,阿莲开始关注起了强子,高高的个头,浓眉大眼,黝黑的皮肤,总是笑呵呵神态,还有他那宽宽的肩膀。她隐约的想起了父亲,也是如此。
     模糊的记忆中,当兵的父亲探亲时看见她马上会笑呵呵地跑过来一把把她抱起,让她坐在肩上,围着院子转圈,那个被她叫做爸爸的父亲,唉,她不愿多想。
     阿莲总是盼着强子能来吃饭,强子也来但不是天天。
     但每次来了阿莲总是迎上来亲自接待,要么免费送份新开发的菜品,果盘是必须的而且是大份,饭后总是打折而且还有代金卷。她有这个权力。
     对于这一切强子并没有多想,在他的眼里阿莲还是个孩子,比他的孩子大不了几岁。他只是觉得这个酒店很实惠,请客花钱不多而且很有面子。
     强子也常常带上孩子来吃饭,不用花钱阿莲给他的代金卷够结账的。每次阿莲送给他孩子很多礼物,有各式各样的打火机,还有很多一元一元的美元,那是一种酒酒盒上带的,阿莲把它收集起来统统给了强子的孩子。
     只是强子全然没有注意到阿莲对他异样的目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43 |显示全部楼层
      阿莲的酒店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间,六楼KTV
      一次强子和一个客户吃饭,客户忽然来了兴趣,想饭后去楼上K歌。阿莲说了,她带他们上去有很多优惠。强子对K歌是没有兴趣的,但碍于朋友的兴趣也只能答应。
      席间阿莲过来敬酒,其实这是大堂经理对熟悉客户的一种礼貌,可以喝也可以不喝。
      那个客户来了兴趣,干掉了阿莲敬上的杯酒,反手拿过茶杯满满地倒了一杯,色眯眯地叮着阿莲。
      强子有点看不惯了,但还是微笑着阻拦:女孩子喝什么酒嘛,喝酒我陪你!说着就去拿酒。
      那个朋友不干,强子有点温怒。
      看到这幅场景,一直推脱的阿莲一下子拿过酒杯,一口气干了。惊得强子他们目瞪口呆。
      饭后去楼上K歌,阿莲执意要带他们去。
      到了楼层,阿莲找到歌厅经理,领班给他们开了个包间。这时不胜酒力的阿莲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一头栽在沙发上哇哇地吐了起来。,
      强子的客户捂住鼻子另开了个包间搂了个小姐K哥去了,房间只剩下强子和阿莲。
      面对一个酒醉的女孩,强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把她伏在了沙发上,酒醉的阿莲根本坐不稳,强子只有把她把她扶起来让她金靠自己的肩膀,用茶几上的纸巾为阿莲擦拭呕吐物,又用矿泉水为阿莲漱口,然后把她移至沙发的另一角,让她靠稳,最后去喊服务员。
      其实这一幕早被门外的领班看在眼里。
      领班一直在外窥视,就怕强子对阿莲图谋不轨。
      有人下楼喊来酒店的工作人员,一帮人连抬带背的弄走了阿莲。
      强子发现阿莲的一只鞋子落在了包间,于是捡起了鞋子给阿莲送下了楼。
      回到了K歌楼层,强子并没有去找他的那个客户朋友,而是要了杯水,坐在大厅等那个朋友,因为,他要为客人结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45 |显示全部楼层
      酒醉事件后有很长时间强子不去那座酒店了,灌醉了酒店的大堂,虽然不是他所为,但必竟是他带去的客人,他也觉得愧对于阿莲。
      但是,阿莲可没这样想。
      当    KTV的领班告诉阿莲当时发生的一切时,阿莲感动了。
      他是真正的君子,他善良,多么像个有责任的父亲。
      想到父亲,阿莲心里隐隐的痛,父亲在她的心目中只是个概念,那坐在父亲肩头的情景只是儿时的朦胧记忆。
      父亲自打部队转业后不久就抛弃了母亲,和城里的一个女人有了新家。记忆中父亲穿着蓝色的警服,带着一个妖艳的城里女人回家,妖艳女人从口袋掏出一把糖果,阿莲没有要,躲在一旁用恐惧的目光望着他们,父亲微笑着试图抱抱她,她挣脱了。
      在她的心目中,她想父亲又恨父亲。
      强子的出现让从小就缺乏父爱的她对他有了异样的想法。她多么需要这样的男人。她多么想偎在他的怀里撒娇,享受他的爱抚,她发现她真的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47 |显示全部楼层
      阿莲把强子当作了亲人,这一切强子都蒙在鼓里。
      一次阿莲打来电话,电话中夹杂着哭声,原来阿莲乡下的母亲病了,想回家去看看,可是几十公里的让阿莲犯了难,无奈问强子能不能送她一趟,强子爽快地答应了。
      路上,阿莲似乎困了,打盹中不自觉地把头靠在了强子扶方向的胳膊上,强子喊醒阿莲,帮阿莲调整了一下座位。这时的阿莲到没了睡意。其实粗心的强子并没有发现这是阿莲的小把戏。
      阿莲的母亲是急性阑尾炎,这是强子和阿莲城里的医院才知道的,可是带来的钱不够手术,就在她们着急时,强子给她们解了围,给她们交了住院费。看着母女感激的神态,强子笑笑:没关系,等有了钱再还我。
      其实强子这么做只是弥补那次醉酒的内疚,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是阿莲曲解了。
      阿莲告诉母亲那个开车的是她单位的领导,那天阿莲回家时从家里拿了几条床单,虽然母亲心有不悦,但并没有制止。那床单是阿莲母亲给女儿准备的嫁妆,是手工织出的土布床单,市场上没有卖的。
      木呐的强子哪里知道这些,愉快地接受了,因为妻子曾经说过,要是遇到有手工织出的土布床单时买上几条,只是阿莲怎么也不收钱。强子想过阿莲还钱时扣掉床单的钱就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48 |显示全部楼层
      单恋的人是悲哀的,对方即便是一个平常的微笑,她也会认为是在示好自己。何况在她酒醉时强子对她父亲般的照顾,为她跑车,又给母亲缴纳住院费。
      阿莲对强子的单恋已经到了无可压抑的地步。
      其实强子是不笨的,只是压根没有往这里想。他有家而且和妻子感情很好,可是这些阿莲并不知道,或者说压根不想知道。她看到的强子常常是一个人带着孩子。
      阿莲辞掉了饭店的工作,做起了红酒的销售,收入高了,也买了手机。
      阿莲总是找机会看到强子,给强子买衣服,买电动刮胡刀,而且给强子的小孩也买了不少的衣服。
      强子警觉了,觉得这已经超出了常人的交往范围,所以拒绝了这一切。
      这时该强子冷静地思索了。
      强子努力地回忆这几年和阿莲交往中让她误会中的原因,尽量搜寻他的过错。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强子为人豪放性格又善良。那些年在南方做企业是挣了些钱,所以他帮过很多朋友,也乐于施舍。比起对朋友的帮助对于阿莲的那点帮忙简直就是毛毛雨。只是阿莲多心了。
      强子什么都想了,就是没有想到阿莲小小的年纪就失去了父爱,她潜意识里思念着那个穿着军装高大慈祥的父亲,现实中她却憎恨这个脱掉军装转业后狠心抛弃母亲的父亲。尽管亲生父亲多次找她想给她做点什么,但倔强的她拒而不见。
      强子算不上英俊,但绝对不丑,和蔼的笑容反倒让人有种亲切感,对阿莲那种再也平常不过的关照,让她勾起了这么多年来潜意识里渴望的父爱,这种潜在的恋父情结渐渐演变成了恋人中间的情感,只是阿莲不知道强子更不知道。
      强子不见阿莲,可阿莲有手机呀,每天总是给强子电话,强子不接,就是短信。
      一条条短信越来越情真意切。
      如果说之前强子的回信只是委婉的劝说的话,那这天短信是够恶毒的:“花痴呀?即便我年轻二十岁,即便我单身,也不会找你,自重,别再打扰我”!
      这条短信强子是编了删,删了又编,但最后还是发出去了。他知道这条短信羞辱了阿莲,对她的自尊心是个莫大的伤害。但强子还是这么做了。
      不知道阿莲看到这条短信后是如何的感受,但那些日子似乎一切都平静了。
      强子松了一口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51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就此打住,一切会归于平静。
      一天晚上,强子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让强子无论如何去酒吧一趟,电话一遍遍的打,强子无奈,安排完孩子便去了酒吧,眼前的一幕强子看呆了,柔和的灯光下衬托出阿莲那红扑扑脸庞,迷离着双眼,醉意朦胧。阿莲明显喝高了!
      原来阿莲好久没有联系强子了,适逢强子的朋友,阿莲抱着一线希望期待着这个朋友能约到强子,那家伙顺水推舟,于是便有了酒吧里的故事。
      强子板着脸,似乎在埋怨那个朋友,更深一层意思是一个女孩干嘛喝那么多的酒。强子想起了那次醉酒时间。
      那朋友找了个理由逃之夭夭。
      阿莲朦胧着双眼对强子道:为什么要躲我?你知道我爱你呀!
      尽管酒吧内弥散着优雅的音乐声,但强子相信这句话能被他人听到,强子忙用手势制止。
      阿莲显得很是激动,借着酒劲忽地站了起来,大声吼道:强子,我爱你!。
      似乎空气已经凝固了,酒吧了的人齐齐把目光投了过来,惊讶地望着这一切。
      强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站了起来抡起巴掌狠狠地扇在了阿莲的脸上,这一掌够狠的,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其他原因。
      阿莲打了个趔趄,扶着桌子没有跌倒,捂着被打的脸惊恐地望着强子,眼泪流了出来。
      酒吧的几个保安,提着警棒冲了过来,只见阿莲挺身而出,用身体护着强子:我们的事你们别管!
      保安吃惊地叹口气,怏怏地离去。强子推开阿莲,昂首从呆呆的保安面前走过,那一刻他皮肤发痒,真希望保安们狠狠地揍他一顿,他相信他不会还手。
      离开酒吧,他给阿莲最要好的朋友打了电话。
      自那以后强子没了阿莲的消息。
      强子以为阿莲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直到有一天,阿莲发来短信,她谈恋爱了,有一个男孩拼命地追她,强子心里有一点释怀与欣慰,心中默默地祝福她。
      接着阿莲又发来短信:那个男孩我不喜欢,我如果真的嫁到了这个城市里,就是为了你,你老了我养你。
      强子不置可否,没有回信,他相信时间会淡化一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52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你能参加我的婚礼吗”?
      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后里面传来的却是熟悉的声音:
      沉默过后还是沉默,如果说沉默就是默许的话,这个沉默代表的却是无声的拒绝!
      打破沉默阿莲发话了:明天凌晨我在影楼化妆,你今天下午能到我家接下我吗?
      从语气感觉阿莲充满了期待。
      强子沉默了。这个他伤害甚至羞辱过的女孩这些年默默地爱着自己,可自己又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女孩终于有了归宿,他应该为她高兴而且也是一种释怀。
      他去接她了,出了城就是乡间小路,路上几乎没有看见车子,这条路强子是熟悉的,几年中强子给她跑过几趟车。
      强子终于到了阿莲的村庄,阿莲就在村口等他。
      乡间小路本来就窄,坑坑洼洼路面崎岖,强子专心致志地开车,阿莲沉默无语,忽然阿莲拉住强子扶方向盘的右胳膊顺便把头靠了过来,强子用胳膊顶开阿莲靠过来的身体说到:坐好注意安全。
      阿莲开口了:知道吗?我嫁到这座城市就是为了你,你老了我养你!
      这句话阿莲电话里不知道给他说过多少次。
      但是今天阿莲又说了同样的话。。。。。。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53 |显示全部楼层
      阿莲的伴娘是同村和她一起长大的闺蜜,阿莲结婚闺蜜专程从外地赶了回来,本来阿莲进城化妆闺蜜要陪她一起来,阿莲拒绝了,她有她的想法。
      阿莲在这座城市租有一间小屋,她想和强子今晚一起吃饭,然后就住在她的屋里,凌晨一起去影楼化妆。
      阿莲这话时看似轻巧,强子惊呆了。回过神来回绝了住在她那里要求!但他告诉她无论几点他都可以去接她。
      阿莲叹了一口气喃喃道:看来我今生就连你半个晚上也不能拥有!然后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凌晨两点半强子就赶到了阿莲的楼下。
      阿莲的住处离影楼要过几条街道,街道时几乎没有行人,偶然有的士驶过。昏暗的街灯扑朔迷离,强子想人生也不过如此,就像这街灯一样不可捉摸。
      两人几乎无语,到了影楼,看见约好的影楼亮着灯光,阿莲邀强子一同上去,强子拒绝了。做头发,化妆,再试穿婚纱要几个小时,影楼有休息室,强子没去,他把座位放倒,就在车上打盹等待。
      化妆完毕已近六点。北方的天亮的有点晚,东方虽然泛白,但依然可见天际时隐时现的星星。今天的天气似晴非晴,大街上已经有人开始打扫卫生了。
      婚纱很长,阿莲双手捞着裙摆小心翼翼地下楼,后面跟着两个工作人员,一人提了个大包,那里是婚礼上所换的礼服。另一个人提个小包,是补妆用的化妆品,还有一杯咖啡。咖啡是阿莲特意给强子要了。
      强子给阿莲调整了座位,并帮着把包放在了后座上,给工作人员打了招呼驱车便走。
      出了城天已朦胧亮,道路两旁的一切也变得清晰了起来,这时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强子专心致意地开车并加快了车速。
      “开那么快干嘛?把车停在路边说会话”。阿莲开口了。
      强子减慢了车速,并把车停在路边空旷的地方。
      “我今天漂亮吗”?阿莲打破寂静微笑着忽然问了强子这一句话。
      其实阿莲走下影楼的那一刻,强子就发现化妆后穿着婚纱的阿莲今天特别漂亮,也许女人穿上婚纱的那一刻就是今生最美的时刻,尤其是阿莲天生素颜就漂亮。
      望着微笑的阿莲,强子没有作答只是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娶我呀”?阿莲收起了笑容,沉默中眼眶滚出的两滴眼泪在朦胧的晨曦中是那么地晶莹透亮,脸颊上的泪痕清晰可见,全然不顾几个小时精心的化妆。
      强子不知道怎么去劝她,更不敢去碰她,摸遍所有口袋也没找到餐巾纸,强子慌了束手无策。
      这么几年,即便他冷落过她,打过她骂过她甚至还羞辱过她,但眼前这个女孩仍然一如继往地爱着他,再刚强坚毅的男人在这一刻也会被她的眼泪融化,强子真想一把抱过她,把她揽在怀里,他明白她希望如此,就在那一刻理智战胜了他。
      在阿莲抽泣声中强子把车窗打开了一点,点起了一根香烟。想起了心事:假如强子年轻二十岁,假如强子还是单身,可是这一切的假如都是不可能假设!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莲已经停止了抽泣,并从驾驶盘上拿起了纸巾盒,抽出纸巾擦拭着眼睛,这时强子才发现他的车上本来就有纸巾。
      今天你参加我的婚礼吗?你不想看到这么多年深爱你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场景吗?
      强子摇了摇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10:57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已经升起,大地一片金色。
      一队豪华的车队,呼啸着从他们的车旁驶过,清一色黑色奔驰轿车,领头的是一辆越野车,尾部打开的玻璃伸出一支摄像头,断后的是两辆丰田中巴,车身贴有双喜,后视镜上挂有彩带气球。
      “谁结婚呀,这么豪华的车队”。强子自言自语道。
      “那是接我的”。阿莲平静地回答!
      原来阿莲的亲生父亲是本市交警支队的政委,这些年觉得亏欠了女儿,所以这次女儿出嫁,父亲动用了关系,组成了一支豪华的车队。阿莲意外地没有拒绝。
      本来昨天和今天的接送,父亲要派车被阿莲婉拒了,她想到了强子,她想见一面强子,原以为强子会拒绝,没想到强子答应了,只是。。。。。。
      强子一路咬紧车队,又不敢超车,就这么一路跟着,
      有谁能知道接新娘子的车队浩浩荡荡在前面开路,新郎在领头的花车上捧着鲜花,幸福满满踌躇满志,可他永远也没想到他要接的新娘却在车队的后面。
      阿莲在车上对着小镜子补妆。到了村口,在车队放炮停车的空档,强子把阿莲送进了村子。
      阿莲嫁给了本市城中村的一位男子,她的婚礼强子没有参加,强子给阿莲准备的红包贺礼她也没有收。
      时间就这么一年一年的过去了,强子只是心中默默地祝福她。
      中间有次阿莲打过电话,强子掐掉了,阿莲发来短信,内容大概是阿莲所嫁的城中村拆迁,阿莲分到了几套房子,阿莲不需要那么多,问强子需要么,回迁房价格便宜的出奇,强子回信不要。
      几年过去了,一切归于平静。
      如果说故事就此完结,那故事就不是故事。

点评

静听雨  想看故事的故事。静听.......  发表于 156205572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